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47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47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次日早上,王翰林出外视察地形,张宗昌问道:“你一夜未睡,出去做什么了?”

王翰林笑着说:“我去外面视察地形,以防万一。因为军队零乱,假若敌人打枪,就会不可收拾。看好地形,我们可作准备。挨过今夜,明天我们就可以去缴吴佩孚的械了,那时就要大发其财了。”

张宗昌攻占滦州,就意味着直军的后路已经被奉军截断,山海关、秦皇岛间的直军处于奉军的包围之中。

张宗昌攻下玉麟山,打进冷口,为了直捣山海关方面直军的后方,经昼夜急行军,到了滦州附近。张部除留许琨团防守滦河南北两岸,阻止石门寨方面退却之敌而外,其余部队抢占滦州车站,将路轨切断后,便分头截击敌军!

奉军和直军主力在榆关地区对峙数日后,战事日趋激烈。

直军处于守势,居高临下,占据地利优势。但是奉军精锐部队第三军在张学良,郭松龄的指挥下,前仆后继,奋勇仰攻,双方死伤惨重。

十月七日,在奉军的强烈攻势下,直军力不支敌,九门口被奉军攻破。直军第十三混成旅旅长冯玉荣见守城无望,畏罪自杀!

由于榆关前线形势危急,吴佩孚急调后援部队迅速开赴前方,自己也离开北京到滦州坐镇。很快,吴佩孚前往榆关巡视战况,亲自督战,使直军前方的形势得以稳定下来。

而在榆关激战的时候,热河战线的奉军也占领了赤峰。紧接着,直军第三路军争夺赤峰,却不攻而克。原来,这一路的奉军已经奉命向榆关秘密移动,攻占赤峰的目的不是占领,而是为了调动直军。

奉军将主力集中在榆关一带,发动全线猛攻,先后攻占了石门寨,山海关,并且开始进入关内。

吴佩孚凭关据守的作战企图失败后,率部退至秦皇岛,又以舰队运兵三万余人,向榆关方向支援,企图挽救直军的颓势。

而这个时候,冯玉祥班师北京,发动政变,更是让直军部队军心大乱,雪上加霜!

事实上,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刚刚发动的时候,冯玉祥,王成斌,胡静怡,孙玥等人就设想了两种计划:

一种是吴佩孚打胜了,他们就将自己的军队集中到榆关,阻止吴军回来,同时逼迫曹锟任命吴佩孚为东北三省的巡阅使,这是排吴不倒吴的计划。

另一种是吴佩孚打败了,他们就回师北京,发动政变,这是曹,吴并倒的计划。

十月十五日,王成斌和冯玉祥在古北口会面时,就预见了战争形势的发展将不利于吴佩孚。

十九日,冯玉祥接到总部参谋长张放眼的急电,催促冯玉祥部按照预定方针方案发起攻势,以策应榆关方面的作战,电文中有“大局转危为安在斯一举”一句话。

同时,冯玉祥看到战情报告,得知直军在榆关之战中损失惨重,已经势衰力竭。

在这个情况下,冯玉祥认为回师北京的时机已经到来,便电令孙玥迅速将驻防大名的军队调回南苑,同时下令所属部队将后队改为前队,即刻回师北京。

冯军沿途割断电线,封锁消息,并且以昼夜兼程七十公里的行军速度,迅速杀回北京。

十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冯军第八旅,第二十二旅两部率先开回北京。随后,陕军胡静怡师也开进通州,隔断了吴佩孚与京东方向的联系。

十月二十三日,陆军检阅使兼第十一师师长冯玉祥,陕西陆军第一师师长胡静怡,大名镇守使兼第十五混成旅旅长孙玥联名发出了呼吁和平的通电。

在电文中,他们把直奉战争说成是吴,张两人的私斗,痛斥吴佩孚“凭战胜之余威,挟元首以自重,视疆吏若仆从,逞一人之忿,兴孤注之师业经电请大总统明令惩警以谢国人,停战言和用苏民困”。

冯玉祥在此采用了倒吴而暂时不倒曹的办法,还想利用曹锟这个傀儡总统来束缚前方的军事,以制止吴佩孚的反抗行为!

由于冯军秘密回师北京,曹锟在二十三日上午接到通电后才知道冯军回京。随后,孙玥率兵进宫,以保证“总统”的安全,同时,逼迫曹锟表态,给吴佩孚一个适当的名义让他体面下台!

