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40部分

仙旅奇缘-第140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众人听言,不由掩嘴轻笑。容耀气鼓鼓地说:“我是三太子!”

    “好好好!”容光微笑招呼:“一会别闹,好好把媳妇娶回来,我们就认你是‘三太子’。走,进去给爹娘磕个头,我们就上路。”众人听到招呼,鱼贯进屋。

    李母戴了套翡翠头面,穿了件红福大衫,端坐上位,眉开眼笑。李蕃宁头戴赤丝云巾,穿了件水墨克丝大氅,枣红襟带,也是神采奕奕。灯火辉煌中,待众儿女媳婿请完早安,立刻起身,亲自带容耀去了家庙,在一众牌位前正色嘱咐:“恭迎佳偶,厘尔内治。”

    容耀跪在蒲团上,按司仪所授,躬身应答:“敢不奉命!”又两拜,才起身。眼见父亲起身,当即跟在后面,出门后又由容光带领,直往宋家迎亲。

    朱绸红灯之间,容辉、陈凌云和赵清沐送兄弟俩到大门口。李母在“紫薇阁”抱了茂哥儿,在西梢间大炕上和女儿们说话。周氏主动摆著,准备早膳。

    一家人送走兄弟俩后,一起回到“紫薇阁”正厅完吃早饭。李母知道周氏有事,主动留了茂哥儿和歆姐儿,让她放开手脚去办事。容辉也要去招呼贺客,忽听丫鬟通传:“正院的梅钗姑娘有事来禀!”

    容辉只道出了大事,心头微凛,汲汲吩咐:“快让她进来。”众人听言,连忙闭嘴,齐齐看向容辉。

    梅钗用金银首饰梳了飞仙髻,上穿银红丝罗半臂,下着青罗凤尾长裤,走进屋盈盈行礼:“恭喜老太爷,恭喜太夫人,恭喜二爷,燕姨娘诊出了喜脉。”一颦一笑,气韵俱佳。

    容辉睁大眼睛,呆若木鸡。李母精神一振,汲汲追问:“快起来,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刚才!”梅钗站起身微笑解释:“据说燕姨娘吃饭早饭的时候,一口热粥刚刚下肚,就吐了一地。医房的张大夫亲自去把了脉,说脉似滚珠,确是喜脉无遗。”

    李母眉开眼笑:“这孩子倒争气,走,我们看看她去。”低头见韵姐儿睁大眼睛,很是疑惑,不由微笑解释:“你要当姐姐了!”说着站起身来,招呼众人出门。

    赵清沐年岁尚小,陈凌微笑道贺:“舅兄,恭喜恭喜!”

    “的确是哥放纵了!”容辉一阵头疼,又有些后悔,连忙岔开话题:“你们准备开银号的事,我看有几条要特别注意一下。来,我们边走边说。”伸手请向门外,又回头招呼容雰:“三妹,你配好姑爷!”

    容雪种下“神木”后,山中树木开始随时令生长枯荣。“中秋”过后,叶已发黄,萧风中片片飘落。朝阳灿烂,枫林似火。林荫道上,李母带着一众儿女丫鬟,浩浩荡荡,直往“燕妃阁”去。莺莺燕燕,秋色中别具气势。

    早有机敏的小丫鬟先去报讯,黍稷和焦妈妈忙着打开院门,见李母带着一众“姑奶奶”过来,纷纷行礼喊“太夫人”。看见容雪、容霜和容雰等,又连忙招呼:“大姑娘,二姑奶奶,三姑奶奶……”

    李母抱着茂哥儿,微笑吩咐:“快起来,那孩子还好吗,我看看她去!”抬腿走进院门。

    张大夫头戴福巾,身穿枣红克丝大氅,额头沁汗,迎出屋来,躬身给李母行礼:“太夫人!”

    李母见他脸色阴沉,心头微凛,当下向旁使了个眼色,把茂哥儿递给容雪,直入东厢房。众人看见,连忙止步。张大夫跟进堂屋,仔细解释:“姨娘身子骨虚,气血衰弱,这孩子很难保住啊。”

    “身子骨虚?”李母微愣,正色询问:“韵姐儿都四岁半了,不该呀……”

    “老夫问过二小姐的乳娘了。”张大夫抿了抿嘴,接着说:“主要是姨娘近来房事过劳,两月多来,姨娘白天睡觉,晚上陪着二爷纵欢,无一天间断。”

    李母听得直皱眉头,咬牙切齿:“孽障,孽障啊!”又问张大夫:“缺什么药材,您尽管开口。就是上百年的人参、灵芝,也能给她当饭吃。”

    “难就难在这里,这孩子刚上身,切忌用药。”张大夫连连摆手劝阻:“也只有好好养着,一忌思淫/纵欲,二忌重味荤腥,三忌生发之物,四忌茶酒烟香。我看每天一盅燕窝粥,饮食定时定量,多走动,多休息,这孩子应该保得下来。像鸽子汤,仔鸡汤,可以间隔个十天半月,轮着进补。姨娘产后再养个三、五年,应该能恢复过来。”

