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8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8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鳎颐桥苷饷丛赌训览春任鞅狈缏穑俊
  乔衡脸色一沉道:“血斧帮绝不会做亏本买卖,欧阳坚格坚韧深沉,野心勃勃,这几年一直忍而不发,其实一直暗中联络西北武林各大帮派,积蓄力量,欧阳坚对血斧帮提供了大量金钱,将来一旦称霸武林,血斧帮就可以杀入到江南的花花世界,你们不会一辈子想窝在这荒凉闷热的西北吧。”
  乔衡并没有说出全部理由,心中不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欧阳坚的情景!那是一个月圆之夜,惨白月光下,欧阳坚面目阴沉,没有笑容,眼睛精光烁闪,使人感到他坚毅不屈,城府阴沉的性格,浑身散发出让人心惊的阴沉气势。
  欧阳坚没有丝毫动作,缓缓平和向乔衡道出组建铁血联盟的力量,他并没有什么威胁的话语,但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摄人力量,说完之后静静的站着,身上蓦然散发出强烈的杀气,逼迫得乔衡几乎喘不过气来。
  就在乔衡快支持不住的时候,欧阳坚身上的杀气突然消失,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乔衡道:“江湖之大,乔帮主甘心呆在荒凉偏远的西北吗?只要血斧帮加入铁血联盟,我可以马上为血斧帮提供白银一万两,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欧阳坚深不可测的武功和果断狠辣的手段早就已经传遍了武林,乔衡心中感到了一股寒意,他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乔衡收起对往事的回忆,突然起身把手一挥,十几条身影齐刷刷的跃上马背,扬鞭朝铁血堡急驰而去。夕阳如血映红了整个天空,一面血红大旗在风中飞舞,后面是气势巍峨的铁血堡。
  铁血堡依山而建,易守难攻,全部是由坚硬的岩石构成,武林四大世家中其余的山庄则是殿阁亭台,曲径通幽,环境幽雅。江南园林的秀美飘逸和铁血堡简朴牢固,气势雄伟的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铁血堡主殿是位于堡中最高处无为殿,殿前是十六根怀抱粗的大理石柱,推开重达千斤的铁门,宽阔深远的无为殿仿佛一个开阔的山洞,没有一根木料,光线幽暗,点满了盏盏油灯,散发出一股肃穆,神秘的感觉,他坐在高高的石椅上,冷冷望着下面西北六大门派的帮主和帮中重要头目。
  他身材高瘦,皮肤黑黝黝的,穿着一袭青里透黑的紧袍,坚面目阴沉,没有笑容,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但却自然散发出一股威严。
  欧阳坚低沉的声音缓缓有力道:“目前江湖混乱,群龙无首,正是西北武林英雄豪杰大显身手,扬名千古的好时机,每一个热血男儿都应该放手一博,成则为王,败则为寇,这才是真正的江湖!这次成立铁血联盟,希望大家齐心协力,放下帮派间的恩怨,共谋大业,各位帮主以后就是铁血联盟下属堂主,铁血联盟将会为每个分堂提供充足的财力保障,我们即将面对中原武林锦绣河山,拔出你们的刀剑,饮尽面前的烈酒,让我们一起荡平整个武林。”
  欧阳坚异常坚定而充满磁性的话语让人热血沸腾,豪气大盛,西北六大门派帮主和帮中重要的头目眼中都闪现了兴奋的目光,仿佛看到了整个武林都将被铁血联盟踩在脚下,荣耀,金钱和美女指日可待!
  众人抬起早已备好的美酒,纷纷划破自己手臂,血红鲜血滴入手中透明纯净的烈酒中,荡出一缕缕鲜艳的血丝在酒中游动,很快染红了整碗烈酒,充满诱惑晃荡的红色让人心情澎湃,众人不能自已,仰头一饮而尽。 
  江南武林,谢长剑斩马刀威猛的刀势忽然一变,厚重的斩马刀刹那间变得轻如鸿毛,刀势轻灵诡异,深深劈进了连云寨寨主连破天的胸膛,鲜血染红了斩马刀,周围的连云寨的帮众看到连破天几乎被劈成两段的身子,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年纪轻轻的谢长剑长相威猛,脸上长满浓密的胡子,耳上和大多数苗人一样挂着两个大大的铜环,他提着不住下滴血的斩马刀,含笑望着连破天倒下的身躯,轻轻把手一挥,身后山水帮的帮众如潮水一般涌入连云寨的大厅。
  谢长剑借助赵烈相授的三招狂风刀法,终于创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斩刀法,没有狂风刀法诡异多变和凛冽的霸气,少了很多繁复的变化,但却更能配合厚重朴实无华的斩马刀,简单实用,威猛无比。
  地处苗疆的神秘山水帮终于开始了朝中原武林扩展,攻占了挡在山水帮前面的连云寨,打开了通往江南武林的门户。
  苗疆原本实力很强的黑鹰帮的迅速毁灭使得山水帮成为整个苗疆最大的帮会,谢长剑把握住了统一苗疆的绝佳机会,挟一举消灭黑鹰帮的威势,率领山水帮很快收服兼并了苗疆的其余几个较小帮派,山水帮实力大增,雄霸整个苗疆。
  谢长剑牢牢控制疆域宽广的苗疆之后,充分利用的苗疆苗人强悍的性格,再加上苗疆特有神秘的蛊毒逐步把从一直局限于苗疆的山水帮势力范围拓展到了西南武林。
  面对连云寨中无数的金银财宝,山水帮帮众眼中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富庶美丽的江南让久居原始森林,毒虫遍野,荒凉偏远苗疆的苗人心情激荡。谢长剑站在一旁静静凝望眼前狂喜的帮众,默默在心里想道:“现在江南武林一片混乱,乱世出英雄,中原武林不仅仅是汉人的天下,也应该是苗人的天下!”
