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新邻居by毒麦(西方吸血鬼) >

第8部分

新邻居by毒麦(西方吸血鬼)-第8部分

小说: 新邻居by毒麦(西方吸血鬼)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抿了一口,汉斯长长出了口气。 

“真是太棒了,完全不像那些便宜货,就连这苦味也是一种享受啊。” 

“你今天来应该不只是品酒这么简单吧?”兰把玻璃杯端在胸前轻轻摇晃,黑色的衣服底色通过折射光线让杯里的液体呈现一种深黑。 

“是的,我有许多事想问你,请你务必要回答我,兰。”汉斯露出凝重的表情,兰的黑眼睛一到晚上就分外的锐利,但是今晚汉斯没有躲避跟对方的对视。 

“你问吧。” 

“星期二晚上我看见了一个黑头发的男人,那到底是不是你?” 

“是我没错,我也没想到会在那样的情况下与你碰面,很抱歉我没有和你打招呼。”丝毫没有迟疑,在汉斯问题刚结束兰就说出了让汉斯瞳孔都开始放大的答案。 

“人是你杀的吗?”汉斯低头问道,抬起头的时候本来坐在对面藤椅上的兰已经没了踪影。 

苍白修长的手指从汉斯肩膀后伸出轻轻捏住了他的下巴。 

“不论我说什么,你心里不是都已经有了答案吗?” 

汉斯下巴被用力板起,对上了俯视自己的脸和眯起的长眼,平日里那个举止高雅,谈吐有礼的邻居现在浑身飘散出险恶的黑色气息。 

“我。。我想听你的答案。”汉斯努力移动自己因为发抖而无法开合自如的牙关。 

“只要你没事,别人是死是活我都不在乎。” 

汉斯双眼猛然睁大,兰冰凉柔软的嘴唇竟吻了下来。 

猩红的液体和晶莹的玻璃破片呈放射状在地面上溅洒开,那是兰握在手上的酒杯,好像被咬了一口一样逃开的兰靠在墙壁上,大口地喘气。 

“酒是哪来的?” 

“帕克先生送的。” 

“狗屎。” 

汉斯第一次听到兰语气里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激荡着,而且。。兰竟然说了'狗屎'这个单词!! 

揉了揉眼睛,汉斯确定了自己没有眼花。 

兰低垂的脸看不见表情,淡金的色纹好像水波一样在他头发上扩散开来。 
26 

全身的血液好像沸腾了一样,包裹着血管的肌肉和皮肤仿佛在被烈火炙烤,这种几乎忘记的感觉,久违了几百年的感觉。 

血的感觉。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眼前兰满头黑发变成了亮金色,湛蓝的瞳孔,嘴角的斜线隐藏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 

心脏跳动的声音,随着心跳节奏奔流的血液,循环收缩扩大的血管,从那每一个毛孔里散发出的芬芳,眼前的男人看起来无比美味,想要杀了他,想要吃了他。 

兰走到汉斯跟前,轻轻握住了那在他看来无比脆弱的脖子,拇指抵在大动脉上,皮肤下传来的细微震动让兰嘴巴里不停分泌出代表食欲的液体。 

“让我来解释给你听好了,你带来的这瓶红酒里有血,人类的血。” 

混杂了兰浅浅喘息的低语在汉斯耳边流动,麻痹感从尾椎开始向上延爬,生物在被捕猎者按在爪子下时的恐惧本能一下抓住了汉斯,他连移动一下尾指都办不到。 

“你要杀我吗,兰?” 

这句话像北极吹来夹带冰力的寒风,瞬间冻结了兰的所有动作。 

“当然不了,汉,好好睡一觉吧。” 

按在动脉上的手指轻轻用力,汉斯软倒在了两人经常一起品茶喝咖啡的桌子上。 

体内血液翻腾起来,抗议着被兰压抑了百年才死灰复燃的冲动再次被压制,那是一种叫做本能的冲动,嗜血的本能。 

“以前没有输给你们,现在也不会输的。” 

解开辫子,兰推门走出了屋子。跟有着香甜温暖血液的生物呆在同一个屋子里,他的理智简直就和被两匹烈马拉紧的发丝没有什么分别。 

“晚上好啊,我可爱的邻居,你看起来不错。” 

兰眯了眯眼,腐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同类的气味。 

“晚上好啊,帕克先生。” 
27 

“清除者,族群里血统纯正,摒弃污秽的鲜血,以信仰和戒律生存下来的高洁斗士,哈哈,看到你被鲜红的血液玷污后的样子实在太美了。” 

