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49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49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五个东亚武术馆的武士却记住了:这个聂天戈是军舰上下来的人!

这不,日本武士们找错了对象!

这也难怪,舰长袁方桥也是上校军衔,被这几个日本武士看成是聂天戈了。

袁方桥也很纳闷,自己虽然走在最前面,可走的也不快,却和对面一个看起来行走速度也不快的年轻男子撞到了一起!

更让人气愤地是,这个年轻人一甩手就给了袁方桥一个耳光,破口大骂:“**的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袁方桥一个堂堂的上校舰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啊,马上冲上前去要和对方理论。而袁方桥身后的张彦兴和曹兰亭也发现不对劲了,在袁方桥的身后加以保护。

袁方桥和对方才相互推搡了几下,不远处就马上冲过来四个年轻人,手中还挥舞着长长地砍刀。

“大哥小心!”大副曹兰亭大惊失色,一把把袁方桥给拉到了身后,自己往上面迎去,还一边喊着,“二哥快护送大哥回军舰,这帮人是冲着大哥来的!”

说话间,曹兰亭就被几把砍刀给砍倒了,倒在了地上。

“三弟!”袁方桥悲呼一声,冲进小店,抄起一条板凳,就迎了上去,死死把倒在血泊中的曹兰亭给护住!

张彦兴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从一个路人手中抢过一条扁担,怒吼着也冲了上去。

第九十八个一个都不放过

当聂天戈和虎子,古乐三个人慢悠悠来到小店的时候,五个年轻人正挥舞着砍刀围着张彦兴和袁方桥狂攻!

袁方桥是正规军事学校出身,一条板凳耍得威风凛凛,可是要保护倒在血泊中的曹兰亭,而五个年轻人很明显主要目标是袁方桥,所以,尽管袁方桥的板凳左挡又挡,却也是险象生还!

要不是张彦兴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扁担,利用扁担的长度之便,舍身保护袁方桥的话,只怕袁方桥早就被对方给砍杀了!

即便这样,很快,袁方桥和张彦兴都不断痛呼出生,被对方的砍刀给砍伤。只是,因为伤势不重,还能咬牙坚持。

“这五个人使用的是日本刀法,你们两个要小心!你们每人对付一个,其他的交给我。”聂天戈一眼就看出了名堂,沉声说道,“下手要狠,往死里打,一个都不要放过!”

因为急于救出袁方桥三人,场面又比较混乱,聂天戈没办法使用保安团官兵们的合击肉搏法,只能各自为战了。

虎子和古乐都是黑虎寨里出来的好手,再加上在保安团里接受过这么长时间的军事训练,况且,他们都上过战场,能下狠手,聂天戈相信他们两个和这几个年轻人一对一是没有问题的!

聂天戈略微一打量,就从裤脚的绑腿里抽出军用匕首,往打斗方向摸了过去。这样的军用匕首,保安团排长以上的军官基本上是人手一把。

不过,虎子和古乐对聂天戈的话都没有理解透彻,以为聂天戈说的往死里打只是说要打狠一些,没想到聂天戈是要杀人灭口!因此,他们两个都没有掏出军用匕首。

救人如救火,聂天戈的速度非常快,一瞬间就冲到了离自己最近的日本武士甲身后。右手举起军用匕首,对准这个家伙的后脑就扎了下去!

扎进,然后抽出,鲜红的血液直冲一尺多高!因为大脑神经被直接破坏,这个日本武士甲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挺直了尸体。而那道血箭的角度逐步倾斜,直到与地面平行,继续流淌着!

死去的这个武士身边的武士乙也觉察到了动静,一回头,就发现同伴已经横尸地上了,禁不住大吃一惊,吆喝一声,手中的砍刀高高举起,想把聂天戈给劈做两边!

在死去的武士甲尸体还没有倒下的时候,聂天戈左手已经抓住他的手腕,顺手一扭,夺过了他手中的砍刀!

这种砍刀其实和日本的武士刀差不多,尖端也开了刃!

当砍刀砍下来的时候,聂天戈想都没有想,就是一个侧扑动作,避开了泰山压顶砍下的砍刀,身躯压在了地上的日本武士甲尸体上面。

武士乙这一刀势大力沉,劈在地面的小石头上,绽放出一串小小的火花!

武士乙的反应速度不算不快,右腿往侧旁迈出一小步,就想顺势给聂天戈的一拖刀,把聂天戈来个破膛!

可聂天戈的动作更快,一切都在算计当中。

身躯还没有爬起来,聂天戈手中的砍刀往前笔直地往前捅去!而武士乙的身躯正好对着聂天戈刺出的刀尖!