  险峻陡峭高耸的峡谷,中间一条大江在两旁的山势挤迫下,呼啸着奔流而下,急流碰击在坚硬的灰色岩石上,溅起了数丈高的水浪,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韩夜冰和赵烈此刻就站在横跨愤怒江水上的铁索桥上,高达几十丈的铁索桥也未能阻隔江水沸腾咆哮的声音,他们静静站在铁索桥的中央,俯瞰下面奔腾浑浊的江水和旁边绝美的景色。
  连接两座如刀削般险峻山峰的铁索桥在风中微微的晃动,几缕白云缠绕在挺拔的险峰中间,赵烈抬头望了一眼似乎就在头顶上如丝般美丽的白云,沉浸在其中久久没有说话。
  良久,赵烈凝视静立旁边沉思的韩夜冰,光润俏丽的脸庞如碧水青山般清秀,紧身的紫色劲装凸现了美妙的身体,秀气短发配着身后的弯月短弓给人一种清爽之极的感觉。赵烈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用手握住桥上铁索,猛的抖动起来,铁索桥像秋千一样在空中不停晃动。
  剧烈的震动让韩夜冰从沉思中惊醒,她回头望了一眼像个小孩子般的赵烈,没有生气,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凌空踩着剧烈晃动的铁索,像紫色流云般沿着铁索桥朝对面飘去,赵烈如影子般尾随飘在空中。
  他们走过万水千山,饱览无数美景之后终于到达了西藏,踏上了这片神秘而极度寒冷的高原。寒风如刀,艰苦跋涉让他们脸上挂着滚滚风尘,一身紧身紫衣的韩夜冰在风中漫步,纤细秀美的背影在风中飘摇,他们面前是无边荒凉的高山草甸,远方是白雪皑皑的雪山。
  韩夜冰似乎没有感觉到凛冽寒风的冰冷,笑着对赵烈道:“江湖中流传你是万恶不赦的淫徒,其实你远比传说中更难于琢磨,不过我知道你绝不是淫贼,我也很清楚你为何没有辩解而是默默逃亡的原因,江湖就是这样,真真假假,充满了欺骗陷阱和谎言!”
  赵烈静静聆听,没想到韩夜冰会这么了解他,江湖虽然险恶,但还是不时让他感到人间的温情!韩夜冰一颗玲珑剔透的心没有一丝尘埃,冰雪聪明,笼罩迷雾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世间万物,赵烈在韩夜冰的陪伴下,在极度荒凉偏远的荒野中渡过了逃亡江湖以来最为宁静的一段日子,平静的旅途让他几乎忘记了江湖。
  韩夜冰接着轻轻道:“我喜欢你现在展现出来洒脱的一面,但却无法看到你的另一面,你心里似乎隐藏了很多东西,身上还是有很多地方是我看不透,每个人在不同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想法,人世间最难琢磨的就是人的心灵,我无法看清你内心真正的想法,复杂的经历让你的心飘忽不定。”
  韩夜冰说完之后,脸上忽然绽放出了开心笑容对赵烈道:“谢谢你陪我到这荒无人烟的雪域高原来,实现我的梦想,这里气候寒冷,茫茫无边,荒凉无人,要是没有你可太孤单了。”
  赵烈笑道:“我从来没想到如此恶劣的高山偏远地区会有那么多奇妙美景,一路和你慢慢走来,有你在身边,我的心就特别宁静!山水,湖泊,森林,蓝天,白云,峡谷,溪流,都是我在江南没有的壮丽景致,不虚此行!绝非小家碧玉的江南所能比拟,我真的非常喜欢这种苍凉无边的感觉,我真的想登上挺拔险峭神圣的雪山,去感受那种从未没有过的感觉。”他说完之后陷入了沉思,壮阔雪山和无边雪原让身上的野性得到了延伸,开阔了他的心胸。
  赵烈若有所思闭目轻轻道:“梦入江湖路,行尽天涯,不与离人遇。睡里孤寂无说处,觉来惆怅误消魂。欲尽此情长刀舒。行云过尽星河灿,终了无痕迹。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一轮明月,照我床前凉似水, 执长刀,尽美酒,我自狂歌血自流。”说到最后一句,他睁开眼睛露出了狂放眼神。
