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55部分

仙旅奇缘-第155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见五行灵气都在,不由权衡:“既然我负火灵,又擅控火,就修火好了。今后谁来阻我,我即便是死,也要以身焚之!”神念到处,五行灵气沿经络涌入丹田,又如磨盘般相互消磨,溢出“阴阳二气”。待“二气”互回,化作“元气”,便以“神道”法门,修炼元神。

    他行功四日后,“七转护心丹”药力消散,生机流逝更快。行功至第十日,功力虽复,却似增长到了瓶颈。虽仍能以神聚气,身体却容纳不了。非但如此,功力还似在缓缓溢出。

    容辉暗暗着急,忽听凌霄招呼:“师兄,梅钗她们回来了!”

    容辉循声睁眼,已是正午时分,看见凌霄踏云飞来,双手在膝上一撑,起身招呼:“有什么事吗?”五字出口,头晕目眩,不由一阵踉跄。

    凌霄用丝带束了“坠马髻”,肩上搭了条狐裘护颈,穿了套窄袖襦裙。翩然落下,吓了一跳,失声询问:“师兄,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伸手扶住。

    “没事,没事……”容辉摆手招呼:“我饿了,吃点东西也好!”牵着凌霄,迈出一步。足下生云,一步百丈。呼吸间连走几步,十余里路,眨眼便过。

    凌霄晃过神来,已身在“盛心阁”前,直惊目瞪口呆:“师兄,你的修为……”

    “祸福未知,不提也罢……”容辉摆了摆手苦笑:“传膳吧!”直入大门。凌霄反应过来,上前两步撩帘,亲迎容辉进屋,随后跟上招呼:“二爷饿了,快去传膳!”红袖让到门边行礼,起身应是,出门传话。

    “我这里正吃着,没料到师兄回来,就没刻意准备。”凌霄扶容辉坐上前厅罗汉床,试探着问:“师兄要不要先垫两口……”绿衣和蓝绸从屏风后面迎出,听言互望一眼,一起去抬榻几,片刻间端出十几碟菜。

    容辉着实饿了,见一盘“麻婆豆腐”红白辉映,最是新鲜,于是拿玉勺舀起一块,轻轻一吸。果然入口即化,爽齿润肠。吞如腹中,却没感觉。连吃几块,不由轻疑:“这是上等黄豆打的吗?”

    “是啊!”凌霄陪坐一旁,点头应承:“黄豆是昨天泡的,豆腐是今天早晨刚磨的,有问题吗?”总觉得这个家伙高深莫测,又有事瞒着自己。

    “豆腐,倒的确是好豆腐!”容辉又吃几块,细细品过,摇头轻叹:“可惜还是差了点。”几句话间,将一盘豆腐吃了个干干净净,又看向醋溜冬笋,蜜浇山药,牛骨藕汤等菜。

第四十章 食不甘味

    凌霄见容辉狼吞虎咽,直惊得目瞪口呆,心里却七上八下:“若是打坐炼气,三、五年也不至如此。难道……另有原因?”连忙劝慰:“师兄,你慢点吃,还有……”

    “你以为我是嘴馋吗……”容辉端碗嚼菜,嘴中呜咽:“饿的,知道吗……”说话间门帘撩起,红袖领来一众丫鬟。红木托盘,银盘玉碗,全是世间珍馐。众人看见容辉吃相,各有联想,纷纷涨红了脸,低下头去。

    凌霄一阵头疼,摆手吩咐:“摆大桌上去!”又劝容辉:“师兄,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

    容辉从善如流,左手端起一盘“水晶萝卜”,挪下床就往后厅走。右手间筷子划拉,“叮叮当当”,走到后厅桌前,一盘白萝卜片已先下肚。

    众丫鬟看见,连忙摆菜,低头退下。其中更有机敏的,去了紫薇阁报讯。容辉却似风卷残云,半刻间吃完十几碗菜后,才止住了生机流逝。放下碗打了个嗝:“以后……每餐就这么摆饭……”

    凌霄摸着容辉的肚子,帮他顺气,听言瞠目结舌:“是,是……”连声询问:“师兄饭量真好,还能不能坐下来喝一杯茶消食?”

    “好……”容辉仰头喘气:“坐……是坐不下来了……扶着我走走……”抬手揽住凌霄的膀,迈一步打一个饱嗝,直往外走。

    凌霄很是担心,搀着容辉追问:“师兄,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踏天’了……”容辉实话实说:“不知道上没上道……生机流逝地厉害……”说话间走出大门,寒风激面,头脑一凉,才舒服了不少。

    “踏天?”凌霄失声低呼:“师兄已臻‘太始境’了,那现在……”

    “现在……”容辉打了个嗝,顺着话说:“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一步一晃,直往后走,要去“紫薇阁”打声招呼。正说话间,只见容辉从后门外小跑进来。齐眉刘海,灵蛇盘髻。狐裘护颈,青丝襦裙,甚是标志。

    “二哥!”容雪看见哥哥,欣然招呼,跑上前问:“你这是……撑着了?”

