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战俘手记 -张泽石1064 >

第16部分

战俘手记 -张泽石1064-第16部分

小说: 战俘手记 -张泽石1064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个上尉又说:“你们将一个一个进入联队部,单独地、自由地表明自己的去向,愿意去台湾的 立即上车送走。”

  我把老孙介绍给他说:“这是我们的少校,我们的代表,请听他的回答!”

  老孙严肃地对他说:“我们已经明确地向你们的杜德将军表明我们对甄别的态度,我们全体238 名志愿军战俘也已全部签名向杜德表示了回国意愿,你们不用再麻烦了。”

  那个上尉听了我的翻译看了看格林中尉,问:“您知道这是真的吗?”格林肯定地点了点头。

  上尉回过头看看秩序井然地静坐着的战友们那凛然不可侵犯的神色,便挥手说道:“那就全部上 车走吧!”

  我们一面激动地想着:“可能这就要上船回国吧!”一面列队上了车。

  汽车发动了,我回过头来望着71集中营,看了看我们整整半年在那里住过的铁皮房子,看了看 仍然屹立在那里的旗杆。心想:“再见了,永远再见!‘71’,你这巨济岛的小延安。”

  这时站在旁边的钟骏华小鬼把我的右手拉进了他的怀里,我触摸到那面五星红旗的滑润的绸面和 一颗剧烈跳动着的心!

  我的左手又被攥住了,我扭过头来,看见的是曹明的满脸笑容。他对着我的耳朵悄悄说:“咱们 胜利了!”

  1987年1月的一天,一个须发皆白士里士气的老头叩开我的家门,他激动地对我说:“啊, 我就是找你,泽石!”说着就紧紧抓住我的胳膊。

  我赶紧请他进了屋。坐定后,他让我仔细端详他,要我猜一猜他是谁。我努力回忆着,过了好半 天,仍然认不出来。我难为情地摇摇头。他却对我笑了笑。我一把抓住他大喊一声:“曹明!”他什 么都变了,只有当年他那深深印在我心中的笑容却一点也没变!

  “啊,曹明!”我声音嘶哑了。

  他立刻把我抱住,哭了。他不断他说:“见了你!我就想大哭一场。”原来,他回国后一直在山 西一个农村当农民,这次是到北京来上访解决他的党籍问题的。

  这年2月,当年的小鬼、现已两鬓斑白的钟骏华出差来北京,也到我家来看我。他在成都当一个 供销社的书记,他是我们战友中能在我们落实政策之前就入了党的少数几人之一。这些年来,每逢春 节他总要托人捎给我一些充满兄弟情谊的土产品。这次是亲自带了泸州大曲和他爱人张雪明亲手做的 四川腊肉来“探亲”的,喝着家乡酒我们一起回忆了那次反甄别斗争!

                    第十一章 602战俘营—回国支队                     ~     ~    ~    ~

                          孤岛上的群英会                           ~     ~

  1952年4月8日,巨济岛第71集中营里的238名中国战俘中严正拒绝了美方强行审查甄 别战俘的命令,庄严地表达了坚决回归祖国的集体意志。美方只得将我们238人作为“集体要求回 国战俘”送离“71”。

  五辆十轮军用卡车向海边驶去,后面跟着押送我们的装甲车。

  我和钟俊华、曹明等40多名战士队战俘站在第一辆卡车前头。迎面吹来的风咸味愈来愈重,海 岸似乎愈来愈近了。

  车队越过一个石头山梁,一望无际的大海就显现在远方,使我们这些被长时间关押在山沟里的囚 徒心情为之一振:多么宽广的世界,多么自由的空间!那一群群在海上翱翔的白色海鸥,多么令人羡 慕!它们尽情地欢叫着,不理睬人间还有没有战争悲剧。

  啊,海上还停有几艘舰船,我们不禁狂喜起来,那是送我们回国的海船吧!眼看我们快驶向它们了, 但是卡车却拐进了通向另一条山沟的公路。大海、舰船、海鸥又从我们视线中消失了。

  我们的心沉下去了,卡车开向一个显然是刚建起来的集中营营地。营外还到处倒放着没用上的电杆, 带刺的铁丝盘条、固定铁丝网用的水泥柱子。四周的岗楼顶上的铁皮还没生锈,正在阳光下闪亮。

