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6部分

仙旅奇缘-第16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潇璇三拜礼后,起身撩帘,直入内室。两个长老正要阻拦,她已接过粥碗,亲自侍疾。“有事弟子服其劳”,谁也无可厚非。两人相视一眼,跟着走进内室。

    明清真人背靠麦枕,目光中溢出几分神采,怔怔地看着潇璇,又睃向榻旁板壁。潇璇心领神会,微微点头,继续喂粥。潇月悄悄退出,打水来给师父净脸。潇娟跟去倒茶,给师父漱口。

    两位长老见三女进进出出,生怕她们捎带什么,纷纷打起十二分精神,目不转睛,死死盯着三人。潇璇心中好笑,索性逗逗他们。又是给师父洗头,又是给师父剪指甲,又是给师父按摩泡脚。

    她们里里外外,那两个就跟进跟出。连屋外守卫的护法看见,也暗道惭愧。一众道童良心未泯,就喊潇璇作“姐姐”,主动给他打下手。

    “明清真人”心肠渐暖,嘴角微翘,笑意从眼底渗到了心底。他待潇璇过来,强提一口气,抬手在榻沿内侧按了一下。机簧开启,木器摩擦,“唰—”,床沿下弹出一只抽屉。

    榻下藏屉,本是十分常见的暗格。这时开启,却让人肃然起劲。两个长老闻声而起,怔怔地盯着抽屉。屉中金光灿烂,竟是一屉金条。中间放着一只紫檀木盒,虽只拳头大小,雕花描金,却十分精致。纵非他们所想,但见那盒子位居中央,也知道价值超然。

    潇璇见过金帛,知道这些金条的用处。不动神色,径直拿起盒子,轻轻打开,眼前一亮。金丝锦缎间,立着一枚绿玉扳指。“扳指?”她微微一怔:“扳指是拉弓射箭用的,师父自诩方外中人,怎么会用扳指……”她不再多想,径直戴上左手拇指。

    潇月和潇娟会过意来,自行到“多宝格”上拿过一只木匣,装好了金条。明清真人微微眨眼,显得十分欣慰。两个长老却看得眼红:“光是一匣金条,至少也有五百两重。那扳指放在金条当中,定然更加名贵。”不过这是人家师父给的,也只能看着,又暗自嘀咕:“谁要是娶了这三个妮子,可真是财色兼收。”

    三女稍事检点,潇璇忽然踏上软榻,抬掌在隔板上轻轻一拍,内劲到处,轴承尽折,“砰—”,一声脆响,挡板荡开,又显出一方暗格。格中宝光灿烂,正躺着一柄青玉莲头如意。

    那“玉如意”是极品宝玉制成,不仅是掌门信物,还是银库钥匙。去年的利银刚刚入库,上半年又是用钱的时候。当此情形,纵然重立掌门,也打不开局面。众长老轮番监视,就是想先找到它。哪怕潇璇日后接掌门户,木已成舟,为时已晚。她又是个年轻女流,也不过当个傀儡。

    两个长老见重宝出现,不由目瞪口呆。想上前去抢,又哪里下得去手。相视一眼,一人快步而去。另一人站在原地,见潇璇恭恭敬敬地捧出如意,忙上前挡住她作势防护,又唠叨潇璇:“师侄小心,这可是咱山上的镇山之宝!”生怕那玉如意摔了。

    潇娟不动神色,取出木架,放在托盘中搁好,亲自端起托盘,目不斜视,直往前走。举重若轻,款款迈步,毫无惧意。那长老拦也不是,让也不行,只好腿步跟随,只想让她放慢脚步,挨到众长老过来。

    如意果然是宝玉制成,刚见光亮,就化作黄色,金灿灿光芒四射。出门见了阳光,又化作蓝色,水汪汪光滑欲滴。材质珍惜,竟和潇璇指上的扳指一般。

    众人叹为观止,不约而同,纷纷跟随。潇璇不为所动,踏上抄手游廊,直往月洞门去。五十斤黄金着实不轻,潇娟搬不动了,就由潇月接手。相互搀扶,谁也不求旁人。

    潇璇走到前院,只见众长老鱼贯进门,迎面赶来。赵长老一步当先,人还没到,已先招呼:“楚师侄,你慢点儿,可小心呀!”随后跟着马长老,他精明能干,待人和气,又兼管账房,拿四十五两月例,也颇有威望。

    潇璇见这两人来了,忽然计上心头,驻足站定。待众人靠近,微微屈膝,行了一礼:“众位师叔师伯安好!”又朗声说:“师父命我把如意送到内院,由众师叔伯推举出了新任掌门,再到内院去请。”

