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12部分

仙旅奇缘-第112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凌空飞跃,见地上但有空处,满是灵亩。阡陌相连,一顷一片。远处灯火接天,灿若星河,一望无际,不由惊疑:“怎么,又到西安了?”飞至近前,竟只是碧霞说的“蔡王庄”。

    江南山水稠密,村庄常在河湾处,不过十来户人家。北方平原宽阔,沃野无垠,一村往往聚集数百户,一庄可达万户。关中平原,自古富庶,村庄规模之大,已不下南方城镇。

    三人飞至近前,忽见庄中亮起几道灵光,破风飞来,当即停下身形。对面长虹收敛,显出一众青年甲士。当先一人拱手询问:“何方道友,如何夜入此地?”

    “我们约好了人,准备明天进山采药!”容辉按商量好的说:“被一些琐事耽搁,所以来晚了,还请道友通融!”说着翻手取出一锭黄金,一面赤红玉牌,一页铁卷,一并送出。

    “原来是‘丹霞山’的师兄,还在北边立下了大功!”青年一一查过,欣然邀请:“三位请随我来!”说着抛还了玉牌和铁卷,收下元宝,纵身掠下。

    容辉刚才还似“过街老鼠”,眼下又备受礼遇,心里七上八下,又好气又好笑,讪讪然跟在后面,缓缓降下。

    村庄上设了个简单法阵,日夜有人巡逻。村中有四条主街,“十字”相连。街宽两丈,店铺鳞次栉比。三人到时,已经宵禁,街上冷冷清清。为首青年又问三人:“有住处吗,我给三位带路。”

    “哦!”容辉脱口而出:“胡笳客栈!”

    “跟我来!”青年点头应承,心里更加笃定,又吩咐其余甲士:“你们继续巡逻!”亲自带路。

    客栈开在南街上,七间九架两层高。容辉待青年敲开店门,当先走入,见烛光中镂出一方天井,楼下是桌椅,楼上是客房,顿时如归故里,分外亲切。回头看向潇璇,相视一笑。

    门中站着个三旬妇人,身穿中衣,长发散开,挽在左肩前,神色慵懒,羞艳犹存。她看见三人,又问青年队长:“这是……”

    “这是老板娘!”青年给双方介绍:“三位约了人进山采药,歇一晚就走!”

    “那正好!”妇人看了容辉和潇璇一眼,点头微笑:“楼上还有两间房,其他客人也多是要进山采药的,没准你们还能搭上伴!”又向青年道了声谢。

    青年转身而去,继续巡逻。三人既来之,则安之。容辉着实累了,向老板娘要了桌熟菜,坐到桌前,全身舒坦。想起猫熊,洒然一笑:“小灰,起来,开饭了!”话音刚落,波纹当过,猫熊应声钻出。熊鼻子嗅来嗅去,很是激动。

    老板娘出来看见猫熊,吓了一跳。容辉连忙解释:“没事,没事,有没有它吃的东西,瓜果蔬菜,都可以。”

    “倒是剩下不少豆腐!”老板娘松了口气,接着说:“还有些花生米,和酸笋炒肉。”放下三大碗凉皮,回厨房端了一盆,给猫熊享用。猫熊嘴短,拱着铜盆,在桌旁吃地“吧嗒”声响。

    容辉试了一筷凉皮,又细又软。嚼在口里,酸溜溜地,劲道十足,不由称赞:“嗯!好吃,好吃……”

    潇璇也试了一筷,欣然赞同:“的确不错!”

    碧霞见碗里又是豆芽,又是青菜。铜盆摩擦声中,实在动不了口。可见潇璇也没嫌弃,再不吃不免矫情,勉强挑起一根,放进嘴里,细嚼慢咽。

    容辉心叹一声,也不勉强,主动问她:“你说的向导呢?”

    碧霞放下筷子,斜睨了二楼客房一眼,悄声说:“他来了,就在那间客房里,我们明天边走边说。”

    “怎么?”容辉一怔,连忙询问:“他也要和我们一起进山?”

    “山里规矩大,他们那一族规矩也多,只有他懂!”碧霞仔细解释:“他只帮我们找到大致地方,我就用‘传送符’送她出来。”

    容辉觉得不靠谱,又问碧霞:“你答应了他多少好处,他要是指条瞎路怎么办?”

