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新邻居by毒麦(西方吸血鬼) >

第6部分

新邻居by毒麦(西方吸血鬼)-第6部分

小说: 新邻居by毒麦(西方吸血鬼)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上去,不然就不是和你老婆睡觉这么简单了,我保证你不会喜欢你的眼镜上沾满鼻血的,那种感觉不好,对吗?” 

摩根假设性地跟眼前这位先生的妻子发生关系后又把问题抛回对方身上,打扮得体的中年人脸色因为怒气胀红起来,但是衡量一下两人的身高和肌肉含量,他也只能站在原地集聚怒气而做不出下一步行动来。 

那些该死的保安都到哪里去了?竟然放任这样一只营养过剩的粗鲁蚯蚓在这里放肆。 

眼镜先生在心里呐喊着保全人员,可惜的是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然他至少可以诅咒一下那些袖手旁观的保全人员,周围读书的人都抬起了头,抱着'只要不伤害自己,看别人受伤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这样一个社会主流意识看向对持的2人,受害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好了,先生,图书馆是个很危险的地方,你还是回家吧,孩子们不会希望他们的爸爸受伤的。”摩根先生露出微笑,还伸手为对方整理了一下领带。 

眼镜先生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摩根猜他是在念撒旦的名字,不管怎么说,这只烦人的苍蝇总算飞走了,摩根坐下按照目录的页码翻到了486页。 

'耶稣的第十使徒,达太大人,他是个伟大而又充满智慧的人,他把耶稣不愿意分给众人的福音传播给了真正需要它们的人。他还有另一个名字,犹大。' 

“狗屎!”看到这里摩根低骂了一句,“你们应该让他去拍超人。” 

'达太是个言语寡少的人,达太这个名字的意思却是智慧者,在圣经记载中他只说过一句话,“为什么这光不给别人,却给了我呢。”这是他对老师耶稣发出的提问,他觉得光是属于所有人的,而不是虚假的神的指派耽□行□天□下
者,而第十使徒就是要把光带给世界的教会。' 

'这是一个古老的邪教,当时为之疯狂的人数众多,最后连教廷都不得不出动教廷部队镇压,演变成了一次严重的流血事件。由于教廷几近残酷的扫荡,记载第十使徒的书籍和资料都很少,只知道这个教派被称为隐藏的叛徒,第二个犹大。教派里的人信奉|口禁|,即不言,不食,他们认为唯一圣洁之物是鲜血,传闻教徒们甚至还发生互吸鲜血的丑闻。' 

关于第十使徒的资料并不长,只有短短几页,摩根很快就浏览完毕,最后印在纸张上的一个血红的X让摩根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抖了一下,那是一张第十使徒标志的图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摩根才从恍惚里清醒过来,掏出手机慌乱地拨号。 

“你好,我是汉斯,什么事?” 

“汉,你听我说,你最好离兰远一点,那家伙很危险。” 

“摩根?是你吗?你在胡说什么?” 

“别打岔,总之你别靠近他,我现在告诉你,你可得发誓别说出去。” 

“你说吧。”电话那头汉斯沉默了一会。 

“最近发生了几单吸血鬼杀人案,就跟5年前闹得很凶最后因为找不到凶手而被搁置的连环杀人案一样,现在我有很大的理由怀疑兰?C,就算他不是凶手他也绝对跟这件案子有关。” 

“5年前。。” 

“你没看报纸吗?其中两个死者就是住你对面的帕克先生的儿子,难道你已经忘了?被抽干鲜血而死的。” 

“那5年前兰根本就没搬来,他怎么会有嫌疑?” 

“我说的是最近的案件,记得在球场碰面的那个晚上吗,那天晚上一个女的被杀死了,在现场有人看见了兰,而且那家伙对尸体的状况非常了解,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我明白,但是如果你们有证据的话他不是应该已经被抓起来了吗,既然他现在还好好地呆着,证明一切不过是推测而已,就这样了,我一会有约会,再见。” 

被挂断的电话传出嘈杂的电流干扰声。 

“该死!” 

