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33部分

仙旅奇缘-第133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余下几日,各派掌门纷纷前来,还有的带了得意门生,来见世面。十余派人分了东西两簇,西面以衡山派王谷子为首,聚集着南岳附近诸派,东面则散聚着罗霄山脉上诸派。

    各派掌门“太极”已成,说起修炼心得,自有一套。王谷子赫然已臻“踏天”境界,倍受众人尊敬。容辉修为最低,听众人谈论修炼心得,只有受益的份。容雪却和众小字辈一拍即合,逛街游玩,比较神通,倒颇受追捧。

    昭明台十丈宽阔,悬空架在连廊顶上。北设屏风,掐丝琉璃,金碧辉煌。众人对坐下手几前,果品糕点,供应不断。容辉趁众掌门谈论修炼心得之余,委婉提出交换灵山绝学。众人听闻,无不震惊,纷纷回函询问。

    容辉在小平台上连等六日,仍未得半点音讯,生怕他们杀人夺宝,一颗心直提到了嗓子眼。日出东方,朝阳灿烂,到了七月初七。王谷子倡议众人先开个小型交换会,众人从善如流,于是纷纷聚回正席。

    容辉跟随众人,坐到末尾,忽听王谷子传音:“老夫已传讯回去问过,的确有这么一档子事。可近千年来,衡山屡遭变故,贵门那式绝学竟然找不到了。实在抱歉,抱歉得很呐!不过老夫这里有一些衡山特产的‘寿元果’,愿意和道友交换。”

    容辉等的就是这句话,故作一番震惊后,果断要下十二枚,商定当中交易。一桩事了,其余人先后传音,也表示找不到那一式绝学。抱歉之余,纷纷愿意以门下重宝交换。

    容辉也故作委屈,要了龙虎山一百零八颗“龙虎造化丹”,要了逍遥派一百零八片天枫,要了君山三百六十株湘妃竹……诸物虽好,却并非不能再生。众掌门虽也视若珍宝,可与一式本门绝学相比,纷纷忍痛割爱。

    中午时分,交换会罢,各家尽收欢颜。容辉如数完成碧霞的嘱托,也了松了口气,心里却不住嘀咕:“她怎么会有这么多失传已久的镇派绝学?”思忖良久,恍然大悟:“原来你到处抢掠大小世家,明着是为枪人家的镇族之宝,其实就是为了它们。那些大小世家为了保命,哪里又敢乱说?”想通了这一节,方知碧霞意图所在,不住感慨:“高,您实在是高。”

    众掌门继续交流修炼心得,待到黄昏时分,忽见青霞飘舞,匹练般自天际滑来,均是微微吃惊。循势看去,只见一百零八对侍女各提华灯,列队走来。灯光莹莹,交织成一道青霞,向前铺开里许。霞光上驶来一辆香车,五马并驾,紫盖珠围,正是“春申灵君”的座驾。霞光隐映,飘渺威严。

    众掌门见怪不怪,站起身作揖相迎。容辉叹为观止,一揖倒地,忽听一位老人招呼:“黄某何德何能,让诸位道友久候。抱歉,抱歉!”抬起头来,只见车已停至台上,车边一个紫袍少女正扶下一位锦袍老人。老人顺势牵起少女的手,款步轻移,向众人介绍:“这是小孙女,久慕仙家风采,非要跟我来一赌各位道友金面。各位道友,还请关照一二。”

    众掌门面面相觑,微笑应承:“一定,一定……”

    少女晕生双颊,目光闪烁,抿嘴轻嗔一声:“爷爷!”语声清脆,温婉如耳。容辉定睛细看,只见她后发长披,用紫带在颈下结成一股,鬓发齐梳至脑后,用束发金环反挽了个灵蛇髻。秀眉婉约,明眸清灵。鼻似悬胆,唇如点绛,的确是个美人。紫缎金纹深衣,云纹金丝大带,贵气中更添几分精致。

    他眼见紫衣少女坐到台边小几前,才正色看向“春申灵君”。只见老人头戴琉璃掐丝高冠,身穿青罗半臂大氅,须发灰白,肤质细腻。挥袖坐下,稳如泰山,不由肃然起敬。

    “此次召集各位前来,不为其他,实在是有要事相商。”陈申灵君向众人拱了拱手,直入正题:“界劫的事,想必大家已有耳闻。老夫此行,带来了‘钦天监’最新测得的时间。一百年,一百年内,上界大能将会跨界而来。与上界强族是战是和,那得看我们有多少实力。可现在蛮子大军兵临大同城下,正在消磨我们的实力。”