    李母长嘘一口气,点了点头,正色嘱咐:“麻烦先生再跟着屋里人仔细交代一遍!”站起身直往外走,带着众人去了正屋西厅。张大夫捏了把汗,忙去找焦妈妈等人嘱咐。

    正方三间,粉竹碧瓦。青砖地铺,绡纱承尘。东厅作了书房,卧室设在西厅。西窗前搭了座五尺长炕,南设妆台,床铺在北。燕玲穿了件雪绫中衣,躺在四柱床上迷糊。阳光所及,慵懒无限。恍惚间看见李母过来,吓了一跳,就要起身行礼。

    李母走进门闻到一股极刺鼻的檀香,就知道他们还没收拾。快走两步,见燕玲起身,连忙按住她说:“快躺下!”仔细端瞧,见她挽了个缵,刘海稀疏,丝绦般自鬓边垂下,脸色惨白,眼圈发黑,唇无血色,不由埋怨:“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呢?”想到不缺女人,她却能让儿子夜夜盘桓,显然是得了儿子的心,心里也生出几分喜欢。于是握了燕玲的手,正色询问:“你感觉怎么样?”

    燕玲急躺下来,又觉一阵天旋地转,不由闭上眼嘀嘀呢喃:“我头晕……”一语出口,腹下七荤八素,又似翻江倒海,急忙坐起身来。

    众人在床边围成一圈,俱感不妙。容霜见了,急呼一声“不好”,上前两步,端起脚踏上痰盂去接。燕玲身子微侧,干呕几下,吐出一口清粥,身子一软,顺势躺回床上,轻轻喘息:“有劳二姑娘了……”

    “这是害喜,我怀理哥儿那会儿,也是这样。”容霜微笑嘱咐:“姑娘好生歇着吧,过了头四个月,就好了!”放下铜盆,退到了一边。

    李母暗叹“这样不行”,又招呼众人:“让她歇着,我们别吵她。”又领着众人往门外走,走到院中正色嘱咐焦妈妈:“好好照顾她。”又吩咐黍稷:“缺什么,直接去我那里领。”最后商量张大夫:“还请您常来看看,无论好坏,只管跟我说。”

    “是!”张大夫拱手应承:“在下哪敢在您和老太爷面前班门弄斧了,以后每隔半月来复诊一次,再把情况报给您。”

    “好,好!”李母点头应承,带众人回往“紫薇阁”,浩浩荡荡。

    贺客大半是刚刚得封灵脉的公卿,值此良机,纷纷带领子弟上灵山认门。李蕃宁和容辉陪众男宾,在前院后殿说话。众人相互恭维,说说笑笑,比过年还热闹。

    晴天下,秋风里,周氏穿了件锦红大衫,带了套赤金头面,在“垂花门”下招呼女眷,客套几句后,一律带往“紫薇阁”说话。老夫人们由李母作陪,在正屋西梢间说话。妇人由容霜和容雰作陪,在东厢房聊天。

    容雪则带着一众公子小姐在花园里逛,众人看见猫熊和雏鸟,都喜欢得不得了,见它人畜无害,凑上去又是拍,又是摸,又是喊,又是拉,逗得猫熊咧了嘴笑,在草地上打滚撒欢。雏鸟则被容雪托上了肩头,“嘤嘤”叫唤,乐此不疲。

    梅钗和杏钗安排人手调度,莲钗和君钗布置前殿礼堂。素钗在八角殿中备宴,桂钗在厨房督促膳食。菊钗负责收礼,蓉钗负责记账。其余人各带属下,给周氏打下手,也忙得团团转。

第二十一章 吉期将至

    正午时分,中殿开宴。三级丹陛上,楠木屏风前,李蕃宁和李母并作正位,容辉、陈凌云、赵清沐盘坐在东面矮几前,容雪三姐妹则坐西面矮几前。众宾客亦分男女,在丹道东西坐席。

    潇娟掌管宴乐,在丹陛旁摆了编钟、丝竹、管弦等乐器,亲自带进一队青衣乐师。宴会用一品灵米,乐起开席,共奏九曲,乐罢放著。直到此时,众人方知是主家赐宴。杯盘相击声中,谁也不敢喧哗,算是默认了这层关系。