帕克以颂唱华美诗歌的语气感叹着。 

“帕克,既然你知道我的身分,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自己的罪行了,我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证据来证实你属于第十使徒异端教派,也将以清除者之名让你重新回归黑暗。” 

“少扮出正义的嘴脸了,泯灭了吸血天性的你根本就不配称为清除者,就算立足于你的道义,那么和雄性人类交合,犯了血戒的你更应当受烈阳加身之刑!以你的有罪之身,凭什么来定我的罪呢?兰?C。” 

夜晚里的微风吹动两人金发,躲在云层后的月亮透出惨白的轮廓。帕克的诘问兰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每一夜醒来都会默诵的戒律时刻不敢忘记,年少时老人们的告诫也一直深刻脑海。 

摒弃欲望,正直之心,圣洁之身,在外有教会围剿,内有第十使徒内乱的危急之际,被赋予了延续族群,剿灭堕入深渊的'使徒'们的重任,牺牲了无数同族的生命,被鲜血染成深黑色的最后一点血脉。他们被称为,清除者。 

在数百年的辗转中,与教会和使徒发生过大小规模的无数次战斗,有死亡的,失散的,放弃的,被欲望吞噬而堕落的。早已经不记得昔日那些一同战斗的伙伴,无尽的诱惑和无尽的生命并行,以道义约束自己,以戒律规范自己,徘徊于这条没有尽头的黑暗毁灭之路,无声的呐喊者,兰?C。差点被嗜血的欲望所支配,违反了种族延续的天性而选择雄性作为伴侣,如今连对悠久而又没有光亮的生命里必须去毁灭的使徒,这一唯一的生存目的都失去了道义性,兰突然有一种累了的感觉。 

“别担心,宝贝,来我这边吧。那些古老又无用的规则不过是那些老不死们惧怕我们,惧怕我们变得完美,惧怕我们变得强大,兰?C,你也品尝过甜美的鲜血了,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污秽的东西不是吗,那是生命,是人类这种脆弱生物的生命,也是我们的生命,来跟我一起吧,我们可以破除那永恒的诅咒,沐浴在阳光下,感受生命的美妙,享受那鲜红果实的甜美,强大的力量,无尽的生命,完美的肉体,我们是神啊!” 

帕克敏锐地捕捉到了兰的动摇,鼓动声带,他颇具感染力的声音在兰院子上空的空气里激荡着。 

“神?别让我发笑了,你不过是个没用的杂种而已。” 

帕克确实不是吸血族的纯正受孕体,他的母亲是人类,或者奶奶,总之他身上没有强烈的吸血族血统,导致他一直未能以吸血族之间确定同类的能力确定兰的存在,而现在兰以对比他来说相当于钻石和小石子的纯度差别的身分说出了杂种这个单词,帕克感觉到了强烈的屈辱。 

“你这个混蛋!!” 

“看起来你很介意啊,杂种。” 

如果哈密尔顿警局的探员们有幸来到这里,一定会感叹于兰这句话的毒辣丝毫不会逊色于摩根探长那粗鲁得近乎暴力的讥讽。 
28 

院子里屋子和叶子的阴影笼罩了空间,浅色的月光不均匀地投洒,两个物体在不算宽阔的空间里以人类肉眼捕捉不到的高速移动着,仿佛两个振子不停相交错开的物体在每次交错的同时都会发出沉闷的响声,深沉的余音让人会想起卡车相撞的场面。 

50米外的街角传来锐利的刹车声,之后是引擎声,逐渐放大的声音说明了车辆正朝向这里开来,而且驾驶员的心情和那刹车声一样高昂而急躁。 

“呀呀,真是让人烦恼啊,不请自来的客人最让人讨厌了。” 

被空气扯得笔直的金发在帕克停下动作以后缓缓地垂下,把手里粘着血液的黑色布片丢进了嘴里,喉结明显的滚动说明了那是一个标准的吞咽动作。 

“贫血家伙的血液味道真差劲,你最好是补充补充营养。”这样吃了你的时候才不会让我觉得遗憾呀。帕克舔舔嘴角,把后半句话藏在心里。“那么,再见了。” 

“5年前,你的两个孩子是怎么死的?”对方的强悍超过了兰的预料,肩头被撕裂的肌肉以爬虫蠕动的姿态快速愈合。 

“在这里,和他们最喜欢的爸爸合为一体了。”帕克把手指指在自己胸口正中,那是吸血族心脏的位置。 

兰?C,别心急,很快,很快,你也要跟我合二为一了,还需要多点时间,去让你适应吸血的快感,吸食更多的鲜血,然后把你那愈加香甜的血奉献给我吧。 

帕克和他脸上的笑容悄悄消失在了黑暗里。 

刺耳刹车声的声源静止在了兰院子前的公路上,摩根先生巨大而又有点发福的身体下车的动作有些迟缓,让人不禁怀疑他到底之前是怎么把身子塞进去的。 

“兰?C先生,没想到你竟然会在院子里,是在欣赏月色吗?怎样都好,也免了我敲门的打搅,有空跟我谈谈吗?”摩根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嘴巴上叼着的香烟随着呼吸的节奏照亮他布满了胡渣的方脸。 

