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05部分

仙旅奇缘-第105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善教ǎ教ㄍ饪湛盏吹矗槠觯缪趟葡迹腥粝删场

    碧霞走到平台边上,遥望中心,脸色更加阴沉。容辉听见雷鸣声响,循声也看见山腹中心悬浮着一座平台,台上灵气翻滚之间,宝光闪烁,正斗得激烈。偶尔劲风起处,荡开一片烟霞,也只能看出一簇衣袍袖角。

    三人正犹豫该不该下去,碧霞笑声提醒:“有人来了。”

    “走!”容辉低喝一声,提着猫熊,纵身跃出,直飞平台边缘。稍运灵力,身子直往山窜。收敛气息后,更能悬浮不落。他疑惑片刻,方知到了“灵眼”。稍作思量,索性施展“风遁术”。踏出一步,化作一股清风,悠悠荡出。潇璇和碧霞更不迟疑,随后跟上。

    三人飞出两里,方见山腹中悬浮着一座石岛,岛上百丈方圆,中间竖着座高台,台上坐着一人。石台下人影闪烁,有光头罗汉,有白衣修士,还有一众草原武士。

    “阴阳石?”碧霞见台上那人头顶悬浮着一金一紫两块石头,低呼一声,脸色更加难看。

    容辉稍运灵力,将猫熊负在身后,循势望去,见那金石围着紫石缓缓旋转,只觉得是两件宝贝,连忙追问:“什么是‘阴阳石’。”

    “那是自然生成的至阴至阳之物。”碧霞沉着脸说:“这两物一旦相遇,就会激起雷霆,引发罡风。眼下两物互依而无事,显然镇压着台上那人。”

    容辉见那人身穿白衣,头戴白帽,只觉得分外眼熟。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蛮子大汗?”连忙追问:“难道这里是蛮子大汗的密葬之所?”又连连叹息:“朱芯说汗墓中所藏珍宝无数,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果然是好宝贝呀,连和尚也疯狂!”

    潇璇上下打量,见平台外空空荡荡,忽然问:“我们还是走吧,灵眼在哪?”

    碧霞嘴里发苦,勉强挤出句话:“灵眼也被镇压住了,就在那石台下面。”说话间忽有所感,小声提醒:“他们来了。”

    容辉点头招呼:“走,我们下去!”当先窜下,踏上小岛一角,又被灵雾遮住了视线。走出两步,脚下一沉,却恢复了体重。

    三人刚刚站定,忽听一声招呼:“何方道友,来此作甚?”应声飞来一道白虹,光华敛去,显出一个白衣青年。右手藏剑,眉头紧锁,凝立如松。

    “太阳期?”容辉心里一突,不敢怠慢,却听碧霞冷笑:“华山派,这里又不是‘贺祖洞’,阁下未免管得太宽了。”语声淡淡,如天外飘来,直刺灵魂。

    容辉一想也是:“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人家踩你,是因为你自己先弯下了腰。”当下挺起胸脯,微笑应承:“道友,我们恰巧路过这里,进来瞧瞧罢了,绝无恶意!”

    他一语出口,只觉那青年气势陡增,山一般压将下来,也不示弱,潜运神通,左手轻挥,灵气激荡。右手挺剑撞出,使出一招“金涛烸浪”。剑势到处,火焰奔腾,怒潮般滚滚压去。

    青年脸色微变,右手剑纵至身前,凝力招架。火浪压上,如遇坚崖。“道境?”容辉见他神色清冷,置若罔闻,暗自惊骇:“这回遇上高人了!”暗催灵力,火浪滚滚,前浪未消,后浪又至。一浪高过一浪,一浪强甚一浪。任浪潮滔天,那青年只是纵剑而立,不摇不晃。

    容辉只是不想让他小觑自己,尽力后见好就收。青年冷哼一声,却再不敢怠慢,只撂下一句狠话:“此物我华山派势在必得,三位好自为之!”

    “此物大凶,遗留世间,祸患无穷,还请施主回头!”青年话音刚落,雾气中又有人朗声应答,说着走出个金身罗汉。他上身赤膊,颈上挂着十八颗乌金璎珞,右手中握着柄“五龙金刚杵”,却看也没看那青年一眼,径直走到容辉身前,单手一揖,瞪眼劝说:“贫僧等奉法旨而来,要带此物回佛光寺镇压。以免苍生受苦,百姓遭劫。三位施主若能助贫僧等降魔,亦是功德无量。”华山派青年听言,轻哼一声,拂袖而去。

    “苍生都在前线受苦,你怎么不去银川城外降魔。”容辉听言,心中不由冷笑:“哥见过说谎的,但说得这么虔诚的,你算头一份!”可见他客气,嘴上还得应承:“除魔卫道,正当我辈所为,在下一定尽力!”说话间背脊生寒,回头见洞口处掠来三人,待看清形容,心头一突:“是她们?”见来人竟是先前见过的金发女郎,纤腰侍女和娇小魔女三人,更加疑惑:“她们怎么搅到一起了?”回过神来,抬手一揖,躬身说:“后方三人并非我邦修士,还有一个是魔道中人,杀生无数,正欲杀我们而后快,还请大师援手!”

