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14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14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赵烈不紧不慢走在繁华街道,头顶艳阳尽情照射在身上,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个武当道人在身后,脸上挂着随意笑容,精神焕发,轻松惬意。

  第二十章 绝色无双

  两名武当道人神色凝重紧紧跟在赵烈身后,他们凝视赵烈飘逸的长发和强悍长刀。
  赵烈脸上露出无法琢磨的怪异笑容,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悠闲朝两个武当道人径直走去,宽阔肩膀在拥挤的人群中轻轻碰了其中一个武当道人的身体,然后若无其事,大摇大摆朝相反方向走去。
  两个武当道人脑海中残留着赵烈随意狂放的笑容,其中一人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剑柄上,另外一个人望了周围热闹人群,伸手按住了手腕,他们尴尬停在人群中间,不知道该继续朝前走,还是掉转身跟着赵烈?
  热闹人群忽然发出了惊呼声,赵烈潇洒拔地而起,跃上了两旁高高的屋顶,他站在屋顶上对两个武当道人轻松微笑,翻身跃到房屋后面,两名武当道人眉头紧皱,身行如白鹤冲天,潇洒自如,迅速轻盈跃到了房顶。
  三人很快就冲到城外,开始了在沙漠飞奔,身行如风,脚步过处激起点点黄沙。赵烈气定神闲冲在前面,锐利眼神左盼右顾,似乎一直在期待什么!
  武当道人没有了刚才仙风道骨的潇洒,鼓起道袍像两只大鹰在赵烈身后紧追不舍,其中一人愤怒道:“师兄,没想到能在这漠北荒凉之地遇见赵烈,真是意外收获,只是这个淫贼似乎想无止境的跑下去!”
  旁边骨骼清奇的长须道人显然内力更为深厚,激奔中如同在花丛中漫步一样轻松道:“师弟脾气还是那么急躁,赵烈迟早是案板上的鱼肉任我们屠杀!”
  前方大片黄红色的胡杨林在蓝天白云和黄色沙漠衬托下,散发出荒凉无边的美丽。赵烈飞奔到树林旁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蓦然放慢了脚步,回头望了望紧跟在后面的武当道人,脸上露出奇怪笑容,转身冲进了美丽胡杨林,踏着枯黄泛红落叶轻轻飘在地面,。
  两名武当道人背插利剑,两条眉毛却是斜飞入鬓,气度飘逸潇洒。年纪稍大的武当道人微笑道:“贫道是武当北斗七星中的清虚道长,身边乃是师弟清流道长,师弟向来嫉恶如仇,希望阁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清流道长高声喝道:“师兄,何必对淫贼心慈手软,仗剑斩尽天下败类才痛快!此淫贼害得我们跑了几十里沙路,搞得满头满脸都是沙子。”
  赵烈听说过武当派北斗七星的威名,黑虎帮主黑天虎年轻时在武当混了几年,后来被逐出武当派后自立帮派,建立了黑虎帮。
  武当派从来都是武林中大门派,历史悠久,高手如云,可惜却依然无法分辨黑白真假,“只有靠实力才能翻身!” 赵烈面无表情,忍不住在心中重重叹息。
  赵烈神色怪异地环视周围,刹那间目光如冰,眼中精光闪烁,身上散发出一股盛气凌人的霸气!清虚和清流道长感受到赵烈身上的凛冽气势,他们不敢托大,冷冷拔出后背锋利长剑,锐利剑尖透出不断伸缩的剑芒斜指向天空,浑身气势无懈可击!
  清流身上蓦然发出强烈杀气,卷起地上黄红相交的落叶在风中飞舞,怒喝一声猛然朝赵烈刺去,他手中长剑化做连串寒芒在身前两丈空间狂飞乱舞!武当剑法博大精深,绵长悠远,果然非同小可。
  赵烈大笑一声,长刀“无边”已然在手,狂风刀法毫不畏惧地迎头劈出,凛冽刀势把满地红黄色的落叶一层层卷到空中,不住旋转盘旋,宛如一条红色巨龙和金色凤凰撕咬在一起,缠绵悱恻,美艳迤俪。
  旁边道貌岸然,仙风道骨的清虚道长看到形势不妙,顾不上武当派的门面,拔剑和清流道长一起朝赵烈猛烈刺杀。赵烈脸上露出冷笑,这种场面见得太多了,早就习惯了这种无耻的搏杀。
  赵烈在两个武当高手的夹攻下似乎处在下风,但他一直没有使出狂风刀法最厉害的几招,也没有拔出后背静静伏着的长刀冰心,似乎忘记妖艳恐怖的暴雪刀法,一步步陷入绝路,稍不留神就会丧命,但他脸上没有丝毫恐惧慌张的神色,反而堆满了轻松笑容。
  “铛”一声巨响,赵烈手中沉重黝黑的“无边”把清流手中长剑震飞到远处树林中,无影无终!清流脸色惨白,眼中却露出了残忍笑容,因为清虚道长手中长剑已经从一个绝妙角度斜斜刺入,即将插入赵烈宽阔的后背!