    一语出口,潇月和潇娟先是一惊。潇月气她“犯糊涂”,潇娟则腹诽容辉:“臭小子不要脸,还真敢勾引我师姐……”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潇璇若要接掌门户,势必遭众长老一致反对。门中有十三位监察长老,若一时定不下新任掌门,论嫡排顺,还得由潇璇接掌。到时侯相互拆台,山上势必大乱……”

    开山立派以来,众人还没听说有人冒犯过内院。众长老见她识趣,大喜过望。在场十三位监察长老,若先废了潇璇,再想推举新掌门,至少得有七人一致。人人都想一争,到时候退而求其次,还是得便宜她。

    潇璇主动放弃,正和众人心意。众人又交口称赞“明清真人”,或说“大公无私”,或说“因明睿智”,或说“教徒有方”一团和气。

    马长老人老成精,笑着圆场:“别的不说,我们老家伙见过的人,至少比别人穿过的衣裳多。再说这富甲一方,人品端正,英俊潇洒,文武精通的俊杰。多了不敢说,三个还找得出来,你们说是不是!”众人随声附和,连连称是。

    潇月和潇娟大吃一惊,吓得脸色铁青。潇璇却从脸上羞到了心里,面如霞飞,抬腿就走。众长老笑呵呵鱼贯跟随,后面又跟了一众护法。浩浩荡荡,直往“太易门”去。

    潇璇交了如意,长老们再无顾忌,又忙着拥立掌门。“无量阁”虽由明清真人暂居,但再无秘密,护法们也随着散去。阁中只剩一众道童,轮班服侍,照顾得十分周到。

    这几日山门易主,闹得阖山不宁。管事们见陆潇诚主持庶务,都当他是新任掌门,争相巴结。执事们想再升一等,也忙着打探消息。熙熙嚷嚷,比过节还热闹。

    有人来怂恿万管事:“你不是管着药房吗?不如包两支人参,去陆师弟那里串串门。纵不为自己着想,也该给你侄女打算打算!”

    万管事笑而不答,回头就找来四个执事训话:“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别瞎掺和!就算有人想插进药房,也得先认熟一百二十种药材!”说着看向容辉,微微颔首,十分满意。

    容辉和潇璇在一起时,每句话先想三遍,觉得摸准了脉络,才敢说出口来。一颗心明明砰砰乱跳,却故意抓耳挠腮,装作漫不经心。没话说时,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呼吸。

    他心有所寄,每天盼完日出盼日落,日落后又盼日出。吃得好,睡得香,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优哉游哉,过了一月。举手投足处,惊鸿一瞥间。她能感到他的钦慕,他也能感到她的回应。心有灵犀,绝非一厢情愿。

    容辉刚听说潇璇交了“掌门如意”,只当是为了自己,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欢喜。以己度人:“自己在这番权势面前,又能否为她全身而退?”又惭又羞,又暗暗发誓:“这番情意,今生无以为报!”

    “无量阁”畅通后,潇璇又要在师父跟前侍疾,暂不能给容辉喂招。黄昏时分,容辉锁了药房,吃过晚饭,已是华灯初上。既无知己相伴,哪有兴致观景,索性回院中练拳。

    道家拳法讲求“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初学者练拳,旨在通络活血,以力引气。容辉内功已至“先天境界”,潇璇就教他“以气御劲,力由心生”。

    他眼观鼻,鼻观心,气行全身,冥心感悟,试着以真气驾御四肢百骸。一套拳打得如行云流水,强弱随心,快慢自如。收功后全身毛孔虚张,轻汗勃发。更觉得肌骨轻灵,腋下生风,全身无不舒坦。

    时值四月上旬,夕阳早落,霞光耀天。映得星月含羞,光彩迷蒙,另成一番景致。容辉长吐一口气,满心惬意。回屋喝了杯凉茶,又拿出一柄木剑,练起剑来。

    剑,乃百兵之君,不过刺、削、点、斩四样击法。只因攻守互博,才衍生出各种招式。剑,因用途不同,又分长短、宽窄、软硬和单双。名家佩剑,更有讲究。功法若属刚猛一路,则多佩硬剑,以劲力制胜。功法若属棉柔一路,则多佩软剑,以路数取胜。

    容辉初学乍练,性情未定,潇璇就只准他用木剑。虽只教了他二十七式“初级剑术”,却以各家上乘剑法喂招,让他活学活用。等日后定了心性,再请人量身铸剑。

    道门剑法与别家不同,讲求掌法和步伐配合,与敌周旋。那一剑旨在避实击虚,直取要害。练剑者若心性急躁,沉不住气,对敌无异送死。正因如此,教习才不教新弟子剑法。潇璇常陪容辉日出日落,也旨在磨练心性。

