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07部分

仙旅奇缘-第107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诎糨氲卮艹觥=鸱⑴扇艘菜亢敛宦硇位味翱氨芄砹礁鼋跖壑心耆绰艘徊剑簧ㄖ泻蟊场!班邸保簧葡欤缰邪芨铮咔吓缪呈破说埂

第五十三章 置之死地

    惊呼声中,铁棒喇嘛一步走出,喝斥众勇士:“还差三个,你们还等什么!”说话间尸身自燃,阳火热浪灼灼荡开。

    容辉站定身形,方知碧霞搭了把手,感激之余,却见铁棒喇嘛瞪向自己,心头剧震:“三个,什么还剩三个!”和众人互望一眼,皆是一脸骇然。

    娇小魔女失声低呼:“血祭,还差三个血祭。”说话间飞身急退,从裙底抽出一把血剑,沉声喝斥:“不要命的,过来试试!”轻振剑柄,血光大盛。

    容辉也反应过来:“怎么,先前打得热火朝天,难道是在献祭?”却听灵力撞击声迭迭传来,更加疑惑:“那老和尚没来,还在跟谁斗法?”转眼见诸华山弟子,众勇士喇嘛隔着火望将过来,一颗心直往下沉。

    他瞳孔急缩,两只脚似不听使唤,不住后退。铁棒喇嘛瞪眼冷笑:“去死!”横棒扫出。

    碧霞蹙眉轻哼,抬手迎出一掌“金涛烸浪”,棒火相撞,“轰隆”一声炸响。棒端被威能震飞,碧霞轻抿朱唇,喷出一口鲜血,亦被震飞开去。

    容辉不惊反怒,心头涌起一股戾气,纵声大喝:“‘凝血神枪’,你们下啊辈子再见吧!”说着探左手从腰间摸出红弓法器,纵身跃起,顺势凝出法体。左手举弓,灵气汇聚。右手拉弦,空气荡漾,眨眼间聚成一杆金箭,松手射出。

    铁棒喇嘛见他这一箭威能凝聚,不敢小觑。横棒当胸,正欲格挡,却见那金箭从头顶飞过,顺势穿过了火墙。估算方位,暗道一声“不好”,大声喝斥:“拦住它!”开口已迟,话音未落,传回一声霹雳。

    众人心头一凛,循势望去,只见金箭正中“紫石”,化作一泓火浪,顺势包住“金石”,再做激射。双石刚去,台上男子蓦然睁眼,双瞳中血芒爆射。目光扫过,如一只鬼手,一一扼住众人的咽喉。

    “你们不是要‘凝血神枪’吗?去拿呀!”容辉目如初阳,反瞪向台上男子,嘶声大笑:“你们要小爷死,小爷就拉你们陪葬!”说着退到碧霞身边,亲手将她扶起。

    话音未落,只见台上男子伸手在身前一挥,凭空现出一柄六尺长枪。众人见枪体漆黑如墨,枪头分作三股,无不脸色大变,更有人惊呼出口:“凝血神枪……凝血神枪……”

    台上男子凝立如松,置若罔闻。随眼扫过,横抢划出。这一枪平平无奇,枪锋所及,灵气震荡,“噗噗噗噗……”,接连爆炸。台下众人待要飞身避开,却发现血流凝滞,动弹不得,只好各运神通,硬受了神枪一击。枪锋过后,无不面白如纸,心头剧震:“随手一枪尚且如此,若有所倚重,又该何堪?”

    容辉站得较远,未受波及,不由小声询问:“那拿枪的是什么人。”

    “器灵。”碧霞擦干嘴角血迹,摇头自嘲:“想不到这‘凝血神枪’,竟然孕育出了器灵,今天一个也活不了。”

    铁棒喇嘛站得稍远,运神通化解神枪一击后,忽然回头,瞪着容辉,嗔目欲裂,沉声大喝:“都是你,都你是!”说话间举棒欲砸,棒势未落,空中白光一闪。继而阴蛇狂舞,传来一声霹雳。罡风飞卷,接踵而至。

    容辉循势望去,见那紫金双石在空中相寻相击,不由大笑:“天劫,天劫!哈哈哈……死吧,死个干净最好……”笑声中只觉阴风透体,洞彻气血,连忙鼓荡灵力相抗。

    碧霞和潇璇顿遭雷霆,俱是头皮一麻,胸口如遭锤击。所幸三人都有经验,倒觉得是个机遇。相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喜色,随即镇定,互握住对方的手,合力承受。

    铁棒喇嘛被连劈两下后,面如金纸,只得以棒杖地,盘坐下潜运神功,呼呼急喘。小王子被围在众勇士中间,连遭两雷后,嘶声大喊:“我身体里流着黄金家族高贵的血液,你不能杀我,不能……”

