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5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5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猓谛枪馕⒚O碌渡硪治辛鳎饣鞫胬薇龋钜熘
  宋青河带领十几个黑衣蒙面人静静伏在山头,俯瞰山下笼罩在夜色中点点灯火的神秘的无名府,江湖中极少有人知道无名府藏在这西北荒凉偏僻的高山峻岭之中。
  无名府占地极广,殿阁亭台,气象肃森,依山势而建,背靠高插入云的险峰,隐藏在群山之上,无名府雄视面前宽阔的平原,全府除主殿以一种近乎大理石的质料所建外,其他都是木构建筑,主殿无名殿坐落全府核心,左右按八卦周易建立了八个侧殿,各有一个方圆数十丈的花园镶嵌其中,巧夺天工,其间是无数珍奇罕见的奇花异草,府前一条秀美的人工河流,引进山上的溪流,成为天然优美的屏障。一条直通正门的狭长木桥是前往无名府唯一的途径,木桥长达百丈,幽雅古典,乃是无名府历代心血凝聚而成。
  江湖中关于无名府的传说很多,神秘的无名府的人擅长追踪,神算,八卦周易一类的奇术,据说无名府的主人鬼王功力高深莫测,已达神鬼境界,嗜爱古物,多年来发掘了很多稀罕的古物,府中藏有无数上古神兵,奇珍异宝和武功秘籍,可是无名府从来很少和江湖中人接触,所以无名府总是给人神秘莫测的感觉。
  宁静安详,充满神秘气氛的无名府忽然警铃大作,宋青河看到江湖黑榜排名二十三位的万里无踪惊天飞成功偷取到无名府中珍藏的长刀“冰心”,惊天飞迅速冲出无名府,紧接着无名府中让他颇为忌惮的几个高手尾随惊天飞一路追出了无名府,他眼中露出了笑意。
  万里无踪惊天飞轻功卓绝,为人机警多疑,乃是引开无名府中高手的最佳人选,宋青河接到密令,趁着鬼王韩凛虚和众多护卫不在无名府的好机会,设法获取府中巨大的财富和珍奇罕见的武功秘籍。
  宋青河抽出夜色中发出绿芒的幽冥剑,率领身后黑衣蒙面人幽灵般冲杀了进去,秀气白皙的手握住幽冥剑,内力的激发下,剑身四周绿芒暴长,黑夜中显得绚丽诡异,他一马当先冲到紧闭的大门前,轻点门口的台阶,身子跃到直通正门的狭长木桥上,百长距离轻轻飘过,幽冥剑发出让人心惊的绿色剑气,划出一道幽绿的美妙的弧线,“轰”然把无名府厚重的大石门一剑劈得粉碎,身后的黑衣蒙面人尾随冲了进去。
  宋青河和黑衣蒙面人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无名府虽然宽广,但人却很少,再加上府上的几个高手都被引走,经过激烈短暂的搏杀,他们很快消灭了无名府的抵抗力量,终于冲到无名殿,缓缓推开了堆放宝藏的沉重铁铸大门。
  黑衣蒙面人呆若木鸡地凝望众多的奇珍异宝和失传很久的武功秘籍,每人眼中都露出了贪婪狂热的目光。
  宋青河冷哼一声,身上发出森冷寒意,这些黑衣蒙面人心头一凛,有条不紊的把所有的奇珍异宝,上古神兵和江湖中失传很久的武功秘籍搬运一空,巧妙运到无名府附近早已准备好的大坑中,掩埋好之后宋青河朝天发出信号烟火,潜伏在周围车马拉着装满石块马车来到无名府门口转了一圈,匆匆急驰离开无名府。
  宋青河飞身跃出无名府,忽然扭身用力劈出一剑,一道绿色的剑芒把气势巍峨的狭长木桥从中断震得粉碎,他回头望着冲天火焰,巍峨壮观的无名府开始熊熊燃烧,忍不住叹息一声,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无名府鬼王韩凛虚女儿韩夜冰和无名府剩余的几个高手不能置信地望着在烈火中燃烧的无名府,他们不但没有追到偷走“冰心”的黑衣蒙面人,反而中了掉虎离山之计,让无名府百年基业毁于一旦,韩夜冰旁边枯黄高瘦的几个中年人眼中射出了愤怒的火焰。
  韩夜冰体形苗条,身着紧身紫衣,勾勒出玲珑起伏的完美曲线,背负着一把精致秀美如弯月般的短弓,英姿飒爽,江湖中女子很少见的漆黑短发配合艳丽无匹精致绝伦的动人娇颜给人一种巨大的震撼,在朦胧的月光下浑身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眼神似乎笼罩着一层迷雾,如梦如幻。
  良久,韩夜冰望着门口凌乱的车痕轻轻道:“你们顺着敌人留下的痕迹把他们运走的东西追回来,我想一个人去找我爹,府上都是爹爹四处搜寻和祖上遗留的心爱之物,我担心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第十六章 冰心飘雪

