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51部分

仙旅奇缘-第151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廊下房前,容辉站在门口雾中,听言松了口气,对着雾气说:“那你多歇会儿,我在院子里等你。”转身就走。

    凌霄泡在水里,放松身体,听若未闻。片刻后又听门轴转动,绿衣来禀:“夫人,您还是快起来吧,燕姨娘来给您请安……”语声中脚步声响,不是红袖是谁?只听她关上房门,连声埋怨:“她胆子也太大了,夫人还在房里,他就敢去找二爷说话!”说话间一前一后,走到了大浴盆前。

    山茶花瓣,红白相映。花间水下,凌霄脸色温柔,听若未闻,轻手轻脚,用花瓣擦拭每一寸肌肤。红袖为她着急,绿衣微笑相劝:“二爷这么喜欢夫人,你担心什么!”

    “喜欢?身子喜欢而已。”凌霄腹诽了一句,闭上眼继续沐浴,却听绿衣相劝:“夫人,您还是起来吧。一会儿还要去给老太爷、太夫人请安,中午还要受梅钗姐姐她们的拜师礼。听二爷说,丹霞山、精光山、阁皂山、始奉山、逍遥山诸派,都会派使者前来观礼。还有岳麓山的朱家二小姐,也会代表衡山派来贺。这个时候,您可千万别耍小性子……”

    “耍小性?耍小性的明明是他……”凌霄听一句腹诽一句,又听红袖相劝:“夫人,您是不是羞着了……二爷那是喜欢您!这会儿太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高兴呢。这院子里,就您是主子。我们从小服侍您,您至于和我们难为情吗?”脸色微红,硬着头皮小声告密:“玉钗姐姐还悄悄告诉我了,冼夫人那会,两个人常把浴盆水撒得满屋子都是……”

    “她是她,我是我……”凌霄一阵头疼,再不想听见那个称呼。深深呼吸,睁开眼说:“起来了!”扶着盆壁,缓缓起身。

    两个人适时夸赞:“夫人身材真好。”“肌肤也白。”……说着去拿浴巾和亵衣。

    廊旁灯下,秋雾蒙蒙。鸟鸣啾啾,绿荫隐映。容辉信步慢行,走到“垂花门”下,忽见雾中青丝低垂,白衣如雪。走上前去,见是燕玲披了条羊绒斗篷,微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喉咙:“你在等谁?”

    “二爷好!”燕玲见是容辉,惊喜之余,微笑问候,欣然解释:“妾身,等着给夫人请安!”

    容辉想不透她,只觉她说的无关痛痒,更不必为之高兴。轻咳一声,伸手相请,边走边说:“今天冬至,大嫂要领着山上媳妇们来这前屋包饺子。你就带着韵姐儿,去‘紫薇阁’玩一天吧!”说话间又往塘东游廊上走。

    “是!”燕玲低头答应,又问容辉:“出什么事了吗?”

    “今天要来一批高手,杀人只在一念间。”容辉款步慢行,随口解释:“你有孕在身,我怕有个闪失。再过一会,夫人和大姑娘要随我下山演礼。你们大家聚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那里的禁法最强,‘踏天’以下,行差踏错半步,即有杀身之祸。刚‘踏天’者,也难逃血光之灾。”

    燕玲不过“筑基”,想象不出“踏天”老怪的实力。可听容辉亲口承认,也相信不会有事。略作权衡,点头答应:“是,妾身会照顾好二小姐的。”低头行礼,转身就走。

    容辉也没阻拦,背负双手,围着池塘绕回西面净室时,忽然听开门响,循声走去,只见凌霄用金玉首饰结了“飞仙髻”。翡翠鸳鸯衔金胜,交在额前,垂至眉心。一步一摇,流光溢彩,一颗心也跟着摇晃起来。轻咳一声,微笑商量:“要不你先吃点东西,请了安直接下山?”转身带路。

    凌霄穿了套窄袖中衣,凤尾中裤。身外纱衣如波,粼粼闪闪。褶裙似水,漾漾飘荡,迈步间如虹似水,飘飘轻柔。走到容身身前行礼:“让师兄久等了。”低头跟上。

    日出时分,山上迷雾如幕,化作祥光万丈,瑞霭千重,紧紧罩住了山谷。山下烟消云散,苍山碧水间,显出一道白虹,天柱般直贯长空。

    白虹下是颗榕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树下有湾水潭,碧波剔透,清澈见底。潭中树下,立着一尊玉像。五尺身量,英姿佼佼。右手挺剑飞刺,左手回掌加劲。剑锋朝南,直指苍穹。如蛟龙出水,兼挟万钧之势。四周亭台楼阁,均是青柱乌瓦,陡顶飞檐。星罗棋布,正是潇璇修的别院。

    巳初时分,容辉带着凌霄、容雪、潇娟和潇月乘游车下山。苍松翠柏之间,沿大路直行出两里后,拐上一条青石板道。五人下车不行,穿林过溪,眼前豁然开朗。只见青草丛外,花墙似锦,中间开着三间正门,门匾上提着四个藏锋金字,渊渟泽汇。

    容辉拍手称赞:“好字。”边走边问:“谁想副对联?”

