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56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56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因此,对梅兰芳,杜月笙也不敢乱来。更何况,杜月笙人重义气,重声誉,讲面子。

可一个十七八岁的学生,也敢在杜月笙面前放肆,这可有些出奇了。要知道,在上海滩,每天都有人被黑帮人员装进麻袋,丢进黄浦江去喂鱼!

聂天戈却知道,最不怕死,也最容易冲动的人就是十七八岁这个年龄阶段。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种年龄阶段的年轻人还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他们行事,往往感性大于理性,率性而为者居多!

聂天戈是没有心情来听什么京剧的,可为了孟小冬,归根结底是为了杜月笙,也只能过来捧场了。

在上海滩,是很讲究排场的。因此,聂天戈进入剧院的时候,把自己的手下也全部带了进去,齐聚在一个贵宾包厢里面。所谓的贵宾,也就是有钱人嘛。

孟小冬虽然不到二十岁,可京剧唱腔字正腔圆,非常美妙动听,让聂天戈也禁不住好几次起身鼓掌。

京剧是国剧,聂天戈在后世里听得不多,可到了现场听这原版的京剧,感受大不相同。

黑虎寨的一帮土匪们哪里听过这么好的京剧啊,一个个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地看着,生怕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曲终人散,聂天戈注意到杜月笙没有离开,自然也有意在剧院里稍作逗留。

杜月笙一袭青袍,斯文人打扮,看起来倒也有几分上位者的气质。

“小冬,唱的真好。”杜月笙呵呵笑着,一直在后台入口处很是耐心的等待着,孟小冬一出来,杜月笙马上上前,准备把自己手中的一束玫瑰花给孟小冬送上去。

可有人比杜月笙更快,并且非常粗鲁地一把把杜月笙手中的玫瑰花给打落在地。

一时之间,杜月笙的手下的帮众不干了,吆喝着就要上前教训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却被杜月笙给含笑制止了。在孟小冬面前,杜月笙不想失去风度,落下仗势欺人的坏名声。

这个不给杜月笙脸色看的就是那个十七八岁的学生,一身白色学生装,只是脸上的粉刺略微有些多,看起来有损形象。

“小冬,有我在,你别怕。”青年居然充当了护花使者,勇者无惧,口放狂言,“上海是法制社会,流氓永远登不上台面!”

一听这话,杜月笙再好的涵养,脸色也禁不住阴沉了下来,眉头皱得很深。

“虎子,给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扔出去!”聂天戈适时发话了,“杜先生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还得寸进尺了!”

虎子嘿嘿笑着,冲上前去,伸出大手卡住了青年的脖子,拖猪一样拖出去了。

“杜兄真是好肚量。”聂天戈这才冲着杜月笙拱了拱手,“小弟聂天戈,见过杜兄。”

“天戈兄。”杜月笙脸上露出了笑意,抱了抱拳,“让你见笑了。”

虎子很快就返回了,手中还拿着一把手枪,嚷嚷着:“这家伙居然身上还带着武器呢。”

这下,杜月笙的脸色变了。杜月笙虽然是青帮大亨,可也没有刀枪不入的本事。要是这个青年铤而走险,麻烦可就大了!

要知道,青春期的年轻人最容易冲动!

杜月笙的手下们更是头上冒冷汗了,要是杜月笙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的衣食可就没有着落了。在上海滩,想找到一份好的差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事实上,杜月笙和这个年轻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孟小冬面前对面了。可杜月笙一直认为这个年轻人不过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学生罢了,不值得重视。

可杜月笙也不好说什么,他自己的手下们腰间鼓鼓的,不也都带着武器。谁也不能规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虎子居然会搜这个年轻人的身,自然是聂天戈做了暗示!否则的话,虎子这么粗心的家伙,哪里会有这么缜密的心思!

聂天戈可是很清楚,一代京剧大师梅兰芳,就是差点命丧在这个年轻人的枪下。只不过,梅兰芳的运气比较好,最后梅兰芳的好友替代了他,成了牺牲品!

这下,杜月笙算是欠了聂天戈一份大人情。虽然谈不上救命之恩,但人情还是必须要还的,至少,在杜月笙看来,是这样的。

场面略微有些尴尬,天姿国色的孟小冬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却也有些不自在。

杜月笙对自己一往情深,孟小冬是知道的。可杜月笙的黑帮身份,孟小冬有些顾忌。更何况,杜月笙是有好几个老婆的人,如日中天的孟小冬自然是有所顾虑。

不过,孟小冬能够在演艺界闯出名声来,自然很清楚在上海滩混,绝对不能得罪杜月笙这个**大亨,否则的话,自己以后只怕会寸步难行。

现在,那个年轻人居然身上带着枪,而且对杜月笙有敌意,这事情可有些麻烦。孟小冬也很怕杜月笙误会,以为自己怂恿年轻人对付杜月笙!