  电光火石的刹那,赵烈似乎忘记了躲避,身行呆滞,眼睁睁看着锋利长剑划过天际!生死一线的瞬间,旁边树林忽然飞出一位体形曼妙的白衣女子,快如闪电无痕,身行过处,浑身散发出的恐怖杀气带起了漫天飞舞的红色树叶,宛如一条枯叶长龙在她身后舞动,白衣女子没有丝毫停留,凌空一掌把清虚道长拍飞到十几丈外的密林中。
  蓝色身影此刻悠然飘落,谁也没有留意到赵烈嘴边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清流不能置信凝望眼前丰腴秀美的身影,眼中露出恐惧神色道:“你居然还没有死!”话音未落,白衣女子纤手轻轻朝前拍出,层层如水波般的透明暗浪飘向对面清流道长,强煞的透明真气流把他远远震飞,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声!
  漫天飞舞的美丽枯叶还没有落下,依然在空中盘旋飘荡,空寂胡扬林中只剩下赵烈和白衣女子静静站着,风中完全没有了刚才萧杀的气氛,宁静而诡异,只有赵烈手中长刀抛入刀鞘的声音划破了宁静树林。
  晓色云开,枯叶乱舞,美丽胡杨树深处,赵烈面前竟卓然仁立着一个体态如柳、风姿绰约的绝色白衣女子,一手轻抚凤鬓,一手微弄衣袂,柳眉低绥,明眸流波,却不住向来路凝睇,一绺如云的秀发飘然如瀑布般垂落,然后是一张苍白如雪的面庞,伴着漫天纷飞的黄色和红色的落叶,美艳无双!
  赵烈刚才故意从集镇上勾引武当道人沿路追杀,就是要让一直藏在背后的神秘人现身,一切都在算计之中,刚才假装不敌这两个武当道人,终于迫使神秘的白衣女子飞身相救,这个女子为何要相救?他已经隐约猜到她是谁了。
  满天夕阳和红色落叶映在面前苍白的面庞上,竟不能为白衣女子增加半分血色,赵烈定定凝望,眼睛也没有眨一下,不出所料,白衣女子正是惊走张枫和司马空的神秘女子,也就是黑榜排名第一,昔日魔教教主萧碧痕!
  萧碧痕情急之下冲出,所以脸上轻纱还没有来得及蒙上,终于露出了绝美脸容,她浑身散发出透入骨髓的冰凉,两条凤眉却是斜飞入鬓,煞气逼人!赵烈也不禁自心底升起一阵寒意,但他依然洒脱笑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我该如何称呼姑娘?” 
  萧碧痕凤眸凝视赵烈脸上懒懒的笑意,缓缓朝他走近,纤弱而动人的美丽身躯被裹在一件如她面容一样纯白的长袍里,山风吹动,白袍飞舞,曼妙身躯竟似也要随风飞去,然而她一双明媚眼睛却有如磐石一般坚定冷酷!
  萧碧痕轻抬莲足,踩着遍的落叶缓缓跨出,体态轻盈如风,袍袖之下掩住一双玉掌,一步一步向赵烈走了过来,面上既无半分笑容,更没有半分血色,甚至连她小巧樱唇都是苍白的,树林寂寂森冷,骤然见了她,谁都会无法判断她来自人间,抑或是来自幽冥!浑身上下散发出恐惧的骇人杀气,每一步走出,虽然踩在干枯的落叶上,但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莲足过处,地上落叶被身上杀气激荡,慢慢飞到空中,就像一根无形的绳子拉住一样,不住的晃荡,却怎么也掉不在地上,诡异而美丽!
  赵烈双拳紧握,无论是谁面对江湖黑榜排名第一的高手总会有点紧张,萧碧痕身上的冰冷杀气几乎让人不敢仔细端详她绝世的姿色,他真不知道这个狠毒残酷的绝色女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哪知浑身布满杀气的绝色丽人突然轻轻一笑,漫天飞舞的艳丽落叶“哗”的一下全部掉到地上,她柔声说道:“你双拳紧握干什么?岁月匆匆,人生无常,难道你怕我杀了你吗?”说完再次轻笑一声,倏然住口不语。
  轻柔语声竟有如三月春风中的柳絮那么飘逸,那般令人沉醉,温柔一笑更能令铁石心肠的人见了都为之动心,刚才杀死武当道人带出的那种令人惊栗的寒意,刹那之间便在这温柔的笑语中轻轻化去,不留一丝痕迹。
  赵烈目光愕然,傻傻站在树林中,只觉她这一笑竟比漫天飞舞的红艳艳的落叶还动人,语气之中,充满了自怨自艾之意,根本不是一个如此艳绝天下的年轻女子所应说出的话,而像是一个年华既去的闺中怨妇,幽然叹息着青春的虚度与生命的短暂,简直和刚才杀气冲天的样子天壤之别!
