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2部分

仙旅奇缘-第12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像荡秋千!”容辉脱口而出:“一会儿出去,能不能再飞高些!”

    潇璇扑哧一笑:“这是上乘轻功,你练成了自己飞去!”说着随手一挥,拂去了身上的积雪,直进正屋。

    小年那日,阖山房舍已被清扫一新。这屋中虽无摆设,但窗明几净,也十分整洁。两人进屋,又添了三分温馨。潇璇解下罩帽披风,容辉主动接过,抖下积雪,帮她搭上椅背。

    潇璇则拉容辉坐到临窗桌前,接过食盒打开。盒中放着两盘饺子,一壶陈醋,和一罐蒜头。饺子还腾着热汽,蒜头更被泡成了青色,鲜嫩光亮,翡翠一般,正是上好的“腊八蒜”。

    容辉见潇璇神色温柔,摆箸放碟,都透着亲切,心头又是一暖。一时间呼吸涩滞,如骨鲠在喉。虽说不出话来,眼角的泪光却说出了一切。

    潇璇看见到他的回应,心里又羞又喜。忙拿起筷子,笑着催促:“喜欢就多吃!”

    容辉再不客气,也拿起筷子,沾着醋一口一个。狼吞虎咽,只透出无限喜悦。潇璇心都化了,就要滴出水来。笑意盈盈,夹起自己盘里的饺子,送到容辉盘里。

    两个人一口饺子一口蒜,吃得不亦乐乎。容辉忽然问:“这饺子包的真好,皮薄馅嫩,是你包的吗?”

    潇璇心里一跳,呼吸间面如霞飞,风致嫣然。她睁大一双凤眼,反问容辉:“你说呢?”目光璀璨,透着无限狡黠。

    “我猜这饺子里放了猪油!”容辉不答而答,指着潇璇质问:“好哇,你身为掌门弟子,竟然带头破戒!”两个人有说有笑,乐作一团。

    饺子本身美味,又碰到两个心心相印的人,哪里经得住吃?说笑声中,潇璇收了碗碟,容辉取过罩帽披风,亲手帮潇璇穿戴,又轻声问她:“阿姐,你属虎,还是属兔?”

    “兔!”潇璇一怔,头一次猜不透容辉用意。心念拂动,想到过了今夜,自己就十九岁了,算是“老姑娘”了,不禁凤目含嗔,沉声斥责:“你敢羞辱我!”抬手就去拎容辉的耳朵。

    容辉装痛求饶:“哎哟!哎哟!我哪有?”又从怀里掏出一枚银锞子,塞给潇璇:“这是我送给你的!”

    潇璇松开手凝神细看,那银锞子有七、八钱重,被铸成了一只玉兔,扑朔迷离,十分可爱。她嫣然一笑,大大方方地收下,忽然出手如风,在容辉腰上一拍,只听金属相击,稀里哗啦,竟还不少。自己早告诫过他:“别在太极门里搅合!”他却私受赏银,不由得心中火起,沉下脸来,凝视容辉。

    容辉只觉她目光如刀,吓了一跳,不由低下头退后一步。又深吸一口气,硬起头皮,抬出王老:“我本来不想要的,交给王管事,他又当压岁钱赏给我了!”越说越没底气:“长者赐,不敢辞!”诚惶诚恐,像个犯了错的小童。

    “你还拿捏上了!”潇璇蹙眉冷笑:“几颗银锞子,拿就拿了,怕什么!”

    容辉会过意来,忙拍胸脯保证:“姐,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潇璇见他一点即透,稍觉宽慰,又沉声告诫:“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那些都是什么人,旁人避之不及,你还往上贴?哪天有你还的!”见吓得他战战兢兢,又觉得自己过了,就问:“你读了几本书!”

    容辉见事已揭过,就讪笑着抬起头说:“这两年倒是跟着严大哥读了半本《论语》,真正能读会背的,就只一本《幼学》!”又问潇璇:“阿姐呢?”

    潇璇檀口微张:“《大学》!”语声虽冷,眼角却噙着一抹笑意。容辉察言观色,放下心来。

    两个人稍作检点,携手出门。容辉又推怂潇璇:“能不能飞高些,飞远些!”

    潇璇嫣然笑应:“那你深吸一口气,虚灵顶劲,含胸拔背,沉肩附肘。”携着他纵身而起,一跃三丈。人在半空,突然松手。接着一个筋斗,斜掠出去。

    容辉凭虚御风,吓得六神无主。只得提住一口气,急往上拉,却觉全身麻麻地不听使唤,直落下去。好在他穿的是大袖宽袍,眼下北风又急,把他直往上托。地上积雪已厚,恍如一床厚被。他四肢落地,摔了个“狗啃雪”。虽然极狼狈,所幸毫发无损。

    容辉趴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又坐起身找潇璇,哪里还有人在?他全身酸软,走起路却分外轻灵,只道是把身子摔麻了,又好气又好笑。哪知刚才人急拼命,力由心生,内功已有了好处?