摩根用力地把桌面上的书合上,巨响在今天下午再次侵袭了安静的市立图书馆。
18 

“警长,你的电话。” 

才只是早上10点,刑侦科的办公室里已经吵闹得好像堆满了小朋友们的沙坑,走进来传话的文员吓了一大跳。 

现在是超过法定办公时间才仅仅一个小时的早晨,就有人指名把电话打到警署里来了,摩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对不起,我得去接个电话,你们继续讨论。”围在桌子旁的探员们都露出谅解的神色,短短几个星期,就有两个可怜的女孩子被抽干鲜血而死,警局和相关部门已经尽量在压制这个消息外泄了,而最直接承受这个压力的就是负责这个案子的摩根警长那中年开始发福的身体。 

“嘿,詹姆斯,要来杯咖啡吗?”摩根晃了晃手里的纸杯,“谁打来的电话?你也看到我这里的情况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给我一条活路吧。” 

“不了,谢谢,是XX周刊打来的,要求撤销封锁吸血鬼杀人事件的封锁令,已经连续打来好几天了,刚刚才跟我谈了谈公民的自由言论和报导权,我实在没办法才来找你的。”小伙子苦笑了一下,“啊,你知道的,我只是个接线员,我真的是没办法说服那些用笔杆子来戳人屁股的家伙。” 

“不是你的错,孩子,我明白了。”摩根警长拍拍对方的肩膀,面色铁青。“这些该死的低能儿,如果那些什么狗屎自由言论权可以破案的话,我愿意跟他家里养的狗性交。” 

摩根粗俗的毒骂让走在他身后的小伙子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嘿,伙计,现在就算你全家都被谋杀了也不会有一个警员有空过去查看的,我们很忙,很忙你明白吗?我们的责任就是维持社会秩序,你知道那个消息放出去会引起什么样的恐慌吗?如果你再废话一句我就马上过去用我的领带吊死你,要不然就是群众暴动的时候你给我TM的过来参加防暴!” 

摩根警长抓起电话就以他比一般人还要宽厚的声带怒吼起来。 

“警长,我觉得以一个公仆的身份这样对纳税人说话已经构成了暴力。”电话那头是个尖利的女声,但是显然她已经被摩根的气势压倒,声音在上扬的过程中有些发抖。 

“我去你的暴力,你生孩子的时候把幼小的婴儿从你那狭小的地方拖出来你就觉得不是暴力了吗?总之,封锁令是不会解除的,也请你们不要干涩我们警方的行动和决定,媒体的责任是跟我们合作而不是自作主张,你明白了吗?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不要逼我,我发誓,如果你们这些狗P八卦杂志敢给我捅出漏子来的话我一定会亲手把子弹送进你们的猪脑袋里去的。” 

摩根先生以50岁的高龄很快地说完了以上一段对女性的暴言,中间没有喘过一口气,导致他把话筒摔在电话机上的同时开始剧烈地喘息起来。 

接线室里的同僚不约而同地对警长的发言报以掌声。 

摩根走出接线室门口的时候维森从他身边急急走过,甚至没有对他这个上司打招呼。 

“嘿,维森,你这是上哪去?” 

“噢,对不起,先生,我没有看见你,我正要去把星期一凌晨那个案件的化验报告拿回来,需要我再帮你买杯咖啡吗?” 

“那不是汤姆的活吗?” 

“那小子今天生病了。” 

“生病?在这个时候?这个混蛋小子昨天才信誓旦旦说自己已经有了线索要求监视那个老实的家伙汉斯?莱特,今天竟然还生病了,告诉我,他昨天到底干了些什么?” 

这个老东西的直觉还真准,维森心里暗暗赞叹。 

“你知道的,汤姆可不是那种轻易退缩的人,他昨天在莱特先生的院子里站了一天,似乎还受了点惊吓,今天早晨我去接他的时候脸色白得怕人。” 

“他是不是碰到那个兰?J了?” 

“你怎么知道的,长官?” 

“该死。”以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低骂了一声,摩根扬扬手,“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抓紧时间赶快去把化验报告拿来,那我们还可以赶在午餐前再开个短会。” 

“是,先生!”维森干脆地回答后急急回到自己原先的轨道上去了。 

一想起兰这个名字摩根就觉得似乎有软滑的爬虫类在自己背上攀爬,恶心得让人害怕。 

X代表的是吸血鬼,吸血鬼的教派。 

那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念出来的腔调和尸体双手交叉在胸前的姿势慢慢重叠在一起。 

该死,吸血鬼吸血鬼,真的会有那些拿来吓唬小孩子的玩意吗?身为一个接受正统学术教育的高级行政人员,摩根无法原谅自己把解决不了的案件归结到这些怪力乱神的说法上面去。 

但是这次他的直觉告诉自己,30年来破获了无数案件的直觉告诉自己,无论那个年轻人有多危险,他不像是在撒谎。 

“喂,你,你到刑侦科去传个话,就说我有事要到市立图书馆一趟,让他们把屁股缩紧动起来,别像娘们一样坐在那里。”摩根拉住了一个经过的警员。 

“是的,长官。” 

“好样的,去吧。” 


摩根大踏步跨出警署的大门,那个巨大的英文字母X在他脑袋里盘旋,就跟数学课上学过的X一样,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兰,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的吗?” 

