靠谱电子书 > 文学名著电子书 >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

第13部分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第13部分

小说: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记者到绵阳市看守所采访了赵霞和冯敬。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赵霞为情人冒着杀头风险搞了160万多元钱,自己未用一分,而大部分钱却被她所爱的人用在了其他女人身上。
  当记者把这些事实告诉她,问她有何想法时,她竟然不相信记者的话,说:“不可能,他不是那种人,主要是他那些朋友不好。
  不信你去把寇华成抓回来,是他把钱用了的。”到这时,赵霞还在为心爱的人辩护,甘愿为情人把牢底坐穿;真是痴情愚蠢至极!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记者问冯敬是否害了赵霞,对一审判决服不服时,冯敬显得有些激动,“我不服,我已经上诉了。
  我没有贪污你银行的几十万,钱又不是我犒出来的。一审判决主次不分,判我死刑,完全是颠倒黑白.”当记者再次追问冯敬认不认为是他害了赵霞时,冯敬再次旁顾左右而言她:“她是个弄死不开腔的人,叫她贷点款出来,事前又不跟我说一声,一划就是几十万……现在才真他妈的“惊喜’了!”
  冯敬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该死的是赵霞而不是他,相比之下,冯敬对赵霞有多少爱呢?
  冯敬一直爱她真正的妻子,当然他也在外乱搞女人。就在案发前3天的1993年12月24日,冯敬还从赵霞手中要去1000元钱,说是做生意,其实是跑回三台为爱妻做生日去了。他妻子也“爱他”,明知冯敬在绵阳与赵霞以夫妻名义同居,但只要他能槁钱回来,便睁只眼闭只眼,并未去绵阳揭穿这一切。
  情人们,我们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启示呢?
  情人们说,我们要经历一场
  情感观念革命
  道德说:所谓第三者,是指插入合法家庭,破坏合法婚姻的男人或女人。
  情人们说:所谓第三者,是指三个人中多余的、没有感情的那一个。
  从现代的观念看,她无疑属于超前派或未来派。
  她中等个头,大眼睛,留一头披肩秀发,要不是皮肤粗糙了点,黑了点,也该算上是一个美人。
  她结过婚,那是文革中的事,那时候,她不懂爱情是什么,为了党的革命事业,她和本单位一个党支部负责人结了婚,当她懂得爱情时,发现自己并不爱他,同时又讨厌他满嘴的“马列”、“道德”,于是就离婚了。后来,她一直没再结婚,而是做了大众情人。
  作为情人族中的一员,她为情人正名,为争取情人的公正待遇而呼吁呐喊,笔者深为她的精神和见解所动,相信当历史学家将来写“情人史”时,一定会提到她。这里概述其主要观点。
  她的基本观点是:第三者,是指三人中多余的、没有感情的哪一个。她说,道德曾说第三者是指插入合法家庭,破坏合法婚姻的男人或女人,废话!这什么时代了!这种定义早落后了。从历史角度看,随着社会的发展,道德标准,道德水平应当是不断变化、不断进步的。站在现实的角度看,道德应当对第三者重新估价,重新认定。要是让我下定义,那应当是:三人中那多余的、没感情的。也许我这观点目前许多人不一定能接受,但这没关系,一时不被社会承认的不一定不道德、不进步;反之,被承认的不一定就道德,就进步。历史是公正的,我相信历史会给予我的观念以公允的评价。
  她说,你想想,一个女人守着一个不爱她的丈夫,还不允许别的女人去爱她,这道德吗?这是不符合人性的,法律似乎在保护人的权利,但是这事实上只是保护了她的权利,帮助她维护了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空壳,而对丈夫来说,无疑是一种合法的摧残,它剥夺了他去重新寻求爱情的权利和机会,这是天大的不公平。而且,爱是一种理解,一种宽容,决不是占有。决不是自私的,她死死缠住丈夫不放,这分明是一种自私的表现,她不懂得去尊重一个人的选择,尊重一个人的自由,她这叫真正的爱情吗?
