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75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75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等到王响声发现自己的部队已经闯下了诣天大祸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

军官们已经找不到他们的士兵,因为士兵们都已经闯进了他们认为有钧瓷有黄金白银有女人的人家。开始烧杀抢掠!

而军官们,则瞄准了那些禹县赫赫有名的世家大院!

乱了,乱了,乱了!全乱了!

事实上,即便王响声能够约束好他的部属,场面也一样会失控。从王响声邀请其他两个团的部队进攻禹县县城开始,这个悲剧就已经注定要发生!

这个时候,跟随王响声团进城的两个团的官兵也加入了烧杀抢掠的卑劣游戏!

一时之间,禹县县城成了人间地狱!

到处是兵匪们得意地嚎叫!到处是男人们绝望地呼叫!到处是女人们和孩子们悲天跄地地呼喊!到处是老人们痛恨到了极点的咒骂!

不到三天时间,整个禹县县城多了一千多具血淋淋的尸体!

火灾四起,可没有人救火,所有的人都忙着逃命,或者明哲保身,或者趁火打劫!

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零星的枪声!

这种局面,或许也是王响声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他确实当之无愧的罪魁祸首!正是因为他的贪婪,让千古名城毁于一旦,让上千人丧失了活生生的生命!

而胡静怡手下的部队在禹县县城的种种罪恶,也很快成为电报上的文字。到了远在徐州的聂天戈手中。

“强盗,土匪聂天戈气得把电报往地上狠狠一扔,还不解恨地踩了几脚,“畜生!”

“旅座,什么事情能让您发这么大的脾气!”从来没见年轻的旅座发过这么大的火,徐万里在惊诧的同时也有几分好奇,弯腰拾起了地上的电报。用衣袖抹了抹上面的尘土,仔细阅读着。

渐渐地,徐万里的脸色也开始苍白,双手都在颤抖着!

“真是岂有此理!”半响,徐万里才骂出声来,“军人不去保家卫国,却去祸害老百姓,这是什么样的军队?这是什么样的军阀?我呸,兵痞,土匪,强盗,我呸!”

“对王响声团的官兵,一个都不要放过!”聂天戈咬牙切齿地说道,“血债血还,只有鲜血才能洗清他们的罪过!”

这个时候,聂天戈浑身都散发着杀气!

饶是徐万里这样一个铁血军人,也禁不住心中一凛!

“或者,聂天戈才更像一个真正的军人吧。”徐万里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声。“热血,充满正义感”。

第一四零章

“大哥,这是今天加刊出来的报纸”。孙殿英急冲冲地走了进来,嚷嚷着,“禹县出大事了,胡静怡的部队在禹县县城屠杀了上千人!”

其实,孙殿英清早就知道了这个事情,只是孙殿英为人比较圆滑,先是派人把消息捅给了报社,然后才拿报纸过来告诉韩玉昆。

孙殿英自然不想让韩玉昆知道自己和聂天戈暗中结盟的事情,才走这个弯路,也是不辞辛苦。

“是吗?。韩玉昆饶有兴趣地接过了报纸,看了看,心里就开始兴奋起来。不过,韩玉昆脸上却是满脸的气愤,“胡静怡也太放纵他的部属了,禹县可是圣人发迹之地,居然在那里大开杀戒,也不怕冒犯了圣人!”

“大哥,这次王响声团只怕在禹县捞了不少油水,禹县可是产钧瓷的地方,那里的商贾都非常富有孙殿英低声说道,谁也摸不透他到底想说啥。

“不能放过这些强盗韩玉昆沉吟着,“殿英,给我发通电,痛斥胡静怡部队的暴行。”

顿了顿,韩玉昆接着说道:“再加上一条,要求严惩罪魁祸首”。

“大哥,要是胡静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孙殿英就低声提醒道。

“那我们就想办法把事情闹大。”韩玉昆冷声说道,“这事情没那么容易化解,禹县的那些世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不会善罢甘休!”

“那我去安排?”孙殿英就试探着问道,一惠小心翼翼地样子,心里却唯恐天下不乱!

“嗯,闹的越大越好。”韩玉昆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最好让胡静怡无法收场!”

孙殿英出去后,韩玉昆拿着手丰的报纸左看右看,兴奋得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于此同时,郑州城内的胡静怡却暴跳如雷。

胡静怡是再西人,本身就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刀客出身,早期参加过辛亥革命,思想比较激进!