于是,武士乙的身躯静止了下来,带血的刀尖透过武士乙的胸膛,穿过肋骨中间的缝隙,从背部冒了出来,一滴一滴地鲜红的血液顺着刀尖流成串,滴落到地面

聂天戈面无表情地抽出了武砍刀,武士乙的尸体直挺挺扑在地上,发出砰地一声响!

而这个时候,虎子和古乐也一人按住一个日本武士,一顿狂揍!

虎子和古乐的招式大同小异,方法不同,却都是歹毒性的偷袭方式,有些无耻,却非常有效!

虎子的方法比较直接,一边跑一边从地上摸起了一块比拳头还要大的手头,摸到正挥舞着砍刀的武士丙的背后,对准武士丙的脑袋就是一石头砸下去!

武士丙头上挨了一石头,觉得一阵头晕脑胀:怎么突然天黑了!

还没有等武士丙清醒过来,虎子对着他的膝盖窝就是一腿蹬了过去,武士丙就失去了重心,扑在了地上!

紧接着,虎子扑了上去,一手插住武士丙的脖子,一手空出来,对着他就是一顿狂揍!

古乐的招数就更歹毒了,蹿过去从后面对着武士丁就是一个撩阴腿。这一下,提了个结结实实!

武士丁如同杀牛般,爆发出一声狂野的吼叫,然后丢掉了手中的砍刀,双手捂住裤裆,开始蹦蹦跳跳!

趁你病,要你命。古乐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把武士丁踢得在地面上滚来滚去,杀猪般嚎叫个不停!

最后,虎子和古乐一人按住了一个日本武士,这才扭头去看聂天戈那边的战况。对聂天戈的身手,虎子和古乐是非常崇拜的,别说是三个,就是三十个,在他们眼里,老大都会有办法解决。

这也难怪,聂天戈打架好像没有吃过什么亏,而且,每一次都轻描淡写,好像根本没有花什么力气,这就给了这两个家伙错觉了。

事实上,一个人再能打,如果硬对硬的话,想打败八个人都是非常难的!

可这一转眼,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上过战场的他们一眼就看出已经有两个日本武士死在了聂天戈手上,地上躺着的是日本武士的尸体!

这下,虎子和古乐没有丝毫犹豫,掏出军用匕首,很是麻利的动作,对着胯下的日本武士脖子上面一抹,一抹血水涌出,死翘翘了!

而剩下的那个日本武士,虽然手头功夫不错,可哪里见过这种血腥的阵势啊,被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聂天戈撇了撇嘴:“想逃,好回去报信?没那么容易!”

聂天戈手中的砍刀猛地飞跃而出,这还不算,左手的军用匕首也跟着飞了过去!

砍刀正中日本武士的身躯,力透胸膛。军用匕首却落空了,落在了地上。

走过来的虎子和古乐反而愣住了,团座大人的匕首飞刀会失手?

殊不知,聂天戈的飞刀是以防万一,防止日本武士跑之字路逃跑,才往左偏了几个厘米!要是日本武士往左边偏跑,那匕首就会刚好插入他的脖子!

“清扫战场!”聂天戈低声吩咐道,“尸体必须全部带走,动作要快!”

第九十九章茶阵

“感谢壮士救命之恩,敢问尊姓大名,日后必有厚报!”袁方桥虽然身上也到处是割伤,却都没有伤到要害,皮肉之伤而已,强打精神,对着聂天戈拱了拱手。

聂天戈下手的狠辣,让袁方桥怵目惊心!同时,对聂天戈麻利的身手,不到五分钟时间,就解决了三个功夫很不错的年轻人,虽然是偷袭,却无比敏捷,袁方桥相当敬佩!

“从他们的刀法上可以看出,五个都是日本人!”聂天戈拱了拱手,笑着说,“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帮自己的同胞帮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举手之劳而已!”

“啊!日本人?”袁方桥先是一惊,毕竟旅顺是日本人的地盘,随即眼中透露出狠色,“杀得好,难怪他们要致我于死地!”

“你们赶紧走吧,你这个手下受伤不轻,要及时治疗,耽误不得。”聂天戈淡淡地说道,“山不转水转,有缘再会!”

“等等!”袁方桥赶紧说,“壮士尊姓大名?在下海圻号舰长袁方桥。”

“原来是袁舰长,久仰久仰!”聂天戈满脸的惊讶,随即哈哈大笑,“在下聂天戈,东北保安团团长!”