  夕阳映着她秀丽绝伦的娇靥,赵烈侧目望去,只见她眉目间竟真的凝聚着许多幽怨,显见方才的感慨的确是发自真心,他心中大为奇怪,不禁脱口道:“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猜不出你为何要救我?在下不过是江湖黑榜上被人苦苦追杀的江湖小勇,上次匆匆一别,我没有辜负姑娘期望,总算是在榜上又前进了几位,目前榜上排名四十三位。”
  萧碧痕聆听赵烈一本正经的诉说,终于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此刻似乎整片艳丽树林都随着她一起娇笑!她发现赵烈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虽然在心里这么认为,但她脸上笑容却忽然消失,瞬间就进入严寒冷酷的冬天。
  赵烈死死凝视萧碧痕冰冷的凤眸,他脸上挂着灿烂笑容,身着天蓝色的长袍,腰间用紫色腰带扎起,身形颇高,肩宽膊阔腰细,纷乱长发用一根普通带子从额头上束在脑后,秀气面容被日光晒成古铜色,全身散发着揉合真诚秀气及狂野深沉两种相反气质妖艳魅力,根本无法让人看透。
  赵烈知道萧碧痕武功深似大海,稍有不慎就可能带来灭顶之灾,暂时还不能看透她的想法,她虽然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但估计起码有三十五六岁了,忍不住心中暗自赞叹道:“果然不愧当年武林第一美人,就是今天看上去,依然美貌无双,体态丰腴动人,皮肤柔嫩雪白如羊脂。”
  萧碧痕冷冷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冰冷话语如同锋利冰剑刺得赵烈耳膜发痛!
  赵烈淡淡道:“姑娘武功高强,美貌如花!不管你是谁都不会怕你,我还没有怕过什么人,你还曾经两次救过我。”火热目光毫不畏惧地赤裸裸死死盯着她娇好的面容。
  萧碧痕眼中寒意更盛,浑身冷如冰霜,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赵烈明白此刻绝对不能退缩,忽然朝后一个漂亮完美的凌空后翻稳稳落在地面,长刀“冰心”在手,身上散发极度冰冷气势,体内冰冷真气流到“冰心”刀身中,刀尖激发出不停闪烁的怪异白芒。
  萧碧痕想不到赵烈胆敢在她面前拔刀,忽然一字一句道:“我就是江湖黑榜排名第一的萧碧痕,也是昔日魔教教主,既然能救你,也能轻易杀死你!”她紧紧盯着赵烈,想看清楚他的反应,连他脸上肌肉微弱的跳动也不放过。
  出乎意料,赵烈脸上并没有露出丝毫恐惧神色,甚至连微小表情波动也没有,静静聆听她的话语,脸上依然挂着随意笑容,但他心里却在盘算,“目前江湖中追杀我的人武功越来越高,处境也越发危险,如果有萧碧痕暂时陪在身边,那就无所畏惧了。”
  赵烈淡淡道:“暮雨不来秋又去,花落枯叶满地,雾朦胧,我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读懂了落寞,秋不是韶华流逝的漠然,不是哀愁人潮人海中的孤寂,而是一种意境,一种宁静和神奇的玄秘,任风雕雨蚀,四季轮回,日月明晦,花开叶落,是一种从容不迫失意,虽然味道浓了点。”
  萧碧痕仔细聆听,似乎感悟到什么,眼神明亮如星,没想到他居然能说出如此深沉的话语,她不再说话,忽然很期望和身边男子就这样永远宁静地走下去,她满眼的浓绿中,山风一阵比一阵的清凉,温煦着久违的甜,树林里落下了更多的树叶,踩上去软软的,而那些幽香,还不曾散发出来,心却早就变得软软的。
  赵烈望着美丽树林笑道:“江湖传闻你杀人如麻,凶残狠毒,但此刻我却看到一个秀美温柔的女子,我很想知道你的传奇经历。”
  萧碧痕轻轻把面纱拉上柔声道:“你真的很想知道吗?”转身轻盈在红叶漫天的树林中漫步,赵烈默默跟着她,他们心中都藏有太多无法言语的心事。
  秋水瑟瑟,暮色如织,数点沙禽掠峰惊飞,几丝垂柳半掩黄昏,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从清晨漫步到黄昏,天空弥漫着丝丝层层的薄云,落日余辉影射出绚烂晚霞,他们的心都很宁静,身影也靠得很近。
  烟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