于是,场面有些冷清!

聂天戈笑了笑,捡起了杜月笙掉在地上的那束玫瑰花,略微整理了一下,就笑呵呵的递向了孟小冬:“孟小姐,玫瑰花虽然已经蒙尘,杜兄却是一片真心实意哪。”

“谢谢杜先生。”孟小冬也是场面上的人,甜甜一笑,让在场所有人如沐春风,非常舒坦!

这下,杜月笙的面子有了,脸色好看了许多。

“杜兄,孟小姐,选时不如撞时。”聂天戈呵呵笑着,“两位能不能给天戈一个面子,到茶楼喝杯茶。”

面对聂天戈的邀请,杜月笙和孟小冬都不好拒绝。

第一一三章绑票

PS:今晚零点就要上架了,兄弟们的保底月票别忘了留给老成几张啊。

今天一共三更,这是第一更。

杜月笙欠聂天戈一个人情,不好拒绝。而孟小冬需要一个向杜月笙解释的机会,是不能拒绝。

事实上,在茶楼里,三个人并没有呆多久。

互相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三个人就算是相识了。

作为地主,杜月笙自然是要邀请聂天戈去家中坐一坐。聂天戈委婉的拒绝了,并表示改日一定登门造访。

出了茶楼,各走各道。

三天之后,聂天戈才登门拜访了杜月笙。

而有了这三天时间,上海滩**大亨杜月笙肯定有足够的时间将自己的身份调查得一清二楚。而对于这些,聂天戈并没有任何顾忌。

保安团团长的身份,让聂天戈采购起军火来,名正言顺。这样一来,杜月笙牵线军火买卖也就不必担心卷入不必要的麻烦。

“天戈兄驾到,有失远迎哪。”杜月笙仍旧是一袭长袍在身,显得有些斯文,“快请屋里坐。”

“冒昧打搅,还请杜兄见谅。”聂天戈呵呵笑着,抱了抱拳。

“哪里哪里,天戈兄这样的稀客,平常请都请不来呢。”杜月笙客气着,让下人赶紧端茶上来。

“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杜兄笑纳。”聂天戈一扬手,虎子就让人抬进了三担烟草,放在屋子的最中央。

三担烟草虽然贵重,却未必看在杜月笙眼里。不过,聂天戈出手豪气,却让杜月笙对聂天戈的印象很不错。

国内的军阀们,基本上都泡在了钱眼里,问进不问出,不知道投入往往和收获成正比的道理。

“天戈兄,你太客气了。”杜月笙淡淡地笑着说,“无功不受禄哪,天戈兄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杜某人帮忙,但请只说。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欣然从命。”

“就是想和杜兄交个朋友。”聂天戈很是诚恳地说,“算是个见面礼吧,杜兄万勿推辞。”

“那我就不客气了。”杜月笙略微一沉吟,一摆手,吩咐手下人把烟草收下了。

接下来,两个人无非是谈论一些风花水月的事情。

很快,聂天戈就告辞了。当然,出于礼节,杜月笙是要到聂天戈住的酒店回访的。

一回生,二回输,谈钱谈生意俗气,所以上海滩的**大亨们,最喜欢谈江湖义气,尤其是爱面子的杜月笙。

所以,聂天戈知道这事情急不得,要找一个适当的时机,不能操之过急。

这天,戴笠主动来到了客栈,却是向聂天戈辞行来了。

“天戈兄,我想去广州看看。”戴笠一见面就笑着说,“天戈兄援手之情,我戴春风没齿难忘。”

“春风兄严重了。”聂天戈拱了拱手,“春风兄此去一定会一路顺风顺手,前途似锦。”

“那就成天戈兄贵言了。”戴笠打了个哈哈,随即压低了声音,“天戈兄,我这有个消息,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顿了顿,戴笠接着说道:“上海滩的十二把交椅联合会议后天召开,镰刀帮的郭晓峰想借这个机会再这十二把交椅中占个位置,可杜月笙一直没有答应。郭晓峰准备明天动手,绑架杜月笙的女儿杜美茹,逼其就范。”