汉斯今晚打扮得很正式,连只有在做礼拜时才使用的领带也扎上了,看得出来他很重视这次约会,但是这也是兰拒绝通行的主要原因。 

“我改变主意了。” 

兰坐在他那张占地面积颇大的藤椅上,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 

“这样并不好,兰,我已经答应了里雅会把你带去的,你这样让我很难堪。” 

汉斯仔细梳理过的头发被他用手抓乱,他甚至开始来回踱步,皮鞋在兰屋子里的地毯敲出沉闷的响声。 

“如果是因为我才答应邀约的话,那不如不去,我对她没有兴趣。汉,这是你的事情,你可以自己解决。”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样做是在利用你,难道你还在为礼拜天晚上的事情介意吗?我说过,那是个意外,我们是朋友,兰,我需要你的帮助。” 

汉斯把手撑在藤椅的扶手上,从上方俯视下来。 

“我也说过,你是我的伴侣,我不会帮你的。”兰抓住汉斯的手把他的手掌翻了过来,“但是你可以用我的车,女孩子不会喜欢2手老爷车的,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兰把带着遥控器的钥匙放到了汉斯手里。 

“那是狗屎,我不明白你说的伴侣是什么意思。我想我们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谈谈。”汉斯看了一眼腕表,“但不是现在,我得出去了,我可不希望迟到,作为男人要遵守信用不是吗。不管怎样,谢谢你的车。” 

汉斯一面说一面倒退着走出茶厅,留下最后一句暗藏了其他含义的话后消失在走廊的拐角。 

跟着汉斯一起消失的还有他那写满了失望和愤怒的脸。 

兰低着头,把表情藏在里昏暗灯光的阴影里。 

“汉,我怕我去了会忍不住杀了里雅,那样恐怕你会比现在还要愤怒。” 

兰挥了挥手指,屋子里灯光暗下,浸入一片漆黑,院子外传来了引擎的发动声。 

21 

“汉斯,兰是不是很难相处啊?” 

PUB里到处都流动着原始的冲动和暖色气息,里雅和同行的几个女孩子除了刚开始表露出兰没有如约来到的失望外,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狂欢模式。 

快节奏的电子震拍让人们必须用嘴巴贴着耳朵说话,里雅身上有浓郁的香水味和嘴巴里飘出的啤酒味,那是刺激年轻人想到接吻这个词汇的味道,里雅涂了唇膏的嘴唇在镁光灯下一闪一闪地亮着。 

很不幸地,汉斯作为一个生理结构正常的男性青年,现在脑子里觉得对比起兰身上那怪异的淡淡香味来说,从里雅身上传来的味道就好象鲜艳的红玫瑰和廉价鲜花的对比。 

“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今天载我们来这里的车子就是他借给我的。”汉斯把被体温暖化的车钥匙从兜里拿出来晃了晃。 

“一般男孩子会把这么丢脸的事情告诉女伴吗?”里雅湿润的嘴唇因为笑意整个贴到了汉斯耳朵上,暖湿的气息灌入细小的洞穴内。 

“也是,也许我是个比较古怪的家伙吧,怎样,愿意跟这样一个古怪的家伙交往看看吗?”不知道因为什么情绪,汉斯自暴自弃地说着。 

“好啊,应该会很有趣的。”里雅把啤酒瓶举了起来,“干杯,汉斯。” 

对于汉斯来说,这是个预料之外却又是期待之中的答案,但是他感觉不到那种之前设想好的兴奋。 

“干杯,里雅。”汉斯举起酒瓶两人碰了一下。 

“嘿,孩子们,星期二的晚上过得还开心吗?”在角落处旁搭建的简易吧台没有设置凳子,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到了两个随着音乐晃动关节的年轻人对面。 

“一切都很好,帕克先生,很高兴在这里碰见你。” 

“我也是,干杯。” 

“我没有打搅到年轻人们的秘密玩意吧?”帕克先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