    “阿弥陀佛!”罗汉瞪着眼打了声佛号,朗声劝说:“佛法无国界,只度有缘人!”声似洪钟,迭迭传出。

    容辉听言,暗骂一声“老狐狸!”往后打了个手势,转身就往西走,潇璇和碧霞随后跟上,刚刚走进迷雾,又听那罗汉说:“三位女施主……”话音未落,传回一声娇叱:“秃驴,让开!”正是那娇小魔女。

    三人沿着石台边走,仔细打量场中情形,见除了华山派修士,佛光寺僧众,和草原勇士,草原一方还有一众红衣喇嘛助阵,中原这方中也夹着一些散修。两相比较,牧族勇士人多势众,稍占上风。

    容辉见华山派二十余名弟子动起手来,无一不是法术连贯,暗含道境,由心叹服:“果然是大门派,果然不是‘丹霞山’能比的。”又见佛光寺僧众身负金光,一拳一脚,法度森严。“喇嘛教”众各摇金桶,宝光灿烂,攻守兼备。草原勇士动起手来,更是风雷呼喝,气势奔腾,这才知道什么叫“修真界”。

第五十一章 凝神聚气

    三人自知实力垫底,也不愿陷入纷争。只想找个角落观战,伺机逃命。容辉背着猫熊,走在前面,忽听碧霞提醒:“小心!”神有所感,不及多想,抬左手向天一指,灵气汇聚。右手剑循势刺出,赤焰奔腾,迎头撞上一柄黑杵。

    灵力相激,赤焰似有灵性,径直没入杵头,将一柄四尺黑杵烧得通红。杵身嗡鸣,来势锐减。容辉定睛细看,只见那杵头分作九股,每一股都是一颗鬼头,非但青面獠牙,狰狞可怖。碧眼泛光,更似活物,竟还能吸入赤焰。

    神通以神念催动,这招“烽火燎天”旨在以神控火,避实击虚,尤耗心神。他突失火中那股神念,脑仁一痛,脸色不由发白。潇璇一惊,轻振软剑,化作一缕银丝。可未见法宝主人,只敢暂取守势,以策万全。手随心动,捏出一个法印。银丝轻轻一振,光芒大放,在四周盘旋穿梭,围住了三人。

    “明王神功?”碧霞见那十八只鬼眼泛起一抹绿光,蹙眉轻哼:“吐出来!”左手挥过,灵气回旋,聚成五片绿叶。右手拈起,掐出一朵红花。屈指轻弹,火焰迸射,闪烁间一胀一缩,包住了黑杵。

    杵头乌光大放,嗡嗡震颤。九个鬼头一齐哀鸣,应声喷出一股黑火,灼灼荡开,霎时间劲风四射。容辉在黑火中感应到那股神念,心念所及,一并收回,却听一人低喝:“敢伤本座法杵,找死!”语言涩滞,不似中土人士。

    三人循声望去,只见黑风过处,显出一个红袍胖喇嘛。他左手轻摇转桶,右手往回一招,黑杵顺势飞回,被他握在手中后,翻腕掷出。。鬼杵旋转,带起一阵黑风,直扑三人。

    容辉离风眼尚有五丈,已被吹得肌肤生疼。鼓荡灵力,亦无多大功效,直吓得脸色煞白,传音询问:“他什么修为!”

    “十二指杵,两果罗汉。”碧霞目光冰寒,肃然传音:“宰了他!”说着大鸟般纵身扑出。双手互握,风云色变,灵气蓦然激荡。向外一分,灵风回旋,恰似一声轻鸣。

    两股灵风相撞,激起一股炽焰。碧霞应声窜出,双臂竟化作了一对火翼,焰随人走,更似几缕长翎。碧霞轻振双翼,荡开一道火浪,再做激射,直扑黑风。

    容辉和潇璇看得目瞪口呆:“这这这……这也是法术?”忽听碧霞传音:“这就是‘萧风采菊’的第四招,凤凰振羽。”声似天籁,直入人心,听得他精神一振,才回过神来,和潇璇互望一眼,轻振大剑,一起扑向那红衣番僧。

    二人身形未到,潇璇攻势已出。银丝如鞭,打着圈套将过去。容辉背着熊轻抬左手,八方灵气汇聚。右手剑凝力送出,剑气如火,剑势如浪,直压红衣喇嘛。

    番僧见碧霞化身为凤,先是一惊,又见她展动身形,挥下阵阵火雨,搅得风势奄奄,全无着力之处,已甚恼火。眼见潇璇和容辉联手攻来,更不客气。左手加力,转动金桶,仍然凝立不动。