  她不是爱别人,在她的心中,只存在她自己,她只爱她自己。法律不应当袒护这些自私者。法律必须面对现实,作出合乎现实的修改。
  对于社会对“第三者”不公平的谴责,也许是因为她遇到过太多,她更是义愤填膺:我们的社会对“第三者”(目前道德上所指的)怀着极不公平的偏见和歧视。有的女人,丈夫不过是跟别的女人谈了几次话,就跟别的女人跑了,这些女人难道不该想想这是为什么吗,想想是否自己有问题?你跟你丈夫既有法律的保护,又有肉体关系,说不定还已有“儿女血亲”,“第三者”怎么就插进来了呢?社会总是一味地责怪“第三者”,却从不批评他们夫妻关系中的不合理成份,不去寻求问题的根本解决,这算什么呢?事实上,社会在这方面是极不负责任的。它只是用一块纱布将伤疤包扎起来,而不敷药,后果会是怎样呢?最可能的结果是,伤疤化脓,伤口扩大,再化脓,再扩大……以至于危及整个机体的生存。
  “总之”,她总结说,“在情感观念上,人类必须要有一场深刻革命,只有经过一场观念的革命,人类才会正确认识、对待、处理自己的情感问题,才能理智地把人类放在应该的位置上,否则人类的情感还遭受自私、愚昧、偏见的蹂躏和折磨。”
  书 路 扫描校对doubleads();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下一篇  回目录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initializeimg();doubleads();
  第三篇 路在何方
  在色彩缤纷的情人潮中,情人的归路在何方?
  书中的情人如诗如歌,美丽动听,令人陶醉,令人神往。
  现实中的情人却常常是泪流满面、血迹斑斑。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不要期望把爱情走私船驶向婚姻的港湾,情人毕竟是情人,只是别人的床上物,别人只是和你玩玩,千万不可以当真,要时常想着这只是一场游戏。
  也不要期望当了情人就可以胡来,应该懂得情人的位置在何处,不要站错了地方。该留下的时候就坐下来喝杯柠檬茶,该离开的时刻就应该挥起告别的手。
  懂得游戏规则的情人是幸福的,不懂得规则或违反了规则的就免不了悲剧临头。
  情人,现在请你离开
  情人,你只是我的床上物,千万别站错了地方堵着我的路。
  这是一个在上海引起相当轰动的案子。
  “上海市前农工商公司总经理谈龙如因谋杀情妇,被判处死刑。”
  谈龙如,生于1948年8月,汉族,浙江省海宁市人,大专文化;1968年进入上海市长征农场,从连排干部当起,先后出任农场党委副书记、书记。1988年2月任上海市农工商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
  作为“老三届”,谈龙如在仕途上可谓是春风得意,一帆风顺。
  他有20多年的党龄,还曾是是上海农垦系统一位知名度极高的干部。这都是他的政治资本。他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干部。早几年,“上海农工商”是一个实力很大的公司。上海大街小巷都曾挂满了公司的标语:“三十六行,行行都有农工商。”谈龙如就是这个公司的开拓者和第一任总经理。应该说,他为这个公司的创建、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事实上,上级组织部门正是从谈龙如身上看到了他出色的聪明才智和办事能力,准备进一步重用他。就在他就任“农工商”总经理期间和调任旅行社党委书记期间,都有“内部消息”透露:上级准备提拔谈龙如出任某局副局长。
  走仕途的人当然十分看重自己被上级提拔,更何况是一个厅局级的职衔呢,在上海,厅局级的架子和威风可不校这些年来谈龙如折腾来折腾去.还不是为了升官晋级!面对着眼看就要到手的厅局级职位,他是笑在眉头喜在心头。
  正当他憧憬着局长的美好前景时,却又有坏消息传过来,上级专门组织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他谈龙如的职务安排,有的人提议提升,也有人则提议先缓一缓,因为他接到群众举报,反映谈龙如生活作风有问题,得先把问题查清再说。mpanel(1);
  淡龙如一下子懵了,他记得上次也是这样,上级准备提升他,有人向上级反映他和某女职工关系有问题,结果查来查去.虽然没查出什么事情来,但总还是丧失了一次升迁的机会,对于一个干部来说,每一次机会都是至关重要的,机会把握不住,丧失了,可能会遗恨终生。这一回,难道又因为这事给卡了?
