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14部分

仙旅奇缘-第114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抖长枪,“画龙点睛”,纵身扑下。

    枪锋一颤,恰似一分为二,同时点上那黑尸双眼。“噗—”,一声闷响,血浆飞溅。劲力未止,那僵尸哀嚎一声,踉跄后退。

第六十二章 嫁衣添彩

    容辉站到火帘前,背对谷口,见黑僵站稳身形,鼓荡黑气,再次扑来,一颗心直往下沉:“我的姑奶奶,你要快呀!”眼见两尸并排扑到,右手枪凝力平刺,直点胸间“膻中”。

    中平枪,王中王,中间一点最难当。枪长手短,劲力到处,“噗—”,一声闷响,尸躯猛地颤抖,身外黑气虚张,仰身而倒。稍作耽搁,另一僵已朴至跟前。

    容辉猛地转身,以腰发力,原地转了半圈。枪锋回扫,“呜呜”破风,掉过头撞中另一黑僵前胸。“砰—”,一声闷响,如中败革。容辉右手发麻,黑僵身子一震,张口呼啸,身上黑气狂舞,应声飞退,正中后来两尸。

    年拳,月棒,久练枪。枪法有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舞,共十二种击法,其中以拦、拿、扎为主。又因凝力前后不同,各有侧重。容辉习惯用掌,一杆枪握在掌中,大开大合,用的去多是挞、抨、圈三字要诀。他连挥几枪,腾出手来,又见火光外黑影晃动,一众黑僵蹒跚而来,连忙招呼:“快,用‘雷盘’。”听见潇璇答应,左右手互握枪杆,百丈内灵气聚集。双手展开,枪杆轻颤,发出一声轻鸣。

    灵风汇聚,长枪骤亮,继而燃起一股火焰,越烧越旺。金火赤焰,化身成凤,轻鸣一声,振翅而起,正是以“拿”字枪诀使出的一招“凤凰振羽”。枪头为喙,枪化作凤身,凝焰若实。火光所及,亮如白昼。

    容辉脸色微白,凝神到处,火凤一声轻鸣,展翅扑下。火翼掠过,花木一燃而烬。黑僵鼓荡黑气,亦被逼得黑气翻滚,踉跄后退。呼吸之间,火凤被十几头黑僵各鼓黑气,困在了中间。火翼扫过,黑气翻滚。黑喙聚集威能,烙铁般猛地下啄,亦是雷光闪烁,一声霹雳,血肉横飞。

    他以神御凤,见危局稍解,又纵身腾起,询问潇璇:“还有多久。”

    潇璇左手托着一面法盘,右手提剑虚指,正往盘中注入灵力。眉梢紧锁,点头应承:“马上好!”

    容辉飞至近前,见法盘白光渐亮,既而闪烁雷光,发出“隆隆”声响,才稍稍宽心。他仔细观察僵尸,忽然轻疑:“可怕的并非尸体本身,反倒是那股黑气。非但能把尸体锻得如金似铁,好像还是活物,有点灵智。”

    “好了!”潇璇托起一轮银盘,扬手掷出。银盘光芒大放,嗡嗡低鸣,围着“火帘”缓缓盘旋。她见法盘运转无碍,才透出口气:“那是天下间至污至秽之气,也为‘金’系法则,近乎于‘水’。要么以‘火’驱散,要么以‘土’镇压。我看那黑气必须依附尸身,若控制住尸身,或许能让那尸气不乱移动。”

    说话之间,火凤飞回,也让围着“火帘”盘旋。黑僵失了阻拦,尾随而至。法盘白光闪烁,霹雳纵横。黑僵被雷霆击中,发出一声哀嚎。体外黑气虚张,疾走乱窜。火凤飞来,尾翼扫至,亦能将黑僵荡开丈许。

    潇璇见火凤雷盘配合,再加一道“火帘”,才堪堪稳住形势,又问容辉:“同时维持两样法术,坚持得住吗?”

    变化耗精,御灵耗气,控制耗神。容辉点了点头,苦着脸说:“最多还能支持一刻。”见四周除了二十几个黑僵,再无尸来,于是正色商量:“她可能遇到了麻烦,我去看看!万一不行,只好先出去了!”翻手取出一把铁木连发弩,又摸出震、巽、离、坎四面箭鼓,一并抛给潇璇,正色嘱咐:“你用它压阵!”和潇璇互望了一眼,转过身鼓荡火灵,飞身入谷。

    容辉飞至谷中,见山壁如棺,云雾似盖,谷中丘陵纵横,形似一尸体,一颗心直往下沉:“这个地方……天云族人怎么偏偏走了这个地方,活该灭族!”飞身急掠,临空俯瞰,忽见北面山壁前有灵光闪烁,立刻飞至近前,见崖壁上果然钉满了石棺,才稍放宽心:“看来那老头还没说谎!”

