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文学名著电子书 >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

第33部分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第33部分

小说: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了,随她去。
  她著名的观点就是:做情人,没有家庭和孩子的拖累,可以自由自在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同时又可以享受现代人能享受到的一切乐趣。
  也许在现代独身主义者中,这种观点是具有代表性的。
  二奶,你的眼里爱情是什么
  男人说:我有钱,把你的肉体给我玩玩。
  女人说:我有美貌,把你的钱给我花花。
  男人和女人于是做成了一笔交易,双方皆大欢喜:这样我们什么都有了。
  道德、法律知道了,愤怒了:你们拥有了什么?
  1996年在深圳轰动一时的“琬珍事件”至今仍然让人难以忘怀。
  还是在1992年,2月29日的《深圳特区报》登出了一则征婚启事:琬珍:29岁未婚,1.68高,大学毕业,深圳某单位职员,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品貌俱佳,身体丰满匀称,气质不凡,觅1.65以上,35至60事业有成、经济条件优越,心地善良之男性为伴侣。
  有意者请附全身生活近照寄深圳市红岭南路平原小区29幢308室琬珍收,邮编518030,有照必复拒访。
  在100多封应征者来信中,琬珍看中了一位如意郎君——一位60多岁的老者巫鍪。
  这是一起奇特的婚姻,不仅两人年龄悬殊太大,而且要命的是巫鍪还是一个有妇之夫。
  但结果是,有妇之夫巫鍪与未婚女性琬珍非法同居了三年。
  1993年一月12日,琬珍在巫鍪的陪同下,在深圳市人民医院剖腹产下一女,随后在巫鍪的要求下,琬珍做了结扎手术。在这期间,巫鍪试图与妻子离婚,但无结果。琬珍得悉巫鍪还有老婆后,于是双方发生了矛盾,并多次协商分手。
  巫鍪不同意琬珍提出的分手条件,于是,1995年4月17日,他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向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起诉,不承认女孩为他和琬珍所生,并要求法院出面解除他与琬珍的非法同居关系。
  此事一出,社会立即作出反应。8月,深圳《特区大世界》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特区琬珍,你知道什么叫爱情》。这篇文章向读者披露了巫鍪和琬珍的非法婚姻的始末,并对这一丑陋社会现象作厂剖析和批判。
  9月15日,巫鍪又向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民事诉状,指控《特区大世界》杂志社以及该社的两名记者羽夫和南望侵害了他的名誉权和肖像权,要求他们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其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12万元。
  这巫鍪到底何许人也?他与琬珍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记者去采访琬珍时,琬珍出示了当年巫鍪的应征信。
  这封信写于1992年3月8日。信是这么写的:“琬珍小姐,我反复看了你的征婚启事,觉得你的条件不错,要求人家的条件也比较宽松,因此决定应证,让贵小姐挑循…本人毕业于军事学院,现年56岁,身体健康。深圳特区户口,有高级住宅,有物业,曾任三华公司经理,近年来有官不当,自办企业,经营房地产,投资股票。经多年刻苦奋斗,事业有成、经济条件优越。本人心地善良,作风正派,诚实可靠,感情丰富。曾有父母包办的不幸婚姻,日前双亲已逝,没有任何家庭负担。多年来,为了事业而奋斗,无暇顾及幸福婚姻,错过了黄金时代。说来见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写情书,谈恋爱……”琬珍是一个条件不错的姑娘,但对应征者却条件十分宽松,主要的一点即是想找一个经济条件优越的男人。她看了巫鍪的信后,就认为他是一个理想的人眩不过,第一次见面时,她觉得他并不止56岁,觉得不满意。第二次见面时,琬珍有些紧张,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巫鍪就对她说:“我年龄大,你是觉得我不配你?
