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15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15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个”杨宇霆略微有些迟疑,兵工厂可是自己的地盘,略微一沉吟,才笑着说,“大帅不是早就给你在兵工厂里安排了副督办的职务吗?这事情不必和我说。”

“谢谢霆叔。”聂天戈却是很恭谨地说,“我怕给霆叔您添乱。”

杨宇霆也是没有办法,聂天戈身为张大帅的义子,此次提出去兵工厂学习,未必其☆奇书网のQisuu★中就没有大帅的意向!

或许,名正言顺前去兵工厂,才是聂天戈此行的真正目的吧。

不过,聂天戈能够主动找上门来,给了杨宇霆足够的面子,让杨宇霆心头有些安慰。这个兵工厂反正是张大帅的,聂天戈爱去就去吧。再说,聂天戈是保安团的团长,相信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呆在兵工厂里!

聂天戈倒也没有打过从杨宇霆夺过奉天兵工厂的主意,那也不太实际。

不过,保安团急需弹药武器。而兵工厂就是专门生产弹药武器的,因此,聂天戈自然是要在兵工厂里做做文章。

其实,前世的特工生涯,让聂天戈在有机床和材料的条件下,自己都能够制造出枪支甚至火箭筒!

聂天戈只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得到督办杨宇霆的支持,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聂天戈揍了杨宇霆的侄子杨光耀,然后登门道歉,让杨宇霆面子有了,至于里子,那要另当别论了!

再说,东北老一辈的人物,都是土匪出身,注重江湖义气。就算聂天戈不是张作霖大帅的义子,以聂天戈是孙烈臣的外甥情面上,杨宇霆也不好明面上对付聂天戈。

毕竟,孙烈臣尸骨未寒!而孙烈臣和张作霖,杨宇霆等人都是结拜兄弟。以杨宇霆的身份,又怎么好意思对身为晚辈的聂天戈出手!

聂天戈正是看准了这一点,登门道歉,首先站在了道义的角度。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聂天戈还有其独特的身份!

“霆叔大力修建铁路,真乃东北之福。”聂天戈小小的奉承了一句,“小日本对我东北三省早就虎视眈眈了,其南满铁路有运兵之便利。”

“压力也不少啊。”杨宇霆心里很是高兴,嘴上却叹了一口气,“日本人早就把我看做眼中钉,甚至还放出风声,要花十万大洋买我老头子的性命呢。”

“是谁这么大胆?”聂天戈满脸愤怒的表情,“天戈去要了他的狗命!”

“算了吧,日本人也不好惹。”杨宇霆淡然说道,“你只怕也在关东军那里挂号了,上次伏见宫家一个王室成员在大虎山被人所杀,你的黑虎寨离那不远啊。”

聂天戈心头一惊,不过这事情可不能随便承认,嘿嘿一笑,并不应声。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杨宇霆虽然是个正统的军人,可一旦牵涉到日本人,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很多,更别说死掉的还是日本王室成员呢。

聂天戈打定了主意,回去后一定要好好调查下大虎山小镇上的那个饭店,看有没有人失踪,也好有个准备!

至于大凌河边八个日本士兵被杀的事件,关东军出于面子考虑,没有声张,反而把整个事件压了下来。

这也难怪,堂堂关东军的精锐部队居然莫名其妙在大凌河边“牺牲”,找不到凶手,大日本关东军脸面何在!

聂天戈出来的时候,杨宇霆还亲自把他送出了大门。以杨宇霆一贯的倚老卖老风格,这可不多见!

PS:第二更送上。

第二十九章大帅的家务事

“光耀,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去惹聂天戈!”聂天戈刚走,杨宇霆就走到关押侄子杨光耀的房间,很是严肃地说。

“叔叔,他不就是张大帅的义子吗?”杨光耀有些不服气地说,“大帅也是因为死去的孙烈臣,才收聂天戈做义子的,估计也是应付了事。”

“就算没有大帅撑腰,这个人你也惹不起。”杨宇霆瞪了侄子一眼,没好气地说,“他杀你,如同杀鸡一般!”

“在火车上,他是偷袭了我!”杨光耀是鸭子死了嘴巴硬,嚷嚷着。

“我告诉你,日本王室成员十有八九是被聂天戈所杀,那可是一人对付五个日本武士。”杨宇霆黑着脸,“还有,算了,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对你没有好处。”

一听这话,杨光耀不做声了,两腿有些发软。日本人都敢杀的主,要自己的命还真不会当一回事情,自己还是忍下去这口气的好!

