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47部分

仙旅奇缘-第147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见时候不早,招呼众人:“娘,是该吃午饭了吧!”亲自扶着母亲转身,走出两步,示意凌霄接手,又落后两步,向容雪解释:“我做了个特别长的梦。”

    “梦?”容雪目光闪烁,边走边问:“梦到什么了?梦道,梦仙,还是中状元娶了宰相的女儿?”

    “不可说,不可说!”容辉哭笑不得,摆手微笑:“反正哥‘踏天’之前,再无瓶颈。”想起那只雏鸟,不由抱怨:“怎么把它忘了!”飞跑回屋,拿回三尺镶玉叶的金枝,又问容雪:“怎么把它请来了?”

    “这是碧霞仙子的意思。”容雪跟在容辉身边,一边走一边解释:“你醉酒以后,碧霞仙子拿了好多灵丹回来,全给你吃了。又让我把这只神鸟放在你床头,说可以驱魔避邪。”

    容辉想起那晶球外的混沌之气,分明是阴阳二气。那晶球,分明是自己的“元神”。而那无边无际的所在,就是自己的“神海”。屏山上积攒的阴阳二气已被消耗一空,却提前成就了“元神”,已能自行摄取。再所缺者,不过功力。

    他略作权衡,觉得不亏不赚,又问容雪:“她的灵丹,说要钱了吗?”

    容雪直翻白眼,摇头讪讪:“没有。”又提醒容辉:“你喝醉后,几个东瀛高手披麻戴孝,上山找茬,还多亏她出手帮我们打了一架。”

    “还算她有良心!”容辉呼出口气,想起火柱丹鼎,翻手取出一枚储物戒指,抛给容雪,郑重嘱咐:“爹、娘、大哥,他们没有修炼的资质,只能走‘外丹之道’。好在我们有这么一片基业垫着,不愁买不起药材。也不要他们去和人斗狠,你就多炼些聚气培元的丹药,亲戚朋友们也能沾点光。”容雪抬手接住,听言点头,暗记在心。

    一家人在“紫薇阁”吃完中饭,容雪要检视法宝,凌霄要安顿陪房,荣耀和宋氏要回屋练功,李母让周氏准备“回门礼”。于是聚在西梢间喝了杯茶,各自散去。

    容辉还牵挂着几件大事,当下约了容光,一起去前院书房。想起顺道去看猫熊,就让大哥先去。他提着雏鸟,分荆拂叶,走进竹林,找到猫熊冬眠的假山,只见山下石洞幽深,猫熊趴在洞中,一动不动。

    雏鸟看见“老朋友”,颇为兴奋。双翅扑腾,“叽叽喳喳”。容辉见了,不由好笑。仔细查看,发现洞中熊肚子小了一圈,不免担心。半晌后见他气息无疑,才放宽心折转。

    大太阳下,林荫道中,容辉经过后屋,顺路去和凌霄招呼。用金枝撩帘,只见她正坐在前厅罗汉床上,和三个丫鬟训话:“绿衣,以后你管我的衣裳首饰。红袖,你跟着我管账。蓝绸,你管我的陪嫁……师兄……”

    凌霄见容辉端着黄鸟进来,连忙起身行礼:“怎么不先打个招呼……”似被人听到了秘密,颇为尴尬。

    容辉有些得意,清了清喉咙,抬起鸟正色解释:“本来是想放下它就走,不知道你们在屋里说话。”将金枝插进榻几上的锦黄梅瓶,觉得不大好看,又问凌霄:“那只琉璃酒坛呢?我喝醉的那只……”

    “是我让收起来了。”凌霄站直身说:“我看着韵姐儿喜欢吃广州来的‘马蹄糕’,准备找个机会送给她装糕点。”红袖三人听言,相视一眼,齐齐低头。

    “这样啊……”容辉点头赞同,打趣雏鸟:“那你就呆在这吧!”又问凌霄:“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有!”凌霄点头答应,伸手请容辉坐到榻上,随他坐下,郑重开口:“我那两万亩灵田是一片荒地,耕田犁地,开渠筑坝,都好说。可不是真正的庄家人,哪里种得好田?更别说是灵田。我在‘丹霞山’呆了四年,也只会按时按点,给人施雨。所以我想请师兄帮忙,找一些会种田的人。”

    容辉权衡片刻,觉得不是什么大事,点头答应:“好,我帮你问问。”起身嘱咐:“我去书房,晚上一起去娘那里吃饭。”迈开腿直往外走。出“垂花门”时,碰见梅钗和杏钗,趁机询问:“投降的女修,是你们在安排吗?”

