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66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66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过于凶险。可有张宗昌的十万大军做保障,那攻占河南,就不是天荒夜谈了!

“怎么?”聂天戈却反问道,“要知道,现在安徽也在东北军的势力范围。驻扎在安徽的姜登选对河南可也是很感兴趣,甚至亲自给我发了电报,问需不需要支援。”

“那是,如果东北军从江苏和安徽两路出军,一路由东往西攻,一路由东南往西北方向进攻,那胡静怡的部队就难以抵挡了。”孙殿英大喜,忙不迭地说道。

可要是孙殿英知道,聂天戈根本不打算借助张宗昌和姜登选的力量,而只想靠保安团的几千人马打下河南,只怕会被吓得一跳三丈高!

要知道,聂天戈以一千人马,都敢和吴佩孚的三万大军叫板。而现在保安团有五千人马,武器精良,部队训练有素,自然是跃跃欲试,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吞并河南。

这不是聂天戈贪功,而是怕张宗昌和姜登选这样的东北军大佬参与进来,自己只怕连汤都没得喝!

但凭保安团的五千人马或许不够,可不是还有孙殿英的混成第五旅那五千部队吗?更何况,妙行和尚的少林民团得到加强,也是一千多人马,在登封大有可为。

当然,作为穿越者,聂天戈的先知先觉,让他更加有信心。

要知道,韩胡之战的导火索就是在禹县,因为胡静怡的国民革命军与地主红枪会发生了冲突,韩玉昆乘机扩大事态,导致冲突扩大,一团混战,进而上升到军事冲突!

而在红枪会里面,聂天戈早就埋下了钉子!

这些底牌,聂天戈自然是不会告诉孙殿英!

“殿英兄,韩司令购买军火的事情,我只能起个牵线搭桥的作用,帮忙让韩司令与杜月笙见面,其他具体的操作,我就不管了。”聂天戈笑着转移了话题,“三天之后,我就要回奉天了。到时候,有什么紧急情况,我们电报联系,互通消息。”

顿了顿,聂天戈又补充了一句:“大帅答应了,只要殿英兄能在河南出力,到时候,可以考虑让你管辖新乡市以北,包括安阳市那一片地区。”

“谢谢张大帅的抬爱,谢谢天戈兄的推荐。”一听能够给自己这么一大块地盘,孙殿英喜出望外,忙不迭地回答,满脸的感激涕零。

聂天戈禁不住心里暗自冷笑:“等到北伐军进攻山东的时候,要是山东不归我聂天戈所管辖,张宗昌抵挡不住的时候,安阳市和山东交界,你孙殿英正好可以充当一块很好的挡箭牌!”

这个时候,聂天戈也禁不住有些得意自己内心的邪恶了!

“你我兄弟就别说客气话了。”聂天戈嘴上却说着,“事成之后,大帅会亲自接见你。”

不给胡萝卜,孙殿英这样的老狐狸基本上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聂天戈也没有办法,先开些空头支票再说。

再说,聂天戈倒也没有存心欺骗孙殿英。要是攻占了河南,河南的地盘都是自己做主,答应孙殿英的东西还是有把握不食言!

孙殿英满意地走了。

“兄弟,我怎么感觉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孙殿英一走,王亚樵就瞪着眼睛看向聂天戈,“我可没见你发过什么电报,这两天。”

“电报内容已经写好了,只等发出去了。”聂天戈呵呵一笑,“对待狐狸,猎人自然是有他的一套办法。”

“我看你比狐狸是要狡猾,把人卖了,还让人家帮你数大洋!”王亚樵叹了一口气,“还好,你是我兄弟。”

聂天戈发给张作霖大帅的电报里只是增加一个要求:那就是让张作霖大帅下命令,让张宗昌把两列装甲列车暂时“借”给保安团,也即是聂天戈现在的独立旅。

至于借了过来后,是否还会归还张宗昌,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这种装甲列车,可是强占地盘的最佳工具!