  清晨,旭日东升,阳光温柔地照在苍茫大地上,赵烈凝神望着手中的两把风格迥异的长刀,心中涌现无尽激情,“无边”黝黑而无刀锋,几乎没有任何弧度,入手温热,“冰心”如寒冰一般莹白,刀身弯出一道惊艳的弧线,锋利无比,入手冰凉,寒意直逼骨髓,唯一共通之处就是两把刀几乎一样长。
  赵烈忍不住跃到空中,双手同时凌空劈出了一刀,“无边”迅如奔雷,气势逼人,发出凄厉的破空声音,“冰心”快如闪电,在空中划出一道白光,耀眼夺目。
  赵烈大笑着收刀飘落地上,忽然笑着把两把长刀同时高高抛到空中,它们在空中自由翻滚,划出两道美妙的弧线“哐”地同时落入身后并列斜插的刀鞘。
  他刚转身就看到一身紫衣的韩夜冰,紫衣温柔地包着修长纤美的娇躯,凸现了曼妙绝伦的身材,他的眼光定定的落在她的眼中,他从未想过一个人眼神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瞥闲,竟可以告诉别人那么多东西,只是一瞬,赵烈便看到了永世也化不开的忧思和苦痛,加上她背后的精致秀美的短弓和独特简洁的短发,构成一幅精美绝伦的画卷。
  赵烈的眼神久久落在韩夜冰的俏目上,想要穿透她眼中迷茫的忧思,仿佛很早就认识她一样。
  韩夜冰同样轻轻凝望眼前男子,身形颇高,肩宽膊阔腰细,秀气中透出狂野霸气,脸上挂着随意狂放冰冷的笑容,散发着震慑人的阳刚魅力,根本无法让人看透,柔和目光最后落在了他身后的长刀上,定定望着长刀“冰心”,眼神迷离。
  赵烈轻轻闭了闭眼睛,蓦然从韩夜冰凄美的眼神中挣扎出来。
  韩夜冰久久凝望长刀“冰心”,忽然轻轻道:“你从何处得到无名府的长刀冰心?”
  赵烈忽然想起了昨夜在树上看到的紫色身影,于是灿烂笑道:“你一定是无名府的人,昨夜我看见你们追杀一个黑衣蒙面人,如果说这把刀是我无意中捡到的,你相信吗?”他定定凝望韩月冰,眼睛眨也不眨。
  赵烈身材和昨夜瘦小的黑衣蒙面人有很大区别,韩夜冰似乎望穿了赵烈的黑亮眼睛,看到了隐藏在里面无尽的悲哀和淡淡的忧伤,她忽然笑了起来,轻轻柔柔道:“既然你捡到了“冰心”,说明你和它有缘,那就一切随缘,你留着它吧。”
  赵烈凝视眼前独特少女,心中泛起了一阵触动心弦的涟漪,忽然沉声道:“我是江湖黑榜上的赵烈,你不怕我拥有此刀之后更可怕吗?”
  韩夜冰眼中迷雾笼罩,轻轻低头道:“人世间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易判定别人的善恶对错,善恶都是从口中说出来,我并没有亲眼看见你的恶,怎么会怕你?”
  赵烈奇怪地望着如梦如幻的韩夜冰道:“你是无名府中的什么人?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女子!”
  韩夜冰轻轻道:“我叫韩夜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但我却无法看清所追求的东西,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你的梦想是什么?” 她也很奇怪为何会说出自己的名字,赵烈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韩夜冰呓语让赵烈陷入了沉思,不禁回忆起了悲欢曲折的往事,他的奋斗,他的梦想,他的痛苦,他的忧伤,他的愤怒……一幕幕在眼前闪现,仿若昨天才发生一样!
  韩夜冰的目光似乎也感受到了他内心深处的激烈波动,久久随他一起追忆那些难忘的往事。
  身边梦幻少女激发起赵烈心中无尽感慨,蓝色身影沉浸在黄昏黯淡光芒下,他随口吟道:“烟墅杳,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长刀不记归期早。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情,迷远道。来时陌上初熏,绣帏人念远,暗垂珠露,泣送征轮,长发长在心,更重重远水孤云,但望极楼高尽日,目断吾情消魂!别后曾行处、绿妒轻裙。恁时携素手,乱花飞絮里,缓步香茵。朱颜空自改,向年年人无踪。遍绿野、嬉游醉眼,持刀莫负青春。尽载灯火归村落。远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 
  背负长刀的赵烈和背负短弓的韩夜冰一起缓缓漫步在苍凉无垠的荒野中,身后是一轮笼罩在暮色中昏暗硕大的落日。
  南宫无雪,司马空和张枫坐在怒蛟帮总舵落雁岛上环境幽雅的酒楼里,桌子上丰盛的菜肴根本就没有动过。
  南宫无雪神色凝重道:“你们真的能肯定是她吗,她为何会出手相救赵烈?”