胡静怡年近四十,正值壮年。可是,胡静怡的身体却一直不太好,右臂上更是长了一个疗疮,时不时发作,折磨着胡静怡的身躯!

“王响声,你这个王八犊子!”胡静怡怒吼着,“一千多条人命,你让我怎么向河南的父老乡亲们交待?”

“军座,王响声可是跟随您多年,浴血奋战的兄弟哪旁边的参谋低声道,“这一次,王响声是闯下大祸了。可这其中,肯定是韩玉昆的人在捣乱。您想想看小小的禹县警团,怎么可能反而把王响声团给缴械了?”

“人家捣乱,他王响声就上当?”胡静怡没好气地说道,“他王响声是条猪啊,就这么笨?。

顿了顿,胡静怡摆了摆手:“传我军令,即刻逮捕王响声,听候处置!”

“是。”参谋答应了一声,就往外走。

“王参谋,要是走漏了风声,让王响声跑了,我就枪毙你!”胡静怡突然冒出了一句。

参谋的身躯愣了一下,心里一咯噔,看来,这次,胡静怡是要挥泪斩马缓了!

本来,王参谋是想故意泄露一点消息出去,让王响声先避一避风头再说。可现在,还是自己的性命要紧!对胡静怡的性格王参谋是很清楚的,那是说到做到,铁血无情!

其实,胡静怡也是没有办法。禹县事件现在到了风头上,就连病入膏盲的国父都听闻了这个消息,非常气愤!

要是不能妥善处理好禹县惨案,国民二军将会在政治上非常不利,这是胡静怡绝对不想看到的。

再说,胡静怡的部队里现在又不少苏联顾问。而国民二军这个时候,也非常需要苏联的武器援助。

苏联顾问也对禹县惨案相当不满意,要求胡静怡必须尽快平息不利影响!

王响声这个时候还在禹县县城内和其他两个团长商议着如何封锁消息,不让外界知道禹县县城里发生的一切呢。

相对于王响声来说,其他两个团长都略微平静一些。毕竟,王响声才是罪魁祸首!

可火冒三丈的胡静怡并没有放过这两个团长的意思,王参谋带人直接来到了禹县县城,就在三个人密谋的时候,将三个团长一举逮捕!

第二天,罪恶多端的王响声就被公开枪决!其他两个团长也进行了羁押,等候处罚!

得知王响声被枪决,禹县的各大世家也开始陆续返回县城,麻大阳的第五营人马自然也混在其中进了县城!

可是,事情到了这里还没有结束。一天夜里,两个团长的家属受到了袭击,死伤了十几个人!

全权负责禹县事件处理的王参谋很快就顺藤摸瓜,查出事韩玉昆的手下人制造了这两起灭门惨案!

于是,胡静怡和韩玉昆又开始在报纸上上面打起了嘴仗!

从嘴仗开始,慢慢地进展为武装冲突!

韩玉昆悍然出兵,攻占了胡静怡部队控制地登封,密县等地,向着郑州前进,大战一触即发!

胡静怡见战争已经无法避免,决定主动出击。

而战况也确实如聂天戈所料一般的发展:胡静怡兵分三路,进攻韩玉昆部队!

利用陇海铁路的便利,

韩玉昆不得不弃守荣阳,巩县,退守黑石关!

韩玉昆大惊失色,赶紧向刘振华求救!

刘振华接到韩玉昆的告急,不敢怠慢,赶紧亲率大军赶往洛阳,亲自坐镇指挥!

而这个。时候,张宗昌的一封半真半假地电报,让胡静怡心急如焚!

在这份电报里,张宗昌以“援胡讨憨”之名,行“援憨讨胡”之实,要求西进。企图造成国民军腹背受敌之势。

胡静怡没有办法,急中生智,让人回电张宗昌,故意提前报捷。以消除张宗昌派兵西进的借口!

不过,胡静怡派去开封防范张宗昌部队西进的指挥官却是原来热河的都统米振标,这个人和聂天戈也算是熟人了。

想当初在落马坡,聂天戈横刀立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保安团的两挺重机枪,居然收割了敌军骑兵团将近一千条活生生的生命!

米振标的胆量可不大,要是知道聂天戈来攻开封,不知道该做何想法。

可事实上,聂天戈已经来了,而且是乘坐着装甲列车从陇海线铁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

聂天戈坐在铁罐车厢里,里面的空气不太好,主要是因为车厢不够高。显得有些压抑,这其实是心理作用!

聂天戈的战术很简单,那就是闪电战术!