    “扶我一把!”容辉身左手搭上容雪肩头,打着嗝说:“爹娘那里,还好吗?”

    “好……”容雪满不情愿,随口应了一声,连忙询问:“你这是怎么了?”

    “师兄‘踏天’了,说现在生机流逝地厉害……”凌霄神色怏怏,如实相告:“每顿要吃十几碗饭菜,才能补充回来。”

    “真的!”容雪喜笑颜开,侧过脸仔细端瞧,怎么看也没看出那传闻中的高人气质,不由轻疑:“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容辉又好气又好笑:“你的丹,炼得怎么样了!这样靠吃灵米,总不是个事……”

    “我听黑市上的人说,衡山派的‘寿元果’最补生机。那些‘踏天’老怪也有许多是以炼丹出名的,经常开‘丹元大会’。最常服用的丹药,是‘培元丹’。”容雪如数家珍,仔细介绍,又苦了脸说:“要想炼培元丹,就得先学会炼‘玄素丸’,我现在才试着炼‘聚灵散’……”语声讪讪,越说越低。

    容辉也没指望她能炼出“培元丹”,走出院门,继续询问:“能买到吗?”

    “黑市上倒是有卖的!”容雪摇头苦笑:“一万两黄金一瓶,十二粒。”略作盘算,继续叙说:“你一餐一粒,一年也不过九十万两黄金。两年后开始征税,倒吃得起。吃个五、六年,我或许就能炼‘培元丹’了。”

    “总不能让整个福地供我一个人吃药吧!”容辉摇头苦笑:“算了,还是一天三餐,多吃点吧。多请些好厨子,‘川鲁粤淮扬,闽浙湘本帮’,一样请多几个,也让大伙享享口服。”

    凌霄暗暗记住,亦步亦趋,直往“紫薇阁”去。走到半路,又见潇月和潇娟迎来。一穿青袍,一穿紫袄,风雪中倩丽无双。两人看见容辉,也吃了一惊。问清情形后,亦是喜忧参半。

    青石路上,雪松之间,潇娟岔开话题:“太夫人可等不及了,师兄再不过去,就有亲自迎过来了。”

    潇月主动请缨:“那我先去给太夫人报个信?”转过身小跑而去。

    正当“小年”,午饭过后,容光和容耀两家,容雪、潇娟、潇月、容露和韵姐儿都聚在“紫薇阁”西梢间里,陪二老喝茶说话。李母听说容辉回了,连拍两拨人请,又等了半晌,忽听小丫鬟来报:“二爷和二夫人来了!”顿时喜笑颜开,亲自迎出。

    西梢间里,老两口见容辉吃的打嗝,不由好笑:“这孩子,是不是撑着了……”韵姐儿眉开眼笑,上前行礼:“爹爹新年好,母亲新年好!”

    容辉却站立不得,看见小家伙,略感狼狈,微笑解释:“没事,没事……我再走走……”扶着凌霄又往回走。

    众人见他能说能动,才放下心来。三言两语,啼笑皆非。容辉由凌霄架着,走到正院后门,长长打了个饱嗝,才舒服了些,侧头询问:“累不累!”

    凌霄被压得腰酸背疼,却轻轻摇头,抿嘴微笑:“不累!”

    容辉放下胳膊,随口吩咐:“那你去找梅钗她们来,我有话问。”凌霄微微蹙眉,应声而去。

    容辉站直身揉了揉肚子,摇头苦笑:“的确得想个办法……”抬腿迈步,蹒跚进门。从后门走进“盛心阁”,转过屏风,梅钗用赤金头饰结了“飞仙髻”,在粉丝襦裙外罩了件高领狐裘坎肩,正坐在东席首位,和凌霄说话,欣然询问:“光州怎么样,其她人呢?”

    “师父安好!”梅钗站起身敛衽行礼,仔细解释:“我们回来后,听说师父正在闭关,不敢打扰。师妹们就派我上山来给师娘请个安。”说话之间,凌霄示意绿衣倒茶,自己扶容辉坐下。又接过茶盏,亲自捧上。

    容辉端起茶轻啜一口,顺势靠上身后引枕,又舒服了不少,听言伸手相请:“你坐下,慢慢说!”