    碧霞轻扇火翼,从石棺前缓缓掠过。容辉飞到她身边,见她手中也捧着一面法盘,似在凝神感应,连忙追问:“怎么样了!”

    碧霞一怔,听是容辉,才松了口气:“你怎么进来了。”

    “外面最多还能撑一刻,你这里怎么样了!”容辉汲汲催促:“命比天大,找不到就走吧!”

    “这里石棺太多,我只看了两成!”碧霞捧住法盘,边看边说:“你也帮我找,找一个和‘金系’法则有关的。”

    容辉记得“金”主收敛,觉得的确和“天云族”有关,当即答应:“好,我从东边开始!”说着转身掠出,飞到东北角前,方知这壁上石棺之多,不下万数。升至顶层石棺,开始凝神感应。

    黑暗之中,他缓缓飘落,待站上地面,抬头忽见天色微亮,如一层金霞,不由惊呼:“天怎么亮了!”侧头见碧霞飞来,连忙迎上去问:“这不对呀!”

    碧霞面沉如水,看着天说:“有人在施展颠倒阴阳的大神通。”说话间一起升至谷顶,越往上肩头越沉,最后如顶上棺盖,见夜空在望,却不能上升分毫。

    容辉一惊,汗透背脊,嘴里不住发苦:“这这……鬼打墙?”

    “你看!”碧霞指向一座山峰,招呼容辉:“这是两个大神通修士在斗法!”

    容辉凝神四顾,见四周山峰竟已化作金色,散发出万道金光。光辉所及,圆月朦胧,鲜红欲滴,不由咂舌:“难倒真是那位会上古神术的爷?”

    “有可能!”碧霞沉着脸不住自嘲:“枉我自以为聪明!”

    容辉却摇头反对:“不可能,你不是说了吗?‘踏天’老怪们和那‘万年尸王’有契约,一个不进来,一个就不出去。况且人家‘踏天’老怪陪我们来,就是为了把咱盖在这棺材里玩?”

    碧霞目光森寒,勉强挤出一句话:“你仔细感受这结界意境……”

    “天……地……”容辉凝神感应片刻,发现和那两块水晶中的意境相差无几,连忙追问:“下天上地?”

    “除了不让人出去,还不让人进来。”碧霞松了口气:“想不到这里居然就是那‘万年尸王’的地宫。看来他给我们领路是真,却是为这‘万年尸王’来的,报仇夺丹,一举两得。”

    容辉想起潇璇,一颗心直提到嗓子眼,又问碧霞:“这‘踏天’老怪出手半天,怎么没一点动静啊!”

    “尸王离了地宫,就好比修道者失了道境!那修士以四周山峰为基,支起了一个芥子空间,将那尸王摄了进去。”碧霞蹙眉冷笑:“想不到还真有人敢打这‘万年尸王’的主意,还拿我们当诱饵。”自知再也找不到传承,轻叹一声,飘飘然飞向谷口。

    “那尸王是什么宝贝呀,那不就是一句僵尸吗?”容辉边走边问:“这么处心积虑,值得吗!”

    “那培炼了万年的‘尸丹’,可以自行摄取地气,是开辟大型芥子空间的绝佳阵眼,是无价之宝。”碧霞随口解释:“‘万年尸王’的尸身,可以炼制傀儡,法宝难伤,战力能与‘踏天’老怪争锋。还有那地宫,自成一股地脉。只要炼化了它,‘踏天’老怪就可以源源获取生机,没了出手限制。”

    “怎么?”容辉心头一喜,连忙询问:“‘踏天’老怪还有出手限制?”

    闷雷声中,碧霞抬头望月,缓缓叙说:“以一界法身,融会三十六界法则,所耗生机之大,不是一般人能负担起的。所以才有‘朝闻道,夕死可矣’。”说话间忽见月华流转,月晕缓缓涨缩,不由微笑:“‘万年尸王’不行了。”说话间血色渐暗,半晌后又是冷光溶溶,银辉万里。

    山上金光渐渐收敛,片刻后齐齐隐入夜色。容辉等到惊鸟归巢,忽觉身外阻滞消散,急忙奔出。碧霞打起精神,凝神戒备,随后跟上。

    潇璇和老者躺倒在地,猫熊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时而在老者身上闻闻,时而在潇璇脸上舔舔。容辉快步上前,扶起潇璇,见她呼吸仍在,心跳正常,连忙推嚷:“潇璇,潇璇……醒醒,醒醒……”说话间被熊头蹭来蹭去,又好气又好笑:“夯货,你倒没事!”