顿了顿,聂天戈笑着说:“你们快走,现场我们来处理,改日我再登舰拜访,不知袁舰长是否欢迎?”

“欢迎之至!”袁方桥赶紧说,“天戈兄,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袁某随时恭候!”

“快走吧,救人要紧。”聂天戈微微一笑,“见面再聊。”

袁方桥看了看张彦兴手中抱着的曹兰亭,也知道再耽搁不得了,于是点了点头:“辛苦三位了!”

说罢,袁方桥招呼张彦兴一声,撒腿就开始往自己的军舰方向跑。

这个时候,虎子早就弄来了一辆板车,把五具尸体都放在上面,上面用一些稻草盖住捂实,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

一见出了人命,四周空荡荡的,就连小店门口也不见一个人影了。

这里是日本人占领的旅顺,日本人的凶残谁都领教过,很怕惹祸上身,自然是躲得远远地!

而古乐,早就飞一般地跑去镇海号军舰叫人帮忙了。

聂天戈禁不住暗自点了点头,这两个家伙还算开窍,办起事情来相当利落,不用自己吩咐!

把五具尸体搬上船,浇上汽油,连同衣服之类一把火给烧掉了。然后,把骨灰和砍刀全部扔进了海里,就算毁尸灭迹了!

“镇海号要随时能够出航,做好准备,以备不测。”聂天戈吩咐了下去,“日本人只怕是要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小心驶得万年船!”

拜会海圻号倒也不急,现在救了袁方桥一命,算是为双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聂天戈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去拜见旅顺洪门分支:铁砂帮。

铁砂帮的帮助罗浩然已经六十多岁,是洪门的老前辈了。聂天戈的父亲,黑虎寨的寨主聂邱庭和罗浩然有些交情。

铁砂帮的总部就在旅顺的繁华地段,大门口摆着两只雄伟的石狮,门口站着四个彪形大汉,清一色的短衣打扮!

聂天戈径直走进了铁砂帮总部对面的一家酒楼,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洪门联络地点多设于茶铺酒肆,既避免官府的注意,又用以连络同志、传递讯息。既然这家酒楼能够在铁砂帮总部的对面经营下去,聂天戈相信酒楼食属于铁砂帮的!

聂天戈也不急着呼唤小二过来,而是不慌不忙地把桌子上面摆放得很整齐的五只茶杯中的一只茶杯的位置移动了一下,然后就眼睛微微闭着,假寐!

别看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却有其独特的含义。桌子上的茶杯摆放得是洪门独特的茶阵,叫做五魁茶阵,是专门用来试探洪门同门用的茶阵。

五个茶杯,左三直,右二直。

而聂天戈只是把左边最下面的茶杯移到了右下方,形势陡然一变。

五个茶杯原来是一个反“明”字,现在就真成了“明”字形!

等到店小二姗姗而来,聂天戈又慢条斯理地读了一首不伦不类的诗:“反斗穷原盖旧时,清人强占我京畿,复回天下尊师顺,明月中兴起一人!”

店小二是个二十来岁精干的小伙子,点头哈腰:“客观请稍等。”

然后,店小二就离开了,不过,离开前把五个茶杯都收走了。

不久,一个中年汉子走了过来,不声不响地坐在聂天戈的对面。那个店小二也端着一个茶盘过来了茶盘上面放着一个茶壶,两个茶碗。

店小二把茶盘放在桌子上,笑嘻嘻地说:“客官,请慢用!”然后,就忙活去了。

中年汉子拿起茶壶,把两个茶碗都倒了个七分满,一只茶杯仍然放在茶盘里,另一只茶杯却放在靠向聂天戈的茶盘外面,茶壶被中年汉子放在桌子的左角。

这个茶阵叫做木杨阵,是专门试探对方是否洪门兄弟用的!

聂天戈微微一笑,端起了茶盘外的茶杯,却没有马上喝,而是把茶杯先移到茶盘内,然后才端起茶杯,朝中年汉子拱手相请!

“木杨城内是乾坤,义气全凭一点洪,今日义兄来考问,莫把洪英当外人!”聂天戈的声音很低,但吐词很清晰,“请!”

中年汉子这才呵呵一笑:“恩兄占得是哪座山,过的是什么关?”

聂天戈微微一笑:“小弟自大虎山来,过的是嘉峪关,此次前来,奉家父聂邱庭之命,拜见罗老爷子。”

“黑虎寨?”中年汉子脸色一变,脱口而出,“你是聂天戈?”

聂天戈点了点头:“还请恩兄替为引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