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15部分

仙旅奇缘-第115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又见左右各有一列小字,“祝心想事成,治疑难杂症”,更加摸不着头脑。

    “你们三个小娃娃,不错嘛!”老者跳下猫熊,又拍了拍熊头:“你也不错!”说完端着烟枪,扬长而去。走出十丈,纵声高歌:

    我低头,向山沟,追逐流失的岁月。风沙茫茫满山谷,不见了儿时的天。

    我抬头,向晴天,搜寻远去的从前。白云悠悠尽情地游,什么都没改变……歌声悲怆,渐行渐远。

    容辉目送老者远去,不由嘀咕:“这是前辈高人吗?”又问碧霞:“你给他的是古姜国墓里的那卷帛书?”

    “嗯!”碧霞微微点头,看向猫熊,不由一惊,失声出口:“金行灵珠?”

    “什么什么,灵珠?”容辉看向猫熊,见它还憨头憨脑地看着前方,连忙追问:“哪呢?”

    “就是‘天云族‘传承的‘金行法则’。”碧霞缓缓蹲下,摸着猫熊的头,仔细打量。

    猫熊见这个从不打理自己的家伙,忽然抚摸自己,不由一阵哆嗦,连忙跑到潇璇身后。碧霞站起身来,欣然微笑:“刚才那老头把一股‘金行法则‘拍给了它,以后它就是真正的‘噬金熊’了!”如释重负,还有些得意。

    “噬金熊?”容辉蹲下身凝神感应,发现猫熊体内果然有一道规则,正在聚拢它全身“阴元”,又问碧霞:“那这家伙以后该怎么喂?”

    “金主收敛,旨在以阴聚阳。”碧霞正色嘱咐:“只喂五谷灵食即可,忌食熟肉。”说完仰头望天,片刻后悠悠开口:“我也要走了。”

    容辉和潇璇互望,神色俱是一黯。容辉正色担保:“要帮忙时,只管来找!”

    碧霞微愣,侧过身看向容辉,点了点头,转身而去。猫熊低吼一声,容辉待她背影消失,仰头见日出云端,已是中午时分,就商量潇璇:“我们进城去吃一顿吧,据说锦城的‘麻婆豆腐’天下闻名,能把豆豉做出肉味,我们去尝尝?”

    潇璇点头答应,进城后非但将各色小吃尝了个遍,还买了十二套“张天师捉鬼符”,准备仔细研究。想着回去少不了走亲访友,又将各色蜀茧各买了十二匹,将各色名笺各买了十二刀,再往南去。傍晚赶到岷江边一座小镇,乘船南下,直奔宜宾。然后转乘直抵扬州的快船,顺流而下。

    三峡水急,船行飞快。待到夷陵,已是弘孝十七年。

    正月,北方大饥,朝廷开仓赈济燕京灾民。正月十五大朝,忽有有言官弹劾“湟水真王”欺君枉法,圈地害民,导至弘孝十四年战事失利。群臣附议,帝君下旨,将“湟水真王”迁藩云南,改封“丽江真王”,罚俸一年,又严申诬告之禁。

    船行至襄阳,已是二月。这日清晨,客船泊至汉阳。潇璇准备上岸走走,早早起床梳妆。手持把镜,忽然发现容辉正笑望着自己,不由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家伙还用这把镜子照着自己,顿时面如霞飞,拍下镜子,正色商量:“你得赐一座灵脉,准备在洪都挑,还是准备去南京挑?”

    灵脉归户部掌管,凡是得授“仙爵”的修士,都能在原籍州府衙门挑选一处灵脉,或者到省府衙门,挑选别州灵脉。或者到两京户部,挑选别省灵脉。容辉出自“丹霞山”,籍贯自然落到了赣州府。

    “没有关系,就是有钱打点,也选不到别处的好灵脉。”容辉歪在床上,看着潇璇,似笑非笑:“我们直接回去吧,会合了容雪和凌霄,问清楚了这几年的情况,才好作长远打算。我好歹也是游历归来,修为大进的弟子。他们就是不让我再住山上,也得给我派二十五亩灵田吧,不愁没地方落脚!”

    “那你还不起来!”潇璇轻嗔:“好不容易停下,我们出去瞧瞧。”容辉欣然笑应,一跃而起,在床板上轻轻一拍,微笑招呼:“小灰,开饭了!”

    “呜呜”一声低吼,猫熊从床下爬出,熊鼻子嗅来嗅去。

    “去!”容辉打开舱门,指着江面吩咐:“自己去抓鱼吃!”

