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29部分

仙旅奇缘-第129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下各处的庶务,便宜行事。”又问严良:“可想过治理一方百姓?等我爵位下来,就带严大哥去朱家认个门,让大哥瞧瞧,什么叫真正的士林风范!”见众人缓缓点头,于是就此分工。

    当日下午,山南城中,“冰宫”拔地而起。洁白晶莹,傲然而立。外来修士看见,一片哗然:“快看呐,‘一品堂’居然支持这伙土豹子。”“‘一品堂’只是商会,支持土豹子好哇,土豹子,好宰!”“宰?‘一品堂’的法器,大江南北,统一标价。”……

    容辉有丧在身,让容光代自己剪彩,又去找容雪商量事情。大太阳下,荷花塘边,两人坐在盝顶书房里喝茶。根雕圆桌前,容雪端着一只翡翠茶盅,正色询问:“二哥,你最近是不是总是心烦意乱,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

    容辉啜着茶悠悠叹息:“哎,这不是愁的吗?”又打趣容雪:“你还给我看病?”

    “不是。”容雪正色摇头,缓缓地说:“是你杀的人太多了……”

    容辉一听就有气,沉声质问:“我要你来教?”五字出口,空气微凛。容雪被他目光扫中,一阵心惊肉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容辉鼻中轻哼,一字字地告诉她:“逃生路上,没有对错。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十六字出口,更加笃定。收回目光,接着说:“有风有雨,哥给你挡着。你经历的事情还少,安心修炼就是。”

    容雪心头发酸,瘪了瘪嘴,旧话重提:“我是说煞气。哥,你现在煞气还浅,也没有侵入心神,现在根除,还来得及。”

    “煞气,我有煞气吗?”容辉微怔,长长透出口气:“那你是让我当和尚,修‘金刚心’?还是让我当道士,天人合一?”

    “金刚心?谁不知道那是‘三乘妙法’中的‘大乘功法’……天人合一?那是‘一气化三清’的无上玄功……”容雪一阵为难,仔细思索后,试探着说:“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化解……”正说话间,忽听梅钗在书房外回话:“二爷,大姑娘,都拿来了。”

    “好,让你折腾……”容辉随口应了容雪一句,回头招呼梅钗:“都拿进来。”

    容雪见梅钗抱进一口三尺方箱,满心奇怪,站起身问:“这是?”

    “都是你的老本行……”容辉随口应承,亲手接过,打开给容雪看:“瞧瞧,瞧瞧,吓了一跳吧!”

    容雪看见一箱子大大小小的木盒、石盒、水晶盒,心头微怔,失声出口:“灵药?”随手拿起一方木盒打开,见盒中蘑菇般的紫花,不由惊呼:“紫灵芝?三百年火候?”又随手打开几盒,均是珍惜灵药,更加惊愕。

    “你不是在山上学过植药炼丹吗?那可是门大学问……”容辉正色嘱咐:“你在山上找块地,把这些东西种上,总有用得着的时候。以前有定额,现在你可以放心大胆的练手。缺什么,直接找素钗和桂钗支。”说着看向梅钗。

    “是的!”梅钗连声附和:“两位妹妹管‘厨房’,药园子和菜园子也归她们管。大姑娘缺什么,要种什么,只管开口。”

    “嗯!”容雪欣然答应:“我知道了!”抬手轻挥,青霞一卷一带,尽收箱中药材,又问起丹鼎的事。三人正说着话,容光回山,来说山下的事:“好气派的冰殿,别说是我。就是外面混进来的人,也看得目瞪口呆。”梅钗喊了声“大爷”,忙去倒茶。

    容雪见两人有话要说,喊了声“大哥”,暂行告退。她身穿素服,小厮问候声中,走到书房后院。见园中枝繁叶茂,生气最盛,于是取出一根建木,稍运灵力,直插入地。

    祠堂是从前的“无尘居”,和书房的建制一样。灵堂设在前院,燕玲披麻戴孝,带着韵姐儿向吊唁的人答礼。容雪径直飞进祠堂后院,见花团锦簇,于是依样画葫。

    她插好两根神木残枝后,回到正院荷花塘边,轻飘飘窜至塘中一片荷叶上。眼观鼻,鼻观心,盘膝坐下。道境所及,此枯彼荣,次荣彼枯。枯荣变化之间,一面聚拢山中地气,一面帮容辉消磨戾气。

    日渐偏西,阳光灿烂。盝顶水榭中,容光和容辉说着山下的事,见容雪神神叨叨,不由奇怪:“她这是怎么了?”