二十四日,内阁通过决议发表四道命令:一,停战言和;二,撤销讨逆军总司令等名义;三,解除吴佩孚的直鲁豫巡阅使及第三师师长等职位;四,任命吴佩孚为青海督办。

二十五日,公府卫队曹世律旅被缴械,从此,曹锟便处于冯军的直接监视之下。同日,冯玉祥,王成斌,胡静怡,孙玥等人在北苑召开会议,决定组织中华民国国民军,冯玉祥为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胡,孙二人分任副司令兼第二,第三军军长。

另一方面,吴佩孚在榆关前线接到冯玉祥十月二十三日通电后,当时大吃一惊,但又疑心张作霖捏造出来的假通电,以迷惑军心。

二十四日,查明情况属实后,吴佩孚又寄希望胡静怡未必加入政变当中,立即任命胡静怡为第三军总司令取代冯玉祥,并派张惊扰到通州传达命令。

结果,张惊扰被胡静怡扣留起来。

二十五日,一切真相大白,吴佩孚才心慌意乱地把前方作战任务交给张福来主持,自己率领第三,第二十六师各一部约八千余人回救北京。

二十六日,吴佩孚把司令部设在天津,军队达到杨村布防,对冯军采取守势,以待后援。

此时,吴佩孚唯一的希望就是调动齐全元,孙传芳的军队由津浦路北上,调动李济琛,萧耀南的军队由京汉线北进,两路夹击进攻北京。

北京政变后,津浦路成为直系军阀贯通南北的主要交通线,而山东督军郑士奇,是一个对直系怀有敌意的皖系军阀。

在这种情况下,吴佩孚如果放弃榆关停止对奉系的战争,把全部兵力调到津浦路上来,就有可能控制这条交通要道,以便与山东,河南,江苏,浙江各省的直系力量连接起来,使自己战败后转入到一个进可以取,退可以守的机动地位。

可是,吴佩孚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仍然把主力摆在榆关不动,自己仅仅抽调少数兵力回救北京。

而此时,榆关直军因为北京发动政变而军心动摇,已经不可能与声势方张的奉军相抗衡。

在此期间,由于北京政变后情况不明,各省直系军阀对吴佩孚还抱有幻想,甚至,发出了助吴讨冯的通电。

但是,各省援助直军尚未开动,冯玉祥,胡静怡的军队已经达到廊坊,准备进攻天津。此时,在天津做寓公的张绍曾,看到吴佩孚的地位十分危险,便充当中间人,奔走于北京和天津之间,协调冯,吴言和,但是,这种调停无任何效果。

二十八日,榆关战事发生急剧变化,由平泉,冷口入关的奉军张宗昌部,从侧翼占领滦州,截断了榆关直军的归路和榆关与天津之间的交通干线,因此,榆关的直军土崩瓦解,从榆关溃败下来。

三十一日,奉军占领了榆关和秦皇岛,缴获了直军枪支三万余支,吴佩孚多年经营的直军主力至此也已经基本瓦解。

至此,第二次直奉战争从九月十五日起到十一月三日止,一共五十多天,以直军主力的全部覆没和吴佩孚的狼狈遁逃而告结束。

第九十五章东北海军

张宗昌在滦州附近收编直军大体完毕后,即挥兵向南追击。11月3日上午7时,张宗昌部猛力进攻芦台,直军张福来部不支,纷纷溃退,至10时退至北塘、塘沽一带。张宗昌部兵过芦台、昌黎、军粮城,直到天津附近,均未遭到大的抵抗。吴佩孚已于11月2日率残部赴塘沽乘华甲轮浮海南下,逃到天津的直军高级将领则均逃入租界避难去了。沿途之上,直军抛弃的武器、弹药、粮袜、被服无数。张部在天津附近略事休息以后,便奉命开到马厂、青县、兴济一带屯扎整编。

当张宗昌的部队控制了天津后,冯玉祥因第二次直奉战争前与段祺瑞、张作霖的联系,便到天津打算与段、张共同讨论全面的局势,但张宗昌既然已经掌控天津,自然不容许其他势力的介入。所以冯到天津后,张宗昌等却准备将冯除掉,冯便跑到意大利租界段祺瑞面前,求段替他说话。段便留他在自己家中,直至后来段到北京组织临时执政府,冯才来京,此时,想收集退下来的军队,已经不可能了。

自向滦州进军以来,张宗昌沿途收集直军投降部队以及散兵游勇,不断扩大自己的队伍,加强自己的实力。嫡系部队董政国、彭寿莘两部大约有六七万人,均由张宗昌收容改编。因此张宗昌的部队,一时膨胀了七八倍以上。于是,张宗昌将褚玉璞、许琨、程国瑞、王栋、毕庶澄等部队,均扩编为三团制的旅。

