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9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9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九一八事变中,日本人从张府里得到的黄金与白银就是上亿!

“让我管理没有问题,不过,这个账目每个月少爷您还是要过目一次。”孙立刚笑了笑,“否则的话,哪天家当都亏掉了,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好吧。”聂天戈无奈地点了点头,“以后每个月底,我看一下账单就行。”

两百万大洋,看起来不是很多,可实际上其购买力非同小可!

一个银元,大约等同于新中国建国初期,也就是五十年代的八元人民币。因为现在的粮食产量是二十年代的十倍,所以和现代老百姓还可以用粮食喂养猪鸭鸡之类的牲畜是不能相比的。

因此,要是换做现在的人民币,一银元大约等同于八十元人民币,这个换算公式应该是比较恰当的。

也就是说,两百万大洋,等同于一亿六千万人民币,让聂天戈马上成了亿万富翁,怎能不叫聂天戈欣喜若狂!

而民国当时的物价又是怎么个状况呢,据管家孙立刚介绍,大米三分四厘钱一斤,猪肉一毛二分钱一斤,白糖六分钱一斤,食盐两分钱一斤,植物油每斤八分钱!

在这个年代里,一个四口之家,每月一十二元即可维持小康水平!当时,一个贫困家庭定的标准为每月收入在十元以下。

相比之下,如鲁迅所说,学者教授们的生活水平属于“中产知识阶层”。他们不像统治集团、剥削阶级那样豪华奢侈,也不像体力劳动者和城市贫民那样一贫如洗。

20年代在奉天城内较为有钱的知识阶层,全家每月必须的生活费(伙食、房租、交通费)80元已经很宽裕了(合今人民币2800元),许多物价比在上海市低廉。而教授、讲师们的收入,普遍在200元以上,甚至可达400元(合今人民币1万多元)。因此能够盈余很多钱来购买中外文书籍报刊,并且从经济上提携后起之秀和自费出书。如沈从文、何其芳、卞之琳等都得到前辈们的资助。

奉天城内那些所谓的文化人最大的爱好就是下饭馆、看戏京戏、文明戏和话剧、电影、泡茶座、逛琉璃厂买书籍、碑帖、文物。

东北讲武堂里,学员们一个月的伙食标准定在六元,六人一桌,六菜一汤,馒头米饭随便吃。个人在饭店包伙则是十元每月,四菜一汤,花钱一元则可以请客吃唰羊肉!

在大馆子请一桌十席,高级的鱼翅席每桌12元,加酒水小费总共不到20元,每人2元。鱼唇席10元、海参席8元一桌。最高档粤味谭家菜,40元一桌,主菜是每人一碗厚味鱼翅,可供11人入席;这属于豪华消费。

至于以平民为对象的中等饭铺,2元钱一桌的便席,菜谱有

四冷荤:四个装熏鱼、酱肉、香肠、松花蛋的拼盘,每盘5分;

四炒菜:如溜里脊、鱼香肉片、辣子鸡丁、炒牛肉丝等,每盘1角;四大碗:多为米粉肉、四喜丸子、红烧鱼块、扣肉等,每碗2角;

一大件:一个红烧整肘子,或一只白煮整鸡,加一大海碗肉汤,合6角。

这一桌菜相当丰盛,十个人是吃不完的;平均每人2角。

聂天戈不知不觉地就成了财主,还是很大的财主。

不过,聂天戈心里很清楚,这钱是死的,要是不能钱生钱,再多的钱都有花完的时候!因此,聂天戈就思考着怎么样能够赚取更多的大洋!

东北地区种植着大量的烟草,不过,大部分是大烟,也就是鸦片烟草!就连少帅张学良都抽上了大烟,可以推测出情况有多严重。

本来,聂天戈是反对制造香烟的。后世里,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到处都是。可在这个年代里,抽烟总比抽大烟好吧。

因此,聂天戈并没有多做考虑,马上想到了过滤嘴香烟这个名词。或许,这个烟草事业可以让自己财源滚滚吧。

不过,这个时候,聂天戈急于回黑虎寨,对山寨进行整编!

让管家孙立刚给自己准备了一百万的美国花旗银行的支票,聂天戈带在身上,就离开了奉天城,向黑虎山方向出发了。

两天后,聂天戈到达了黑虎寨。

迎接聂天戈的是母亲孙秀姑的一顿嚎啕大哭,昏天暗地,很是凄然!