    容辉本不是急脾气,当日见潇璇演练,似翩翩起舞,只惊为天人。这时手持木剑,一连数招都是“擒拿”和“趋避”,转几圈才刺出一剑。月下舞剑,晃晃悠悠,只差一壶好酒。

    他练到月落才睡,朦胧间忽听细索声响,应声惊醒,凝神辨别,竟传自药房。“有贼?”一跃而起,光着脚翻出窗子,悄声穿过小院,蹲到了药房窗下。

    正值子夜,星光璀璨。隔窗敞开,恰好映出一道白影。容辉冷冷一笑:“朋友!”双手搭在沿上一撑,合身扑入。十指飘飘忽忽,直抓那人肩头,正是刚学的三十二路“擒拿手”。

    他手还没到,忽觉一道疾风袭来。心头一凛,急忙变招。他常和潇璇在夜里拆招,闻声辨位,已颇为熟悉。三只手来去如风,呼吸间拆了十手。“他怎么只用右手,难道是个独臂人?”心念浮动,左手架他右手,右手并指如刀,直切他左肋。

    这一招原期必中,双手刚动,忽觉凉风侵袭,右肋似被刀锋刮过,肺如针扎,痛得他张口低呼:“哎呦……”叫出声时,身子已麻了半边。

    “他不是独臂人!”容辉心中懊悔,左手变抓为拳,凝力挥出。同时急吸一口气,就要长啸吐出。

    这一拳直打中宫,使的全是刚劲,旨在逼开对手,脚底抹油。拳风刚出,忽觉腕下一凉,腕脉已被扣住。那只手冰凉嫩滑,竟然是个少女。又听一声低斥:“闭嘴!”清脆果断,竟是潇璇。

第十六章 夏虫语冰

    容辉这一惊非同小可,又急吸一口气。两口气撞在胸口,肺都要炸了。只听“嗡——”,一声尖鸣,整个人直倒下去。

    潇璇看在眼里,先声夺人:“臭小子,敢跟姐动手!”抬手一拳,正中容辉胸口。

    容辉向后踉跄两步,靠在窗沿上咳了两声,才缓过气来。调匀呼吸,见潇璇跟着过来。窗外星辉灿烂,光晕弥蒙。她穿着中衣,白绫胜雪,黑夜中恍如鬼魅。怀里还抱着一只坛子,正是给伤员拭伤提神的“烧刀子”。

    “好哇!”容辉指着潇璇哂笑:“你这种行为……”

    “少废话!”潇璇沉声低斥:“瞧你来了,我就留一半你交差!去,把你的乌壶提来!”

    容辉忍俊不禁,右手在沿上一撑,翻身出去,直回屋中。潇璇跟着跃出,见正是子夜时分,心中一动,索性叫住他:“我再传你一门独门内功,你学不学!”

    “不学!”容辉斩钉截铁,摆手推辞:“姐,你是不是喝过酒了!”竟以为她在说醉话。

    潇璇又好气又好笑,又有些意外,追上去问:“为什么不愿!”

    容辉摇头苦笑:“门中盛传,你炼的是‘玉女功’,所以……所以身子长不大!”眼见潇璇凤目含嗔,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是师姐妹们都羡慕你……羡慕你永远年轻漂亮!”

    潇璇头一次听到自己被这么编排,怒不可遏:“什么乱七八糟……还‘玉女功’!”举起酒坛子,就要砸过去。

    容辉连连后退,不住解释:“不是我说的……”身子一扭,窜进房门。

    “你出来!”潇璇放下酒坛,顿足催他“看你练了,能不能变成姑娘!”

    容辉提出乌壶,只见潇璇正盘坐在石桌上。双目微闭,神色恬淡。指掐莲花,一本正经,作势要传功授法。容辉心叹一声,只好盘膝坐下,聆听教诲。

    潇璇传下一段心法,每日子夜行功,专炼“手太阴肺经”。“手太阴肺经”发自“中府”,止于“少商”,共十一处要穴。每一穴位都配一式心法,比“太虚真气”艰涩百倍。又郑重嘱咐:“这功法明心定性,易筋洗髓,是修真炼道的无上法门。我费尽心机,也只找到了这一段。现在全传了你,你万万不可懈怠。”见容辉还在闭目冥思,于是自己倒了一壶酒,提起乌壶,飞身而去。

    她展开身法,一路上穿檐过巷,轻飘飘回到潇雅轩时,潇月和潇娟已备好点心,正在亭下等她。二女也都穿着中衣,淡扫蛾眉,未施脂粉。夜色迷蒙,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