  在较平坦的土坡上,堆放着尚未打开的草绿色帐篷,显然是等着我们自己去支起来居住。营门口 堆放着铁炉子、大锅、用草袋装的粮食、蔬菜、墨鱼干,显然是在等着我们自己建灶起伙。

  看来,我们确实是不会被立即交换回国了。卡车驶近大门了,我看清上面挂的那块不大的牌子上 写着“NO.602 P.W.Camp.”(第602号战俘营)。

  站在联队部门口看着我们下车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膛上尉和一个少尉、一个上士。

  老孙领着我走向那位上尉。我向上尉介绍了:孙少校—我们“回国战俘总代表”和我自己— “回国战俘总翻译”。

  他自我介绍姓博托。又把少尉、上士介绍给我们,说少尉负责管理生活用品、医疗,上士负责伙 房和卫生。

  博托上尉说:“你们是第一批送来的要回大陆的战俘,很快所有志愿回国的中国战俘都将集中在 这里。我知道中国战俘中主要负责军官都在你们中间,我就全权委托你们负责这个战俘营的全部自治 管理工作。我仅负责向你们提供生活物资及安全警戒。”

  我试探着问他:“请问上尉先生,我们遣返回国的日期定下来了吗?”他摇头说:“无可奉告。 我只知道你们将在这里住下去,直到在板门店的和谈代表们完全达成交换战俘的协议为止。”

  我和老孙回到难友们的队列前。老孙将情况简单告诉了大家,然后说:“我们恐怕要有个长期思 想准备。当前的紧急任务是立即行动起来,支好帐篷,建好伙房,做好饭菜,迎接即将前来团聚的难 友们。他们在“72”、“86”、“70”受尽折磨,我们要尽可能让他们一来就住进帐篷吃饱、 穿暖!”

  难友们分头忙活起来,在地下党委的统一指挥下有条不紊地抓紧建设营场,我们一面干活,一面 焦急地期待着自己熟悉的难友能早点到来,战士队的同志们特别希望“86”能有较多的难友脱离苦 海。我思念着关在“72”军官队的姜瑞溥、金甫和原来86联队部的郭乃坚、高化龙、杨永成等战 友。

  不久,装载难友们的卡车接连不断地开来了。我们涌向前去,打开车槽,扶着那些被折磨得行动 困难的难友们下车。许多难友在车上就流下了眼泪,那些彼此熟悉又互相日夜思念着的难友们,一见 面就抱头痛哭起来。

  那种情景使我想起1948年夏天,我从苦难深重的蒋管区通过封锁线第一脚踏上解放区的土地 时的心情,那时我真想跪下来亲吻那块圣洁的土地!对于从叛徒特务白色恐怖下拼死冲出来的难友们, 当时他们那种回到亲人怀抱的心情我很理解,尽管这里仍是在孤岛上,仍是在铁丝网中。

  但是,我更深地理解他们的感情却是在几天以后。那时我才详尽地知道了他们在甄别前和甄别中 的种种可怕的遭遇!

  一天黄昏,我终于在一辆从“72”开来的车上找到了由几个难友托抱着的姜瑞溥。听到我动情 的呼唤,他使劲睁开血肿的双眼,看清了我。我抓着他双手摇晃着,用手巾擦着他那无声的泪水,小 心地和大家一起扶他下车,扶进重伤员住的帐篷。

  从各个中国战俘集中营送来“602”的难友总共才400鞍多人,我们不能相信在200鞍0 多名志愿军战俘中仅只有1/4的人要回归祖国。但是,博托上尉告诉我除釜山伤病战俘营外,全部 中国战俘包括釜山第10收容所都已甄别完毕,该送来的都来了。

  地下党委开会研究了严峻的形势,做出如下决定:

  在各大队分别召开控诉会,收集整理敌人在这次血腥的“四八甄别”中的罪行。

  公开隆重举行全集中营的追悼大会,追悼在这次反对强行甄别、争取回国斗争中的死难烈士。

  举行游行示威,最强烈地抗议美方采取一系列卑鄙恶劣手段强迫扣留战俘的滔天罪行。

  向美军管理当局提出强烈要求:由我们派代表前去调查在这次甄别中发生的全部屠杀事件,严惩 杀人凶手。按照我们在4月6日提交的紧急信中具体建议,重新调查战俘的个人志愿,尽快把那些在 其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情况下未能表达回国志愿的战俘送来“602”。

