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2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2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枫惟有轻声叹息道:“不知司马兄此次入川所为何事?我沿路追杀赵烈来到四川,我一定要杀了此人!此人虽然武功不高,可是诡计多端,屡次从我手中逃脱,狂风刀法诡异霸道,光凭刀法恐怕并不在我之下。”
  司马空凝视腰间长剑“烟雨”,抬头傲然道:“下次我就用烟雨剑取了他的人头,狂风刀法真的很厉害吗?不过小小黑虎帮副帮主而已。”
  张枫和司马空跟踪赵烈的痕迹来到了人烟稀少的川北,高山峻岭,人迹罕至,景色异常优美,清澈见底的高山湖泊,清澈宁静得像一整块透明琥珀,幽幽散发出眩目光彩,周围黄绿相交的树木和七彩野花,加上纯净蔚蓝天空和朵朵洁白云彩,清晰倒影在湖中,恍如仙境。
  司马空凝视眼前如梦幻般的湖泊,转身对张枫笑道:“如此美境,即使不能找到赵烈也不虚此行!可惜身边没有美人相伴。”完美无缺的脸庞映在湖面,微风拂过,衣襟飘飞,当真是玉树临风,万般风情悉堆眼角。
  张枫可没有司马空那些风花雪月般的兴致,仔细弯腰看了一眼湖畔的篝火,轻松笑道:“赵烈肯定发现我们在追踪,所以这段时间行踪不定,神出鬼没,专门挑荒山野岭行走,故布疑阵,害得我们走了不少冤枉路,这次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
  司马空没有答话,眼光望向湖泊前方的瑰丽瀑布,虽然不高却很宽很美,水流缓缓如水银般泻下,被突起的五彩石块分割出美妙曲线,他沉浸在如此惊绝的景致中,双眼露出了迷离目光。
  张枫和司马空身行飘飞,含笑跃到美丽瀑布上面,一片狭长的翠绿草坪延伸到天边,里面密布着罗棋布的小溪,两旁是浓密高大的原始森林,两人神色凝重兴奋地对望了一眼,目光都落在远处在溪边孤寂行走,背负黝黑长刀的蓝色身影上。
  孤寂身影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慢慢转身望着远处的张枫和司马空,长长头发被一根带子随意的从额头上束到后面,脸上依然是冰冷而随意的笑容,只是更加消瘦了。
  赵烈没有想到张枫和司马空一路追踪到如此偏远荒凉的地方,双拳握紧,瞳孔收缩,目光冰冷,心中涌起翻江倒海般的怒火,有时候很多东西是无法避免的,该来的终究会来的,心里也很清楚,愤怒会激发出勇气和力量,但面对江湖绝顶高手,此刻需要绝对冷静,即将面临极度凶险的局面,如何才能逃脱?心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
  赵烈握紧双拳,一边默默观察周围地形,一边慢慢而坚定朝前走去,背后长刀似乎感受到了身体的细微变化,刀身开始变得温热,缓缓走到离他们数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张枫脸色绷得紧紧的,没有一丝笑容,司马空脸上还是挂着优雅微笑,依然风度翩翩。
  司马空含笑高傲道:“江湖中传闻狂风刀法诡异多变,今天我就用烟雨剑取你的人头,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利?我绝不会用内力胜你,要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他握住剑柄,缓缓抽出了很少出鞘“烟雨”,剑身纤细,薄而锋利,光华流动,隐现烟雨。
  赵烈冷冷道:“你们两个谁先动手,不如一起上吧!” 张枫一直阴沉着脸没有说话,默默走到赵烈背后静静伫立,今天绝不会让赵烈再逃走了,无论如何也要杀死他!
  司马空手握“烟雨”,似乎很随意的站着,无懈可击,没有丝毫破绽,散发出强烈自信和逼人气势!