    容辉喜滋滋回到食堂,又吃了一顿饺子,果然不如潇璇送的好吃。众人吃完饺子,有人提议打雪仗。众少年齐集响应,于是分成两拨,在食堂外拉开阵势。

    大家学了两月拳脚,力道着实不小。雪球又能及远,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少女们则聚在食堂里继续包饺子,见有少年进来用热水泡手,就相互起哄,奚落一番。嘻嘻笑笑,也过得十分热闹。

    晚上吃完饺子,陶妈妈在食堂里生起火盆,招呼众人守岁。少年人玩了一日,彼此更加了解。这时围坐火前,说起家乡趣事。你一言,我一语,这一年就算过了。

    次日风雪稍停,辰正时分,众弟子齐集去“无量阁”给掌门长老们拜年。容辉深一脚浅一脚一路走去,只见银装素裹,玉宇琼楼,飘飘乎如登仙境。

    他头一次登堂入室,既兴奋又忐忑,生怕在人前出丑。于是跟在后面,见有人交头接耳,也不敢多说一句。走进院门,只见屋门敞开,正厅里坐着一簇锦袍老人,穿红着绿,十分喜庆。

    正榻上两人并坐,东面那人目如朗星,面如满月。身穿宝蓝底云纹鹤氅,如座云端,颇具气度。鬓边虽已斑白,却显得十分和蔼,正是掌门“明清真人”。

    另一人身姿如松,穿着锦缎深衣,云纹捧福,克丝流光,显得十分鲜亮。他面如刀裁,目光如鹰。须发虽已花白,谈笑间却含着几分凛冽,正是首席“监察”,赵长老。

    容辉“对号入座”,算是记住了门中的两大支柱。忽见倩影晃动,恍如惊鸿一瞥,原来是潇璇领着两个少女在厅中端茶倒水,捧花奉果。她穿着低腰襦裙,青罗小袄,打扮得十分端庄。另两个是孪生姐妹,一穿青袄,一穿紫袄,都穿着齐胸襦裙。亭亭玉立,明艳照人。其余人低声细语,俯仰自得,都是神仙一流的人物。他这才恍然:“原来大人物是这么过年的!”

    又有执事通禀:“诸位真人,徒子徒孙们来拜年了!”先是“潇”字辈的管事、执事们逐一进屋拜年,当先一人龙行虎步,从东厢走出。他头戴金缨羽冠,身穿狐裘夹袄,走到正厅,躬身作揖:“恭祝师父、掌门和诸位师叔师伯,新春大吉,年年有余!”语声爽朗,铿锵有致,正是赵长老的首徒,陆潇诚。

    厅中应声议论开来,有的赞“少年英雄”,有的赞“教徒有方”……他却不卑不亢,微笑着点头道谢。啧啧声中,又有弟子上来拜年,却不如刚才抢眼。

    留守弟子多是赵长老一系,他挣了个满堂彩,笑得颇为得意。新弟子看在眼里,方知赵长老声望之隆,人脉之广。再看他时,不免有几分崇敬。容辉看到这里,方知潇璇在门中着实不易,难怪谨言慎行,循规蹈矩,也有些可怜她。

    新弟子十二人一组,依次进屋拜年。“明清真人”赏给每人一副桃符,潇璇三女则端上红木托盘,让众人挑选。容辉一心盼望潇璇来端桃符,结果是个紫衣少女。

    其余人见三女清秀脱俗,生怕失了礼数,纷纷轻手慢弄,精挑细选。容辉既不认识,也就随手挑了一副。刚刚拿起,忽觉脚背一麻,痛至心肺。

    那紫衣少女竟趁着长裙掩底,狠狠跺了容辉一脚。他脚上吃痛,不禁皱起眉头,瞪大眼睛,以示质问。那少女嘴角微撇,却回了个白眼,脸上还有几分悻悻。

    “挤眉弄眼的,什么意思?这算不算勾引……”容辉心有余悸,一团火随着烧到脸上,顿时面如烙铁,既红且烫,羞得无地自容。

    众少年拜完年后,又相约打雪仗。容辉积极响应,玩玩打打,不觉冬去春来,冰消雪融,弟子们纷纷回山,转眼到了元宵佳节。潇璇亲自安排下灯会,教习则让新弟子当众演练拳脚。一为众人助兴,二则考察新弟子的修行。

