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18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18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马拉巴子的。”张作霖再沉稳,一接到这个电话,也是心急如焚,粗口道,“这个鬼天气,你居然让飞机升空!”

可这个时候,张作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冲出帅府,亲自驾驶着小车往降落伞降落的地方驶去。

“小六子,你可千万别出事啊。”张作霖念叨着,几乎是在求张家的列祖列宗保佑了!

几乎是张学良的降落伞刚刚着地,张作霖的小车就赶到了!

“父帅。”张学良还来不及解开降落伞,就着急地问道,“飞机怎么样了?天戈还在飞机上呢。”

“小六子。”张作霖一把抱住了张学良,双手在他身上摸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天戈怎么样了?”张学良好不容易挣扎出来,连声问道。

“好像撞向了黑虎山方向,情况不明。”李中秋也赶了过来,讪笑着。

“什么叫情况不明?”张学良火冒三丈。

“应该没有出大事,没有出现爆炸和火光,迫降成功。”李中秋不敢辩驳,只好安慰着。

“父帅,我要马上赶往大虎山。”张学良梗咽着,“天戈兄弟是为了我才留在飞机上的,我这个大哥对不起他。”

“我和你一起去吧。”张作霖有些动容,“天戈这孩子为人朴实,舍己为人,真有列臣的风范!”

能够让东北王张作霖父子亲自出动,去寻找聂天戈,也算是引起了轰动。

聂天戈这个时候可是有苦说不出,因为身处奉天城上空,不能跳伞,只能驾驶着飞机往城外飞去。

还好,聂天戈记得黑虎寨所在的山顶有一块比较大的平地,潜意识就驾驶飞机往大虎山方向飞去。

聂天戈的运气不错,就凭借着模糊地方向感,居然撞对了方向!

这年代的战斗机仪器比较简陋,属于傻瓜操作系列!依稀见到大虎山山顶那颗非常熟悉的参天松树,聂天戈想都没想,就强行迫降!

聂天戈死命压住平衡杆,不让战斗机垂直着地,而是以滑行的姿态前行!

一系列的火花,在战斗机与山顶的草地与石头之间产生,非常炫目!

战斗机也发生了剧烈的震动,声音震得聂天戈的耳膜隐隐作痛!

砰的一声,战斗机的机头撞上了参天松树。

聂天戈惨叫一声,头部重重地撞在机头上,昏迷不醒!



等到聂天戈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白色的海洋。

难道我见上帝了,聂天戈禁不住纳闷,被白色包围了?

可头上隐隐作痛,让聂天戈随即明白,自己还活着!

这种感觉真好!

活着的感觉真好!

聂天戈挣扎着坐了起来,发觉自己是在一张病床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白色的杯子。聂天戈明白过来,自己十有八九是在一家医院里。

“天戈哥,你醒了?”门口处传来了熟悉的脆生生的女人声音,聂天戈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欧玉仙那小妮子!

一回头,冲到病床前面,满脸惊喜,可不是貌美如花的欧玉仙!

“你怎么来了?”聂天戈开心地笑了笑。

“玉仙可是在医院里服侍你三天三夜了。”张学良略显暧mei的声音接着传了过来,“你小子可真好福气。”

“学良哥老是取笑人家。”欧玉仙脸色红如晚霞,格外俏丽,让聂天戈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PS:第四更奉上,弟兄们帮忙顶起啊。

第三十五章大帅做媒

“大哥!”聂天戈一见张学良,赶紧挣扎着想下床,却把欧玉仙给吓了一跳,马上伸出一双小手按住了聂天戈的肩膀。

美人如玉,与聂天戈面对面,呼吸出来的芬芳让聂天戈禁不住有些陶醉而心猿意马,下意识就停止了反抗,很是老实地坐着不动。

“你身上到处都是伤,医生说一个星期内都不能下床。”欧玉仙脆生说着,“可千万要听医生的话,以免留下后遗症。”

“呵呵,玉仙妹子比天戈还要紧张呢。”张学良笑呵呵地说,“天戈,你有伤在身,就别动了。”

欧玉仙俏脸又是一红,很是妩媚。

“大哥,一点小伤,不碍事。”聂天戈讪笑了一声,倒也很是享受美人在侧的感觉。

“天戈,你这次可是替我受罪,大哥有些惭愧啊。”张学良这才正色说道,“患难见真情,这话一点都不假。”

“大哥,些许小事而已,谁让你是我大哥呢。”聂天戈赶紧说道。

“对,我们是兄弟,我就不再客气了。”张学良有些动情地说,“今后我们兄弟一起打天下,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嗯。”聂天戈重重地点了点头,看来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只是这次的险冒得太大了,差点就光荣掉了!