    他说话间环顾四周,看见容辉,眼睛微亮,顺势相请:“久闻‘灵山真人’在西北打过仗,想来比大家更了解北蛮习性。灵山真人,就请你给大家说说。”

    容辉微怔,想不到这位灵君会问自己。转念想到黄齐鸣,这才恍然。略整思绪,站起身拱手一揖,正色解释:“在下也知道得不多,只能说几样供大家参详。先说信奉,他们信奉‘长生天’,相信万物有灵,还认为他们的祖先会保佑他们。正因如此,他们不讲五行法则,可因为相信,他们纵雷驱火、移山断流,丝毫不逊修士。他们擅长驾禽御兽,各部落都有守护圣兽和圣器,尤为厉害。他们还有献祭的秘术,非但能让功力子孙相传,还能把功力渡给护族圣器。”

    他一边观察众人,一边叙说:“他们的修士若和各仙派弟子单打独斗,未定是敌手。可数量众多,尤善和骑兵配合。我们的修士遇上他们,就好比猫吃甲鱼,完全下不了口。”一语出口,引得众人咧嘴轻笑。

第十三章 强赐道侣

    “这不是危言耸听!”春申灵君脸色微沉,点头吩咐:“李真人,你接着说。”

    黄昏时分,星辉灿烂,弯月高悬。容辉拱手还礼,接着叙说:“他们的骑兵不讲阵法,讲究配合。百骑合围,能裹万众。千骑分张,可盈百里。我们一万人冲上去,他们几个冲锋,就能冲散我们。还有,他们的骑兵擅长偷袭。几万里距离,一夜而至,打了就跑。我们救也救不急,赶也赶不上。”

    “一夜跑几万里?”台下有人反驳:“开什么玩笑,就是修士,一夜飞个几万里,那还有战力吗?”

    “他们骑马,真正的纯种灵马。”容辉不敢争辩,继续解释:“他们只要长途突袭,骑兵就会视距离,每人先牵上三、五匹快马,换马不换人。吃喝拉撒都在马上,昼夜不停。等这支人马快到敌营时,军中会御禽的,就先驾猛禽飞出,在敌营上空直接往下扔雷珠。那是专门驯养的蛇雕,连灵兽都算不上,修炼者不用肉眼看,很难发现。等到发现,雷珠已经落了下来。雷珠一炸,他们的骑兵就会乘乱杀过来。要是我们的反击有力,他们得手就跑。”

    他说得兴起,侃侃而谈:“弘孝十四年,蛮子打金城那会儿,我正好在。他们装备了一尺口径的大炮,打的是特制的雷珠,里面还灌了铁砂。一炮炸开,气浪横扫,连筑基修士的护体灵光都顶不住。”

    众人虽也有耳闻,可不在一个境界,相隔也极遥远,倒没放在心上。眼下见他说得慎重,不由面面相觑。“春申灵君”点了点头,伸手请容辉坐下,苦着脸说:“好了,李真人说的是下面的情况,比我们探查到的还详细,下面我给大家说说上面的事情。”说着抬手轻挥,袖风荡过,显出一卷大轴。

    众人正自奇怪,只见紫袍少女走下位托起画轴,回到春申灵君身后展开。画面色彩斑驳,赫然是一张舆图。少女躬身退下,“春申灵君”缓缓站起,反手挥出。舆图灵光大放,迎风渐长,呼吸间胀至三丈正方。

    容辉目不转睛,灵神细看,见图中所绘地域四面环海,细加对照,竟比碧霞的那份立体舆图还大。惊愕之余,用心记忆,只盼有朝一日能用得上。

    “春申灵君”见众人都被地图吸引,当下轻咳一声,亲自比划给众人看:“这片大陆,西方人称为日出之地,我们称为神州大地,姑且就这么叫它。大陆东边,贺兰山、阴山、燕山、东金山内,是我们的九边重镇。雪山南北,贺兰以东,葱岭以西,为西域十三国。十三国以西,是波斯帝国。这北边草原,全是牧族。他们东西迁徙,磨盘一样,轮着打我们。本来我们三家对他一家,到也能打个平手,可是如今,又碰上‘界劫’,所以不得不小心。六月份,我们四个老不死的,会同刘、李两位阁老,和帝君在暖阁谈了一整天,然后才向各位发了请帖。”

    他说到这里,脸色微凛,沉声吩咐:“我们决定,以古法把天下分为十二大战区。”当下向众人细说了十二区的分法,又说:“我们荆州战区,担负两项指责。一是防范雪峰山以西苗疆,二是防范倭寇从闽粤交界,窜入内地。监视苗疆,由衡山派王先生主持。闽粤交界,由罗霄山中诸派巡防。”说完看了众人一眼,正色询问:“各位还有话说吗?”