另外:聂卡耶夫的白俄兵团也扩编为两团制的旅,为第一梯队。尚旭东的骑兵团扩编为两团制的旅,为第二梯队。

而聂天戈的保安团,张宗昌却没有任何表示,只说等候大帅指示。

李景林在热河听到张宗昌进入冷口,已达滦州,于是追踪赶上,跑了一天一夜,一气急行军走了400多里,也进了冷口。李景林到滦州时,张学良从山海关也到了滦州。张学良见张宗昌收编了这么多的队伍,大为惊异。张宗昌部在滦州附近收编队伍后,所有中下级军官均升为将校级,因更换肩章,来不及换新成品,都用锡箔纸糊成黄色肩章代替。

张学良就乐了:“长腿,你真行。升级的事,我们也应该赶快办呀!”因为张宗昌身高腿长,所以张学良称呼张宗昌为长腿。

可张学良话虽然说的漂亮,其实心里酸溜溜的!

由于张宗昌战功卓著,俘获大批直军,扩充了自己的部队,故而引起其他奉军眼红。特别是张学良,认为他的三四方面军在吴佩孚那里所获有限,比起张宗昌未免相形见绌,因此在懊丧中与郭松龄大起争吵。这样,也改变了郭松龄在五站校阅时鄙视张宗昌的心理。

还好,张学良见了聂天戈后,郁闷的心情好了很多。

一见聂天戈,张学良就很是亲热地搂住了聂天戈的肩膀,使劲拍了拍。

“天戈,这两个月你可出风头了。”张学良笑嘻嘻地说,“父帅经常称赞你仗打得好,又勇猛,有孙督军的威风。”

“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聂天戈讪笑着,“我就一个愣头青,运气好罢了。大哥,以后我想跟着你,多学些东西。”

“好啊。”张学良马上高兴了,“这整天打仗,我都觉得很沉闷,哪里有在奉天舒服。”

顿了顿,张学良打趣道:“打了一路胜仗,得了什么好处没有?”

聂天戈呵呵笑着说:“没有,保安团还没有经历过战火的熏陶,这一次就是练兵来了。”

见张学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聂天戈苦笑着摇了摇头:“大哥,就收编了两千降兵,还让我头都大了!大哥你想要就给你吧。”

“兵多将广好办事嘛。”张学良就乐了,“要是把人给了大哥,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大哥欺负你,我可不干这种事情。”

“大哥,现代战争中,最重要的是制空权,其次是制海权,再其次才是地面上的战斗。”聂天戈就笑着转移了话题,“我们东北军现在的空军在全国范围内事首屈一指的,海军却略显薄弱,这才是个大问题。”

“嗯。”张学良点了点头,“不过,这个海军问题,一下子也难以解决啊。”

见聂天戈在认真地倾听,张学良就解释说:“你还不知道吧,我们东北海军尽管拥有江防,海防两支舰队,以及一所海军学校,但是东北海军的实力还很弱,没有一艘真正的军舰。”

聂天戈倒知道张学良说的不是假话,东北海军才刚刚开始创建不久,基础薄弱。直到毕业于日本海军学校的沈红烈的到来,才开始组建。

张作霖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吃了吴佩孚的海军的大亏,甚至张作霖的坐车都差点被直军的军舰炮弹给击中。因此,张作霖痛定思痛,对海军建设还是很重视的。

民国十一年,沈红烈被张作霖任命为镇海上将军公署航警少将处长,这也是东北三省保安总司令部的八大处之一。沈红烈原来只是中校参谋,破格提升为少将处长,这在海军军官中还是空前的。由此,可见张作霖对海军的重视。

此后,沈红烈便放眼全国,大力招揽人才,把他昔日不得志的同学,尽量吸收到东北来。有了这些人才,沈红烈便沉下心来,创建东北海军。

首先,建立东北三省航警学校,以下设有兵学教官,分任航海,船艺,枪炮,鱼雷,轮机,气象,海洋,以及海战术,炮战术等学科,另外还有大学数学,物理,化学等专业教官。

这所海军学校的创办,为东北海军的建立和发展,做了必要地人才准备,这也是张作霖命令沈红烈创办该校的初衷。

其次,筹建东北海军舰队。当时东北没有自己的舰队,向外国购买也不容易,只得着手改造商船。向烟台轮船公司购买2500吨级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