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18部分

仙旅奇缘-第118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片刻后大门开启,爬出个戴弧顶高帽的缁衣差役,双手捂着耳朵嘶喊:“不要再敲了,不要再敲了……”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容辉看见,微微一笑,这才放好鼓槌,跨入门中。登门鼓却回响不绝,声音渐行渐大,最后恍若雷鸣,片刻方止。

    前厅中,三班棒役站定,击地如捣蒜,齐声呼喝:“威—武——”

    “行行行……”容辉看见朱案前坐着个穿深蓝色“忠静官服”的中年,方知还在国丧期间,于是摆手招呼差役:“咱不是来告状的,这没你们的事!”说着翻手取出“银册”和“铁卷”,往前一推,二物缓缓飘出。

    众人不过筑基修为,听了鼓声,早有预料。眼见容辉拿出两物,纷纷失声:“仙师!”

    中年尚算镇定,只点头行礼。接过两物,仔细看过,立刻起身,拱手一礼,恭恭敬敬地喊了声“上仙”。

    容辉知道朝廷最讲品级,官大一级尚且压死人,何况是二品“仙爵”。他习以为常,摆手微笑:“您是这里的父母官,您最大,不必拘礼!”

    “是是是……”中年立刻走下石台,亲自捧还卷册,微笑奉承:“请上仙到东厅里座!”说着向桌边文书使了个眼色。小伙子当即会意,招呼众衙役退出。

    “不知李仙师驾临,多有怠慢!”中年陪着笑请容辉坐到东厅上位。容辉也没推辞,请他并排坐下,微笑询问:“知府老爷,你贵姓啊?”

    “下官姓方,洪都人士,弘孝三年进士!”方知府自报家门后,又问容辉:“不知上仙造访,所为何事?”

    “我是弘孝十四年正月封的爵位,这么说方大人还比我早十年入仕。按规矩,我该叫方大人一声前辈!”说着拱了拱手,直言不讳:“我回祖籍,是想挑一处灵脉修炼,不知道方大人放不方便!”

    “上仙愿在本府安家,是本府百姓的荣幸,下官欢迎之至!”方知府欣然应承,见书童端上两盏热茶,又吩咐他:“去,在我书房柜上,把灵脉舆图拿来!”

    容辉见书童去了,又问方知府:“你们这进士,是怎么考的,我倒是好奇得很!”

    “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就是这么考过来的!”方知府猜到容辉所问,主动解释:“品官俸禄分月米、本色和折色米,月米是灵米,本色米为白银,折色米一般会折成些聚气培元的灵丹。吏部每三年一大考,政绩优异还能发‘筑基丹’。虽然不如‘地仙’逍遥自在,也能修个‘人仙’,寿享百载!”说话之间,书童递过舆图。

    张大人笑着接过,走到南窗桌前铺开,请容辉相看:“光点越亮的地方,灵气越浓,不过这几处地方已有人圈定。上仙想要的话,就要去洪都找找路子了!”又指给容辉看:“不过这几处地方也不错,由上仙任选!”

    容辉见灵气最亮的几山都不能选,不由暗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找到结界位置,指向南边说:“这处灵脉挺大呀!”

    “这是屏山,高一千三百丈。下九百丈如屏风屹立,上四百丈缓缓凸起,有三十里方圆,一千顷缓坡。”张知府微笑介绍:“不过那里虽大,可据说不太平啊!那个地方,还是不要选得好!”又指了几处地方劝容辉:“上仙请看,这几处地方依山傍水,也不错呀!”

    容辉摆了摆手,洒然一笑:“咱就选屏山!”又问方知府:“要办什么手续?”

    “这个简单!”方知府说:“用精血在灵光上按个指印就行了!”又指了几处红印说:“其他上仙,也是这么按的!”

    容辉点了点头,用拇指在中指指端一划,待鲜血沁出,一指点上。眼见灵光变红,又问方知府:“还有什么事吗?”

    “再就是下官的事了!”张知府微笑解释:“下官还要把上仙的事情奏上朝廷,朝廷才会给上仙特制一块界碑,一张铜匾。估计下半年,就能下来!”说完看了看四周,又说:“下官先恭贺上仙乔迁,还有个不情之请!”

    容辉点了点头,微笑相请:“说!”

    “下关有个远房侄儿,今年十四,甚是聪敏!”张知府腼腆一笑:“上仙要是方便,乔迁宴上,我就带他去见见上仙的金面。您要是满意,看门扫地,端茶倒水,他都能干。说出去是在上仙府上当差,也好说房亲事!”