“妈,舅舅说对不起您,没有尽到一个兄长的责任。”聂天戈这话一出,让聂邱庭夫妇都面露惭色,很是恻然!

“别说了,是我对不起这个姐夫。”聂邱庭叹了一口气,“我也对不起你母亲啊。”

孙秀姑则不停的哭着,一度昏迷过去,让山寨里的人好一阵手忙脚乱!

第二天,黑虎寨的十四个当家又聚集聚义大厅。

“把各位兄弟召集,就是为了张作霖大帅招安我们黑虎寨的事情。”聂邱庭的声音虽然不高,但话语里透露着威严,大当家的气势透露无遗,“上次我们十四个当家的已经初步达成了一致意见,这一次主要是再一次征求大家的意见和想法。”

说着,聂邱庭看了儿子聂天戈一眼,就低头喝茶,做甩手掌柜了。

如果有可能,聂邱庭又哪里愿意当土匪?更何况自己的这根读秒可以做保安团的团长,可以说是有了一个好的出身,身为父亲,聂邱庭自然很是高兴。

不过,聂天戈却是暗自叫苦。好戏还要靠众人唱才热闹,自己一个少当家如此冒冒失失出头,算是咋回事情?

“张大帅说了,我们黑虎寨的弟兄接受招安后,就可以成为黑山镇正规的保安团,团长就是我们的少当家。”还好,吴道士说话了,让聂天戈松了一口气,虽然说这个保安团团长由张作霖内定,但古时候赵匡胤黄袍加身还要以推再推呢,中国人总是以谦虚为美德,对于位置问题又自己独特的研究和行事方式!

“少当家文武双全,为人宽厚,满怀仁义。”三当家南天云是大当家聂邱庭的心腹人士,自然是第一个赞同,“让少当家当保安团的团长,一定不会亏待大伙,我第一个赞同!”

聂天戈的眼神却是看向了二当家马萧风的三角眼,因为聂天戈心里很清楚,要说黑虎寨里有刺头的话,那这个马萧风就是最大的刺头,也是最大的隐患。

聂天戈倒是希望马萧风反对自己当保安团的团长,自己就可以在台面上对他动手了。

PS:新书冲榜中,各位兄弟姐妹多多帮衬,收藏,推荐,点击,多多益善。当然,有打赏更好,嗬嗬嗬!

第十八章改编

“既然是张大帅直接任命的,我也赞同。”马萧风眼珠子转了转,马上笑着说,“不过,兄弟们总也要有个出身吧。”

说着,马萧风看向了大当家聂邱庭。

“二当家可能还不知道吧。”吴道士笑着说,“少当家已经被张大帅收为义子,少校军衔呢。”

这下,马萧风才是真正面色大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聂天戈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马萧风,对马萧风的冷静功夫倒是有些佩服。

马萧风知道,聂天戈有了张作霖大帅这个大靠山,只怕自己以后难以撼动聂天戈的位置,以后的保安全只怕要改姓聂了!

可事已至此,马萧风也很无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各位当家叔叔,张大帅已经答应天戈,保安团里的军官由我们黑虎寨自己说了算。”聂天戈这才笑了笑,“凡是愿意接受招安的弟兄,一律按正规军人对待,有军饷,以往的江湖恩怨既往不咎。”

顿了顿,聂天戈又接着说道:“当然,人各有志,不能相强,如果哪位弟兄有好的去处,我也不拦阻,发放安家费,客客气气送下山去!”

“少当家,那我们山寨的大当家和二当家在保安团里是什么职位?”八当家刘成龙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身好功夫,比虎子还要强上一些,听闻少当家聂天戈很是勇猛,本来就有些不服气,再加上八当家刘成龙是二当家一手带大的,对马萧风忠心耿耿,马上接话说。

不过,刘成龙这话在理,你少当家当团长,那大当家和二当家怎么办?

聂天戈对此早有腹案,笑了笑:“张大帅有吩咐,保安团按照新式军队编制,所有的基层军官一律要经过考核通过再任命。”

聂天戈这是把所有的问题往张作霖那里推,反正也没有人敢去问张作霖。

马萧风一听,脸色又是一变,却没有说什么。

“大当家和二当家,我专门向张大帅提了。”聂天戈这才话锋一转,“不管出任什么职位,但少校军衔是肯定给的。”

这下,马萧风马上阴转晴,脸上又了笑意,这个少当家还是会做人嘛。

事实上,聂天戈早就有考虑,给自己的老爸和马萧风一个少校参谋干干,都不掌握实权,让所有人都没有话可说。

这个保安团,聂天戈是一定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不容任何人染指,这是原则问题!