    凌霄想着容辉修为大进,再也不怕什么黄家小姐,绿家姑娘……更不想听那府里的只言片语。敛衽一礼,又低声吩咐绿衣:“添一炉龙涎。”转身而去。绿衣点头,随去准备炉瓶三事。

    梅钗半坐到东席首座,仔细解释:“我们‘腊八’到了光州,奉上年节礼后,去三房请安。黄三爷年过五旬,管着府下庶务,倒是个客气人,又是上茶,又是请坐。黄三太太出生‘平原灵君府’,看见‘年节礼’就嫌少了,当场训斥我们无礼,把我们奚落了一通,还让我们去给七小姐赔罪。我们照实去了,七小姐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只听见杯子落地,噼啪乱响。我们说一句,就响一下,根本没见我们。”话言至此,很是悻悻。

    容辉轻哼一声,皱起眉问:“那七小姐的院子,很气派吗?比起我那‘崇仁’三殿,如何?”

    “根本没得比!”梅钗掩嘴轻笑:“倒是我们高看他们了,整个‘春申灵君府’,也只盖了前后两殿,还不如我们的前殿气派。几房人挤在一个大院子里,随便抬头,天都是方的,哪能和我们这里比。那七小姐的住处,也就和‘燕姨娘’住的地方差不多。我们是新换的房舍,她那都是旧的。我们打听过了,七小姐封了‘澄溪元君’,一年也才八百石灵米的利银,我看她能嫁给师父为妾,那是她的造化……”

    容辉一阵头疼,轻咳一声,出言纠正:“道侣!”随口吩咐:“你接着说!”

    “是!”梅钗口是心非,继续叙说:“灵君果然不再府上,我们去给明妃请安,明妃倒是和气,瞧瞧给我透了个风。说徐州的‘擎天讲武堂’开春后又要收徒了,各仙派都有一个名额,灵君特地给我们多要了一个名额,点名让师父您去。说那是专门培养‘指挥使’的地方,兵部的令旨过了‘十五’就发。学成出来后,朝廷直接授从三品‘轻车都尉’爵……”

    “什么?”容辉一愣,坐起身问:“擎天讲武堂?有这么个地方吗?”

    “明妃只说‘讲武堂’设在徐州。”梅钗轻轻摇头,如实叙说:“我们也打听过了,的确有这么一所‘讲武堂’,可没有人知道在哪,去过的人,也只以‘鬼谷’相称。”

    “这么说,我开了春就要去徐州?”容辉仔细权衡,试探着问:“这个讲武堂,每年都招弟子吗?”

    “这个我们也特地查过。”梅钗轻轻摇头,沉下脸说:“鬼谷只在天下存亡之际,才公开收徒。而我们还打听到,蛮子攻大同无果后,并没有退回草原。而是沿着黄河,往西去了。”

    “不妙啊……”容辉喃喃自语,沉声询问:“你还打听到了什么?”

    “春申灵君府的院子虽然不大,府旁建的会馆,却足足占了一条十里长街。会馆后是一片花园,装饰得美轮美奂,据说比帝君的御花园还气派。”梅钗看了容辉一眼,试探着说:“我们送完礼后,去茶馆喝茶,那里面修士不谈修炼心得,谈的全是天下大事。一个个口若悬河,唾沫星子乱飞。大致意思是,灵君府和我们联姻,是想转舵。若我没猜错,他们以前依靠朝廷,以后就要和七十二仙派同进退了。甚至取我们而代之,成为七十二仙派中的一份。”

    “哼!”容辉皱眉轻哼,端起茶轻啜一口,撇嘴冷笑:“以前,可以!现在,做梦!”

    梅钗不明所以,低头应了声是,又说起其它见闻。雏鸟在门框上搭了个窝,被两人说话吵醒。冒出头看见容辉回了,“咕咕”叫了两声,继续睡觉。

第四十一章 求生无路

    梅钗在前屋和容辉说话,自然有小丫鬟去报了杏钗、桃钗等十一人。众弟子联袂上山,给容辉见过礼后,又由凌霄带领,去“紫薇阁”请安,顺便将回礼交给周氏,亦是光州特产。糍粑、贡面、粉皮、神仙饺、千层糕、三股油条……端是天下一绝。

    潇娟、潇月还有大事,见众弟子回来,当即作别李母,带众人回了“渊渟园”。容雪记挂着容辉的病情,也随凌霄回“盛心阁”探望。容辉说过半晌闲话,站起身打了个嗝,又舒服了不少。见两人携手而来,当下请到西梢间坐。

    水晶窗前,艾草垫上,容雪盘坐在炕几前,待绿衣奉茶下去,主动商量容辉:“哥,你要是只缺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