“你们兄弟聊,我去给你端稀饭来。”欧玉仙嫣然一笑,款款而出,摇曳多姿。

“大哥,那辆战斗机怎么样了?”聂天戈马上很关心地问道,“还能用吧。”

“就是机头受损比较严重,让机械师傅修一修,应该出不了大问题。”张学良笑了笑,“人没事就好,管他飞机怎么样。要是你喜欢,大哥送几台飞机给你。”

“真的。”聂天戈可不懂得什么是谦虚,马上说道,随意又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道,“光有飞机也没有用,还要飞机场。要是大哥真的给,就把大虎山山顶的那台战斗机给我吧。”

“行,反正弄回来也挺费劲的。”张学良满口答应下来,“我看那山顶,好好修整一番,倒也可做个小型飞机场。”

聂天戈可不正是这个意思,在大虎山山顶有台战斗机,也许到时候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带来一份惊喜呢。

“谢谢大哥。”聂天戈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一切都是为了抗日大业,能从大帅手中拐走多少就是多少!

“呵呵,大哥就不陪你聊天了,让玉仙妹子喂你喝稀饭。”张学良一见欧玉仙进来,就马上往外面走,一边走还一边冲聂天戈眨眼睛,让聂天戈好好把握住机会。

欧玉仙倒有如家庭主妇,有模有样地用挑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聂天戈稀饭。

有时候欧玉仙还会把调羹中的稀饭放到性感的樱桃小嘴旁吹一吹,然后送进聂天戈的嘴里,让聂天戈感觉稀饭里都带有少女的芬芳,非常香甜可口!

欧玉仙的小脸一直红红的,像只红苹果,不敢直眼看聂天戈。

两个人的世界里充满温习,让这对青年男女非常享受。

可这种温馨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非常遗憾被张作霖带领着一帮老兄弟给打破了。

“天戈,身体好些了吗?”张作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大大咧咧,随即下降了若干倍分贝,“哟,玉仙也在啊,真巧,真巧啊。”

“玉仙,你这丫头,都几天没回家了。”常荫槐这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突然冒了出来。

“荫槐老弟,依我看,你的宝贝外甥女和天戈挺般配的。”张作霖马上笑着接话道,“男才女貌,金童玉女,就该成双成对嘛。”

“大帅的意思是?”常荫槐略微迟疑地问了一声。

“把你的宝贝外甥女嫁给我家天戈嘛。”张作霖就乐了,“这样我们两家就是亲上加亲,你看如何?”

“大帅有令,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常荫槐不紧不慢地说道,“丫头父母去世的早,我也希望玉仙找个好归宿。”

“那好。”张作霖马上转向了欧玉仙,“玉仙,你同意这门亲事吗?”

欧玉仙瞟了一眼聂天戈,脸色更加红了,却是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那就是默认了。”张作霖是什么人物,自然是一清二楚,“这事情就这么定了,天戈,义父给你做主,择日和玉仙订婚,至于结婚,还是让你聂家或者孙家来操持吧。”

“谢谢义父。”聂天戈自然是相当满意,先订婚,确定了关系。想想以后有欧玉仙这个美如天仙的妻子,聂天戈心里乐歪了!

事实上,聂天戈昏迷不醒的三天三夜里,欧玉仙是衣不解带的陪同照顾着,少女的心思,老一辈都明白。

有感于聂天戈舍身救张学良,张作霖这次是真的把聂天戈当自己儿子看待。而对于常荫槐来说,这个时候,在东北和杨宇霆等老将比起来,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自然是想通过这么亲事来达到政治目的。

再说,聂天戈也确实一表人才,而欧玉仙明显有情于聂天戈,有张作霖大帅亲自开口,常荫槐自然是不会加以反对!