    碧霞拾起如意枪,仔细观察枪头。潇璇睁开眼来,看见容辉,嫣然一笑:“我没事!”说着站起身来,轻捋刘海,仍是风致嫣然。

    容辉又笑着去喊老者:“老人家,老人家,别装了,您装地够像了!”

    老者轻咳两声:“要是装得不像,早死了!”睁开眼来,见月过中天,欣然微笑:“子夜过了,终于太平了!”拍屁股站起身来,从腰袋上抽出烟枪,嘬燃了吐出一轮烟圈:“你们看也看过了,打也打过了,回去吧!”

    容辉见他装傻充愣,也不点破,接着说:“老人家,我们的事情办好了,准往南直接去蜀中锦城。您是回关中,还是和我们往南走。”

    “你们要去南边啊,我老汉就是从南边来的,正回去嘛!”老者借坡下驴,跨上猫熊,招呼三人:“走咯—回四川咯——”容辉收了如意枪,和潇璇互望一眼,一起鼓荡灵力,架起猫熊。碧霞当先带路,直往南去。

第六十三章 近乡情怯

    蜀,葵中之蚕也。天府之国,西是青藏高原,东有三峡群峰,北为巴山秦岭,南置云贵高原。四面环山,据天下之险。其地形似蚕茧,其人能织善绣,固冠名以蜀。

    弘孝十六年十一月,帝君传旨,罢营造器物,和明年上元节灯火。消息传出,天下哗然。继而传出流言:帝君身体愈下,已不久于人世。西北边陲,剑拔弩张,战事一触即发。

    同一月间,容辉四人赶到了锦城。蜀中江南,云烟缭绕。虽当隆冬时节,绿柳青竹,亦随处可见。老者骑在熊背上,左手端着烟枪,右手中握了一株竹叶,放在猫熊嘴前,逗雄为乐。

    容辉走在城郭外,见路上男女多穿青衣,虽同为青色,有的亮如柳叶,有的暗如铜锈。有的清如碧水,有的浓比青苔……一眼扫过,发现不下十种青色,花纹无一相同,不由感慨:“青衣蜀茧,果然名不虚传!”

    “蜀中除了茧绸,还有纸笺。”碧霞走在他身边,悠悠开口:“相传天下十之七八的制符师,都在蜀中,以青城山为马首。”

    “‘张天师’的符,谁敢不知道!”容辉肃然起敬:“话说‘张天师’符箓畅销,还是因为巫山中有座酆都鬼城。时不时,就跑出几只小鬼。有钱没钱的,才都买他一张符。”洒然一笑,又问老者:“您也自称是是招魂驱鬼的行家,怎么就没‘张天师‘那份魄力呢?”

    “雕虫小技,竭泽而渔,再喝西北风去?”老者嗤之以鼻:“老汉我心肠好,只度有缘鬼,还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容辉不由好笑:“所以人家住‘青城山’,占据洞天福地,受万千门徒供养。您呢?走街串巷,尽遭人白眼。”

    “么样?”老者一愣,皱起眉睁大眼问:“我老汉说的不对?”

    “您这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容辉胜似闲庭漫步,想到哪说哪:“您想啊,鬼是哪来的?怨魂变的。怨魂是哪来的?死人变的。死人是哪来的?活人变的。活人又是哪来的?娘胎里钻出来的。那只要世上有活人,就有死人。有死人,就有死不甘心的。有死不甘心的,就有变鬼的。您只要把那活人守住了,哪在乎那点假慈悲。让他该上哪上哪,这才是道。张天师有道啊,您呢,根本不上道!”

    “咋子说?”老者吐着烟哈哈大笑:“你这个小娃娃,侃起歪理来一套一套地,难怪把这两个小女娃迷得团团转!”潇璇听得直皱眉头,睃向碧霞,见她冷眼旁观,才松了口气。

    “你老汉不检点,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容辉讪讪然看向潇璇,见她没有反应,连忙转移话题:“我们要顺江而下,您老有什么打算?”

    “老汉我继续当头两等人撒!”老者抽着烟,见众人不解,欣然解释:“巫,医,乐师,百工之人。我老汉又能给人招魂,又会给人看病,不但是头两等人,我还学了来两嗓子秦腔撒。”

    碧霞点了点头,抬手轻挥,凭空托出一卷薄书,递给老者,淡然微笑:“后会有期!”

    “美得很,美得很!”老者笑呵呵地接过,一股脑塞进怀里,顺势取出一卷布幌,扬手抖开,挑在了右手竹枝上。容辉循势望去,只见旗幌上写着“大罗金仙”四个藏锋大字,不由一愣。又见左右各有一列小字,“祝心想事成,治疑难杂症”,更加摸不着头脑。

    “你们三个小娃娃,不错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