  如果是这样的活,那我就认你做我的干女儿,以后你的个人问题我可以帮你参考参考。”琬珍一听,内心稍宽慰了一些。巫鍪又说:“多一个友,对你总有帮助的。”
  可是,第二天,他们第三次见面时,他们就发生了性关系。
  这一天,巫鍪把她带到他的家。他给她饮料喝,她喝了之后就感到头晕,他扶她躺到床上去,后来她就迷迷糊糊昏过去了。待她几个小时后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失身了,于是大哭了起来:“你不是说要我做你的干女儿吗?你怎么干出这种事来,你叫我今后怎么做人?我还不如去死……”巫鍪跪在她的面前说:“你别紧张……你可怜可怜我,我多年没有老婆了;我不这样就得不到你。我一定会负责的,你要是怀孕,我马上给你买房子。”
  琬珍失身后,也就只好依靠巫鍪。没几天,他到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两人开始同居。1992年5月,琬珍发现自己怀孕了,就催巫鍪去打结婚证,他拖着不办。为了稳住她,他花了80多万买了乐乐大楼9楼H号套房。8月16日,巫鍪在琬珍的再三催促下,在大富豪酒楼举行了未打结婚证的婚礼。1993年1月12日,琬珍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产下一女,产前巫鍪要求她剖腹产,医生说她人高、骨盆大,用不着剖腹。但他一再坚持,琬珍只得做了剖腹产和绝育手术。
  琬珍做了手术后,巫鍪一下变了一个样,再没有往日的甜蜜温情。两人关系变得紧张起来,矛盾越来越大。后来巫鍪干脆丢下琬珍母女俩不理,又回到他老婆身边。
  这时候琬珍才发现巫鍪有老婆,就提出分手条件:巫鍪负担女儿巫雨的抚养费22万元,并把乐乐大楼9楼H号套房的所有权划到巫雨名下。巫鍪想一毛不拔就打发母女俩人走,所以来了个先告状为强。
  记者在采访此事后就发表了题为《特区琬珍,你知道什么叫爱情》。文章发表后,巫鍪大为恼火,于是请了律师,状告《特区大世界》,以侵犯他的名誉权、肖像权和隐私权,要求被告公开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费12万元。
  1995年5月二十二日,深圳市罗湖区法院作出巫鍪状告琬珍一案的判决,除了要他支付非婚生女孩巫雨172900元的抚养费外,还把他购买的一套单身公寓判给琬珍母女俩人所有。
  1996年3月28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对巫鍪状告《特区大世界》侵犯名誉权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巫鍪又在状告记者案中败诉。
  “包二奶”的巫鍪,在法律、道德面前终于低下了头。
  “包二奶”是指“养情妇”,“包二奶”现象即指“养情妇”现象。这些年来,随着内地实行改革开放,港、澳、台商人因经商需要,往往在内地长住,一些已婚男子耐不住寂寞,拈花惹草、“暗渡陈仓”,背着太太在内地找情妇,大陆有些有钱人想寻求刺激,也列身其中。他们往往花钱租房、买房把情妇供养起来,这种现象,近年来有愈演愈烈之势。
  “包二奶”的男人和“二奶”之间,基本上或主要不是感情关系,而是金钱与肉体关系。据香港城市大学和香港大学的一项调查,“包二奶”的香港人年龄大多在30—40岁之间,“包二奶”的香港人往往是因为生意人的需要而逢场作戏,在短时间里与“第三者”维持婚外性关系。在调查中发现,“包二奶”的香港人大多对自己的婚姻感到满意,并不希望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和积蓄建立的家庭破裂。有一位50多岁的会计师在接受调查时说,他在外地一个城市工作的几个月中,与一位大学毕业的女子发生性关系并同居在一起,但当他到另一个城市工作时,双方便结束了这种关系。一位司机在内地与一女子同居一年,每月给这位女子800元生活费,但当他发现这位女子与其他人有染时,便不再与她往来。
  “包二奶”现象严重违反了国家婚姻制度,扰乱了社会管理秩序,也给家庭带来了严重危害,已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现年33岁的王某,系有妇之夫,1988年与太太登记结婚,次年生下一个女孩,均加入加拿大国籍,在香港居祝199O年,王某受香港某公司委托,担任中山办事处首席代表。在此期间,他与在某酒店当服务员的四川籍女工李某认识,双方打得火热,于1992年底开始非法同居,1993年4月王某从加拿大大使馆骗取未婚证明,与李某一起到四川省成者市海外婚姻登记所领取了结婚证。回到中山后,由王某出资,二人购买了一套住房,公开以夫妻名义生活。不久,王某害怕“包二奶”丑事被太太发现追究,又与李某商量,采用“金蝉脱壳”之计,双双来到中山市东区人民法院,以所谓感情淡薄为由,协调离婚。之后,二人仍以夫妻名义同居,继续过着“金屋藏娇”的生活。