    “我起个上联……”潇月欣然应承:“七十二峰终绝楚……”她穿了套月白深衣,披了件轻纱半臂。说话间抬手轻挥,月光如水,在门柱上印下七字。

    “一旴衡顾万千牛。”潇娟和姐姐一样装束,披了件紫绫半臂,脱口而出,询问众人:“怎么样?”抬手挥出,依样画葫。

    “什么乱七八糟的……”容辉听得直皱眉头,低下头走进门中,只见梅钗和杏钗当先,各领五人自正殿迎出,齐齐行礼:“参见师叔!”

    容辉点了点头,抬头看向正殿。白石阶上,五间七架,顶着重檐乌瓦,门匾上挂着“承恩报德”四个大字,心里一阵得意。忽听脚步声响,循声见是一众人自东厢房迎出。当先一位老人,身穿鹤氅,华发童颜,拱手招呼:“久闻李真人大名,今日得见,果然是少年英雄!”身后一众青年男女,亦是顾盼神飞,拱手行礼:“参见真人!”

    容辉见是“云谷”郑家,和茶山曾家的人,连忙作揖还礼:“贵客登门,幸何如之!未曾远迎,还请见谅!”当场向众人引荐:“这时内子陈氏,这是舍妹……”说话间又听身后一个少女招呼:“李师兄,别来无恙?”正是朱芯。

第三十五章 不速之客

    “承恩殿”前,众人相互见过。容辉陪众男宾在东厢说话,凌霄陪诸女客到西厢喝茶。潇娟和潇月到了潇璇故居,亦是百感交集。恰得朱芯相邀,索性四处闲逛。容雪一时无事,且先去了西北“丹房”。

    午初时分,来客渐多。容辉微笑逢迎,见多半是五天前“乔迁宴”上见过的熟人,说起话有的放矢,和众人谈得颇为投机。又由人介绍,算是和厅众人混了个脸熟,其中还有几位久不出世的苦修之士。收益之余,只等钟鸣三声,去前殿演礼。

    他正盘算,忽听司礼高呼:“丹霞山‘真元真人’到!”语声拂过,谈话声戛然而止。心中微怔:“亲自来了?”站起身拱手相迎。余人见了,纷纷伸手相请,鱼贯跟随。

    容辉走出厢房,忽间门外走进个羽冠中年,克丝鹤氅,三缕美髯,不是“真元”是谁?堆上笑脸,拱手问候:“师兄光临,蓬荜生辉!荣幸之至,荣幸之至……”见他身后还跟这个白须老道,赫然是“真火真人”,又拱了拱手。

    “真元”若无其事,作揖还礼:“师弟,你可瞒得愚兄好苦喔!”一句话间,“镗镗镗”钟鸣三声,到了午时。

    容辉见他还有话说,连忙岔开:“吉时已到,师兄既然亲来,还请上座观礼。”伸手请向前殿。众人见了,随后跟上。

    前殿中空,只在中间北上立了一面绣屏。湖光投影,映出潇璇的玉像。若隐若现,恍如烟中雾里。宾分男女,在东西次间落座。又如“真元真人”等人,陪坐正厅下手,小字辈一律坐进东西梢间。

    众宾坐定,潇娟和潇月分别领着梅钗、杏钗等十二人进厅。众人见少女们风姿绰约,不过**双年,却已有筑基修为,不由暗暗点头。又见其功力之纯,自成一路,纷纷低声赞叹:“不错,是一批好苗子。”“神采端正,是好人家的姑娘。”“脚步沉稳,筋骨有力,也是能吃苦的”……

    容辉陪“真元真人”坐在东手,看见群淑进屋,主动相请:“师兄,这里数您名声最大,就是师兄唱赞!”