    “没事,正经事不做,成天把几棵树弄得死去活来,让她折腾。”容辉想起她要给自己化解煞气,气就不打一处来。随口抱怨了一句,接着问:“你刚才说好几家商会都想来我们这里设分号,都有哪几家?”

    “有制符的,有制药的,有制器的,还有几家镖局,粮行。陈凌云传讯来说,几家船航想在陈津租泊位,一租就是十二年,问我们是什么意思。”容光仔细解释:“他们只是有这个想法,先派人来探探路,要先问清楚税怎么收。”顿了顿,接着说:“石万鑫的意思是,我们的钱,够用就行,税越低越好。”

    “丹霞山占了‘五岭三关’,收着买路钱,才有这么大势力。我们……”容辉靠上躺椅,略作思忖,斩钉截铁:“咱说了,两千里内,免税三年。三年之内,分毫不吮,也让大伙享一回福。”

    “这……”容光目瞪口呆:“那这山上山下这么多人,谁来养活?”稍作思忖,算给容辉听:“就是我们山上,每年吃二品灵米,都要吃三千石,折合白银七万两千两。内外院的人头,每年就要发八万石五品米,折合白银二十四万两。至少五百顷地的租子,才能付一年的人头。”

    “是啊,一个福地只准设一卫。每年一万五千石‘二品米’作口粮,十六个大田庄,足以分摊。”容辉据理力争:“我记得当年咱开荒的时候,一百顷一个的田庄,我们有六十个,难道现在都卖了?”

    “那倒没有。”容光稍作权衡,摇头苦笑:“要是只养五千人,的确足够。”

    “这是朝廷的规矩。”容辉仔细解释:“真人福地,准设一卫。君之封地,准设三卫。灵君,五卫。真君,七卫。道君,九卫。真王,十一卫。帝君自己,也就十三卫亲军。”

    容光愕然片刻,郑重询问:“你就这么肯定,朝廷封的一定是我们?而不封别人,代替我们?”

    “帝君没那么大胆子,敢挑衅七十二仙派的权威。”容辉随口解释:“血脉在,家族就在。传承在,门派就在。灵山原有七十二峰,各含一般意境,能化一式仙术。后来山倒锋塌,再没人能望山悟道。”说着环指厅中书架,正色嘱咐:“这些书是前人留下的感悟,就是本门的传承。普天之下,只有我懂。我那天随便使了一招‘石人术’,他们自会鉴别真伪。纵是帝君,也不敢胡乱指人顶替。”见容光满脸惊愕,不由好笑:“也就是你们太懒,平时都懒得翻。这些书在这里放了四年,倒是给了梅钗她们一场造化。”容光满脸羞愧,连忙另起话题,说起今年的开销。

第八章 福泽万里

    “灵山福地,免田赋三年。”消息传出,四境之内,无不感念潇璇。四月下旬,雨水久久不至,各地皆有旱情。容辉设“降云楼”,交与潇月主持。

    灵山“福地”讯息不通,容辉就请“一品堂”帮忙在灵脉内一处山头上设“传讯塔”,收闻天下讯息。又设“天音阁”,由潇娟主持,播报重要讯息。

    山上没有高手坐镇,朝廷制书未下,常有散修自持神通,或来挑衅,或来勒索。三五成群,络绎不绝。容辉更不废话,均以一掌“金涛烸浪”迎上,不死不休。

    三番两次之后,石万鑫凑齐了布阵材料。容辉由“一品堂”帮忙,以七座山峰为基,以两株神木为眼,开始布置“七星向月阵”。又以四周七十二座山头为基,布置“天罡环极阵”。

    五月,音晷里正式传出“灵山福地现世,帝君或封真人”的消息,天下哗然。七十一仙派纷纷沉默,附近大小商会、世家却纷纷致函恭贺,交好之意甚隆。

    五月十五,清晨时分,大阵初成,八方灵气汇聚,化作千重瑞霭,万丈祥云。大太阳下,容辉站在北峰之巅,凝神感悟,发现七十二座山头果然各含意境,正在慢慢复苏。余威所及,云飞雾绕,气象万千。至此以后,再无人敢上灵山撒野。

    旭日冉冉,光芒万丈。容辉长长松了口气,飘飘然回往内院。他穿了件天青色茧绸直裰,戴了顶牙黄色细丝竹冠。回到内院,看见荷花塘上灵雾飘渺,猫熊正躺在塘边晒太阳,不由会心一笑。