“是关于第十使徒的事吗?”兰看了眼自己肩膀上的伤口,相信对方的眼睛应该没有好到能在没有灯光的夜里注意到那些好像有生命一般自动连接在一起的神经线。 

“你果然知道啊,没错,愿意为我解除迷惑吗?我觉得这对你也有好处,虽然你很有嫌疑,但是我相信人不是你杀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合作呢?”摩根先生把除了月亮外唯一的光源烟头抛到了地上,整条大街一下因为那星点光亮的消失而变得空洞阴冷起来。 

黑暗中不明目的的对视持续了大概2分钟,兰确定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 

“进来吧,摩根先生。” 

帕克吃掉了自己的儿子,传说里吸食同族血液就可以不畏惧阳光的传言是真的吗? 

难怪他会有那样强大的力量,残杀同族的异端者,他连沉睡在黑暗里的权利都失去了,这就是第十使徒的本原了吧,以完美生命,破除光明诅咒的限制来引诱族群们堕落,让他们成为完全嗜血的真正恶魔,人类所憎恨的,所仇视的,是那些除了食欲和暴虐以外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同类吧,不对,他们已经失去了同类这个词所定义的部分,他们是真正的鬼,吸血鬼。 

奔向光明的吸血鬼并不是解放,而是毁灭,这是不会改变的真理。以暗夜之名,帕克,你必须被毁灭。 

也许,真的到了必须要跟人类合作的时候了,百年的宿怨,就像个玩笑。 

“今天月亮不错啊,摩根先生。” 

“是啊,对了,你新染的头发看起来很适合。” 

“我可是讨厌得很呢。” 
29 

摩根警长在茶厅的灯光亮起的第一时间就发现趴在桌子上的汉斯,汉被杀了!这个念头一下闯进了脑神经网里,指令通过神经以超光速传达到了手臂,从大衣里侧拔出枪,发现自己指向的只有空气,和微微晃动的厚实窗帘。 

“合作是建立在信任上的,摩根先生,你仔细看清楚,汉应该是在做很美妙的梦吧,这种危险的玩具就不要握在手上了,请坐。” 

摩根感觉自己正在观看一部脱离现实的立体电影,手枪在细长的手指间像蛋挞一样被轻松分解成碎块散落在地毯上,唯一能让人了解到那并不是柔软的蛋挞而是坚硬的金属这个事实的是碎块落地时隔着地毯敲击出的闷响。 

摩根膝盖的支撑点一下失去活力,软在了兰为他搬来的椅子上,对面汉斯起伏的背脊让他是这个房间里唯一让自己心安的景象。 

“你没杀他?” 

“你不是说你相信杀人凶手不是我吗?”兰在摩根旁边坐下,摩根感觉跟兰距离最接近的半个侧身皮肤都泛起了微粒。 

“根据我的调查,第十使徒是个危险耽□行□天□下
的教派,里面的人似乎都对血液有特殊的癖好,我觉得这次的连环杀人案很可能是一单宗教性的杀人案,犯人应该是个狂热的信徒,残忍而又精明,而且还有一定程度的性犯罪倾向。”摩根把自己整理的资料从公文包里拿出来摞在桌子上,“以上推测都来自于兰先生你上次的提示,相信你对第十使徒的了解决对比我得到的资料要详细得多,我需要你的帮助来完善我的推断。” 

摩根决定不去考虑太多,只要是有用的线索就应该付出足够的努力去挖掘,而现在眼前这个皮肤苍白的年轻人就是整个案件最大的线索,他已经没有功夫去考虑对比起得到的线索来说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的危险性到底有多大,付出和收获间的效率比又是呈现出怎样一个图形,在警察这个岗位上连任了超过30年,所谓的社会责任心已经深深地扎到了这个男人的骨头和血液里。 

兰眯着眼睛,静静地听摩根把话说完,他在这个人类的眼睛里看得到强压下去的惊恐,但是没有看见畏惧。 

“摩根先生,我很欣赏你的机智和勇敢,我没有时间跟你详细说明,我就补全一下你的推断吧。首先,第十使徒里的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