    猫熊感觉上了当,低吼一声,直冲出门,擦得容辉一个踉跄。容辉站稳身形,又好气又好笑:“嘿,力气见长啊,彪呼呼的……”说着穿衣带帽。

    天下承平,修真盛行。朝臣中传阅黄老古方,开鼎炼丹之风大气,继而传入宫廷。二月,有内侍盗用贡品炼丹,浪费颇巨。帝君再次下旨,裁减供用物料,又对群臣大加斥责,重申纬妖书之禁。

    同月,快船行至江州,容辉归心似箭,当天改乘至赣州的快船,趁最后一股北风,溯江而上。

    三月,太皇太后驾崩,朝廷忙着办丧事。北方旱灾,山东大旱。

    四月,帝君忙完丧事,下旨免除山东被灾税粮。又因群臣瞒报灾情,救灾不力,敕令群臣修身自省,令诸司详议害民弊政。

    四月十四,时已入夏。鱼米之乡,水汽旺盛,炎而不热,暑而不燥。大太阳下,容辉带着猫熊,走下引桥,忍不住拉着潇璇,哈哈大笑:“我小辉哥又回来了……”双手不住颤抖。气势放出,语声共振,恍如一阵闷雷。同船众人看见,吓了一跳,却似被喊出了心声,欣然道别。

    猫熊见他性情陡变,吓得一阵哆嗦。“呜呜”低吼,凑到潇璇腿边,蹭来蹭去。潇璇近乡情怯,也有些激动,欣然询问:“现在去丹霞山?”

    “去,为什么不去?”容辉回头看见马车过来,抬手招呼:“去北门口!”说着拉潇璇上车,回头嘱咐猫熊:“你跟在后面。”猫熊顿觉备受冷落,满心不愿,“呜呜”哀求。

    容辉大笑:“这车马单薄,你压塌了,哥还得赔钱!”又吩咐车夫:“走!”

    马车前行,潇璇挥手布下一道结界,小声询问:“你路上从江里捞起来的那个黑铁匣子,你面装着什么?”

    “哼!”容辉心头微颤,皱眉冷笑:“但愿没什么!”拳头缓缓捏紧。待马车行至城门,结过车钱,将猫熊收入兽甲,一起鼓荡灵力,破风疾驰。

    二人一息百丈,片刻间飞至“海螺峰”上,找到容雪原来住处,见结界开着,大声招呼:“容雪,凌霄,我回了!”声音激荡,震得那结界“嗡嗡”轻鸣,微微账缩。

    没过片刻,楼中跑出个紫衫少女。他正要招呼,却见来者并非容雪和凌霄,连忙询问:“你是谁,原来住这里的人呢?”

    少女被人打扰,很不高兴,抬头轻斥:“你又是谁?”

    容辉没工夫理她,想两人修为精进,住到上层去了,说了声“抱歉”,纵身腾起,神念急扫,一间一间地感应。

    他臻至“少阳期”后,平心静气,已能感知到三、五里内的灵魂波动。凝神探出,能搜索二十里方圆。如今神念横扫,升至第五十层时,忽然发现一个熟人,当下招呼了潇璇一声:“跟我来!”纵身飞出。

    容辉绕道锦江一边,见一处石台结界外站着个青衫青年,微笑招呼:“这不是杨师侄吗?哦,现在该叫师弟了,可喜可贺!”

    青年一愣,回过头看了容辉片刻,脸色渐渐发白,失声惊呼:“是你?”正是杨梦琳。

    潇璇随后跟来,也认出了他,却没多理会,凝神探入结界,找到容雪,欣然招呼:“是我,开门!”

    楼门对开,应声飞出一道青影。灵光敛却,正是容雪。她看见容辉和潇璇,眼前一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又擦着眼泪,在石桌上轻轻一拍,放开了结界。

    容辉激动莫名,只觉额头、耳根和后背发烫,眼角发湿,当即纵身掠下,拉住容雪的手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说……”话音未落,却听杨梦琳汲汲询问:“李师妹,你终于肯见我了!这么说,你答应我了!”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什么,答应?”容辉一愣,回过头沉声低喝:“滚—”声发无心,却动了真怒。一字出口,声似奔雷。

    杨梦琳相隔既近,又没戒备,被震得耳骨发麻,身心皆颤,双腿一个踉跄,连退三步。

第六十四章 故地重游

    杨梦琳也已臻至“少阳期”,被同期修士一字喝退,只觉脸上无光,烫如烙铁。一时间热血上涌,抬手指向容辉叱问:“你……”

    容辉不待他张口,沉声再喝:“滚——”气息微吐,目如朝阳,霹雳般闪烁而出。潇璇看见,立刻拉容雪退到一边。容雪深怕哥哥吃亏,正想开口劝阻,潇璇已冷笑出口:“瞪眼呲牙算什么,是骡子是马,上了战场才知道!”