    荷花塘是山谷最低处,亦是山中灵眼所在。如今灵气受容雪道境激引,散发开来,已能化作一层薄薄的雾气。虽不比福地洞天,却已不下一般灵脉。

    问候声中,容走进盝顶书房,随手在书架上拿了部《燃烛峰随笔》,坐到南窗前的躺椅上仔细品味。“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书中所讲,是前人感悟的燃烛意境,旨在燃烧功力,迅速提高战力。

    夏风轻拂,窗帘飘舞,如烟似霞,亦如梦如幻。容辉边看边想,不由闭上双眼,沉沉睡去。除服礼后,山中众人始着浅色服饰。帘、幔、帐、幕,亦换成了水天色泽。

    李母留了容露和韵姐儿在自己院里,由小丫鬟陪着玩。容雪开始打理药园,李蕃宁闲来无事,也去帮女儿认药材,辨习性。

    周氏继续主持中馈,统领梅钗等人管理内院事务。心知凌霄进门后,自己就要让位。于是待梅钗等人,又多了几分客气。梅钗等十二人是潇璇带上山的,也不想容辉再娶她人。这时对待周氏,也比从前恭敬。

    荣光主持外院庶务,身边又少了石万鑫支应,只觉缚手缚脚,每天从早忙到晚,总有理不清的事。所幸歆姐儿开始由潇娟带着启蒙,兼学针织。茂哥又没长大,还由奶娘带着,才不至内外焦灼。

    容辉早立下规矩,家中男子八岁开始习武。荣耀正好八岁,每天既要读书,又要修炼内功。日日起早贪黑,不敢懈怠半分。一家人各有事做,反倒是容辉最为清闲。

    他睡在躺椅上做梦,梦见自己燃烧起来,最后变成一颗太阳。光热无穷,却不温不火,不即不离,烧得恰到好处。烧着烧着,忽然灼烫起来。一个激灵,睁开眼睛,见日已中天,正照在身上,暖洋洋地,方知是一场大梦。

    “不对!”容辉神有所感,从怀里掏出“凤凰蛋”,见蛋壳表面泛着一层荧光,其中果有生命,顿时又惊又喜。站起身来,放上窗前檀木案桌,仔细观察。阳光所及,蛋壳温润光滑,恍如玉质。壳上荧光缓缓胀缩,玄妙五方。

    容辉见了,不住好笑:“据说鸡蛋三七孵化,不知‘凤凰蛋’要几七。”顺手拿过一只装满樱桃的高脚瓷盘,就把“凤凰蛋”放在了盘中。

    他正觉得有趣,忽听金玉相击,“叮——”,一声轻鸣,正是书房外有人用金锤击柱上玉璧。回头见是梅钗,当下挥手拂开房中结界,问她:“开饭了吗?”

    梅钗敛衽行礼,二爷:“燕京行人司的大人们来了。”

    “来得好!”容辉精神一振,欣然招呼:“快请进来。”

    梅钗满脸古怪,接着说:“行人司是来宣旨的,大爷正在前殿摆设香案。”

    “那就去吧!”容辉不情不愿,随口应了一声。转出书房,反手封好结界,直去前殿。

    “封,屏山道人李容辉,为灵山真人,福泽万里,钦此!”甲士拱卫中,檀木香案前,一个头戴描金曲角帽,身穿红缎金蟒衣的内侍读完五彩制书后,递出玉轴。

    容辉躬身一揖,踏上三级台阶,双手接过玉轴。内侍又端起一面托盘,扯下面上黄巾,郑重嘱咐:“李真人,您看仔细了,就签字画押吧!”

    容辉见是一套道袍,两页金册,和半边勘合,另附一部《到任须知》。再看物册,的确无误,就拿起朱笔签了名字,又转身招呼:“中殿摆席。”说着伸手相请。

    内侍拱手相谢:“真人客气了,杂家还急着回禀,就不多叨扰了。”说着一挥右手浮尘,招呼众人:“我们走!”转过香案,从容辉身边走过,十三对仪卫随后跟上,就要出门。

    两人错身时,容辉忽听传音:“李真人,万里福泽,可是这天下间的头一份啊。”

    容辉伸手相请,传音应承:“那还是托帝君的恩典,公公的鸿福。”说话间指上扳指一闪,待一道晶光直射入内侍袖中,才传音解释:“在下在西北抗敌时,得如今‘丽江真王’照顾,从蛮子手上缴获了几颗金刚石,不成敬意。”说着并肩相送,众仪卫随后跟上。

    “主子说了,难得真人有这份为国之心,当为天下修真表率。”内侍目不斜视,手搭浮尘,一边走一边传音:“有这几件从蛮子手上缴获的战利品,主子就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