  赵烈静静站着,并没有拔刀,默默等待对方身行移动,只要那样才可以找到破绽,长刀感觉到了司马空散发出的强烈杀气,刀身轻微颤抖,全身肌肉猛然收缩,体内布满了真气,长刀无边挣脱了刀鞘束缚,自动弹到空中,他伸手握住刀柄,眼睛里射出让人心惊的坚定目光。
  司马空瞳孔收缩,清楚感受到赵烈身上散发出的凶狠霸气,甚至感受到了长刀散发出的热量,他忽然微微一笑,身子朝前迅速晃动,瞬间就到了赵烈面前,月影剑法飘然飞舞,并没有使出全部内力,他想在招式上胜过狂风刀法,从来就没有把赵烈放在眼里。
  赵烈眼前到处是司马空飘忽的白色身影,长剑“烟雨”发出的耀眼变幻光芒,两人身行交错变换,空中顿时弥漫重重刀光剑影,月影剑法在阳光下绚丽多彩,飘忽不定,忽快忽慢,如同影影绰绰的皎洁月亮让人眼花缭乱,赵烈已经堪堪被逼到了瀑布下面的湖泊中。
  司马空虽然轻易逼退了赵烈,但脸上并没有丝毫得意神色,反而神色凝重,狂风刀法让他惊讶,他心高气傲,依然没有使出全部内力,英雄剑张枫尾随跃到了湖边,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蓝色身影。
  赵烈眼看就要掉入清澈湖面,脚尖蓦然一点水面腾空而起,冷冷劈出了“无边落木”,无数闪电呼啸着奔向司马空。
  司马空眼睛更亮了,眼中有种无法形容的喜悦兴奋,烟雨剑如闪电一样刺出,“铛,铛,铛”刀剑相碰的声音在空中不绝以耳,空中撞击出闪烁火花,不停在五彩水面上跳动,绝美宁静的湖面被尖锐声音激荡起一圈圈涟漪。
  蓝色身影在梦幻瑰丽的湖泊水面上下腾越,清澈见底的湖面不时印出了白色身影轻盈翩飞的倒影,阳光折射出的刀光剑花倒映在微波荡漾的湖面上,微波粼粼,整个湖泊似乎都动了起来,影射出点点光芒。
  赵烈在空中不断旋转,扭身凌空朝司马空劈出了变化最繁复诡异的“漫天桃花”。
  司马空根本不为漫天刀光所动,烟雨剑顿时划过一到洁白无暇的白色剑光,真气其实并不特别强烈,可是真气的特性却巧妙聚合空中游散的能量,其快无比的累聚在剑身之上,循环相叠,很快就可以集起强大剑气,这股威力极强的剑气,其实并没有花费太多的体内真气,绝大部份还是由体外聚集而成,剑法妙至毫端,不愧为武林四大公子。
  剑风直震得方圆数十丈之内的空间嗡嗡作响,就生像是平地里落下了个巨雷般,让人耳膜发麻,烟雨剑居然从漫天刀光中闪电般刺了进去,赵烈长叹一声,精妙剑法让他叹服,身行急退,脸部肌肉感受到森冷剑气,头上毛孔猛然收缩,剑气堪堪擦着他的鼻尖划过。
  赵烈长刀在手,虽然遭遇强敌,依然豪气干云,仰天长哮,浑身热血沸腾,无数痛苦回忆让鲜红无比的眼睛充满杀意,仿佛都要滴下血来,冷酷无比的杀意带动“无边”剧烈抖动,发出凛冽翁鸣声。
  右脚用力踏在湖面上,身行高高跃起,赵烈朝司马空凶狠劈出了“哮月天狼”,“嘶!”刀锋呼啸着带出前所未有的剧烈颤音,以开天辟地般的恐怖血腥气势,迅雷不及掩耳地狂劈向司马空。
  无数獠牙森森的恶狼张着血盆大口猛扑向司马空,飘荡在风中烟雨剑刹那间变换出万千瑰丽剑花将每头恶狼都绞得血肉横飞,湖面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凄厉声音,激发出无数朝四周震荡的旋涡气流,梦幻般美丽的湖水被激起了无数透明水花涟漪,发出了连绵不绝的“哗哗”的响声。
  恶狼哮声还未散去,赵烈傲然凌空劈出了“风过无痕”,眼中只有手中长刀,心中再无其他任何杂念,心凉如水,这一刀堪称他横空出世以来最高境界的一刀,充满了一种淡淡却是无尽的悲哀。
  司马空不能置信凝望诡异刀锋,时间仿佛凝固,蓦然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失落,心里充满了冰冷恐惧,因为即使是刺出最得意一招“暗香浮动”,也没有完全把握肯定能胜过这匪夷所思的一刀。
  司马空长久以来形成了的高傲自负心态,此刻让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界,电光石火的瞬间居然想起了对赵烈痴心一片的南宫雨,这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心中顿时泛起一阵极不舒服的难言感受,月影剑法真的不如狂风刀法吗?