  韩夜冰惊异道:“你的文采不错啊,我可没想到你能有如此文采,诗中悲凉豪放的意境让人感慨,你真是很奇怪的人,真的无法把你看透,很多时候都感觉不到你是一个江湖人,你根本不应该进入江湖。”
  赵烈笑道:“年少时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会闯入动荡江湖,记得以前私塾老师就非常看好我,认定我能金榜题名,可是我在十六岁的时候放弃了读书,选择了经商。” 韩夜冰仔细聆听赵烈的往事,很难想象他以前居然是个商人,他的经历远比想象中更复杂。
  赵烈淡淡道:“一切都是从头开始,什么都没有,现实的社会让我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和世态炎凉,残酷的商场让我学会了很多以前想象不到的事,我也在逐渐改变,终于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东西,往事不堪回首!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我会闯入江湖,铁血柔情,快意恩仇,强者为王,多姿多彩,充满了无尽血腥暴力和激情热血!但对于我却只有无边的悲凉。”
  两人缓缓地边走边谈,忽略了压向地面阴沉沉的天空,寒风放肆在空中吹着,终于从头顶上灰暗的云层中吹落了美丽雪白的雪花。
  韩夜冰望着漫天飞舞晶莹美丽的雪花,眼中露出了欣喜神色,轻盈在雪花中跳动,就像一个飞舞的美丽精灵,美丽雪花轻轻飘落在她的手心,她定定凝视手中奇异美丽的雪瓣慢慢融化为水。
  赵烈大笑着伸出双手在空中旋出一个不断旋转的气流,卷起空中飞舞的雪花围绕身边不停舞动,空旷荒野中激荡着他们开心的笑声。
  寒风越发凛冽,不知不觉中漫天的雪花逐渐变成了冰冷颗粒,狠狠砸在他们脸上身上,狂风在夹着凄厉的声音呼啸而来,天色渐渐昏暗,温度急剧下降,一场猛烈的暴风雪悄悄来临。
  韩夜冰身着单薄紫色紧身外衣在暴风雪中瑟瑟发抖,伸手想要挡住吹在脸上生痛的雪粒,赵烈赶紧脱下身上的蓝色长袍披在她身上,握住她冰冷的手,顶着扑面而来的暴风雪朝山下飞奔而去。
  赵烈飞奔中运功把体内温热真气缓缓输到韩夜冰的体内,她原本冰冷的手逐渐变得温热,柔若无骨。暴风雪越来越猛烈,夜色逐渐暗淡,他们饥寒交迫,很快迷失了方向,真正感受到了雪域高原的残酷无情和变幻莫测!赵烈心疼地把身边的韩夜冰搂宽阔的怀中,凌空踏雪而起,不顾漫天刺骨的寒风和冰冷的雪花,飞速朝前方奔去。
  他们终于赶在冰冷夜晚来临之前到了一处背风山谷,意外发现了几个帐篷,就像是黑夜中茫茫大海上发现了灯塔一样,他们脸上露出了欣喜笑容,极度寒冷的暴雪之夜,眼前的帐篷让他们的心变得轻松而温暖。
  暴风雪越发猛烈,住在帐篷中都可以清晰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不过帐篷里却温暖如春,韩夜冰浑身套着一件臃肿的羊皮大衣,只露出颈子以上的部分,越发显得楚楚动人,白色羊毛衬着她红艳艳的脸庞,娇美可爱,别有一番风味。
  热情淳朴善良的藏民让他们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慢慢喝着热气腾腾的酥油茶,韩夜冰脸上露出了舒服轻松的神色,回头望了一眼旁边的赵烈,忍不住笑出声来。
  赵烈可没有韩夜冰那么斯文,手中拿着一块刚烤好的金黄色羊腿,如饿狼一样迫不及待大口大口撕咬着,浑然不顾嘴边流下的油滴,空气中弥漫着让人垂延欲滴的香味。
  赵烈酒足饭饱之后感到浑身疲乏,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外面寒风依然“呼呼”吹着,整个帐篷都吹得左右晃动,寒风仿佛要把帐篷撕裂才甘心。他静静聆听外面呼啸的风声,忽然握紧双拳,抬头看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