    午宴散后,李蕃宁领着一众长辈出院子散步踏秋,只谈酒看花,说些养生之道。小字辈中,有人想四处看看,便由周氏安排飞行法器和护卫,由赵清沐陪同。

    姑娘小姐中,有想去放风筝的,由容雪带着。由人想去游园,则由容霜和容雰陪同,四处走走停停。李母则领着一众夫人媳妇,回“紫薇阁”晒太阳聊天。

    阳光灿烂,秋高气爽,山谷中人来人往,比过年还热闹。容辉还有正事,当即和陈凌云邀了各家主事,和各地钱庄东家,到书房前厅,说起合并钱庄的事。

    金价猛涨,各行业收支脱节,以至各银号都有坏账,急需资金补缺。而各修真家族都想入行,急需“灵山金号”支持。容辉听众人一说,见果不其然,就按石万鑫方法,当场把“灵山金号”下所有账目分成了四路:

    做贩运生意的,并入“汇丰钱庄”。开荒种田的,并入陈家的“丰盛钱庄”。开店铺作坊的,并入赵家开的“丰登钱庄”。开酒楼客栈的,并入宋家的“丰硕钱庄”。分门别类,互不抢行。

    各家钱庄算清份子后,又按当前所需金额,增发股本,让各修真家族入股。一时间既度过了难关,又将福地内大小势力绑在了一起,于是皆大欢喜。

    容辉、陈凌云陪着众人在书房前屋的西梢间内喝茶,石万鑫亲自在东梢间书房里打算盘。算珠相击,如珠落玉盘,“叮当”有声。穿青绸盘领长衫的文吏用托盘端着单据,在东西间来回穿梭,将各家应缴的款项传给三家主事,又将现写的股书分派给厅中众人。

    黄昏时分,容光身边的小厮进书房报讯:“二爷,大爷和三爷领着花轿上山了。”众人听言,互道恭喜,齐往前殿观礼。当天晚上,烟火绽放,照亮了山谷内外。尖啸破风,振聋发聩,过了夜半才停。

    婚礼过后,周氏派车架送各路贺客回城中驿馆歇宿。容辉又传令陆大海,让他派护卫送各路贺客回封地。

    翌日清晨,新妇兴见舅姑。“紫薇阁”中,七岁的宋氏戴了整套赤金头面,穿了套绣百子嬉戏的大衫,奶声奶气地喊“爹娘”,逗得一众人掩嘴直笑。欢笑声中,周氏领人端进长寿面,向容辉道喜。

    新妇三日回门,陈凌云和容霜,赵清沐和容雰,送走容耀的车架后,又在“紫薇阁”吃完中饭,就要告辞回去。容辉送两位妹夫出门,转眼见人去楼空,心头微暗,索性去了盝顶书房钻研灵山道统。

    容光回了书房点算账目,宴会开支,将近白银一万两。菊钗和蓉钗管内院账目,周氏找她们点算开销,加上烟火、红包、和新房布置,也将近一万两。两人誊好礼单后,将各家礼品一并送去了“星耀阁”。又因丫鬟的新装,各处的喜帘、摆设原是为容辉和凌霄准备的,暂不入账。

    容耀和宋氏黄昏才归,自第四日起,开始晨昏定省,白天一起练功读书,夜晚由大丫鬟陪同,同床抵足而眠。

    阖山上下开始准备容辉的婚事,所有物件,全由石万鑫在“一品堂”定制。工匠上山量好“紫薇阁”地基尺寸后,就在山下开建。造好以后,由法器架送上山,直接插入地基。非但和原来样式等同,还附带聚灵法阵。放好不过片刻,屋中已是灵气蒸腾,恍若仙境。众人叹为观止,又将物件摆回原处。不过半个时辰,就能重新入住。

    石万鑫一见可行,依样画葫,重新定制了外院的前、中、后三殿,容辉的正院,和荣光、容雪、荣耀、潇月、潇娟、燕玲的住处。半月之间,山中房屋,焕然一新。又各以阵法,连成了一气。

    梅钗等将正屋陈设搬回了“无量阁”。一桌一椅,全依旧制摆放。石万鑫又在“一品堂”定制了一套紫檀家具,木质上乘,精雕细琢,骄阳下流光晕转。

    容辉重游故地,感觉分外亲切。又因燕玲有孕,索性住回了书房。西次间卧室里,每当午夜梦回,看见灯下铜镜,总忘了今夕是何年。眼见吉期将近,暗暗打定主意,每月至少在书房住半个月。

    这日午后,秋阳灿烂。他吃过中饭,回了盝顶书房午休养神。靠在躺椅上刚有些迷糊,忽听金玉相击,“玲——”,一声轻鸣。心头一跳,循声睁眼,见是潇娟来了,连忙起身开门。

    潇娟用金玉首饰缠了飞仙髻,穿了件紫罗半臂,神情很是尴尬。容辉拂开结界,见她衣下穿了条橘黄色马面罗裙,却被猫熊咬住了裙角,正在拖拽。雏鸟站在熊背上,对着潇娟展翅叫唤,“叽叽喳喳”,也似在为猫熊鼓劲,看得他不由好笑:“你怎么得罪它了?”

    潇娟苦着脸说:“你看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