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70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70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都给我滚”。刘宝全吼叫着,“要是敢再在禹县县城里闹事,老子就毙了你们,自求多福吧

面对杀气腾腾的刘宝全。王响声觉得自己后背凉飕飕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就带着自己的人马灰溜溜地走了。

而五营的官兵,也如黑夜幽灵般,很快消失在夜幕中。“给我查,查出这小子是谁,我饶不了他陈友联这个才被几个心腹给扶了起来,恶狠狠地说,“在禹县,还没有人敢动我陈家大少爷!”

“团座,他们还没有走远,您小声点。”一个心腹赶紧低声说道。

陈友联浑身一哆嗦,也不敢再狂叫了!

“痛死老子了,还不扶老子回去敷药?”陈友联把气都撒在了几个,心腹头上,低声喝骂着,随即又开始哎哟连声!

而这个时候,整个禹县县城又开始热闹起来。

当各个世家的私人武装赶来的时候,只看见丢盔弃甲,垂头丧气的王响声团官兵们在灰溜溜地往城外走,居然没有一个人手中有枪支!

陈家老头子陈千元因为惦记孙子陈友联的安全,是最先赶来的。本来,虽然担心陈友联的安全,陈千元也没有胆子亲自赶来。要知道,敌人可是一个正规团,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可听吴家的人报信说,吴家的护院们已经先行赶了过去,还信誓旦旦说是吴家二老爷吴兴化亲自带队,这才打肿脸充胖子,也亲自出马了。

没办法,陈千元一直认为陈家在禹县应该排行第二,怎么也不能够输给吴家!陈千元这人到没有太多的毛病,就是死要面子!

可是,陈千元带着几十号人才赶到半路,就听到前面传来了乱七八糟的脚步声音,还有男人们的嚷嚷声音。

陈千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觉得自己已经苍老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第一三四章护城队

消面是千示兄吗。。自到莫兴化那大大咧咧地声音从收联小传了过来,陈千元才松了一口气。

“是兴化兄啊,我是陈千元,警团现在怎么样了?”陈千元咳嗽了一声,这才颤巍巍地问了一声。

“是王响声团偷袭了警团,想夺取警团的枪械吴兴化大步走了过来,“不过,也就那么百来条枪,被我带着几十号护院给蒙住了,全部缴械后,赶出县城了。”

“啊陈千元差点被呛到了,可凭借他对吴兴化的了解,这人虽然豪放,却基本上不说假话,不过,吹牛皮是有一点的。陈千元估计,王响声团是离开了,却未必就是吴兴化给赶跑的。

毕竟,在禹县,几大世家都知根知底。

就凭吴家那几十条人枪,想赶跑王响声团,那是门都没有!

可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陈干元这种千年老狐狸,自然不会说破,而是笑呵呵地说:“千元兄真是勇猛啊,要是年轻二十岁,一定可以去军中当个师长旅长什么的

“我说千元兄啊,我家的一个护院年轻气盛,不懂事,得罪了你那宝贝孙子,你可要多多包涵啊吴兴化却是嘿嘿一笑,“我已经狠狠教了那家伙,赶明儿的医药费我们吴家全包了啊,你可千万别客气

“啊陈千元被吴兴化的话给呛到了,连声问道,“友联伤得重吗?”

“不碍事吴兴化马上回答说,“就一点皮外伤,我说你那宝贝孙子也真是的,我们吴家三更半夜起来,拿命去和王响声团拼不就是为了解救警团吗?可你那孙子到好,一开口就说救援来迟了,还自称老子。这不,我家的护院人年轻,以前又没见过陈大少爷,就给了他一枪托。”

一听是皮外伤,陈千元放下心来。

这事情自己孙子做得确实不地道,陈千元倒不怀疑吴兴化夸大其词,因为陈友联却是是那性格脾气,陈千元很了解。

“千元兄,王声响只怕不会善罢甘休,我们红枪会的各大当家只怕要聚一聚了,谋戈谋戈如何应付这个难关吴兴化却突然正色说道,“一旦大军军临城下,我们禹县只怕会有兵灾哪

“没这么严重吧陈千元禁不住撇了撇嘴,“禹县乃圣人发祥之地,谁敢亵渎?”“算我没说吧吴兴化被气乐了,摇了摇头,“那我走了啊失陪”。

说完,吴兴化掉头就走,只留给陈千元一个背影。

第二天的红枪会各大当家聚会,陈家还真没有派人参加。不过,吴家老大吴庆伟却巴不得如此,陈家没派人来,吴家的话语权就排禹县第二了。

红枪会的大当家是方家的老爷子方力行,这老爷子已经快七十岁了,可红光满面,精神很好!方家可以说是富甲一方,在钧瓷制造和中药材市场上都占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份额!