    容辉微怔,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当年母亲送自己去秋月酒楼当学徒,也是这番说辞。心随意动,眼前不由泛花,轻轻点头,悠悠轻叹:“都不容易呀!好,我见见,倒是方大人别忘了。”

    “上仙,你没事吧!”方知府忽见容辉满脸愁容,不由轻询。听他答应,喜笑颜开,汲汲应承:“一定,一定!”两人又客套了几句,当容辉出门,已是巳初。

    大太阳下,容辉凭虚御风,回到竹林小屋,见猫熊正在林中啃竹子,屋中却已有人说话,于是招呼了一声:“我回来了!”话音刚落,走出几道倩影,当先一个少女身穿青罗半臂,眉清目秀,惊喜交集,却是一脸憔悴。她看见容辉,先是一愣,立刻泪如雨下,伏地一拜:“二爷,婢子给二爷请安!”

    容辉愣了愣,反应过来,惊呼出口:“玉钗!”见小姑娘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立刻上前扶起,笑着问她:“你怎么来了,你们好吗?”

    玉钗站起身来,红着眼抽抽噎噎:“陆潇诚突然召集起一众小帮会,正在强攻山门!”说话之间,潇璇、凌霄和容雪相继跟出。

    容辉看见三人缓缓点头,一颗心直往下沉,呼吸间想起确有其人,沉声询问:“他还没死吗?”

    “当年我们只是打伤了他,后来不是放他下山了吗?”潇璇轻哼一声:“想不到他还有一番造化,竟然被界外的那些人看重,得授灵力功法。他给别人卖命,又拉拢了一众小帮会,现在竟成了一股势力。”

    容辉脸色微沉,正色询问:“咱当时不是安排下了一卫人马吗,陆大海在干什么?”

    “二爷当年说过,内外军之间不准换防!陆潇诚散布了许多谣言,又事出突然,外二十五旗俱不听调!”玉钗汲汲解释:“陆将军率领十三镇中军,二姨和三姨各领四旗禁军,正在山中和一支神秘战部纠缠。山上就只有三旗亲军,就快顶不住了!”

    容辉心头微凛,汲汲询问:“那支神秘战部有多少人?”

    “只是一部分,不到三百人!”玉钗说:“可是法器精良,阵法诡异,我们完全不是对手!我奉太夫人的话,连夜赶来,本来是要请大姑娘和陈姑娘回去一趟的……”

    容辉看了潇璇一眼,心头微沉,一字字地问:“这么说,他们是昨天开始攻山的?”

    “是昨天午后开始的!”玉钗汲汲应承:“刚开始是几名阳明修士,我们这边依靠林姑娘布下的法阵,又有二姨、三姨和严总管出手,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后来大批筑基修士赶到,就开始强攻山门。”

    容辉点了点头,抬手在身前轻挥,拿出长枪,急催灵力,以神念转空。枪身轻鸣,嗡嗡震颤。潇璇见了,暗暗点头,在腰间抽出软剑,依样画葫。

    容辉急催功力,脸色渐白,片刻方停。他将长枪递给玉钗,郑重嘱咐:“此枪界内无人能挡,却谁都能使,就是不能出灵山谷地。你只要注入灵力,它就能带你飞回。”

    潇璇也递出软剑,郑重告诫:“这把剑锋利无比,可以化作一缕银丝,百步内取人头颅,无往不利。你自己佩戴,也不能出灵山谷地。要是长枪落入敌手,以此剑杀之。”

    玉钗点头应是,连腰带一起围上。拿起长枪,纵身跃起。容雪见了,扬手抛出一瓶灵丹。玉钗伸手接住,注入灵力,破风而走。容辉看见她北去,喃喃嘀咕:“一息百丈,也就两个多时辰能到。但愿他们能坚持到中午!”

    “界内都是筑基修士,只要神枪一到,强敌立退。”潇璇沉着脸点头祈祷:“但愿这次能化险为夷!”又问容辉:“我们能不能也封印修为,进去一趟?”

    “要说封印修为,师妹的水灵力最好封印!”容辉精神一振,商量凌霄:“你进界内走一趟吧!”