    银丝缠至番僧身外,如遇气场,怎么斩割,也无法近其半丈。剑挟火势,排至他身前三尺,亦如撞上一面山崖,轰然震荡。后劲涌来,火推火火势大作,浪打浪浪潮高涨,却沾不到番僧衣角。剑锋撞至,风火剧震,相互激荡,“轰隆隆”爆炸开来,气浪横扫。

    威能所至,番僧身外灵力激荡,竟显出一抹六尺虚影。其瞪眼呲牙,怒气冲天,竟是个三头六臂的怪物。容辉心头剧震:“法像?”又见像中番僧脸色阴沉,右手结印,左手颤抖,将个金桶转得如风似电,方知他也不好受。

    容辉正愁没机会练手,又见四周灵气又取之不尽。眼下碰到个活靶子,岂能放过?于是传音潇璇:“再来!”右手轻招,收回大剑,又是一招“红衣绿裳”,纵剑扑上。

    法相被烈焰引燃,如镀了翠铜,泛起一层绿光。番僧却似吞了一瓢滚油,肌肤赤红,不住颤抖。潇璇看出便宜,回头望向碧霞,只见她拖着一股烈焰似在空中起舞,遍撒火雨,牢牢困住了黑风,于是轻抖剑柄,银丝扫中法像,却如金铁交鸣,擦出了一簇火花,也无法撼动分毫。

    “红衣绿裳”未过,容辉第二剑“烽火燎天”,接着撞出。灵力相激,如洪钟剧鸣,“嗡嗡”作响。大剑被法像震回,被容辉抄在手中,又是一剑“金涛烸浪”,接着撞出。

    番僧见容辉使来使去,就是这三招,渐渐放下心来:“只要以一己之力,拖住这三人。事成之后,就是大功一件!”不由好笑:“小鬼,跟佛爷过招,你还嫩了点!”

    容辉潜运“阳明之力”,调动周围灵气,只管出剑。连使几招后,略有领悟。心神融通,身法相随,渐入佳境。一招“金涛烸浪”使出,发现气散神疏,充其算大河入海,一泻千里,哪里有大潮回涌的气势,更谈不上无坚不摧,无强不破。

    他出剑时稍作思量,干脆把大剑往身后一抛,让猫熊咬住。左手轻挥,灵气汇聚。抬右手又是一掌“金涛烸浪”,同时以神念控制。灵力到处,火浪如洪,直奔法像。

    番僧哈哈大笑:“佛爷还是第一次看见背熊打架的人!”说话间见火浪冲来,仍不以为意。浪头到处,如巨木撞钟,“嗡——”,一声轻鸣,法相剧颤。番僧吓白了脸,右手轻颤,金桶急旋,才堪堪稳住法像。

    容辉掌势未收,见火浪被加劲震回,感受到其中震动后,趁势再加一力,避实击虚。御火如水,两浪叠加,再撞法像。

    法像震颤未止,又遭一击。浪头到处,虚影晃动,轻轻胀缩。番僧脸色发白,心头剧震:“这一招怎么突然这么厉害!”只道容辉侥幸,强压下一口气,急转金桶,稳住了法像。

    容辉见了,也惊惧万分:“一抹虚影,就有如此威能。若金身亲至,又情何以堪!”心念及此,涌起一股戾气,左手横挥,两丈内灵气激荡。右手推出,九尺间赤焰横空,集向法像压去。

    火焰聚集,由红转橙,由橙变黄,烧至相身,已是一团黄绿色。火势轰鸣,法相剧震,胀缩不定。容辉这一掌打得酣畅淋漓,掌势未收,发现灵力反震更加凝聚,欣喜之余,再加一力,乘势打回。

    番僧哪知道其中精微,只见炽焰冲势不止,竟然凝聚成绿色,威能更胜,顿时吓得面白如纸,急转金桶,传音求救。左手急晃,忽听“咔嚓”一声脆响,手中一轻,直吓得面无人色,大汗淋漓。

    潇璇见转金桶碎裂,法像一胀一缩,轰然崩溃,心头一喜,银丝抖出。罡风中银光一闪,血如泉喷,冲开头颅,尸身随之而倒。容辉见了,也是一惊:“死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才知道什么叫生死一念:“都说修为越高越安全,岂不知高手越多越危险。”看向潇璇,相视一笑。

    番僧身死,黑风消散,九股杵“咣当”一声,落在地上。气浪排开,荡开了三十余丈灵雾。潇璇打量四周,见远处只有个华山弟子,和两个勇士斗法,附近尚算安全,于是抖出银丝,一卷一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