装甲列车沿着陇海铁路在前面开路,列车上装着独立旅三团和四团两团人马,可谓浩浩荡荡。

在聂天戈看来,这种装甲列车几乎就是铁路上的坦克。这种新式铁甲车车厢外面加装有铁板。并组成列车,每节列车上装备有引。大炮,出挺重机关枪,火力十足。

聂天戈也有些感叹张宗昌财大气粗,舍得在装甲列车上花如此大的成本!

这一次,聂天戈借了张宗昌两列铁甲战车,张宗昌能够答应可以说是给了聂天戈天大的面子。

在陇海线两侧相距不到五公里的公路上,左翼是徐万里率领的独立旅一团,由高风担任副团长,负责协助徐万里作战。

右翼是明铁网率领的独立旅二团,由虎子担任副团长,协助胡铁网作战。

徐万里和胡铁网都是第一次带独立旅的部队参战,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可暗地里都在较劲着!

两翼的部队虽然跑不过装甲列车,可也都是在急行军,憋着一股劲呢。

装甲列车的速度很快,一个小时可以行进三四十里。两翼的大部队自然是跟不上,可骑兵连和机械连的人马还勉强可以跟进。

因此,聂天戈倒是不需要太担心两翼的安全问题。

两列铁甲车相距有大约两公里距离,九姑很想跟在聂天戈身边,就让聂天戈给赶到了第二辆铁甲车上面去了!

在聂天戈看来,打仗的时候有个女人在旁边冲锋陷阵,实在怪别扭的!

而事实上,米振标部驻扎在开封,压根就没有想到真会有敌军从徐州方向沿着陇海线打过来!

因此,陇海线铁路沿途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部队防守!

一路上虽然遭遇到一些零星的抵抗,但在装甲列车的火炮与重机枪威力下,没有哪支小部队能够挡住耽搁铁甲车哪怕是五分钟的行进!

而跟在独立路后面蔡平本的第二十五旅却有些叫苦连天了。

本来,聂天戈和蔡平本就商量好了。独立旅负责在前面冲锋陷阵,摧城拔寨。第二十五旅负责接收地盘,并负责当地接收过来地区的行政事务!

,万

可是,独立旅行进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装甲列车就不需要说,那是长驱直入,一日向河南境内挺进将近两百里。可独立旅其他的负责陇海线铁路两翼保护的部队,也是一律急行军。

这个时候,蔡平本对聂天戈和他的独妾旅实在是叹服了!

光是这行军的速度,第二十五旅就是拍马也赶不上!不服不行哪!

不过,蔡平本也是痛并快乐着。接收地盘自然是一件油水丰厚的事情!

聂天戈早就说过,只要第二十五旅不扰民,不烧杀抢掠,其他的事情完全由蔡平本做主。聂天戈甚至暗示,对那些为富不仁的世家以及商贾,可以考虑到征集一些粮饷!

从这一点上,蔡平本也觉得聂天戈比张宗昌要仗义多了。张宗昌那是口头上说的漂亮,一旦涉及利益,基本上是牢牢抓在他自己手中,不会让别人分一杯羹的!

蔡平本又哪里知道,聂天戈之所以给他和第二十五旅甜头,打的就是第二十五旅的主意!

所有的官兵心里都有杆秤,独立旅官兵的练虽然比较累,但人家的待遇实在要高多了!

独立旅从来不欠饷,而且每个月的饷银还是张宗昌部队的两倍以上,普通士兵一个月也至少可以得到四个大洋的军饷,而军官就更高了。

而且,在独立旅,如果哪个官兵家中有了困难,都可以向聂天戈筹办的一个名叫兄弟基金的组织里去申请借款。

独立旅有钱,旅长聂天戈很大方。可是,在独立旅,不存在施舍。谁要钱可以,只要是正当用途,可以借,但是不给。有借有还,

其实,只要是个男人,谁愿意接受别人的施舍?可惜钱就不同了,和乞讨是完全两回事情,并不丢面子!

而更让第二十五旅官兵羡慕的是,独立旅居然有一个女兵连,女兵连里有两百多个娇滴滴的女人!

很多时候,独立旅的被服之类的日常用品都是由女兵连统一清洗,统一发放。

正是因为有女兵连的存在,独立旅的官兵们平常都很注意自己的仪表,军服的纽扣都扣得整整齐齐,胡须刮得干干净净!

要是练或者打仗受伤,躺在担架上,身边一定会有个娇滴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