    语声凄厉,尚未说完,“凝血神枪”轻哼一声,循声一指。血芒到处,声音戛然而止。他又见闪电劈来,不禁嘶声狂吼:“滚、滚、滚……”神枪狂舞,血芒迸射,势要与雷霆争锋。

    众僧、众喇嘛齐齐坐下,神通所至,各以法像护身。可在雷霆之下,均似一层薄纸,摇摆不定。雷霆罡风之间,时而还受“凝血神枪”余威波及,枪势过处,一个个仰头便倒。连倒几个后,众草原勇士一哄而散,各展神通,抱头鼠窜。

    场中雷霆万钧,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猫熊却若无其事,竟看着场中人发起呆来。容辉三人修为最低,所受威胁也最小,瞥眼看见众人所使神通,不禁叹为观止。

    碧霞见两人疑惑,随口划拉:“那身上闪烁和尚虚影的,是‘阿罗汉神功’,有五百种变化。那身上显象,身外蟠龙的,是‘降龙伏象功’,攻守兼备,巨力无穷。那身上赤红如火的,是第三重‘金刚神功’,能加持法力……”

    容辉一一相看,又见华山派众弟子齐齐盘膝,各展道境。或身形飘渺,如烟似云。或身似高山,立地擎天。或澄净如湖,波澜不惊……看似气象万千,妙不可言。风雷之下却都气散神疏,晃晃不可久持。心知他们一死,威能就该自己承受,于是示意二女盘膝坐下,趁威势尚弱,恢复功力。

    阴阳双石在空中盘旋追逐,雷鸣声中,围着“凝血神枪”急飞乱窜。雷霆所指,轰然爆裂,震得那器灵渐渐模糊,最后化作一股黑气,轰然崩毁。“咣当”一声,神枪落地。雷势不停,“啪啪”两声炸响,神枪灰飞烟灭,只剩一股枪头。

    片刻间“神枪”既灭,雷威陡增。白光连闪,银蛇狂舞,在众人间急走乱窜。“阴阳双石”失了方位,所过处雷霆尽落,罡风旋转,向四周扩散。

    牧族勇士本来在四处逃窜,凡被风雷掠过,相继暴毙,或火化,或冰解,无一幸免。众华山弟子,诸佛门高僧,连受几道雷霆,也纷纷喷血。容辉看着别人横死,幸灾乐祸之余,更不敢大意。忽觉头顶一麻,瞬间传至脚底,全身如被针刺,阵痛难当。一时间头脑发蒙,只知道奋力鼓荡灵力。

    潇璇和碧霞觉得容辉传来一道炽流,不敢逼回,只能导至全身各处分担,一时间亦如置身烘炉,连灵魂也要被炼化。再也不及多想,只知奋力承受。

    魔女手舞血剑,抵抗雷霆。雷威袭上,血雾飞溅,她身形也是一沉。白光连闪,血雾散尽。她如握烙铁,忽听“砰砰”几声脆响,眼见血剑寸断,心神一震,吐出一口鲜血,尚不及反应,又见白光一闪,脑中嗡鸣,全身发热,眼前继而发黑,再无意识。

    金发女郎和纤腰少女在罡风中全力施为,想飞身出洞。可跑到平台边上,只见灵雾中黑芒闪烁,奇诡无方。“空间裂缝?”金发女郎失声惊呼:“怎么办……”话音未落,略有所感,蓦然回头,只见紫金双石旋转袭来,惊骇中白光连闪,四肢一热,身躯空荡荡地,再无知觉。

    容辉身上忽冷忽热,恍惚穿梭在冰火两重世界,最后也不知是冷是热,只知道拼命运功……忽觉颈间麻痒,不由一阵哆嗦,睁开眼来,一片大红舌头正在舔自己,竟是那猫熊,不由惊疑:“你还我没死,我也没死?”晃过神来,又见二女都躺在地上,呼吸虽弱,却神完气足,于是伸手推嚷:“潇璇、潇璇,碧霞、碧霞,醒醒,你们醒醒,我们没事了……”欢意溢于言表。

    两人一惊而醒,身躯轻颤,缓缓睁开眼来,见对方非但无碍,而且修为大进,更加欢喜。容辉和潇璇凝神察看对方,一个已臻至“少阳期”,一个也达到了“少阴期”,相视一笑。碧霞也为两人欢喜:“恭喜你们,弱冠及笄了!”

    容辉哑然失笑,盘膝坐正,见大剑已被轰成碎末,轻叹一声,却发现身下压着颗紫色小石,捏起来凉丝丝地,不由轻疑:“这是……”

    碧霞喜动颜色,站起身四下张望,见自己时才躺卧处,也有一块金色小石,欣然拾起,微笑解释:“这就是‘阴阳石’,威能耗尽,就成这样了。不过就是这蚕豆大的一颗,也弥足珍贵,给你了!”说着抛给潇璇。

    潇璇抬手接过,低头起身,却见项圈下的“凤凰蛋”泛着一层白光,忙问众人:“看,这是怎么了?”