在聚会之前,方力行就已经找吴庆伟谈过了,取得了一定的共识!

方力行能够执掌方家多年,并且让方家一直很是兴隆,对其他几大世家占有绝对的优势,自然不会是等闲之辈!

方力行在红枪会里还是很有威要的,只是轻轻咳嗽了两声,议事厅里救马上安静了下来。

“那个,昨晚的事情我想各位当家都已经清楚了啊方力行的声音不大,但很是清晰,“民不与官斗,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可是。现在王声响贪得无厌,昨天晚上居然偷袭警团,想把警团全体缴械,然后解散。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后的生意可都难做了。没有警团的保护,在这个世道里,那是啥生意都做不成。”

“可要是王声响回去,向长官来个恶人先告状,只怕大军很快就会来到禹县哪方力行沉声说道,“我看是不是由各个家族的代表人签名,并且派人去胡静怡军长那里说道说道。这段日子,禹县可没少给胡军长军饷赞助!”

方力行一发话,自然有很多人附和着。

“方老爷子,我认为这个方法不可取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却突然冒了出来,让方力行的眉头禁不住皱了起来。见这个声音居然是吴家的老三发出来的,方力行就用问询的眼光看了一下吴庆伟,意思是:怎么回事情?

吴庆伟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说:“我家老三回来后,好像转变了不少。昨天晚上,就是他极力主张收缴王响声团的武器的。老哥,先弈听他说什么吧。”

“哦方力行这才切刊父,笑,那你说说看。为什么纹个方法不可取。,“胡静怡这个时候正准备着与韩玉昆开战,根本无暇也没有兴趣接见我们派过去的人,此其一。”吴道士拱了拱手,侃侃而谈,“其二,要是王响声存心报复,禹县城外可是驻扎着一个旅的部队,即便我们派人去见胡静怡,大家想想看,王响声他们不会派人封锁交通吗?因此,这个时候,我们的人基本上走出不去的。要是被王响声得知这个消息,反而事情更加不妙!”

听吴道士这么一说,议事厅里人心惶惶,马上议论纷纷。

“嗯,吴家老三说的有些道理。”方力行点了点头,很多年没见,方力行一下子还真想不起吴道士的名字了,只好称呼吴家老三,“那你说说有什么好办法?”

吴道士摊了摊手:“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要说蛮办法倒有一个,那就是:逃!先把人和产业暂时撤出县城,等仗打完了再做打算

“逃到哪里去?。方力行禁不住又皱起了眉头,“大家的根基都在这里,一下子哪里走得了。而且,逃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我也只是提议。”吴道士淡淡地说着,眉头里却有一丝隐忧,“王响声不会善罢甘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谁也没有办法预料。我们禹县就这么个警团,连王响声团都打不过,要是其他武器精良的部队打过来,别说几个冉,就是来一个连,我们警团也抵挡不住!”

“唉,当初就不该让陈家的大少爷当团长,就会纸上谈兵,半夜被人给包了饺子!”方力行也禁不住很是后悔,“警团的战斗力太差,吓吓土匪还可以,可要和正规军比起来,确实差远了。”

“老爷子,要不让警团的人日夜加强警械,派些人到城外去。要是真有大部队前来,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吴道士笑了笑,“各个家族也抽出一部分人枪来,我们组织一个护城队。要是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护城队也可以掩护大伙逃命。”

“嗯,这个,办法到是不错。”方力行点了点头,“禹县是大家的,要大家拧成一股绳,一起度过劫难

“这个护城队,我们吴家可以出一百个人,六十条枪。”吴庆伟这个时候突然插话进来,“不过我先说好,护城队可不能归警团管,我对警团不放心

吴家一直受方家和陈家的压制,这一次,总算露了一回脸,吴庆伟很是兴奋。

“好,庆伟兄果然爽快,开了个好头,我们方家出一百五十个人,三十条枪方力行马上接话说,“护城队的队长我建议由吴兴化担任,大伙有没有意见?。

有方家和吴家带头,这些当家的倒也比较积极,护城队居然拉起了八百多人的队伍,枪支也有两百多支!这样一来,护城队的实力,其实已经高过了警团!