  谈龙如的心里掠过一道阴影,这道阴影突然使他感到不安,沮丧,后悔、痛心……这是一个情人化的时代,情人满天飞,哪个有成就的男人身边没有几个情人?象他谈龙如这样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事业成就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怎会没情人?按现在流行的说法,有情人是正常的,没有情人反倒有些不正常。
  尽管谈龙如对外将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外界还是从蛛丝马迹中知道了谈龙如身边有一个情人。
  她姓王,30多岁,别看已不是妙龄少女,但她也颇有几分姿色,更有几分为上海人称道的“嗲气”。她是“农工商”浦东公司的职工。谈龙如到“农工商”出任总经理不久,两人很快就媚来眼去、你呼我应,抱成一团,从此谈龙如一有时间就和小王在一起。但有一点,谈龙如很清楚,作为一个行政官员,不能同商界大款们一样,让情妇与自己出双入对,这对于自己的声名和升迁是极为不利的,所以,他从不带小王在公开场合出现,每次幽会,他也安排得十分秘密,因此,很长时间外界对此一无所知,也只有细心的人才会从不断听到小王打来的电话,以及谈龙如和她通话时那种兴奋、柔和的声音里得到些蛛丝马迹。
  对小王来说,作为一个普通职工,能够成为总经理的床上情妇,备受总经理的“宠爱”,总是她的荣幸,何况,除开总经理的地位与权威,谈龙如也的确是一个很有男性魅力的中年人;中等身材,轮廓分明,颇有刚毅之气,举手投足,干净利索,显得十分老练精干。无论面对什么人,上级也好,下级也罢,他总是一副笑脸,给人一种温暖、亲近的感觉。尤其是他办事时的果敢有力,指挥若定的气魄,使小王为之倾倒。作为一个女人,欣赏的也是这样的男人。
  在小王和谈龙如的交往中,小王不仅向谈龙如提供性,而且提供感情慰籍.谈龙如在表面上显得从容不迫,事实上,在感情方面也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繁忙的工作,往来的应酬,却使他精神紧张,疲于奔波。他有妻子,有孩子,有一个温馨的家,但这个家远远安抚不了他的灵魂,远远填补不了他感情的巨大空洞。
  正是小王,给了他精神的安慰和灵魂的慰藉。在宾馆、在酒店、在旅游区,谈龙如和小王如胶似漆,形同夫妻。
  谈龙如原只想让小王作他的长期情妇,他以为凭他的权势和地位,小王会心甘情愿的。也许小王在开始和谈龙如交往时,也只是做做他的情妇而已,然而时间一长,她的想法越来越明确,她深深地爱上了谈龙如,这种爱随着时间的推移,日见炽热。她确立了自己的目标,就是做谈龙如的正式妻子。
  为了谈龙如,小王的确作出了很大牺牲,她一次又一次地进医院人工流产,忍受着一次又一次肉体的痛苦和精神的折磨。这种肉体的痛苦和精神的折磨反过来又加深了她对谈龙如的感情。
  “你跟那个女人离婚吧。”几乎每次幽会,小王都向谈龙如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个问题我正在考虑,”谈龙如几乎每次都是一样的回答,“你别着急,你应该明白,像我这样的人离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很简单的事情。你让我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想一个妥善的办法把事情处理周全,那样对大家都好一些。”
  事实上,谈龙如要抛弃家庭,与妻子离异,与孩子分手,既不会这样干,也不能这样干,在中国,这样的事情总会严重影响到一个人的名声,人们会立刻由此而怀疑他的人格和道德修养,虽然这对于人性来说是一种苛求和摧残,但传统文化的至深影响至少还潜伏在人们的道德观念中,人们还不能用理性的眼光来看待现实。谈龙如所说的想妥善办法解决的,其实要解决的是她。对于小王,他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不想和她建立婚姻关系,这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他又不想小王离开他,他需要婚外恋,需要情人,需要小王这样的人在他身心疲惫的时候给他精神的抚慰,所以他又不向小王明白表明自己的想法,他想拖着她,想她能在一定的时候在一定的情况下改变自己的想法,答应只做他的情人,而不涉入他的婚姻。
  自从有消息说,不正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