    “哪比得上师弟少年英名!”真元腼腆一笑,点头答应:“既然师弟相让,愚兄就不客气了!”站起身走到屏下,提气招呼:“一拜祖师!”语声朗朗,浩浩而出。

    潇娟和潇月听言,抬腿迈步,带群淑绕过屏风,去了塘北“祖师殿”,谒见道祖先师。容辉见众人走远,才向“真元”介绍:“那两位姑娘是潇璇的嫡亲师妹,从小和她相依长大,后来被灵山上代掌门,‘明清真人’收入门下,算是她们的嫡亲师叔。”语声朗朗,并不避讳。

    说话之间,婢女小厮给众人上茶。茶过半盏,潇娟和潇月又带群淑从前门折回。“真元”见了,站起身当仁不让,朗声招呼:“二拜恩师……”

    话音未落,忽然飘来一阵冷笑:“拜师,她有资格收徒吗?原来‘丹霞山’已不济如斯,弑师之徒开山,也能和本宗平起平坐……”语声飘渺,非男非女,自八方传来。殿中宾客听言,无不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容辉勃然大怒,掌身而起,凝神低喝:“滚—”声似奔雷,“隆隆”荡出。山谷嗡鸣,传回一声怒吼。既如一声长鸣,亦如千万声相互叠加,直震得屋中杯盏,“咳咳”打颤。

    众人闻声失色,方知这位“灵山真人”并非浪得虚名。惊骇之余,忽然听一声惨叫:“啊……”循声只见门旁空中,蓦然喷出一股鲜血,应声显出一道人影,踉跄扑跌。

    “啊?”梅钗等失声惊呼,一晃身挡在了容辉等人身前。其余人纷纷站起,凝神打量,只见那人穿着一身黑衣,用丝带束了一根马尾辫。合中身材,却是个青年,修为已臻“太阳期”。

    “无礼!”众人正自惊愕,又听一声冷喝,抬头只见院门口走进一个褐袍中年,腰围玉带,身穿灰衫,外面罩了件半臂鹤氅。白袜木屐,玉簪束发,赫然是东瀛人的打扮。

    容辉见他气韵自成,赫然已臻“太极圆满”,心头微凛,闪身档到门口,凝神喝问:“阁下不请自来,扰乱仪程,难道就有礼了吗?”说话间只见中年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全是神光内敛,太极已成。

    男子胖如一座小山,穿着坎肩短裤,一步一顿,甚是呆滞。少女用红头绳在耳边束了两条齐膝长辫,穿了套黑丝襦裙,紫兰刺绣,竟坐在那胖子肩头。赤足飘荡,赫然是个五、六岁的小丫头。眼珠乌溜溜地,精灵可人。

    众宾看见,目瞪口呆:“他们要干什么……”话没说完,只见黑影一晃,那黑衣少女竟狸猫般窜至青年身前,伸手揽住,乘风急退。眨眼将又已坐上大汉肩头。身法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众人顺势看那青年,仍是神完气足,英姿飒爽,施施然跟在大汉身边,哪里受过重伤?再看那黑衣少女,目光躲闪,满脸无辜,竟似不知所谓。

    锦衣中年恍若未见,边走边说:“素问中原乃礼仪之邦,难道连句真话都不让人说吗?礼仪二字,岂非欺人?修真炼道,岂非自欺?”

    一语出口,如滚油落入冰水。群情激奋,呼喝连连:“放肆!”“大胆!”“猖狂!”……

    容辉哪不知这四人来意?听言摆手静声,斜眼冷笑:“你是存心来搅局的!”

    “在下见这十二位姑娘是‘修真炼气’的好苗子,心存爱才之心,特来救她们出火坑!”锦衣中年走到阶下,义正言辞:“以免被你们这些欺世盗名之辈胡乱诓骗,白白丢了贞操性命。成人之美,善之大善!”

    “听说东瀛女人才不讲贞操。”殿中有人大笑:“莫非是老头你起色心,来这里贼喊捉贼?瞧你那一张老脸,就不怕反送了自己性命?”

    中年眉梢轻挑,目含怒火,深深呼吸,缓缓吐气:“无礼……”话音未落,黑影闪处,少女狸猫般直扑人群。

    “不好!”“小心!”“大胆”……呼喝声中,场中人纷纷鼓荡灵力护身,闪避之余,循势望去。只见黑影到处,十指如钩,朝“真火真人”抓下。指锋未到,已射出三寸气芒。厅中寒气骤然降,激得众人身心皆颤。

    众人暗道“不好”:“余威如此,正锋何堪?”眼见“真火”目泛白霜,脸皮抽搐,竟似失了方寸,不由惊呼:“小心!”只想这一抓若落到实处,非将老道开膛破肚不可。瞳孔急缩,只见爪芒落处,晶光一闪,一双纤手迎锋探出,一把抓住那少女手臂。爪芒不收反涨,直刺对手皓腕。

    电光石火之间,众人均以为那皓腕要被爪芒削下。却见气芒到处,纷纷化作白汽,却似逆流入海,直往上升。那皓腕顺势往外送出,掷开了娇小少女。暗松一口气,才看清伸手解围的,竟然是“灵山真人”的继室,陈凌霄。

    呼吸之间,“真火”回过神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