  司马空笑道:“千里绞心闪世上只有她会,除此之外谁还能有如此深厚的功力?虽然她没有现身,但隔着木屋就可以明显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杀气。”
  张枫接口道:“我也肯定是她,可是她为何要救赵烈?难道仅仅因为赵烈也是黑榜恶徒吗?赵烈还真他妈的运气好,要不是这次遇到黑榜排名第一的萧碧痕,他是无论如何也跑不了的!”
  南宫无雪沉吟片刻道:“魔教教主萧碧痕美若天仙,心如毒蝎,她和侠名远扬的海啸天共称为南尊北魔。海啸天灭了魔教后,功成身退,安享晚年。萧碧痕在逃脱之后大肆杀虐江湖中人,激起公愤,终于被列入黑榜第一人,她几年前忽然失去影踪,没想到隐居在川北荒芜人烟的荒野之中。”
  司马空脸上露出遗憾笑容道:“可惜当时在下年幼没有参加围剿魔教的行动,无缘看到武林第一美女萧碧痕,她现在也应该有三十五六了,不知是否依然美丽动人,那天若非长途飞奔消耗了大量内力,真不该匆匆离开,我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我就不信她的功力真如传说中的那么深不可测!”
  南宫无雪和张枫脸上都露出了苦笑,张枫笑道:“司马兄当真是风流潇洒,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萧碧痕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心狠手辣,性格激烈,杀人无数,还好那天司马兄没有今天的雅致,要不然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坐在这里了。”
  南宫无雪淡淡道:“此事非同小可,需从长计议,江南霹雳堂和神刀门的瓦解使得江南留下了巨大的发展空间,目前武林正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江湖之大,海阔天空,你我何不共谋大业。”
  张枫和司马空各自心事满怀,都没有回答,三人对视无言,惟有默默动筷享受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半夜时分,明月当空,流云飘荡,白衣翩翩的司马空忽然飘然离去,不知去向,张枫也心事重重赶回华山。
  数日后,南宫无雪忽然把横亘南北武林的怒蛟帮改名为英雄会,他正式担任英雄会帮主。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有了这个想法,付出了别人难于想象的努力,怒蛟帮成为江湖中的奇迹,俨然成为江湖第一大帮,但他也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心中留下了永久的遗憾,展莹的离去更加坚定了称霸江湖步伐,从此心无旁骛把全部心血都放在了怒蛟帮,直到完全控制了怒蛟帮后才改名为英雄会,实现了年少时的第一个梦想。
  英雄会总舵后院清静幽雅的书房里,燕辉恭恭敬敬垂手肃立对南宫无雪道:“属下有一事不明,英雄会目前如日中天,威震武林,直逼武林第一大帮,帮主真的要放过张枫吗?上次小姐的死可能和他有关。”
  南宫无雪淡淡道:“燕辉你要记住,言多必失!张枫身后的华山派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做的,但不是必须马上要做,你先到江南和一些小帮派联络,英雄会要加快在江南的发展。”
  燕辉抬头望着温文儒雅的南宫无雪,心头泛起一丝难以言语的寒意,匆匆走出古色古香,堆满各种书籍,散发出儒雅气氛的书房。
  普通的简易客栈中坐着几个风尘仆仆的路人,破旧大旗在风沙中无奈晃动,路边尘土飞扬,外表毫不起眼客栈下面却隐藏着一间密室,身材矮小的万里无踪惊天飞在密室中朝宋青河恭敬道:“本来已经到手的长刀冰心被赵烈无意取走,后来发现鬼王之女韩夜冰和赵烈在一起,我不敢贸然出手,特地回来禀报。”他老鼠般细小眼中精光烁闪。
  宋青河思索片刻对惊天飞道:“赵烈乃是难得的人才,但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我正在考虑如何对付那个难缠的鬼王,现在正好利用赵烈替我们挡一下,既然有缘得到那把长刀,就暂时留在他手中吧,早晚还是会落入我们手中!你尽快在江湖中散布赵烈得到长刀冰心的消息,我相信鬼王一定会去找他。”
  宋青河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