    “可以封印吗?”凌霄见潇璇和容辉目光灼灼,轻咦一声,当即盘膝坐下,任由施法。

第六十八章 路见不平

    容辉和潇璇互望一眼,分别抓住凌霄的双手,齐动本源。五行法则,木主生,只能培育,不能遏制。火主升,只能疏导,不能压制。土主平衡,只能消减,不能压缩。金主收敛,只能截源,不能断流。水主沉,可以压制,却最难压制。

    阴阳本源齐聚凌霄丹田,恍如一面磨盘,将她真元碾得粉碎,继而散至全身经络,浸入肌骨。

    凌霄如被刀锋刮骨,痛至心神。她额头沁汗,脸皮抽搐,待痛楚渐去,开始凝神内视,发现修为已跌至筑基,汲汲睁眼,失声询问:“怎么会这样?”

    “你的道有问题,如果臻至‘太阴期’,可能谁也救不了你!”容辉正色解释:“我们趁这个机会把你的真元,散入了你全身肌骨,自行聚拢你周身阳气。你现在凝神调息,待理顺了气息,就是冰肌玉骨,法器难伤。至于道嘛,咱重新悟!这样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凌霄定下心神,站起身问潇璇:“是这样吗?”

    “他说的没错!”潇璇点头解释:“我们一路走来,和不下百位身负道境的人交过手,你的确上错了道。一意孤行,就算不死在天劫下,也会道境反噬的!”

    “那我呢?”容雪一怔,连忙追问:“我上没上道?”

    “你虽也遭雷劈,可情况和她不同,应该没有错!”容辉沉吟片刻,仔细解释:“我也想过你的事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看山巅上为什么没有树,不都是被雷劈的吗?你以木灵力,悟‘枯荣道’,本来就要遭雷劈。可话又说回来,树在山巅,树种不也飘得更远吗?病树前头,万木成春。落红亦非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想,这才是枯荣!”

    容雪精神一振,豁然开朗,连连应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凌霄心服口服,盘膝坐下,开始调理内息。

    容辉见了,暗暗点头,招呼二女进屋坐。“朱芯的信,我送出去了!”略略说了上午行程,又问潇璇:“现在杨家打算跟我们翻脸了,凌霄再进去,应该能解此劫。可以后,该怎么办!”

    潇璇抬手虚斩,悠悠冷笑:“借刀杀人,除了这一害!”略整思绪,缓缓叙说:“天欲让其亡,必先让其狂。杨家主不过是个‘道人’就敢在结界中秘密训练战部,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也是身负二品‘仙爵’的人,咱们正大光明地弹劾他一个大逆之罪。”抬手往西北一指,接着说:“我们势单力孤,可他们有的是人。你在屏山开府,只管大大方方地下张帖子,我们好好谈谈!”

    容辉觉得有道理,精神一振,又商量容雪:“山上的事,你也快撂下吧!该办的手续,咱一样别少,不要让人抓到什么把柄。”

    潇璇却想起一事,询问容辉:“经此一役,你的法宝一直放在山上,会不会适得其反,引得更多人抢夺?”

    “不会吧!”容辉也不敢肯定:“这枪我炼化了两年,除了踏天老怪,无人再能占据。若注入灵力,枪回自动飞回山中后院前屋。若不注入灵力,那也是一根废铁!除非有人能不声不响地偷走那把枪,送出结界。”觉得这件事担心不来,又正色商量:“一会儿我们送凌霄到屏山,一是拦住高手,二是看看地形!”见没人反对,也盘膝坐下,开始调理内息。

    午时前后,凌霄睁开眼来,招呼众人:“我准备好了!”

    容辉应声出屋,见她气如冰雪,目光清明,顿知她易筋锻骨有成,于是招呼猫熊:“小灰,过来,驮人!”话音未落,猫熊“呜呜”低吼,风一般直撞过来,满不情愿。

    容辉伸手去拦,只觉一股巨力传至臂骨。右手一麻,不由“哎呦”一声,连忙避开。半年来,猫熊体重激增,如今已不下百钧。就是轻轻一撞,也非常人能承受。

    猫熊停下步子,回过头去见容辉左手捂着右腕,又凑上去蹭来蹭去,还用舌头舔舐。容辉趁机蹲下来介绍凌霄:“你瞧这姑娘,多漂亮啊!她要去保护哥的家人,你就驮她一趟,保她周全,当一只勇敢的熊。”

    容雪出来看见,不由好笑:“还勇敢的熊!”猫熊听见,斜睨了她一眼,很是不服。容辉不由分说,取出黄金鞍辔给他戴上,又嘱咐凌霄:“你好好对它啊,这待遇,我都没享受过!”

    凌霄见这熊身宽体胖,张开腿骑上金鞍,直羞得满脸通红。容辉和潇璇互望一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