“非常感谢春风兄提供的消息。”聂天戈拱了拱手,并没有问戴笠的消息从哪里来。

送别戴笠的时候,聂天戈又馈赠了两百大洋,这让虎子绝对很是心疼。

聂天戈心里很清楚,杜月笙这种人,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只有让杜月笙觉得亏欠于自己,才会为了军火生意尽力。

要是一般的军火买卖,聂天戈手头有钱,自然可以随意购买。可聂天戈要的不是这些,在聂天戈看来,要是能够通过杜月笙,直接和国外军火商建立交易渠道,那才是最重要的。

有些买卖,聂天戈也不太希望杜月笙知道。毕竟,事情干系太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通过这段时间和杜月笙的交往,聂天戈知道杜月笙很是宝贝这个女儿杜欣茹。杜月茹今年十六岁,在英国人办的贵族女子学校读书,上学放学都杜月笙都派了专人去接送。

有了戴笠提供的这个消息,聂天戈就在女子学校的门口周围守株待兔。

“聂大哥,你在这里做什么?”突然,聂天戈身侧传来了一个略显嫩气的声音,回过头来,却是少年草蛇!

原来,草蛇的兄弟们现在都在替保安团做事情,这一次,麻雀也被聂天戈给调走了,草蛇在奉天城内也呆不住了,就偷偷跟来了。

草蛇曾经跟随师傅偷遍过大半个中国,对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自然也比较熟悉。

一见草蛇,聂天戈大喜往外。

一把抓住草蛇的手腕,把他带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墙角旁边。

“草蛇,你能帮聂大哥一个忙吗?”聂天戈正色说道。

“但请大哥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草蛇拱了拱手,一副江湖儿女的架势。

“等下有人要绑架杜月笙的女儿,我们没有汽车。”聂天戈笑了笑,“我有些担心追不上匪徒,你的轻身功夫好,能不能帮我跟踪匪徒,找到他们落脚地方,然后再通知我们。”

“小事一桩,交给我了。”草蛇一拍胸脯,大大咧咧地说道。

有了草蛇的助力,聂天戈心里有底多了。毕竟,在上海滩,自己还是人生地不熟,一不小心,就可能出漏子。

知道有匪徒要绑架杜月茹,聂天戈却没有派人去通知杜月笙,这未免有些不厚道,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聂天戈身在乱世,可没有这些妇人之仁。更何况,聂天戈心里清楚,镰刀帮志在逼杜月笙就范,并不会真正伤害杜月茹这个女孩。

到了下午两点,杜美茹一身洁白的学生装,出现在学校门口。因为学校有规定,外来车辆一律不准进入校园,所以,杜月笙派来接送杜美茹的司机兼保镖只能把小车停在门口的靠围墙处。

杜美茹已经身临险境,却不自知。杜月笙派来的司机这个时候已经被两把手枪给对准,直接一枪托给敲晕在驾驶座位上。

镰刀帮的这一招,就是防备这个司机驾驶小车追自己一伙人。

而在杜美茹蹦蹦跳跳往自家的小车方向走的时候,突然窜出了三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大汉用手掌在她脖子处轻轻一砍,小女孩就晕了过去。

紧接着,三个彪形大汉七手八脚地抱起杜美茹,往一辆行驶过来的吉普车上拖。

“还真够专业哪,有绑匪的潜质。”不远处的聂天戈冷冷一笑,走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虎子等人早就对这这几个绑匪包围过去。聂天戈惊讶地发现,身旁的草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影无踪了。

当然,因为有草蛇的存在,虎子等人也只是做做样子。毕竟,匪徒手中有枪,又是在这闹市当中,子弹不长眼睛,伤了无辜可不好。

双方对开了几枪,都没有伤亡。几个绑匪窜上吉普车,狼狈而逃。

第一一四章救人

PS:经再三考虑,延迟到十号再上架,也让兄弟们多看一些公众版本哪。

强烈恳求评价票!

一个小时后,草蛇就来到了客栈。

“找到绑匪的落脚点了吗?”聂天戈呵呵一笑,问道。

“我草蛇出马,还会有溜掉的人?”草蛇大大咧咧地回答说,“就在东郊的一个院子里,一共有五个人看守。杜家那丫头,性子可够烈,又踢又咬的,帮那帮家伙累得够呛。”

“走,我们马上过去。”聂天戈站了起来,“防备他们把人给转移了。”

这一次,黑虎寨的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