    碧霞抿嘴微笑:“我自有办法!”又商量起路上要用的小物件,直到吃完凉皮。

    楼上一共十八间客房,装潢简约,窗明几净。潇璇想起上次的事,很是愧疚,于是让容辉和猫熊住一间,自己和碧霞合住一间。容辉身心皆疲,也没反对。带着猫熊回屋,关好门开启结界,倒头就睡。

    他疲极而眠,一夜无梦,日上三竿方醒。听见一阵鼾声,睁开眼来,见猫熊酣睡正沉,不由抚额:“这位爷,比哥睡得还死!”轻动灵力,将它摄入兽甲,稍事梳洗后,推门出屋,看见潇璇、碧霞正同一个男子坐在八仙桌前说话,不由心里发酸:“谁这么大胆子!”连忙下去,正欲解围,见是个穿羊绒坎肩、戴包巾的白须老汉,连忙招呼:“这位老先生是……”说着坐到桌前。

    潇璇见容辉下来,才去招呼老板娘:“上四碗羊肉泡馍!”回过来向他引荐:“这位老先生懂上古神术,我们可以称他‘罗公公’。”

    罗公公点了点头,又侧头招呼老板娘:“再加两个肉夹馍!”

    容辉一怔,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懂上古神术的人,心里不由嘀咕:“这怎么像个江湖骗子啊,还是只敢骗吃骗喝的那种!哥纵横江湖十几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要是栽在他手里,哥这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不由笑着问他:“老先生懂上古神术?能不能给我们露一手,让我们开开眼界!”

第六十章 云横秦岭

    “你这个小娃娃呀,说大话似要遭雷劈的!”老汉皱起眉头,质问容辉:“那上古神术是街头的把式,说来就来啊?那威力,惊天动地。那施展出来,这桌子,这椅子,这房子,那都是要榻地呀!到时候,你赔呀!”说话之间,老板娘笑嘻嘻地端上四碗羊肉泡馍,另有两个肉夹馍,给了老汉。老汉乘势招呼:“吃饭,吃饭,饭不言、寝不语啊!”说着拿起肉夹馍,先咬了一大口。

    容辉被说得一愣一愣,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传音询问:“这这这……这是会上古神术的人,说出来的话?”

    潇璇也是满脸惊愕,看向碧霞。碧霞不由抚额,讪讪应承:“我亲眼看见他和几个修士比下油锅,人家最后烫死了,他锅里的油不热。我亲眼看见他只用一碗井水,就给人治好了病。我亲眼看见他用一碗灯油,给往生者聚魂,送入轮回。”说完再不解释,吃起早点。

    “下油锅,治病,招魂?”容辉更加愕然,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老汉是个江湖骗子,可见碧霞相信,也不再多问。转念想起猫熊,欣然招呼:“小灰,开饭了!”

    波纹荡漾,传出一声熊吼。猫熊钻出兽甲,耷拉着熊头,很是不满。老汉看见,不由轻疑:“呀,这熊没睡好吧,黑眼圈这么大!”

    猫熊似被戳到了伤疤,低吼一声,瞪着老汉,呲牙咧嘴。容辉哈哈大笑:“老板娘,还剩些什么,都拿来!”

    “还剩不少牛羊杂碎!”老板娘欣然应承:“是不是都要?”

    “分两个盆,别窜了味啊!”容辉大声说:“再把那吃不完的馍切成小碎块,投到盆子里。”

    “这泡馍,吃地就是个外溶里脆。撕碎了,那还能吃吗?”老汉听不过去,为猫熊抱不平:“你这个小娃娃呀,给你当灵兽,那真是遭罪呀!”猫熊深以为然,“呜呜”赞同。

    “他挑食,只能这样!”容辉洋洋得意,又呼哧猫熊:“你还委屈了?哥对不好,你能长这么胖吗?彪呼呼的……”说话之间,老板娘端上两盆杂碎。猫熊想吃肉,可嘴短口大,一舌头下去,总得捎带不少泡馍。咀嚼声中,拱得铜盆“呲呲”作响。

    老汉吃饱喝足,从腰间抽下一杆烟枪,拿出纸煤子用火刀打燃,深吸一口,悠悠吐出:“饭后一锅烟,快活似神仙呐!”

    这口烟不偏不倚,喷到了容辉脸上。他正好吸气,被呛了个满怀,一时间泪眼滂沱,捶胸咳嗽:“神仙……抽烟吗……”潇璇和碧霞见他吃瘪,不由好笑,随即放下筷子。

    老汉有些尴尬,又斥责容辉:“你小娃娃,连口烟都受不住,还想进秦岭?”瞥眼见装羊杂碎的铜盆被拱到了东南角上,装牛杂碎的铜盆被拱到了西北角上,不由长吁短叹:“哎呀呀呀……这一去大凶啊!”

    “怎么?”容辉正视老者,似笑非笑:“老先生还懂算卦?”

    “你小娃娃,不要总是小瞧人好不好,真正的高人,可都是在民间呐!”老汉吐出一个烟圈,用烟杆指着两个铜盆说:“万物有灵,相生相联,什么鸡蛋、羊毛、白狗、树叶、花瓣……无一不能问卜。你们想想这是哪里,秦岭啊!地分南北,始于秦岭。本来应该是南牛北羊,可是这只笨熊,把两个盆拱反了方向,这可是大凶之兆!”