“有机会和聂天戈见面,请他吃顿饭,不算丢人!”杨宇霆这才缓和了一下语气,“这个年轻人不错,对长辈有礼貌,彬彬有礼,眼神里却有一股军人的味道!”

“知道了。”杨光耀颇为委屈地回答了一声。

事实上,这也救了杨光耀一命。否则的话,杨光耀去找聂天戈的麻烦,真是蚍蜉撼大树,自不量力!

第二天,聂天戈才去拜见张作霖大帅。

聂天戈去的时候,张作霖的二女张怀英正在抹眼泪呢。

张怀英出生于07年,今年才十七岁,却早已为人妻子,让聂天戈颇为叹息!

张怀英天生丽质,容貌可人,可以说是集中了父母的精华部分,特别是她性格温顺,心地善良,得到帅府里众人的称赞。

可就这么一个女孩子,却被张作霖当做政治筹码给送了出去,成了蒙古达尔罕王爷的儿媳妇!

多年来,张作霖一直垂涎于内外蒙古,渴望纳入自己的管辖范围。而这个愿望就在张作霖就任东三省巡阅使时,统一了东三省后,获得了契机。民国十年的时候,张作霖被任命为蒙疆经略使,全权负责征蒙事宜。

此时的张作霖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满蒙之王。作为东三省巡阅使,他可以吉林,黑龙江两省督军。作为蒙疆经略使,张作霖可以对热河,察哈尔,绥远三特区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

可这个时候,内外蒙古的形势却非常复杂,特别是外蒙古经常发生变乱!

为了稳定内蒙局势,以便集中精力对付外蒙叛匪,张作霖就把二女儿张怀英送给了在内蒙古王公中颇有影响力的达尔罕亲王做儿媳。

达尔罕亲王认为能够高攀上张作霖这个东北王已经是幸事,更何况自己的儿子包布还是个痴呆呢。

痴呆儿子能够娶上张怀英这样美丽的女人,真是喜从天降,达尔罕亲王求之不得。

于是,这门亲事就成了定局。

张作霖虽然是封建军阀,但出身贫寒,因此对妻室儿女管教特别严格。在儿女们的婚姻大事上,就连老大张学良都不可悖逆,更别说其他子女了!

张作霖为了进一步达到安抚达尔罕亲王的目的,还在吴俊升的府邸旁边修建了达尔罕王府,三千多平米,八十多间房子,亲一色的青砖房屋。

张怀英结婚后,因为蒙汗风俗各异,根本适应不了蒙古族的生活习惯。吃不惯奶茶,羊肉等等,这些都是小事情。

最难受的就是和包布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朝夕相处,不要说正常的夫妻感情,就连普通的人与人之间起码的交流也无法建立。

更要命的是,包布性情粗野,一言不合就出手伤人!

这不,看看张怀英本来秀色可餐的面孔此时却鼻青脸肿,聂天戈就知道张怀英被人打了。

“我一定要教训教训包布这个家伙!”张学良很是气愤地嚷道,“太无法无天了。”

张作霖闷头喝茶,只是不做声,可脖子上青筋毕露,聂天戈知道这个东北王心里其实非常愤怒,只是强行忍着罢了。

事实上,张学良也只能口头说说,没有父亲张作霖的同意,张学良是不敢大动干戈的。

“父帅,怀英妹子的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吧。”聂天戈就主动说道,“等下我送怀英妹子回去,保管包布那家伙对怀英没有恭恭敬敬。”

张作霖放下了茶杯,看了聂天戈半响,才淡然说道:“也好,不过你要悠着点,别把动静闹得太大,达尔罕亲王的脸面还是要维护的,明白吗?”

“天戈明白。”聂天戈很是自信地说。

要是一个傻子都制不服,聂天戈的手段怎么显露出来。

这也是聂天戈替张作霖大帅做的第一件事情,还是主动请缨,聂天戈没有相当大的把握,自然是不会轻易开口。

“天戈,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张学良跃跃欲试,大有去瞧热闹的架势,事实上,张学良主要还是好奇聂天戈能够采取什么办法,既能制服那个傻子,又不让达尔罕亲王丢面子!