    “少阳之力?”杨梦琳轻哼一声,不甘示弱,同样运转修为,双目精光暴射,亦如朝阳。可四目相接,一个好比升在“夏至”时节,另一个则升“冬至”前后,高下立判。

    杨梦琳如置身烘炉,只觉对方的目光如火,要炼化自己的灵魂。心头一颤,犹不服气,展开“极火道境”。一时间目喷橙焰,凝聚若实,迎头罩向容辉。

    容雪曾在“极火境”下吃过苦头,资历渐久,更知道这“极火境”是“真火真人”独自悟得,盛名已久。眼下见杨梦琳使出,失声提醒:“快避开!”抬手纵身,就要上前帮忙。

    容辉不闪不必,反而冷笑:“贵州的驴子学马叫,你叫地不是蛮像咧!”再不留手。神若看人,直视灵魂。感应到他灵魂波动的间隙,稍动神念,目光暴射。

    杨梦琳心神一颤,橙焰反扑,直卷回他双眼。橙焰过处,瞳孔骤散,“啊——”地惨叫一声,“噔噔噔……”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到地上,嘶声大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血泪夺眶而出。

    “他怎么了?”容雪大吃一惊,失声惊呼:“功法反噬?”

    片刻之间,周围人听见动静,纷纷出洞观看。众人一眼认出杨梦琳,其中资历较老的,恍惚间认出容辉,脱口而出:“看呐,那不是‘小辉哥’吗?”“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是他伤了杨家的人?”“杨家人的确欠收拾!”……一时间议论纷纷,人声鼎沸。

    容辉抬头扫过众人,见都是熟面孔,微笑招呼:“各位好啊,三年不见,都有长进嘛!”众人见他已臻至“少阳期”,纷纷点头示好,微笑应承。

    容雪头脑发蒙,激动快意之情,兼而有之,不知如何是好。正愣神间,忽听一声轻疑:“师妹,怎么了?”心头一亮,连忙招呼:“快来!”

    “是她?”容辉心头一喜,循声望去,只见远处云端站着男女两人,少女梳着凌云高髻,穿了青罗半臂。雪绫沙袖,百褶长裙,俏立空中,风致嫣然,正是凌霄。

    她身边站着个蓝衣青年,神情俊朗,长衫玉立,和凌霄颇为亲昵。四目相接,俱是一惊,一齐失声出口:“是你?”正是杨孟舟。

    “师兄!”少女喜极而泣,足踏霓虹,飞身掠下。中途看见潇璇,欣然招呼:“师姐,你回了!”说话间走到两人身边,拉起潇璇的手。

    杨孟舟心神剧震,脸色发白,却烫如烙铁,慌乱间听到一声哀呼:“二弟,救我!”循声移开目光,见大哥正捂着脸坐在地上,鲜血染透指缝,涔涔而下,不由惊呼:“大哥,你怎么样了!”纵身扑下。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杨梦琳身躯颤抖,嘴皮哆嗦,声嘶力竭:“报仇,给我报仇!”

    “大哥,你哪里不舒服!”杨梦琳汲汲询问:“伤到哪里了!”说着翻手取出一瓶药丸,拨开瓶塞,倒出三粒,喂大哥服下。又摸出一张传讯符,扬出掷出,继续检查兄长伤势。

    凌霄看出容辉修为,欣喜间略作思忖,顿时了然,主动询问:“现在怎么办?”

    “开启结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容辉满不在乎,安慰二女:“今时不同往日,哥现在可是帝君亲封的道人,是有‘仙爵’的人。这两个小鬼,还不配跟我说话。”

    凌霄在山上呆久了,也知‘仙爵’所指。“真元真人”是因“掌门”而封爵,既不能传袭,也没有封地。其余如宝珠峰首座“真宝真人”、“真火真人”等,不过是个雅称。眼下“丹霞山”内,“太极境”弟子中,也只有“掌门”配和容辉平起平坐。

    她略作思量,心中一喜,依言照做。又请容辉进屋:“师兄,进去坐吧!”容辉更不推辞,大步走进阁楼。余人见了,知道有好戏看,相互交头接耳,等在外面。

    四人到西间圆桌前坐下,容辉待容雪倒来热茶,凌霄拿来果盘。连忙询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和他们纠缠上了!”脸色微沉,很是不悦。

    “哎—”凌霄叹了口气,看了容雪一眼,见她也没反对,索性据实以告:“师兄下山后,那杨家兄弟就说爱慕上我们了,要娶我们过门。”眉梢轻蹙,脸色微红,悻悻叙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