    “这也太牵强了吧!”容辉不由好笑:“要不让它在拱一次?”话音未落,忽听猫熊打了个饱嗝,只好作罢:“得!等您抽完这一锅烟,我们就上路!”说完起身去找老板娘会账。

    容辉四人走出庄子,见朝阳下麦涛起伏,如滚滚浪潮,别成景致,也乐得漫步消食。五尺田埂上,猫熊吃得太饱,跟在后面散步。东闻闻,西嗅嗅,不亦乐乎。四人路过文姬墓时,老汉忽然嚷嚷:“我老汉走不动了,要歇一哈子!”说着拿出烟枪,点了锅烟。

    容辉见潇璇和碧霞蹙眉,又见山岭在望,不由抱怨:“我说我们飞进去,您又不让,现在才走几步,您就要歇着。看您这架势,是存心不想进山,是不是!”

    “你小娃娃,晓得撒子呦,这是一般的山吗?”老汉吐着烟圈说:“你个大活人,又是修士。催动灵力,激发出来的阳气和生机,能传几百里远,晓不得?你才几斤几两道行,还飞进去!飞进去你就飞不出来了!”见容辉满脸悻悻,又借坡下驴:“我老汉行回好,就让它驮着我吧!”说着用烟杆一指猫熊。

    “什么什么什么?哥的熊,哥还没骑过,你先骑?”容辉满脸惊愕,随即恍然:“敢情你在这等着哥呢!”瞥眼见潇璇和碧霞不耐,只好答应:“好好好,它让你骑,我就让你骑!”猫熊一愣,低吼一声,呲开牙瞪向老者。

    老汉精神一振,见若未见,走上前直接跨上熊背。猫熊连连低吼,转了几个圈,没甩下老汉,只好飞奔出去。老汉哈哈大笑,一手抓着熊颈毛皮,一手拿着烟杆,“吧嗒吧嗒”,呼啸而去。容辉见了,又好气又好笑,想着该不该把那黄金鞍辔给熊装上,招呼了一声:“我们也走吧!”快步跟上。

    秦岭中山峪纵横,沟谷参差。其中既有采药人经年累月开出的泥丸小路,也有昔年仙宗大派开凿的栈道铁索。穿行其中,上至崖顶,峰峦叠嶂之间,如登云海仙境。下至幽谷,花团锦簇之间,亦如访世外桃源。

    中午时分,四人行至一处半山亭歇脚。容辉招呼众人:“就在这里吃午饭吧!”见山路崎岖,怕老汉揪伤了猫熊,趁机给熊装了黄金鞍辔,又问老汉:“这一上午都过了几道岭,还有多远才到!”

    老汉点燃一锅烟,深吸一口,悠悠吐出:“这秦岭长近百万里,宽足二十万里,那是有名的山峪七十二,无名的山峪数不清。这座山,以前是‘悟真寺’的上院,后来全寺都搬下山了。我们现在还在前山,今晚可以歇在寺中。明天出太阳时,可以望见华山‘朝阳峰’。过了这片山岭,路就不好走了。以后每天翻二十道岭,三、五天就能到吧!”

    “老人家,我问你!”碧霞正视老者,忽然开口:“贵族先祖南迁,为什么不走利川,反而到这里来了。”潇璇取出吃食喂熊,听言也有疑惑,看向老者。

    “我族先祖逐水草而居,以放牧为生。蜀中虽好,终究水土不服。”老汉吐着烟圈,缓缓叙说:“开始是想寄聚秦川,可那秦人太狡猾了,划给我们一片地方后,又突然来围剿我们,我们只好兴夜南逃,才误入此山。又折损大半后,才逃至蜀中。我小的时候,族中长辈带我去过一次,我还记得崖上有一片石棺群。因为深入秦岭腹地,老汉就不便相陪了。”

    “石棺,崖葬?”容辉微愣,睁大眼睛问:“草原上不是都兴密葬吗?怎么你们刚入中原,就改了习俗?”

    “无奈之举呀!”老汉幽幽叹息:“那些先辈们都是中尸毒死的,秦岭中生气又重,必须就地封印,还不能沾到地气。也就只有现打石棺,悬在崖上了。那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你们既然要去,可千万小心!”容辉觉得合情合理,暗记在心。待众人吃饱、喝足、歇够了脚,又让老汉骑上猫熊,继续登山。

    傍晚时分,天色见暗。一阵惊雷过后,忽然下起暴雨。容辉莫名其妙,忙问老者:“这雨怎么说下就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