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你不能去。”张作霖这下却是断然拒绝了,开什么玩笑,张学良去肯定会添乱,而且,张学良是长子,一个处理不好,容易激化矛盾,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张学良撇了撇嘴,只好作罢。

张怀英好不容易逃回娘家,自然也不急着回婆家,先吃了中饭再说。

对聂天戈这个新来的哥哥,张怀英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只是,聂天戈主动来帮助自己,张怀英还是很感激的,一下子对聂天戈好感大增。

要知道,张怀英回娘家诉苦,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可张作霖只是口头上安慰几句,从来就没有拿出具体的行动来。这也让张怀英很是失望,回娘家也是寻求心理安慰罢了!

吃了中饭,张怀英又磨蹭了一阵,才慢腾腾有些不情愿地跟在聂天戈身后出发。

聂天戈心里有些好笑,自己居然沦落到要替别人解决家庭问题的地步了。可张怀英是自己的义妹,义不容辞!再说,这也是自己向张作霖大帅表现自己能力的机会。而这种能力,还不会让张作霖大帅所顾忌,这才是最重要的。

黑色的小车上,聂天戈一直在逗张怀英说话,主要还是了解傻子包布的一些性格特点。

很快,聂天戈就了解到傻子包布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蛇!

PS:第三更奉上,票票呢,弟兄们。

第三十章捉蛇专家

这可是个好消息,小车还没有出奉天城,聂天戈就让小车停了下来,自己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不到一刻钟,聂天戈什么也没有拿,就这么又出来了。

“天戈哥,你在干什么啊。”张怀英有些好奇了,禁不住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聂天戈嘿嘿一笑,然后招呼司机开慢点,注意安全。

这个年代的公路本来就不好走,再加上聂天戈对司机的特意嘱咐,小车一直到了掌灯时分才到达达尔罕亲王府。

傻子包布不懂事,达尔罕亲王可是每次张怀英回娘家,都要提心吊胆的。要知道,张作霖可是名副其实的东北王,雷霆之怒,是达尔罕亲王父子受不起的!

张作霖虽然长得清秀,很少发脾气,可身上还是有股匪气的,一发怒那可是要杀人的!

听闻张作霖新收的义子聂天戈护送张怀英回来了,达尔罕亲王跑到了门口迎接。

“怀英,包布那小子我今天特意教训了他一顿,等下我让他给你赔罪。”达尔罕亲王一开口就堵住了聂天戈兴师问罪的苗头,很是老练。

“你就是天戈吧。”达尔罕随即马上笑脸转向聂天戈,“大帅好眼力,果然是青年才俊,一表人才。”

“天戈见过王叔。”聂天戈笑了笑,显得略微有些勉强,自己是来替妹子打抱不平的,自然不能显得太热情。

“屋里坐,请上座!”达尔罕呵呵笑着,客气着。

“王叔请!”聂天戈拱了拱手,也不谦让,直接往大厅里走。

“我那妹夫呢?”聂天戈一边走一边问,“不会这么早就睡觉了吧。”

“我让包布在屋里反省呢。”达尔罕讪笑着,“马上叫他过来陪你。”

“这个就不用了。”聂天戈摆了摆手,“还是我去见妹夫吧。”

“先喝茶,喝茶,我这有上好的龙井茶呢。”达尔罕笑着说,“天戈第一次来我这,总该吃顿便饭再走。”

“好的,好的,那就叨扰王叔了。”聂天戈倒是非常随便,可属于那种随便起来就不是人的类型!

饭没吃上,茶都没喝完,就听到后面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情?”达尔罕的脸色变了,那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包布发出来的独特声音,声音里充满惊恐!

一个仆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着:“王爷不好了,少爷房里有蛇,有蛇!”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地,把蛇捉走就是了。”达尔罕松了一口气,呵斥道,“没见我这陪着贵客吗?”

“好多好多蛇,少爷身上也围着蛇!”仆人脸上也满是惊恐,“小的不敢前去,怕伤着少爷!”

这下,达尔罕的脸色又变了,才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走,看看去。”达尔罕马上站了起来。

“王叔,这事情不用您老出手。”聂天戈去显得有些没有礼貌地拉住了达尔罕的衣袖,“我家怀英妹子从小得到高人的传授,别说几条蛇,就是满屋子的蛇,都没有问题,让怀英妹子去吧。”

“我”张怀英有些傻眼了,自己可是蟑螂都怕的,什么时候成捉蛇专家了。

可张怀英出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