  司马空根本不愿意承认月影剑法不如狂风刀法,决定用手中月影剑法击败对手,可是值得用性命相博吗?凭借深厚内力就可以轻易杀死对手,何必如此冒险?刹那间心中就翻过了无数想法。
  赵烈并没有心情细细琢磨对手心中的微妙念头,长刀突然划入清澈见底的湖水,挑出了一长条漫天透明水幕挡在了他们之间,耀眼阳光的折射下,水幕变幻出绚烂瑰丽色彩,他没有丝毫犹豫,反身迅速踏水朝湖边密密麻麻的云杉树林奔去。
  司马空强劲的内力重重击在了透明壮丽的水幕上,“轰”一声巨响,水幕被深厚真气撕裂,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漫天水雾,最终还是决定用深厚的内力灭了赵烈,微不足道的赵烈还不值得用性命相博。
  张枫看到赵烈朝远处奔去,身行一动,尾随赵烈在湖面上留下了点点的水痕,飘荡在湖面之上的司马空望着赵烈远去的背影,冷笑了一下,穿过飘荡在湖面上激荡的水雾,飞速追去。
  三条人影很快离开了清丽灵动的湖面,水面上除了留下一圈圈荡漾涟漪以外,依然澄净透明,阳光透过湖底七彩的小石子清楚折射出绚目的光彩,整个湖面散发出让人心醉神迷变幻莫测的色彩。
  赵烈沿着湖边草地一路狂奔,纵身踩着树枝跃上高大挺拔直冲云霄的云杉树梢,踩着树梢拼命的朝前方奔去,清楚知道并不能摆脱身后司马空和张枫的追击,但无论如何也要试一下,咬牙将体能发挥至极限,这是唯一机会,只要有一线生机就绝不会放弃。
  司马空和张枫看到赵烈不惜内力凌空奔跑,脸上都露出了笑容,长时间奔跑会导致内力很快消耗,内力正是赵烈唯一弱点,此刻最终只会导致气绝力竭而亡!两人互相冷笑对望,不紧不慢跟在赵烈身后提气飞奔。
  赵烈疯狂奔跑,耳边是忽忽风声,凌乱长发在空中飞舞,只有不停飞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只能一直朝前狂奔,哪怕力竭而亡,脑海里一片空明,眼前只有茫茫无边的原始森林,完全忘记了内力在飞速流逝。
  司马空和张枫眼中露出了惊异神色,他们清楚知道他的内力深浅,根本不可能长时间凌空飞跃,虽然他可以不时踩着晃悠树梢借力。
  司马空和张枫内力深厚绵长,依然紧紧跟在后面,他们并没有急于刺杀赵烈,因为脚步已经开始凌乱,脚步开始沉重,不时有树枝被赵烈踩断,他们脸上露出了残忍笑容,似乎看到了赵烈气绝爆裂身亡的惨境!
  茫茫林海中一个狭长山谷,风中弥漫着飘渺雾气。赵烈体内气血翻腾,终于摇摇晃晃从高高树梢重重落在山谷中,眼前变黑,无数闪烁星星在眼前飞舞,只能跪倒在地上,点点星光中隐约发现山谷中居然有一幢小木屋在眼前晃动,他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司马空和张枫轻轻飘落在山谷里,两人看着摇摇欲坠的赵烈,缓缓吐出体内混沌真气,深深吸了一口气,凝神把体内的散乱真气抚平,刚才长时间奔跑也消耗了他们大量内力。
  司马空脸上忽然露出了极度奇怪神色,目光落在了赵烈身后那幢精致木屋上,前面是几簇淡雅的翠竹,中间是一小段带着护拦铺着木板小径,虽然很随意,但却透露出一股雅致的味道,小径尽头是一扇紧闭的门扉。
  精致木屋后面是如月牙般小湖泊,几只鹤在空中飞舞,发出清脆唳叫,这幢笼罩在白雾中的精致木屋居然是江南水乡房屋模样,而且隐约散发出一股妖艳诡异的气氛。
  张枫拔出飞云剑大笑道:“赵烈,今天你死定了!你将永远在江湖黑榜消失,江湖中恐怕没有任何人能把你救走,就是大罗神仙恐怕也救不了你!”
  赵烈只觉得体内气流翻腾,弯腰张口喷出大量鲜血,顽强地站了起来,握紧了手中长刀,刚才长时间凌空飞奔抽空了体内所有能量,此刻浑身轻飘如风,身子似乎已经不属于他了,心中充满了一种深邃的悲哀和痛苦,他不服气,还有太多抱负和仇恨堆积在心中,绝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赵烈脸上露出了坚毅冷酷的表情,用力握紧刀柄,双手骨节发出了“霹雳啪啦”声音,慢慢把体内虚空散乱气息凝聚丹田,如山一样牢牢站在地上,眼中射出让人心寒的冰冷目光,目光里面包含了无边的愤怒和仇恨!
  张枫和司马空凝望身材高大的赵烈,他们心里感到懔然,赵烈实在太恐怖了,一定要杀了他!可惜他们忽然停住了脚步,脸上露出了怪异表情,就像白日里乍然见鬼!
  寂静山谷中除了笼罩在薄雾中的木屋外,依然什么也没有,宁静无声,不过空气中却弥漫着一种怪异气氛。

  第十五章 绝处逢生

  张枫和司马空耳中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谁说江湖中没人能从你们手中救出他?我就偏偏要把他救出!”声音交鸣如刀刺在两人心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