    “请问灵君,我们是派护卫巡防,还是派门下弟子放哨?”众人面面相觑,王谷子忽然询问:“如果是派弟子巡逻,人手恐怕不够。若派护山卫士巡防,战卫无诏,又不能出福地。”

    “嗯,特殊时期,自由安排。”春申灵君斩钉截铁:“你们自己商议一个巡防日程出来,每队三支小旗,由三派护卫组成,至少有一个‘太极境’修士压阵。也顺便让他们练习配合,以备不时之需。”

    众人见不是让门下弟子上西北,纷纷松了口气。春申灵君却看向容辉,打量片刻后,忽然询问:“李真人年轻有为,果然是少年英雄。如许年华,不知可有妻室道侣?”

    众人先是一怔,又似笑非笑,齐齐看向容辉。容辉被“春申灵君”目光笼罩,一阵头皮发麻。思忖片刻,一揖到地:“内子新逝,尚未婚配。”

    “好!”陈申灵君眉开眼笑:“你看我这位孙女怎样?”紫衣少女惊得目瞪口呆,失声急呼:“爷爷!”却涨红了脸,一个字也说不来。掌身而起,拂袖就往外走。跑开两步,纵身跃起,飞也似地逃了。

    众人也听得惊愕万分,面面相觑。容辉脸色发白,一颗心直往下沉:“老鬼,当着这么多人,你这是逼我答应吗?”躬身低头,沉声应承:“回禀灵君,内子走前,已为在下定下继室。”生怕他不信,又加了一句:“是我二妹夫的亲妹妹,姓陈,名凌霄,也未婚配。两家准备亲上做亲,实在不敢答应灵君好意。”

    灵君脸色微沉,目光转过,忽然微笑起来:“无妨无妨,我这孙女与你做道侣,你再娶位夫人主持中馈,岂非两全其美?这件事老夫做主,就这这么定了,让她们一起嫁给你。”

    “啊?”容辉失声惊呼,忽觉心神一颤,竟似被刀锋刺到,忍不住一阵哆嗦。不及多想,连忙躬身一揖:“多谢灵君成全!”

    “好!”陈申灵君喜笑颜开,拱起手说:“老夫不日便奏明帝君,请赐一场双修典礼。”说着伸手相请:“到时候还请列位捧场!”

    容辉心神巨震:“只听说过赐婚的,世间……世间居然还有强给人赐道侣的?”张大嘴愣在了当场,半晌说不出话来。

    春申灵君见该说的都说了,又招呼众人:“大伙难得聚首,就开它一个‘丹元大会’!”说着挥袖坐下,招呼众人:“各位道友,请看老夫新炼成的这炉丹药。”说话间抬手翻起,托出一只水晶葫芦。葫芦中飘着一众圆珠,亦是晶莹剔透,七彩辉煌,顿时引得众人惊呼:“七窍护心丹?”

    灵君见还有人不识此丹,微笑解释:“此丹专锁人七魄,服下它可保神智清明七日,‘踏天’时以此丹护心,平添神效啊。既然邀各位来了,每人一粒,聊表寸心。”说着拨开葫芦,抬手轻挥。七彩霞光迸射,直飞至众人眼前。

    众人欣然接住,各自取出白玉胆瓶,妥善收好。灵君又看向王谷子,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好和众人打了个哈哈:“那丫头不知跑哪里去了,可别闹出什么笑话来,老夫去看看!”说着站起身做了个四方揖,拂袖而去。

    众人目送灵君走后,纷纷看向容辉。似笑非笑,幸灾乐祸。容辉满脸通红,讪讪地说:“各位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恭喜李真人抱得美人归呀!”潇湘君平托折扇,微笑恭贺。其他人见了,连身附和:“恭喜,恭喜!”……

    容辉莫名其妙,传音询问王谷子:“王老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明面上的事,我就不多说了!”王谷子故作镇定:“那姑娘不简单呐,你就,嗯……自求多福吧!”说话间微微点头,如说一件公开的秘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容辉一阵头疼,见众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轻咳一声,站起身作了个四方揖:“各位掌门,在下要静一静,静一静……”大笑声中,转身而去。

    星月之下,他凭虚御风,看见容雪正和几个少女在一处小平台上说话,当下飞身而去,凌空招呼:“丫头,去和各位掌门打个招呼,我们就走!”其余少女见了,纷纷敛衽行礼:“参见李师叔。”

    “这就是我二哥,抱歉,我要走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