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当张宗昌军初到滦县时,缴获了铁路使用的各种车辆。葛斯特劳夫根据其在俄国的作战经验,仿照军舰形式,在铁道上组建了铁甲列车。

铁甲列车的改装方法是以机车置于列车中间,机车前后各挂上两节客车,作为列车上士兵食宿之用,其中包括炊事用车。前后客车外各挂有带顶棚铁皮车两辆,即俗称之铁闷罐车。铁闷罐车内附以枕木墙一层,在铁皮和枕木墙之间实以砂土,以抵御敌人步枪和机枪之射击。铁闷罐车的两侧构成上下两层枪眼,车上士兵立、跪均可向外射击;铁闷罐车的下方还构有机枪射击掩体,每辆车设有四座掩体。在铁闷罐车外方,更挂以铁皮敞篷车,前后各挂一辆,车上各置陆炮一门,作为射击远方之用。敞篷铁皮车之外,前后还各挂平板车一辆,上置铁轨和枕木以及一应机具,供随时修复遭破坏的铁路使用。各节列车上还装有步话机,以资联系。

当时共建成铁甲列车两列,一列命名“长江号”,一列命名“长城号”,均归葛斯特劳夫指挥,车上士兵均为白俄。

张宗昌率奉军入关南下,沿津浦铁路进攻直鲁两省,其铁甲车队出力不少,为攻击铁路沿线的中坚武力。

张宗昌此时已经有十几万人马,势力强盛。不过,张宗昌毕竟羽翼未丰,还没有到达可以独立门户,脱离奉军的程度。

而聂天戈心里很清楚,张作霖大帅看似大大咧咧,心里却宽敞得很,有一本明细账目。只要能够限制张宗昌的实力,又不激发根本矛盾,张作霖是很乐于做的!

至于怎么样去从张宗昌手中借过装甲列车,那是张作霖大帅父子两个人的事情。要知道,对河南地盘虎视眈眈的,可不只是聂天戈一个人,还有东北军的不少其他将领。

张宗昌的势力发展过于迅猛,早就招到东北军中不少大佬们的眼红。就连张学良少帅都眼红张宗昌部队的扩张,更别说郭松龄等将领了!

因此,这个时候,张宗昌压力其实也挺大的,聂天戈还是比较有信心张宗昌会把装甲列车借给自己使用!

给韩玉昆牵线搭桥后,聂天戈还真的离开了上海滩。反正,军火的事情聂天戈也来不及操办了,形势有变化,还是想想法设法弄下河南地盘再说。

不过,聂天戈并没有如告诉孙殿英的那样,回东北奉天,而是直接前往徐州!毕竟,对孙殿英,聂天戈还是要留几手,军事机密是一定要暂时保密的!

从上海到南京有300多公里,可这条沪宁铁路上火车的时速平均还不到三十公里,再加上列车走走停停,实在够呛。

可聂天戈也没有办法,因为这个时候,张宗昌去了南京。即便有张作霖大帅的发话,聂天戈也必须去拜见张宗昌。不管怎么样,张宗昌曾经是聂天戈的顶头上司,对聂天戈也不错,两个人之间的私人关系还是比较良好!

再说,聂天戈想要张宗昌的铁甲列车,总还是要张宗昌亲自批准。否则的话,铁甲列车上的那些老毛子可不会买聂天戈的帐。更何况,聂卡耶夫早就对聂天戈恨之入骨,哪里会好打交道!

虎子等人知道要去徐州,准备打河南了,倒是非常兴奋。这也让聂天戈很是怀疑,虎子这些家伙是不是天生的战争狂人!

年关将近,可因为战争连连,百姓流离失所,一路上看不到任何喜庆的迹象。这也让聂天戈的脸色有些阴沉,宁做太平狗,不做乱世人,这话还真有些道理。

毛毛细雨,不停地下着。车厢里有些沉闷,让人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第一二九章老少狐狸

PS:这是最后一章公众版本,感谢书友们一路支持到上架!

上架后每日保底两章!有条件的朋友请订阅支持支持!

张宗昌现在的气派比入关前要足了很多,居住的地方,光是警卫人员,就是五步一岗,三步一哨,很是吓人!

张宗昌这几天的心情一直不太好,自从接到张作霖大帅的电报后。这也难怪,张宗昌好不容易鼓捣出来的两列装甲列车,居然要借给聂天戈使用。

可要是别的人借,即便是张作霖大帅的命令,张宗昌自认都可以争辩或者推辞一翻。可这人是聂天戈,张作霖大帅的义子,在直奉战争中还曾经帮张宗昌立下汗马功劳。因此,张宗昌最终没有敢推脱。

张宗昌对河南地盘是垂涎已久,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而已。现在,韩胡之战已经是箭在弦上,估计很快就会开战了,张宗昌也认为是一个很不错的时机!

