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82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82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胡景怡慢慢坐了起来,靠在床头。这个动作也耗费了胡景怡很大的精力,直喘粗气。

“谁派你来的?”胡景怡勉强笑了笑,“阁下身手不错啊,能够在我的警卫营如入无人之境,却没有人发觉你。”

”胡军长,我想借你头颅一用,做个投名状。”黑衣人自然是谢肄,冷声说道,“还请胡军长成全。”

胡景怡沉默了良久,才缓缓说道:“你不会杀我,要杀我早就杀了,不会等到我醒来。”

“我从不杀背对我的人,更别说在睡觉的人。”谢肄面无表情,“所以,我要等你醒来后再动手。”

“哦,是吗?”胡景怡居然也笑了,“那你现在可以动手了。”

“你不怕死?”谢肄反而操了愣,脱口而出。

“是聂天戈派你来的吧。”胡景怡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慌张,笑着说,“看来聂天戈并不是想要我这个将死之人的性命,否则的话也不会派你来当刺客了。”

“你认为我杀不了你?”谢肄的脸上有了一丝怒意,手中的长剑在阴影中闪闪发光。

“不,你的身手很好,杀我自然绰绰有余。”胡景怡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我是个将死之人,以阁下的品性,是不会出手的。”

“我接受的军令是提你的人头回去。”谢肆冷声说道,“不杀你,我回去怎么交差?”

“那你动手吧,别这么婆婆妈妈的。”胡景怡反而发怒了,“就你这个样子,怎么当刺客?”

,万

“我调查过了,你的官声一直不错,老百姓对你的评价也挺高的。”谢肆板着脸说道。”否则的话,你就算有九条命,也没有了。”

“慈不掌兵。”胡景怡苦笑了一声,“我也下令杀过不少人,死,在你这样一个刺客手中,也不冤。你动手吧。”

“即便我不杀你,你也顶多再活一个月。”谢肄已经转过身去,背对着胡景怡,“你已经病入膏盲,无药可救了。”

“想不到阁下还懂歧黄之术。”胡景怡的手在颤抖着,好几次都想伸手去拿枕头底下的手枪,最终还是忍住了。

当然,如果胡景怡真的去掏枪的话,只怕马上要死于非命。作为一个刺客,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的!

“你为什么不掏枕头下的手枪?”谢肄开口了,让胡景怡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将死之人,何必再造杀戮呢?”胡景怡苦笑着,“我又何必一定要给你一个杀我的理由呢?”

谢肆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胡军长,你我无冤无仇,今日我也不好出手。”

顿了顿,谢肄凝声问道:“不知胡军长对聂天戈有何看法?”

“深不可测,人中之龙。”胡景怡的脸色很是难看,最终却是长叹一声,“以区区五千人的独立旅,居然敢孤军深入河南境内,想火中取栗,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到的。”

“胡军长有信心对付聂天戈吗?”谢肄紧接着问了一句。

“一切听老天安排吧。”胡景怡苦笑着,“河南的局势太复杂了,因为独立旅一举占领了开封,郑州,禹县,登封等地,打开了河南的东大门,局势已经完全失控了。”

顿了顿,胡景怡强行笑道:“不过,鹿死谁手,现在还是未知数。只要我们快速打败韩玉昆和镇嵩军,回过头来对付聂天戈的独立旅,还有一战之力。”

“胡军长以为聂天戈还会给你这个机会吗?”谢肆笑了笑。反问道。

“不知道。”胡景怡又是一声苦笑,却倔强地补充了一句,“大丈夫岂能未战先言败?”

“胡军长是个。坦诚的人。”谢肄的脸上多了一丝敬意,很是恳切地说道,“要不是家师有令。或者胡军长还能多活几年,国民二军倒是个不错的栖身之所。”

“成王败寇,自古以来皆是如此。”胡景怡笑得有些悲凉,“人的命运是天注定的,谁也无法强求。我太大意了小看了聂天戈的独立旅,才有今日之患。如果我预料得不错,聂天戈已经派了不少人混进荣阳城内了吧。

“告诉你也无妨。”谢肄笑了笑,“我想那些被刺杀对象大多数是逃不掉的。这个时候的荣阳已经乱了起来。”

胡景怡脸色数变,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安静了下来。

比:推荐好友作品:《七杀绝》,七杀绝命横空现,月雅浪晏龙夕远。枪心刀器毒幻暗,不屠天下不归山。一本不错的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去支持一下。