吴家出枪最多,让吴兴化担任护城队的队长,大伙倒都没有什么意见。这年代,谁的枪多,谁就是老大。

吴家之所以出这么多人枪,还是因为吴道士想把五营的侦察排人员安插进护城队,随时掌握动态,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而这一切,幕后自然有聂天戈的指示。聂天戈很清楚,按照吴道士提供的这些情况,王响声那家伙是肯定要来禹县县城报复的。

在这今年代里,正规军被民团给收缴了武器,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事情无论搁到谁的身上,都非处这口气不可。

要是王响声不想办法找回场面,那他以后在军界里就颜面扫地,被军队里的同行瞧不起,欺负不了别人,就要被别人欺负了。

聂天戈的指示非常简单明了:保存实力,保护好家人!

这是乱世,太多的顾虑聂天戈是没有的。聂天戈可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大英雄大豪杰,可以救人们于水火当中。至少,聂天戈又自知之明,现在是没有这个能力。

聂天戈需要的是地盘,发展自己的势力,然后再发展,直到可以和侵略者叫板。国要是没有了,家岂能安然无恙?

而不出聂天戈所料,王响声很快就开始反扑禹县县城。不过,这一次,王响声还拉来了另外两个团的人马。相对于王响声团来说,这两个团的武器装备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只是损失了火炮等重武器。步枪之类的轻武器损失不大。



第一三五章聂家军

二三响声团伙同另外两个团的人马即将兵临城下的时候联怀在为被刘宝全打了一拳而郁闷不已!

“爷爷,这事情不能这么算了。”陈友联咬牙切齿地嚷嚷,嘴唇的动弹又让伤口一阵疼痛,禁不住嘶了一声!“打我的那个家伙是吴家的护院,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要去找吴家算账!”

陈千元瞪了陈友联一眼,很是怒其不争!

“做事情要动脑筋陈千元沉声说道,“你们警团那么多人枪都被王响声团给包了饺子,可吴家那些人看似没费什么力气,就把王响声团给包了饺子。你自己想想看,如今的吴家还是以前的那个吴家吗?你找上门去,也是自取其辱”。

陈友联马上傻眼了。是啊,人家把王响声也揍了一顿,而且揍得比自己还要惨!

“那怎么办?”陈友联有些泄气了,“难道就这么算了?”

“还能怎么办?”陈千元没好气地说,“要不是人家出手,及时赶了过去,你的小命都可能没有了。你还好意思去找人家的麻烦,我这点老面子都让你丢光了!”

见陈千元是真的发脾气,陈友联也不敢吭声了。“你啊,还真是不争气。”陈千元看了看自己的宝贝孙子,叹了一口气,“上千人的警团,两百多条枪,居然让人家给包了饺子

“那不是王响声那家伙半夜偷袭,我们警团没有防备吗?”陈友联有些不服气地说,“要是明打明的来,就王响声团那一百来条破枪,能是我们警团的敌手?”

“兵者,诡道也!”陈千元正色说道。“胜者王败者寇,这是千古至理。输了就是输了,不要狡辩。”

顿了顿,陈千元接着说道:“当务之急,是要掌控好警团。吴家人还算给我这把老骨头点面子,另外组建护城队,没有要求撤掉你这个警团冉长职务。从哪里摔到了,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这些日子,你要加强县城周边的巡逻

“爷爷,可要是人家来几个团,我们警团能是敌手吗?那不是自寻死路?。陈友联心有戚戚地问道。

陈千元脸色一沉:“我们陈家在禹县也有好几千年根基了,怎么就出了你这个窝囊废!”

说着,陈千元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看样子是被气得不轻!

陈友联生怕老爷子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死翘翘了,赶紧跑上前去,在老爷子胸口上抹了抹。老爷子缓过气来,看向陈友联的眼神也缓和了很多。

“友联啊。”陈千元的语气很平淡,可要是有外人在场,该是非常震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