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18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18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痪踔幸丫谋淞恕
  捞够了足够本钱后,赵烈静静走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艰辛生活让他变得成熟,深思熟虑后依然选择了贩卖私盐作为生意的第一步,他不想再失败,潮起潮落,风起云涌,当他望着堆在面前闪闪发光的白银时,忍不住握紧了双拳,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已经不再灿烂。
  赵烈在商场上如鱼得水,虽然也有过大大小小的挫折,但都咬牙挺了过来,商场更加黑暗,勾心斗角,阿谀奉承,贿赂欺诈等等无耻手段很快就应用得炉火纯青,轻狂纯真的赵烈很快消失了。
  赵烈闭目沉思中,神色变换,眼神不时流露出淡淡忧伤,显然是在追忆往事,可惜萧碧痕无法望穿他内心的真正想法,惟有定定凝望。
  赵烈蓦然睁开双眼,眼眸又黑又亮,始终笼罩着一层迷雾,让人无法看透内心深处的想法。
  萧碧痕不敢凝视眼前的黑亮眼眸,脸色潮红,心中忽然涌现龙卷风中的美妙滋味,身上煞气终于慢慢散去轻轻道:“你的少年时代究竟是怎么度过的?可以告诉我吗?”
  赵烈凝视变幻无常的萧碧痕,并没有回答,还是静静回忆,只有长发在风中轻轻飘荡。
  二十三岁的时候他终于过上了安逸舒适,锦衣玉食的生活,俏丽丫鬟和随时待命的奴仆时刻侯在身边,从十六岁到二十三岁,他付出了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可惜其中的血泪辛酸却无人体会!
  赵烈每天悠闲地填词作赋,依红搂翠,逍遥自在,似乎实现了年少的梦想,却忽然发现并没有想象中快乐,似乎依然不满足,不知道人生的奋斗目标,体内隐藏野心的血液无法满足这种安逸富足的简单生活。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叹一声,如果不是那天突如其来的变故,如果不是那场熊熊燃烧的大火,他现在也许还在享受荣华富贵,默默让生命在安逸中悄然流逝,除了少年时代的奋斗经历以外再没有什么值得回忆!
  赵烈喜欢幻想,内心深处总是渴望新鲜事物,从来不甘心平凡平淡的生活。一个奇怪念头忽然冒上了心头,如果没有那场熊熊烈火,他还会走上这充满激情暴力和绝色美女的武林?还会踏入让人热血沸腾的铁血江湖吗?
  赵烈脸上露出了怪异笑容,已经深深喜欢上了强者为王的江湖,什么都可以轻易得到,喜欢体内奔腾的力量,武功乃是一种奇妙玄学,悄悄改变全身经脉和体质,身体改变带来的喜悦简直难于用语言描述,甚至可以改变性格,实现只能在梦中完成的幻想,一旦进入江湖就很难退出,江湖总是散发出让人心动的独特魅力!
  赵烈回头对静静站立的萧碧痕淡淡道:“每个人都在慢慢改变,世间没有永恒的东西,人的思想情绪永远无法琢磨!” 萧碧痕乌黑柔顺的长发光滑如镜,似乎清楚地映出了赵烈洒脱的影子。

  第二十二章 无尽长路

  铁血堡气势巍峨,门口的血红大旗在夕阳下迎风飞扬,威风凛凛。欧阳坚悍然联合西北六大帮派成立铁血联盟以来,铁血堡便成了西北武林的中心,每天尘土飞扬,热闹非凡,大队的人马进出频繁,俊马长嘶,刀剑相撞。
  铁血堡背靠铁风崖,山势险峻,白云缭绕,深不可测,铁血堡最高处是宽大无为殿,两排身着黑色紧身衣的矫健少年整齐站着,一直顺着陡峭绵长的石台阶延伸到大门,精神抖擞,狭长阴冷的无为殿幽黑神秘,重达千斤铁门如一头凶狠巨兽,仿佛要把人无情吞噬。
  宽阔深远的无为殿仿佛一个开阔山洞,整个大殿没有一根木料,全部由坚硬的花岗岩修建而成,光线幽暗,点满了盏盏油灯,散发出肃穆神秘的感觉。
  铁血联盟盟主欧阳坚坐在高高石椅上,喜欢无为殿展现的威严神秘的效果,他不喜欢那种灯火辉煌,悠闲雅致的感觉,于是故意营造肃穆昏暗的气氛,使每个人心中都透着一股寒意,感觉到一种潜在的压力。
  欧阳坚三十四岁,武林四大公子里面年纪最大,少年丧父,年纪轻轻就独自苦苦支撑着偌大的欧阳世家,不但没有让欧阳世家衰败,反而让欧阳世家成为武林四大世家之一,威震武林。
  欧阳坚经过多年的卧薪尝胆,暗中收买渗透,苦苦积蓄力量,终于逐步控制了西北武林的重要门派,销声匿迹数年的欧阳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出其不意联合西北武林最有影响力的六个门派的建立了势力强大的铁血联盟,三十四岁的欧阳坚出任盟主,傲视整个江湖。
  良久,无为殿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欧阳坚这才沉声道:“我把夺命十三煞安排到血风堂中增强实力,但不到半个月他们全部死亡,血风堂主张楚可知罪!”