    两人齐齐行礼,裣衽应是。梅钗又问:“二爷要看看吗?”

    “不了,其它仙派一直不承认我们,咱办大事,他们也不来。”容辉长长呼出口气,缓缓叙说:“夫人‘太极’已成,修为不在我之下。我想让你们拜夫人为师,共传灵山道统。”

    “这……”梅钗自忖是潇璇的人,凌霄见了潇璇,还要已妾身自居,自己怎么能再拜她为师?互望一眼,齐齐低头。

    容辉直到两人顾忌,轻叹一声,继续叙说:“我也是为你们好,就是潇璇日后回来,也不会怪你们的。你们仔细想想吧,不必立刻回复我。”

    梅钗心潮澎湃,见容辉要走,脱口而出:“我们想拜二爷为师,这样以后还能服侍先夫人。”

    杏钗微怔,睁大眼看向梅钗。容辉也是一愣:“拜我为师?”想到异性师徒,自古就没出过好事,眼下更多是以师徒之名,行龌龊之实。略作思忖,不由苦笑:“还是算了吧,你们拜潇璇为师,拜凌霄为师叔,就这么定了。当年不是分了你们一人一座山头吗?你们只管当作根基,择闲传法。那些归降的女修,也由你们安置。”梅钗和杏钗觉得可行,齐齐应是,欣然告退。

    大太阳下,容辉走进书房,问候声中,直入后院,看见容光、严良和石万鑫等在东厢阶下,主动道歉:“不好意思,路上被些事情耽搁了。”伸手请众人进屋,直入北间,坐上正榻,开口就问:“陈都的事办得怎么样?”随手端起小厮奉上的茶,抿嘴轻啜。

    石万鑫知道是问港口的事,略整思绪,待小厮退下,缓缓叙说:“当今陈都所在,为古‘阳都县’。宋都所在,为古‘石城县’。赵都所在,为古‘广昌县’。再下游是,南丰、建昌、抚州、洪都四府,完全有必要通航。陈都地处江源河弯,也是极好的建港位置。”

    他端起茶轻啜一口,仔细叙说:“赣州在我们西南,不下万里。若要建港口,就要修一条到赣州的直道。港口规模,也只能按赣州港的三成规划,以一成规模开工。而我们的直道,只能修到屏山。再往西南,就是赣州府界。出了福地,开工破土就得向工部奏报,由内阁审批。”

    “这个我来想办法。”容辉一阵头疼,索性大包大揽,放下茶继续吩咐:“那按你的建法,得花多少钱。”

    “连修路,带改建‘阳都’城池,总耗费不下两万万两白银、”石万鑫略整思绪,慎重解释:“整个工程,可以分作三期。第一期,先按赣州港的一成规模,挖河筑港,大概需要白银五百万两。只要把泊位租出去,让外面的客船进来,这个钱就不需要我们来掏。第二期,货运码头,船坞仓库。而城里面,至少得把东西大街,前门大街重新规整一遍。这一期的花费,大概是两千万两。不过房屋街面重新布置过后,租金也会跟着涨,那可是寸土寸金。如果完成整个工程,十二年内可以回本。”

    “两千万两?”容辉想不出来,睁大眼睛追问:“那那剩下的一亿八千万两,是怎么花的?”

    石万鑫喝了口茶,硬着头皮说:“第三期,就是从陈都修到屏山,从屏山修到赣州的直道。前面一半,得我们自己掏钱。后面一半,多半也得由我们掏钱。那是用法阵凝成的直道,平地上铺一里,一万两是要的。若进了山,五万两一里,也不稀奇。钱大半花在这上面,不过可以从钱庄里贷,以后还可以收过路费。要是能连通赣州,二十年内,可以全部回本。”

    “这么大的工程,要是我们自己做,倒是一条生路。”容辉沉思片刻,长长呼出口气:“两万万两,不是小数目啊……你写个章程出来,小到一砖一瓦的价位、规格、质量。正好我明天去趟陈家,好好跟舅爷说说……”觉得一时忙不过来,又问起严良俘虏修士的事:“归降的甲士都分遣下去了吗,那些修士是怎么安排的?”

第三十章 秋风萧瑟

    “杨家一千二百军士,已按照各家封地大小,分派下去了。剩下大半修士,的确修过杂学。”严良凝神回想,仔细应承:“其中有会画符的,会炼丹的,会炼器的,会培植的。虽不精湛,却胜在基础,正是我们奇缺的人。如今全下了禁制,关在山下结界中,二爷打算怎么处置?”