    道门玄功由内而外,若内功没到火候,行动自然呆板涩滞。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长老们洞若观火,谁好谁差,一目了然。于是有的被门中长辈收录,继续深造。有的被送往各地,经营庶务。有的却留在了山中,担任各司执事。

    针线房的管事妈妈见燕玲心灵手巧,就劝她留下:“这山上可不清静,你又是个通透的人,就别瞎掺合。既然来了,不如扎扎实实学门手艺,将来也好为自己打算。”又传了她一门飞针绝技,燕玲就当了绣娘。

    王老却见容辉机敏本分,还想留他在“太极门”跑腿。潇璇直接给“寮房”传话,让容辉在外药房当了执事。

第十二章 学医问药

    药房是个两层小楼,座西朝东,临街而建。正厅横阔三间,纵身五架,一楼摆着柜台和药屉,二楼专供大夫问诊。简约干净,明朗大方。药房后是一间小四合院,正房专供管事办公,倒座专门存放药材。西厢房隔作三间,南边两间是制药的工房,北上那间专给守夜人住。

    药房管事姓万,是个矮胖中年。潇璇说他做事精细,为人本分,值得相处。容辉见到他时,恰值残雪消融,风和日丽。他穿着白棉短褐,正拿着账本,核对药材。药架间白衣胜雪,厅堂里窗明几净,无不让人赏心悦目。容辉点头暗赞:“果不其然!”

    万管事见潇璇过来,忙迎出门去,请座沏茶。潇璇笑容温和,轻声打断:“万师兄费心了,药房不是差个人吗?我就给师兄送了个人来,还烦师兄多多关照!”

    “哪里话!”万管事受宠若惊,连连点头:“一定!一定!”容辉又给万管事行礼,正式入了药房。开春事忙,潇璇和他寒暄两句后,就转身回了“太始门”。万管事则亲自为容辉讲解药房章程,容辉铭记在心:“制药……晒药……照单抓药。”

    药房里还有三个执事,两男一女,都和他一般年纪,还略通医药。三人本来轮流守夜,眼见容辉进来,都向他示好,又推说:“药房惯例,新来的守夜一年,再才轮班!这也是桩好事,独门独院,正好潜心练功。”

    容辉爽爽快快地应了,就住进了药房后院。那三个又有些过意不去,晚上特意让厨房加了菜,为容辉接风洗尘。席间相谈方知,少女名叫万荣,是万管事的内侄女。非但长得清秀,人也十分开朗。另两个是堂兄弟,哥哥叫秦钦,沉稳敦厚;弟弟叫秦慕,活泼机敏,都生得十分端正。

    容辉觉得兄弟俩身上满是锐刺,都不待见自己,初还奇怪,只道哪里得罪了他们。菜过五味,发现他们争着讨好万荣,才知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和万荣说话时,敷衍之意溢于言表。兄弟俩见了暗喜,才和容辉亲近起来。

    四人吃过晚饭,万荣提来一壶陈茶,又和三人商量排班的事。“太虚门”开山立派已久,事由都有定制。其它执事卯时回事,领了差事办完即可。病人用药却等不得,药房也得时时有人守候,于是两人一组,分作上下两班,每组值半天班。

    万荣好生为难,若陪哥哥值班,弟弟不同意。若陪弟弟值班,哥哥又不同意。若陪容辉,兄弟俩都不同意。四个人相持半晌,秦慕忽然有了主意:“不如分四天,排八个班!”

    这样每人至少能和另三人值一次班,四天中连值一天班,还能休息一天,已算合情合理。容辉稍作盘算,也会过意来。又见秦家兄弟分明旨在和万荣值班,就不禁想起逛窑子的嫖客。心随意动,正想发笑。“啪—”,一声脆响,万荣掌身而起。

    她勃然大怒,指着三人沉声喝斥:“你们当我是什么人,轮流陪你们?”杏眼圆睁,羞怒交集。嗔容微赧,更添娇艳。

    容辉见自己也被捎带上了,顿时满脸无辜,忙向秦家兄弟使眼色求助。厅中食客不少,听到响动,纷纷侧目。秦家兄弟讪讪地连连摆手解释:“误会,误会!”形状十分难堪。

    秦钦轻撤万荣衣袖,让她坐下,秦慕忙陪不是:“我们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又问容辉:“李师弟,你也没有那个意思吧!”

    “此地无银三百两!”容辉皱眉腹诽:“傻小子,这个时候,赔不是还来不及,哪能辩解!”只好装痴乔呆,挠着头讪笑:“师兄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我还没听明白!”又引开话题:“什么分四天,排八个班。怎么排?我还是没听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