    “是它救了我们吧!”碧霞沉思片刻,慎重解释:“它居然能吸收威能,这样的宝贝,每一件都不可多得,收好吧。”

    潇璇点了点头,看向高台说:“我们走吧!”

    容辉喜动颜色,飞身扑向高台。看见骨灰冰渣中散着一众法宝法器,可惜多已残缺破损,于拣好的一扫而空。想到那老和尚的“五龙杵”,当下化作一阵狂风掠出,直奔西南角落,却在“五龙杵”边发现了一大堆骨灰,上面还有一套黄金鞍辔,转念想起那骑“金铃骷髅马”的尸修,心叹一声,收入戒指。

    他拿起“五龙杵”把玩,竟是以金刚打造,不下百斤,不由欣叹:“总算捡到一件好宝贝了!”忽听碧霞传音:“快,有人来了!”语声汲汲,十分惊慌。

    容辉一怔,循声窜出,呼吸间奔至台下,见碧霞和潇璇正各展神通,轰击石台。更不多问,左手轻挥,一招“金涛烸浪”,掷出金杵。金石相击,石台一震。他连催几道后劲,“五龙杵”金光大放,发出一声龙吟。石台轰然爆裂,显出一团灵液漩涡。

    容辉快步登上石台,见台上有截黑铁,想该是一件宝贝,随手摄来,和金杵一并收入戒指。

    碧霞回望一眼,连声催促:“快把“阴阳石”给我,他们进来了。”说着踏上石台,走到洞前。容辉也有些着急,抛出紫石,顺势吸过猫熊,一把提在手中。

    三人神念相连,一起踏入漩涡。碧霞握住“阴阳双石”,待身形渐敛,忽然用力一捏,随即松开。人影敛去,双石落下,白光一闪,轰然爆炸。威能所及,漩涡激荡,直化作一股气浪,潮水般荡向四周。灵气相互激荡,迭迭散开,直震得山腹轰鸣,不住颤抖。

第五十四章 重塑神枪

    容辉提着猫熊,头晕眼花,只觉脚下一轻,不由一个踉跄,胸口如遭锤击。片刻后晃过神来,汲汲睁眼,竟趴在了一条河畔。猫熊无碍,正趴在河边喝水。舌头舔过,“哗啦哗啦”,响成一片。

    他全身镇痛,喘着气坐起身来,见十丈外趴着青黄两道倩影,欣然长叹:“哥终于重见天日了!”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相看形势。时当清晨,地处河谷,两岸山势绵延,薄雾横空。松柏苍翠,秋水澄清。林中枝繁叶茂,河畔芦苇丛生,端是一处世外桃源。眼见河水北去,暗自对照雍州地势后,方知到了“西洛水”。

    容辉深深呼吸,打起精神,蹒跚上前,搀起二女,欣然呼唤:“你们醒醒,醒醒……”待二女睁眼,不由指着天开怀大笑:“看看,看看,我们出来了!”

    二女喜动颜色,刚一动弹,只觉痛彻心肺,全身上如被针扎,脸色齐齐煞白。容辉见了,摇头自嘲:“也不知道是从哪摔下来的,还好没摔死。”却听枝叶摩擦声响,循声只见那猫熊正往芦苇丛里钻,又好气又好笑:“夯货,过来驮人!哥把你背出来,也该你出把力了!”

    猫熊觉得跟着这三位实在太危险了,听言满心委屈,低吼一声,还是爬了过去。碧霞和潇璇见猫熊憨态可掬,不情不愿地爬来,俱忍俊不禁。笑声出口,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容辉欣然招呼:“休息一下,我们一起检点‘战利’,今晚就歇在这里吧!”又问碧霞:“刚才来的是什么人,这里离六盘山不远,不会追来吧!”

    “五六个‘太极’大圆满修士,还有一个踏天老怪。”碧霞斜眼冷笑:“我用‘阴阳石’炸塌了灵眼,界内空间震荡,就算是‘踏天’老怪,不死也得脱层皮。等灵气再次汇聚成眼,至少也是三、五个月后的事。”

    容辉放下心来,盘膝坐下,开始运气调理内息。内视发现,“阳明”与“少阳”果然不同。“阳明期”旨在夯实基础,同阶段相差不大。“少阳期”则旨在提升功力,若基础坚实,就精进得快,所遇瓶颈也少。若基础不牢,自然精进得慢,瓶颈也多。同一阶段,往往天差地别。

    潇璇和碧霞自知不便乱闯,稍整衣襟,轻捋秀发后,也开始盘膝运气,调理内息,巩固境界。猫熊着实饿了,见没人搭理自己,又钻向芦苇丛中,几个扑腾,赶起了两只野鸭。

    日照山谷,彩彻区明,已是上午时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