马萧风没有问题,其他的当家自然也都没有了问题。

不过,这个招安收编问题,可也关系重大,马虎不得。

“我们明天开始内部整编,一个星期后张大帅就会派人过来接受招安。”聂天戈沉声说道,“并不在多而在精,那些老弱病残者,一律发放安家费。”

“少当家,要是这样,我们整个黑虎寨只怕只有一个连的人马了。”吴道士就提醒道,“全寨子一共只有四百多青壮年,除去一些不愿接受招安的人员,只怕顶多三百来人抢。”

“我们保安团今后只怕也少不了要打硬仗,人多也帮不上忙。”聂天戈淡淡地说,“新式军队的训练,老弱病残也是吃不消。”

聂天戈这么一说,其他人就无话可说了。

大当家聂邱庭为人厚道,很重义气,那些不愿意参加保安团的人,都给了一笔不少的安家费,倒也没有多少人有怨言。相反,有不少年纪大的老土匪对山寨有感情,有些舍不得离开。

“不走也没有关系,可以继续呆在山寨里。”聂天戈不以为意,反正黑虎寨这个根据地不能丢,留下一些人看守,也是好事。

黑虎寨易守难攻,保留下来,也是为保安团留了一条退路。

再加上山上丘田不少,满足这些老弱病残的耕种倒也不成问题,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这一个星期,聂天戈也没有闲着,主要是给保安团找一个好的营房。

保安团自然不能驻扎在小镇上,对这帮土匪,聂天戈可没有信心,鬼知道这些家伙如果失去约束,会闹腾出些什么幺蛾子来!

在这个年代,名声是非常重要的。因此,聂天戈非常看重名声。况且,聂天戈身为张作霖大帅的义子,更是代表着张家的形象。聂天戈可不想因为名声问题,让张作霖大帅找自己算账。

于是,聂天戈和吴道士围着大虎山小镇转了一大圈,总算把营地确定了下来。

“少当家,这营房场地也太大了些吧。”吴道士看了聂天戈一眼,随意说了一声。

“我还有其他用处。”聂天戈呵呵一笑,“地大怕什么,反正不用花钱。”

营房的建造张作霖可不会掏一分钱,一来张作霖知道聂天戈继承了孙烈臣的遗产,手头有钱,二来黑虎寨存在多年,打家劫舍的事情也没少干,家底应该不错。

不过,这个事情倒不需要聂天戈烦心,有聂邱庭和吴道士搞定。暂时的营房,就是临时搭建的—一些木材结构的大房子,非常简单。

至于营房的完善,那是后一步的事情了。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保安团下设营连排班的战斗编制,除了大当家聂邱庭和二当家马萧风担任高级参谋外,其他的基层干部基本上还是黑虎寨的大小头目。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聂天戈这些日子来虽然表现得可圈可点,可要完全服众,还需要一个时间段。

如何立威,对于聂天戈来说,也是一件比较头疼的事情。

还好,机会很快就来了。

张作霖把黑虎寨的招安工作全权交给张学良处理,张学良也没有把☆奇书网のQisuu★黑虎寨太当一回事情。不过,张学良的老师郭松龄却对黑虎寨很感兴趣。

事实上,与其说郭松龄多黑虎寨感兴趣,还不如说他对聂天戈这个张作霖大帅新收的义子感兴趣。

郭松龄长相魁梧,相貌堂堂,军人做派,很难让人把他与教书先生联系到一块。

“郭叔,怎么敢劳烦您亲自来一趟。”聂天戈领着黑虎寨的大小当家在寨门口列队相迎,大步迎上前来,先给郭松龄敬了一个端正的军礼,这才很是客气地说。

“不错嘛,很有军人气质。”郭松龄拍了拍聂天戈的肩膀,有些亲昵地说。这倒让聂天戈心中有些怀疑,传闻郭松龄因为新式军人作风,与张作霖大帅手下的一干老将不和,就是因为郭松龄过分严谨,行事刻板,得罪了大批人,可看郭松龄这个样子,很会做人啊。

殊不知,郭松龄一向以军人自居,很是看重军人作风。见聂天戈对自己行军礼,心中很是高兴,对聂天戈的评价高了不少。

不过,山寨里的土匪们纯属乌合之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