    “犯我山门者,虽远必诛。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容辉轻哼一声,毅然决断:“每人先关一甲子。”

    众人以为容辉要给众人安排去处,听言目瞪口呆:“这……”“这不太好吧。”“那些军士可都放了。”……

    “军士以服从为天职,杨家倾巢而出,他们是奉命行事。”容辉摆了摆手,站起身边走边说:“可那些修士,全是杨家的客卿,想来也有些地位和手段,是为臣下。常闻‘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可他们非但没走,还在那呆得好好地。这种人,当先不臣,又有贪心恶念,更有敌我之分。要不是看着他还有点本事,斩了倒干净。”

    严良听言,吓出一身冷汗,拱手认错:“二爷说得是,的确是我迂腐了。”

    “大伙记住,修真界弱肉强食。咱要是被人打到家门口,打赢了还把人放了。那是不是说,谁都可以来我山头上踩一脚,踩完了我还得请他吃饭?人家踩你,是因为你自己先弯了腰。”容辉轻轻摇头,走回位上坐下,郑重嘱咐:“这样,把收押的修士全部缴械,再过一道秤。有家人的,让拿黄金来赎,一两黄金一两肉,废除修为再放。没人来赎的,就让他们干活减刑,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地减。每月发一斗口粮,计二品灵米,可以让他们抵换工具材料。做出来的东西,只算五成市价。什么时候为自己攒够了赎金,什么时候放他出去。不愿意的,直接斩首。”

    严良心惊肉跳,一想可行,点头应是。容辉想起凌霄的事,又嘱咐他:“你帮我去问问,山下有没有缺田少地的农户。夫人的两万亩田庄没人打理,要是有,就直告诉她身边的蓝绸姑娘。”又问起近月大事,一直谈到钟鸣五声才散。

    冬日昼短,天色已暗。山风呼啸,寒气初升。山谷中炊烟弥漫,灯火阑珊。红纱灯下,问候声中,容辉走出书房,顺道陪容光去接歆姐儿。

    歆姐儿戴了顶紫糕罩帽,穿了件羊绒小袄,见父亲和二叔从后门过来,“噔噔噔”上前见礼,喊了声“二叔”,又回头催促:“娘,您快点!”兴冲冲扛起父亲的手,就往外拉。周氏用羊绒斗篷裹了茂哥儿抱着,也穿了件貂绒高领坎肩,喊了声“二叔”,主动跟在后面。

    容光牵着女儿,又说起过年的事:“自古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既然圣旨已下,你要和黄家小姐结成道侣,今年的年节礼就少不了。可礼轻了,‘灵君府’多半瞧不上,还以为我们故意轻怠。而礼数重了,二弟妹那里,不好说话呀!娘让我准备,我也是两眼一抹黑,想听听你的主意。”

    “是啊,‘春申灵君府’奠基两千余年,根深蒂固,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朝廷上虽然闹得风生水起,也不过是给他们捋捋毛皮,根本伤不到筋骨。”容辉跨出院门,边走边说:“修路、开港、扩股、上市,哪一样不是盘根错节?没有个明白人指路,我们寸步难行。这个节骨眼上,也只好舔着脸去求人家了。”

    他深吸一口气,话锋又转:“《女则》早有训诫,女子不得干政。太祖爷尚在‘交泰殿’立铁牌为誓,我们更改遵守。既然是道侣,静心持道,才是她的本分。我看‘年节礼’比较燕氏,燕玲回家省亲时花了多少钱,如今如数折成我们本地产的茶叶、药材和布帛。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容光边听边想,待他说完,已走到垂花门下。“这……”觉得不妥,又不好多说。轻叹一声,点了点头,抬腿而入。

    凌霄特地在前屋召见一众陪房,隔着珠帘看见容辉进院,当下摆了摆手,微笑迎出,敛衽行礼:“相公,大伯,大嫂。”

    容辉点头还礼,见前屋有人,当即招呼容光:“大哥大嫂,你们先过去,我洗个手就来。”又问凌霄:“你收拾一下,我们去后屋吃饭。”

    “嗯!他们是我的陪房。”凌霄点头答应,婉言解释:“韵姐儿,过来了,正等在后屋。”回头吩咐蓝绸:“让他们先下山,明天再来。”

    容辉又加了一句:“让厨房摆一桌菜,给他们带回去。”迈步向西,直往鹅卵石径走。刚走两步,见凌霄更上。心里异感陡生,却一闪而过。

    两人先后走回后屋,韵姐儿由玉钗领着,出屋行礼:“爹爹,母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