只可惜,张宗昌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聂天戈居然一下子冒了出来,让张宗昌又淬不及然的感觉。

聂天戈要借装甲列车,张宗昌自然知道要干啥用,可人家有个义父叫张作霖,张宗昌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胳膊扭不过大腿嘛。

白俄兵团的聂卡耶夫就不满意了,一直嚷嚷着不能把装甲列车借给聂天戈!

白俄兵团的炮兵营被聂天戈给强行弄走了所有的大炮,聂卡耶夫一直怀恨在心,这倒也很正常。可不管怎么样,要想让聂天戈把那批火炮退回来,毫无疑问是天方夜谭!

张宗昌没有办法,只好亲自出面,软硬兼施,安抚聂卡耶夫。这装甲列车是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还不如留下个人情的好,没有必要闹翻。至少,张宗昌是这么认为的。

因此,一见聂天戈,张宗昌还是露出一张笑脸。

“天戈来了啊,快请坐。”张宗昌在聂天戈面前没有摆任何架子,“一路辛苦了。”

“军座,天戈不辛苦。”聂天戈还是毕恭毕敬地对着张宗昌行了一个军礼,保持着足够的尊重,这也让张宗昌比较满意,“特地来听军座您的指示。”

“指示不敢当啊。”张宗昌呵呵笑着,“现在我们分属不同的部队了,我不是你的直接长官。天戈你年轻有为,敢打敢拼,以后我还要靠天戈你多帮衬呢。”

“军座,这次借装甲列车,弹药问题我自己解决。”聂天戈很快就直奔主题,“要是列车有什么损伤,我一定赔偿。”

“天戈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张宗昌愣了愣,随即笑着说,“我的整个部队都是张大帅的,更别说这小小的装甲列车了。既然天戈你开口,我哪里能够不提供弹药呢。只是,现在弹药比较紧张,我尽可能给你多配置一些弹药,你看可好。”

“谢谢军座的关照。”聂天戈正色说道,“用掉多少弹药,我愿意出钱购买,还请军座答应,否则的话,这装甲列车天戈也不敢借了。”

“好吧。”张宗昌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军座,我也不瞒您。”聂天戈凝声说道,“我借装甲列车,主要是想趁韩胡之战,攻占河南全境。要是军座您对河南感兴趣的话,到时候,天戈愿意向大帅建议,请军座您任职河南督军。”

“天戈,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吧。”张宗昌这次是真的吃惊了,没想到聂天戈这么卖命去打河南,却愿意把地盘送给自己。

“军座,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聂天戈淡淡说道。

张宗昌反而放松了许多,既然聂天戈又条件,那就好谈。要是平白无故送张宗昌整个河南,张宗昌还真是有些担心是个圈套。

“你说吧。”张宗昌轻声道。

“军座就任河南督军后,还请大力援助我攻取整个山东。”聂天戈就正色说道,“当然,如果军座对山东感兴趣的话,天戈愿意率领我的独立旅,为军座攻打山东做前锋!”

张宗昌自然明白,聂天戈是让自己做选择题,河南和山东任自己挑一个,确实对自己有着足够的尊重。

这下,张宗昌沉吟了半响,才打了个哈哈:“既然天戈你对山东感兴趣,那就一言为定,到时候我派大军协助你攻取山东,一定不遗余力。”

张宗昌这样人是老狐狸,可狐狸多疑,更怕上当受骗,中了别人的圈套。在张宗昌看来,还是拿到手的地盘才能作数。毕竟,山东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到时候还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什么变故。

因此,张宗昌觉得自己如果能够当上河南督军,也是相当满意的结果。

“军座,我的独立旅只有不到五千人马,您能不能够派蔡平本老将军的第二十五旅协助独立旅沿陇海线进攻往开封方向进攻?”聂天戈这才恭恭敬敬地提出另外一个要求。

“这个”张宗昌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虽然蔡平本的第二十五旅直属自己管辖,也不属于自己的嫡系部队,可那毕竟是好几千人马,真有些担心被聂天戈这小子给拉去了。

在心里转了好几个念头,张宗昌才勉强说道:“蔡老将军虽然现在是我的部属,可我也一向尊重他的,这个事情我还要问问他本人是否同意。”

“军座,我来见您之前,路上偶然碰到了蔡平本将军。”聂天戈微笑着说,“蔡老将军说只要军座您同意,他就愿意率第二十五旅协助我们独立旅联合作战。”

“那好吧。”张宗昌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只好答应道,心里却暗自骂了一句小狐狸。

这也是张宗昌糊涂了,要知道玉麟山战役的时候,聂天戈曾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