聂天戈倒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聂天戈和欧玉仙自火车上相遇,满打满算还不到一个月呢。现在,居然谈婚论嫁了,实在是速度太快了些。

不过,这个年代里,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常事。因此,张作霖并没有把这种事情当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尽管这样,张作霖却丝毫不吝啬钱财。

“荫槐老弟,这个彩礼什么的,我张作霖就意思意思了吧。”张作霖是快人快语,“等天戈出院后,我让他送十万大洋过去。”

“大帅厚赠,我就愧受了。”常荫槐笑着回答说,让张作霖非常满意。

这个场景,也让聂天戈很是怀疑这两个老家伙是不是先就串通好的,到病房里来一唱一和!

欧玉仙却是有些含羞,退到病房的一个角落里去了。不过,小妮子的耳朵可竖着,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对聂天戈,欧玉仙可以说是一见钟情。无论是才貌,还是谈吐,为人,欧玉仙对聂天戈都非常欣赏,一缕情丝早就系在聂天戈身上了。PS:票票啊!

第三十六章老兵痞

聂天戈要订婚的消息传出,感受最深的只怕是保安团的女兵连连长九姑了!

这个时候,九姑觉得心里特别难受。

当然,九姑比聂天戈要大好几岁,倒也清楚自己和聂天戈之间要发生些什么,有正式的名分,只怕是奢望。

但九姑就是难受!

九姑一难受,女兵连的女兵就遭殃了。训练量大大增加,基本上是和大兵们同等级的训练量。

而九姑对自己,更是刻薄,从早到晚都在训练,发泄着自己身体里的惆怅!

张作霖大帅亲自开口定下来的亲事,聂邱庭夫妇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反而特意跑到奉天城向张作霖大帅表示感谢。

于是,聂母手上的碧玉手镯戴到了欧玉仙的芊芊玉手上,格外显眼!

有欧玉仙这个准儿媳妇在医院里照顾着聂天戈,聂邱庭夫妇在奉天城内并没有呆多久,就返回了大虎山!

每日与欧玉仙耳鬓厮磨,聂天戈掉进了温柔乡里,也大有乐不思蜀之势。

聂天戈虽然有伤在身,手上却颇不老实。欧玉仙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里经得起聂天戈一双魔手的挑逗。每一次,欧玉仙都被聂天戈给弄得娇喘吁吁,欲仙欲死,冷汗淋漓。

不过,欧玉仙始终保持一丝清灵,不让聂天戈遇过女人的最后一道屏障。

这也让聂天戈有一丝遗憾,看来自己的童子生涯还要继续下去。

可好戏不长,聂天戈和欧玉仙的订婚喜宴不得不推迟,因为这个时候,张作霖大帅突然下令:东北军一律整军备战,不得怠慢!

聂天戈知道好戏就要登场了,第二次直奉战争很快就要爆发!

尽管聂天戈对内战非常不感冒,可自己的保安团身为东北军成员,想要置身于事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直奉战争的两个主战场:一为直隶,一为奉天。聂天戈的保安团身处奉天境内,首当其冲!

依依惜别梨花带泪的欧玉仙,聂天戈回到了保安团,开始积极备战。

也不知吴道士使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他招来了三千士兵,而这中间,还有好几百是老兵痞,参加过第一次直奉战争。

保安团的一个新修的营房里,一个老兵痞正在给一批新兵蛋子上课。

“我告诉你们啊,上了战场。”老兵痞口水横飞,“短兵相接:第一个冲向敌军的人是死士!第二个冲上去的人是烈士!第三个冲上去的人是壮士!死士,烈士和壮士统称为炮灰!”

“要想活得长久一些,就别去当炮灰,悠着点”老兵痞摇头晃脑地,说得很是起劲。

“团长。”门口的一个新兵蛋子突然一个立正,大声喊道。

“小萝卜头,你就吓唬老子吧。”老兵痞笑骂了一声,“团长大人这个时候正在奉天城内搂着漂亮女人睡觉呢。”

可周围的新兵们一个个都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哼一声。

老兵痞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转头一看,可不是团长聂天戈是谁?

“团长好!”老兵痞打了冷战,一激灵,马上站了起来,一个立正,敬了个军礼。

“你叫什么名字?”聂天戈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声。

“马长贵。”老兵痞应了一声,很是老实地回答,额头上冒冷汗了。

“马长贵!”聂天戈大声喊道。

“有!”马长贵知道事情不好了,可也只好大声回答。

“立正,向右转。”聂天戈冷声道,“目标:操场。十圈。跑完再来见我。”

马长贵苦着脸跑出去了,新兵蛋子们是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眼巴巴地看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