第一五零章卫定二的担忧

城里确实乱成团麻了。隐隐约约的枪声不断传曲,町允治的耳朵里,让胡景怡面色大变。

“胡军长,我也该走了。”谢肆叹了一口气,“希望还能再见。”

“一路好走。”胡景怡深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我不会让人截杀你的。”

谢谢。”谢肄转过身来,诡异一笑,“不过,你的部属即便都出动,也未必能留下我。”

说着,也不见谢肆有什么动作,刷地就消失在黑暗当中。

“聂天戈,你的独立旅真的是仁义之师吗?”胡景怡呆了半响,才呢喃一声,“不杀人的刺客,只怕也只有你聂天戈手下才有这号人吧。”

一个晚上,胡景怡的国民二军留在荣阳总指挥部里的高级军政官员或被恐吓,或被刺杀,一时之间,鸡飞狗跳,让人胆战心惊!

而除了胡耸怡的官邸,胡景怡的部属所在地方都受到了冲击。甚至,整个指挥系统几乎陷入了瘫痪状态,人人自危!

“军座,岳维俊来电。”第二天大清早,一个年轻的副官就匆忙进来了,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

“念!”胡景怡面无表情地吩咐。

“我部已经击溃韩玉昆师和镇嵩军的主力,敌溃军正往伊水大桥方向逃窜。”副官大声朗读着电文,“我部官兵正在追击敌溃军,有望三日内攻占洛阳!”

让副官纳闷的是,胡景怡的表情没有丝毫高兴的意思。不过。副官也不太在意,以为胡景怡是因为受病魔折磨,高兴不起来!

胡景怡眉头紧锁,挣扎着坐到了床边,让副官把桌子移动过来,然后放上军用地图。

“伊水大桥!”胡景怡的手指头点在伊水大桥的位置上不动了,缓缓说道,“拟电:一日内务必攻克伊水大桥!”

“是。”副官愣了愣,却是马上答应着,“我这就去发电报。”

“慢!”胡景怡叫住了转身要走的副官,“再加上一句:谨防聂天戈独立旅的偷袭,如遇袭,速退荣阳!”

副官的表情都僵住了:“军座,过”

“少废话,就这么发电报。”胡景怡几乎是吼了出来,而这点力气,也让胡景怡剧烈咳嗽起来。

“医生,医生。”副官大惊,赶紧扶住了胡景怡,一边大声吩咐医生进来。

“还死不了,你赶紧去发电报。”胡景怡拨开了副官的手,“记住。一个字都不能改!”

副官叹了一口气,很是担心地又看了胡景怡一眼,这才离开。

而刚刚攻下黑石关的岳维俊此时是神采飞扬,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一举击溃韩玉昆师与刘振华的镇嵩军,这功劳实在太大了!而现在,胡景怡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医生说很难再活三个月!

岳维俊甚至想着,等胡景怡一死,这国民二军的军长一职非他莫属!到时候,整个河南都是他岳维俊的了!

“军座来电!”一个年轻的参谋风风火火过来了,表情有些诡异。

“念!”岳维俊心情很好,居然伸手拍了拍年轻参谋的肩膀,让年轻的参谋受宠若惊。

“一日之内务必攻克伊水大桥。另:谨防聂天戈独立旅,如遇偷袭,速退豪阳!”年轻参谋大声念着,一边还注意着岳维俊的表情。

岳维俊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好半天才哈哈大笑:“聂天戈独立旅?聂天戈倒是偷袭专家,偷袭了开封和郑州,我还没找他算账呢,他还敢来偷袭我十万大军?”

顿了顿,岳维俊意识到自己过于张扬了,马上转口说:“胡军座多虑了,聂天戈独立旅哪里敢来黑石关?”

“长官,这电报如何回?”年轻参谋一脸肃穆,已经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

“回电:遵命,请军座安心养病,一切有我岳维俊。”岳维俊一字一句地说道。

“长官,我军虽然已经击溃韩玉昆师和刘振华的镇嵩军主力,但敌军实力犹存。”年轻参谋有些迟疑,但终于还是开口了,“属下认为有几个疑点,值得注意。”

“卫定二,你子怎么说话吞吞吐吐。

”岳维俊瞪了年轻参谋一眼。大大咧咧地说道,“有屁就放。”

“是。”卫定二恭恭敬敬地说道,“第一,属下认为敌军溃军居然没有一口气逃过伊水大桥,相反,还有聚集的趋势,这实在有些诡异。第二,一直在后方骚扰偷袭我军插重部队的小股人马练有素,来去如风,属下认为这中间有些蹊跷。”