  后来,王某“包二奶”的丑事还是被太太发现了。其太太向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1996年4月,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80条、第3条的规定,判决王某与李某的结婚登记和调解离婚协议无效,判处王某有期徒刑一年,李某拘役三个月。二人服判,不上诉。
  此案的判决,引起了舆论界的极大关注。宣判当天,广州地区和香港、澳门新闻媒介均作了报道。舆论界普遍认为此案判得好,定会使“包二奶”行为大大收敛。香港12名市民联名给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钟伟明写信,表示宣判“包二奶”重婚案实系大快人心,判得对。香港妇女界一些知名人士给该案的审判长写信,对判决“深表赞同”,认为“有鉴于来往内地的港、澳、台已婚男士、在内地与第三者有婚外情者甚多,风气日盛,是次裁判,清楚显示任何人违反婚姻法规均应承担后果,……盼因此案例,可正歪风。”
  对于“包二奶”行为,国家法律是明令禁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80条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象上面王某有妻室,是重婚,应该受到法律的惩处。在实际中,也有一些已婚男士“包二奶”,虽然没有再次登记结婚,但是,只要是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周围的人也认为他们是夫妻,同样构成重婚犯罪,要受到法律制裁。前一案例中的巫鍪即是如此。
  “包二奶”除了受法律追究外,于家庭、于个人也是不利的。
  贪一时之欢,背叛妻子,于心何忍?“二奶”看中的只是钱,没有多少感情可言。最终的结局是“露水夫妻”长不了,反倒弄得妻离子散,得不偿失。前港英政府社会福利司属下的婚姻服务中心的一份材料显示,“包二奶”对家庭造成了严重的后果。1995年8月,一位34岁的香港妇女发现丈夫“包二奶”后,感到极端痛苦和气愤,一怒之下,放火烧了自己的房屋,幸运的是没有人受伤。
  这位怨妇对来到现场的警察说:“我想去死,所以就放火烧屋。你们可以拘捕我。”后来这位妇女被判纵火罪入狱。
  由于“包二奶”引起的婚姻危机,妻子除承受感情的创伤外,还会面临子女被遗弃的结果,个别丈夫更放弃对家庭的责任。香港曾有这样一个事例,一位“包二奶”的男子为摆脱妻子的纠缠,继续与“二奶”同居,竟把妻子锁在一所破房子里,试图把她饿死,后来妻子在他人的帮助下逃了出来,男子发现自己的计划失败后自杀身亡。这位男子的妻子和他的3个子女目前还只能靠领救济金生活。
  另外,一些社会人士也很担心,“包二奶”和丈夫的不忠还会造成爱滋病和其他性病的蔓延,后果会不堪设想。
  勇于承担责任的情人
  也有一些人,为情同时也勇于承担责任。
  这是《知音》杂志1996年第9期上刊登的一个真实故事。
  1991年3月15日,湖北省嘉鱼县水泥厂年轻女工李琴陷入一种深深的痛苦中,她相爱多年的未婚夫在下班的路上被飞奔而来的一辆汽车撞倒身亡,年仅28岁的李琴悲痛欲绝,整日神思恍惚。父母为了使女儿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就为她请了假,让她出外散心。李琴于是来到了邻近的蒲圻市一位好朋友张红家中。张红热情接待了这位不幸的女友,陪她散步,聊天。有一天,无意中也给她讲了一个故事。
  刘水清,是湖北蒲圻市铁山村碳素厂工人。1977年,26岁的刘水清与铁山村23岁的姑娘应承华结婚,生下了3个孩子。由于超生,夫妻俩受到处罚,房屋也变卖了。后来应承华娘家迁进蒲圻市,刘水清一家便搬进应承华父母空下的房子里。1987年3月26日,应承华骑自行车赶集,被一辆飞奔的摩托车撞倒在地,造成脑颅骨粉碎性骨折,脑内瘀血成块,神志反应失去知觉,经医院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完完全全成了一个植物人。在医院住了3个多月,花去医药费2万多元。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变卖了。当刘水清把人事不省的妻子背回家时,面对他的只有空空四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