  血风堂主张楚原是血风帮的帮主,性格暴躁,武功高绝,手中青风追月戟威震武林,旋风帮在西北武林称霸多年,这次被迫加入铁血联盟也是一直心有不甘。
  张楚马脸上的络腮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泛出青色光芒,他抬头望着欧阳坚冷冷道:“既然欧阳盟主不信任,血风帮决定退出铁血联盟,他妈的!我还是习惯逍遥自在的日子,想杀就杀,想乐就乐,痛快之极。”
  张楚对自身武功非常自信,更何况今天身边站着血风帮所有的高手,他早就在提防不苟言笑的总盟主,他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密密麻麻的二十几个手下,腰杆挺得更直了。
  欧阳坚静若磐石森然道:“铁血联盟最欠缺团结,像你这种有二心的人,铁血联盟留着无用!”他冷冷凝视张楚,那冰冷目光如同望着一个死人。
  张楚心里透过一阵寒意,他不愧为雄霸一方的枭雄,毫不畏惧大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血风帮的兄弟随我走吧,让我们一起潇洒快活,高天流云,自由自在。” 说完后大步朝无为殿门口走去。
  高坐石椅上的欧阳坚不为所动,依然阴沉着脸,似乎胸有成竹。
  张楚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身后兄弟没有一个移动脚步,血风帮兄弟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怜悯表情,张楚忽然什么都明白了,今天凶多吉少,欧阳坚的阴险毒辣让他感到心发凉。
  欧阳坚早就暗中收买了血风帮的高手,故意安排夺命十三煞到血风堂监视张楚,其实欧阳坚很清楚夺命十三煞的丧命和张楚毫无关系,但他只是需要一个借口。铁血联盟由多个帮派组建,存在很多问题,很难完全糅合起来,特别是血风堂主张楚自恃武功高绝,根本不听指挥,自成一派,其实早就想铲除这个桀骜不驯的张楚,还可以杀鸡给猴看,让所有人知道铁血联盟的手段和实力。
  欧阳坚慢慢从石椅上站了起来,身材高瘦坚硬,仿佛历经千年风吹雨打后依然坚韧的岩石,凸现了果断坚决的性格。
  张楚凝望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有的惭愧地低下了头,有的依然蛮不在乎,但没有人敢跳出来和他站在一起,心里顿时一阵悲凉,“这就是残酷的江湖。”
  张楚索性豁出去了,面前已经没有了退路,傲然怒吼一声,罩在身上的青色外衣忽然变成了漫天飞舞的蝴蝶四散分裂,上身裸露出了强悍肌肉,目露凶光,浑身真气膨胀,功力瞬间调节了巅峰,手中长达丈余的青风追月戟隐约散发出青色光芒,雄霸西北的张楚果然名不虚传,气势夺人,功力深厚。 
  欧阳坚阴沉的面目没有丝毫变化,静静站在石椅前,双手藏在后背,整个人笼罩在阴影中,让人无法揣摩。
  张楚傲然道:“别人怕你欧阳坚,我他妈的就是不怕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欧阳坚静静伫立的身影蓦然移动到张楚周围,迅如闪电,根本无法看清身影步法。
  欧阳坚刚才还是如老僧入定,刹那间便消逝不见,幽暗宽敞的无为殿只看见张楚手中锋利青风追月戟在空中不停晃动,众人耳中只听到张楚的怒吼和青风追月戟破空的凄厉声音。
  众人却连欧阳坚的青色身影都看不清,只看见淡淡青色影子绕着张楚不停旋转,两人身影从地面激战到空中,猛烈真气让无为殿中的灯火剧烈跳动。
  张楚深厚内力让铁血联盟帮众震惊,手中锋利青风追月戟如矫健青龙在空中变幻莫测,威风凛凛,青龙欢迎发出震天吼声,震得每个人耳朵发麻,就连周围灯火都被震灭了大半!