岳维俊哈哈一笑:“你小子啊,头脑是灵活,但看问题太钻牛角尖了。”

“请长官指教。”卫定二到是不被不吭地说道,心里却是一咯噔,知道自己的意见岳维俊是听不进去了,心里叹了一口气。“刘振华和韩玉昆师可不是铁板一块。”岳维俊呵呵笑着说,“否则的话,我们的部队想这么快击溃他们呢的联合部队,只怕有些艰难。现在他们打了败仗,都争着逃命呢。”

“长官的意思是刘振华和韩玉昆在争谁的部队先过伊水大桥?”卫定二的表情恍然大悟,“因此才在聚拢部队,分批过桥?”

“嗯。”岳维俊有些得意地点了点头。“伊水大桥原本驻守着刘振华镇嵩军的一个营,可韩玉昆对此不放心,几天前就已经派了孙殿英旅也去驻守伊水大桥了。这个时候,只怕刘振华也难以对韩玉昆发号施令了。”

“孙殿英为人狡诈,部队也算是正规军。”卫定二勉强笑了笑,“以一个旅的部队对付镇嵩军一个旅,自然是绰绰有余。不过,韩玉。昆自然是不想和刘振华撕破脸皮,这事情倒是有趣,一时之间,僵住了,倒也有可能。”

顿了顿,卫定二又补充了一句:“长官,要是孙殿英旅不听韩玉昆和刘振华的命令,那这事情只怕更加有趣了。”

“不会吧。”岳维俊愣了愣,半天才笑着说,“我也派人和孙殿英有过接触,可孙殿英一直含糊其辞,并没有投靠我们国民二军的意思。”



第一五一章变局

三官。要是孙殿英投靠,聂天戈独立旅呢?”卫室二鼎水口说道。

“这不可能。”岳维俊又是一愣,随即乐了,“孙殿英没这么傻吧,东北军现在可是救不了他孙殿英!”

“长官,我怀疑偷袭我军福重部队的小股人马就是聂天戈独立旅的人。”卫定二心里又是叹了一口气,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继续说道,“开封,登封,禹县等地都是被聂天戈独立旅里应外合给攻破的,我担心聂天戈独立旅的主力部队已经在我军周围地区了。”

“批蚜撼大树,自不量力!”岳维俊冷哼了一声,“我倒是期盼着早些遇到聂天戈独立旅呢。”

卫定二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嘴巴蠕动了好几下。却没有再说什么了。

作为一个参谋,如果认为长官的作战计划有问题,第一次肯定要提出来,即便不采纳,也是尽一个参谋的本分。如果长官不听,参谋还是要第二次进行提醒。不管对错。这个参谋都是称职的。如果对了,自然会获得长官的赏识!如果错了,也是小心无大错,长官也不会责怪什么!

但是,一个参谋绝对不能第三次提和长官思路不一样的建议。如果坚持提意见。说到轻的,是不识时务,妄自狂妄,目无长官。说到重一些,那是干扰长官决策,罪名就大了。

卫定二是个很识时务的人。因此没有继续说让岳维俊不高兴的论调。

可那丝疑虑,一直压在卫定二的心头。

卫定二虽然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却参加过辛亥革命,也跟随胡景怡多年。作战经验丰富,且以足智多谋著称。

不过,卫定二的命运却不是太好,如果历史轨迹不出现转变的话,三年后将被蒋校长定下“卫定二通匪有据,就地正法”的论调,被岳维俊派人枪杀于卓阳县城大街上!

安葬时。杨虎城曾致挽词曰:“风萧萧。雪纷纷,三秦痛悼卫忠臣;功三秦,怨三秦,守城将军卫忠臣。”由此可见,卫定二擅长防守作战!

可见,在历史上,卫定二虽然官至新编第一师的旅长,却是个悲剧人物!

“卫定二啊,你人虽年轻。却思维紧密,是个当参谋的人才。”岳维俊笑着说,“不过,为将者,切忌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那是兵家大忌哪。什么时候你能够真正把握全局,魄力十足,那你就是卫定一了。”

岳维俊自认这话说得有水平。也很幽默,可卫定二却认为这话很是刺耳!

卫定二还真猜对了,这个时候的孙殿英,已经完全投靠了聂天戈独立旅。

当独立旅一个团的人马混进孙殿英旅的时候,事实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