  最后,党委还决定尽快派人到64野战医院和朝鲜劳动党战俘营地下党取得联系,共同行动。

                       悼念血腥“甄别”中被惨害的烈士                        ~     ~    ~   

  在各大队的控诉大会上,难友们沉痛而详细地控诉了在甄别中发生在“72”、“86”、“70” 各联队的暴行和死难烈士们可歌可泣的英勇斗争。

  特别感人的是林学逋、阳文华、戚忠常等烈士临牺牲前的浩然正气。据“72”的战友们说,林 学逋烈士是在4月7日晚上叛徒搞的一次假甄别中被剖腹挖心的。

  那天傍晚,叛徒们把他们大队的战俘集中在广场上宣布:“联合国军说了,凡是要回大陆的,现 在就到大门口去上车。”林学逋见大家有疑虑便站出来高呼:“要回祖国的跟我走。”当即有20多 名难友跟他向大门口冲去。他们立刻陷入了狗腿子的重围,全部被打倒在地,然后被捆绑双臂,拽到 C.I.E学校的大礼堂“过堂”。

  当时,各大队被这样抓来“死心踏地的共党分子”一共200多名。林学逋被带到讲台上站在耶 稣十字架下。联队副李大安手持美军伍牧师奖给他的匕首指着林学逋,要他回答是回大陆还是去台湾。

  林学逋挺胸坚定他说:“要回大陆。”

  李大安说:“好,那就把你身上刻的字留下!”说罢,便用匕首将林学逋在几天前被捆在帐篷柱 子上硬刺上去的“杀朱拔毛”几个字,从左臂上连肉一起削下去。

  李大安狞笑着又问:“到底去哪里?”

  林学逋忍痛高呼:“回祖国!”李大安又将他右臂上刺的“反共抗俄”连字带肉一同挖下。林学 逋昏死过去。

  李大安叫人端来冷水把他喷醒,用匕首对着他的胸膛,咬着牙再问:“到底去哪里?”

  林学逋看了看匕首,用最后的力气呼喊:“我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 … ”没等他喊完,就被李大安的匕首刺死。

  李大安剖开了烈士的胸膛,挖出了烈士的还在颤动的鲜红的心!然后,用匕首挑着它狂喊:“看 见了吗?谁要回大陆,就这样去找毛泽东!”这条两眼发红的疯狗在大礼堂喊完又跑到许多帐篷里去 狂喊。

  在第二天美军去“审查甄别”前,各大队都对敢于要求回国的难友毒刑拷打。

  姜瑞溥在控诉中愤怒地揭发了叛徒们的另一桩罪行:

  4月8日早上,叛徒李大安亲自带着一群狗腿子来到军官队单独关押着从70联队押回来的七个 “共党暴乱分子”的帐篷里。首先是阳文华的国民党军校同学路禄上前将阳文华拉出来问道:“阳文华, 你还认识我吗?你我都是蒋总统的学生,想不到你竟然要回大陆!”

  阳文华怒视了路禄一眼说:“大陆是我中华祖国,我为什么不能回… ”

  狗叛徒路禄不等阳文华说完,就一铁棍子将他打翻,然后又吊起来毒打,阳文华愤怒地斥责路禄 无耻。喊着“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祖国万岁!”壮烈死去。

  接着,李大安又领着狗腿子,一边用棒子照着他们劈头乱打,一边狂喊:“我叫你们回大陆,我 叫你们去找毛泽东!”

  韩子建高喊:“拼了,咱们和这群疯狗拼了!”大家便奋起夺取敌人的凶器,但是,寡不敌众, 很快全被打倒在地。

  李大安将阳文华烈士的心也挖了出来,又将他的遗体拖出去示众,被正在营门口“审查甄别”的 美军看见。几个美军过来制止了一下,并叫来一些正准备上车的难友,把奄奄一息的六个人扶上了开 往“602”的卡车。

  从“86”冒死冲出来的何雪泉揭发说,在前两个月不少难友被寒流冻病之时,叛徒们让大家广 泛签名,请求美军管理当局发放棉衣。等大家签完名,他们将申请棉衣的内容换成了申请去台湾,并 公开张贴出来。叛徒们告诉大家:“这份大家签了名的申请书已送交板门店共方代表,共方已经知道 你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