  欧阳坚鬼魅般闪回到石椅上,脸上阴沉表情依然没有丝毫改变,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刚才精彩搏斗如同张楚在单打独斗,独自在无为殿中卖命表演,众人只能看到欧阳坚淡淡的身影。
  张楚身子依然挺拔如山,蓦然大吼一声,几乎把大殿周围剩余油灯震灭,周围人群被巨吼震得不由往后退了一步,手中锋利青风追月戟猛地插向地面,居然深深插到坚硬的花岗岩石中几达一尺,牢牢定在上面。
  张楚凝望静静坐在石椅中的欧阳坚,脸上终于露出了钦佩神色大笑道:“今日一战,张楚心服口服,江湖中从此再也没有血风帮的名号!”说完之后缓缓闭上眼睛,嘴角终于流出一丝鲜血,紧接着胸口渗出丝丝血滴,生命悄然离开,只有雄伟身躯和手中的青风追月戟巍然挺立。
  欧阳坚磐石般坚定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依然面无表情沉声道:“张楚图谋造反,蓄意退出铁血联盟,屡次违背铁血联盟的命令,死有余辜!张楚乃是难得一见人才,我也是不得已杀了他,希望以后各位同心协力把铁血联盟势力扩展到整个武林!” 
  铁血联盟帮众刚才甚至没有看清楚欧阳坚如何杀死张楚,似乎徒手斩杀了张楚,大家暗自佩服惊叹,张楚的惨死让他们心惊胆战,再也不敢背叛铁血联盟!欧阳坚冷冷环视下面密密麻麻帮众,看出了他们内心的震慑顺从,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血斧堂堂主乔衡忽然走上前高声道:“欧阳盟主武功高深,为人豁达义气,出手大方,忠肝义胆,我一定会紧密团结在以欧阳公子为核心的联盟周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同心协力把铁血联盟变为武林第一大势力。” 铁血联盟下属六大分堂堂主争先恐后表达忠心。
  欧阳坚阴沉面容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道:“各位不要担心铁血联盟的实力,也不要为财力忧虑,铁血联盟会向各个分堂提供充足的财力物力,江湖男儿志在四方,海阔天空,铁血扬威,江湖会因为有了铁血联盟而变得更加精彩!”
  暗淡的黄昏,落日被厚厚的云层遮挡住,透出了昏暗的黄色光芒,宋青河恭恭敬敬地垂手肃立,身后幽冥剑在昏暗黄色晚霞中透射出微微绿芒,长剑锯齿的边缘在微弱的光线影射下,仿佛凶狠野兽的森森白牙。
  偏远而人迹罕至的荒山,山势气势磅礴,落日根本没有散发出热量,反而散发出让人心寒的幽幽冷风,高耸险峻宽阔的山顶中间一个神秘的人影笼罩在落日冰冷的余辉中,漆黑的宽袍严严覆盖着身躯,脸上戴着狰狞的青铜面具。
  宋青河脸上的笑容让人觉得沉稳而亲切,感觉和他的年纪不是很相配,显得比他的实际年纪要成熟很多,面目清秀,秀美之极,如果要是和赵烈一样是长发的话,可能比女人还女人,此刻微笑凝望神秘的黑袍人。 
  神秘的黑袍人并没有说话,身上散发出的冰冷的寒意和萧瑟的晚风融为了一体,直到憔悴落日轻轻滑落在远处地平线下面。天空陡然暗淡了下来,神秘黑袍人终于淡淡道:“你追杀赵烈的事究竟办得怎么样了?最近我得到的消息赵烈依然活着,他胆敢杀了夺命十三煞,我绝不会放过他!”
  宋青河微笑道:“我已经见过赵烈,本来有十足的把握杀死他,已经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中。”
  神秘黑袍人冷哼了一声道:“你为何要放走他?我清楚你一贯周密的作风,他是逃不了的,赵烈只不过是个江湖黑榜上排名一般的江湖客,我们利用赵烈背了烧毁无名府的黑锅,留着他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
  宋青河在心中摇了摇头,黑袍人并没有见过赵烈,但却武断的认为不值得收买,宋青河感到很失望,他为神秘黑袍人默默做了很多事情,但却不能影响他的任何决定!无论做什么事情大哥似乎都是早就做出了决定,从不更改,虽然大哥智谋过人,料事如神,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宋青河表面上不敢露出丝毫不满,依然微笑道:“大哥,我本来是要杀死他,但赵烈心机实力远远出乎意料,虽然清楚知道我们陷害他烧毁无名府,但依然表示愿意和我们合作,此人绝不简单,乃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他希望能说服神秘黑袍人,但黑袍人只是“哦”了一声,并没有发表意见,根本没有把宋青河所说的话放在心中。
  宋青河心有不甘继续道:“我知道大哥的想法,我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