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60部分

仙旅奇缘-第160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点头还礼,看见为首一名穿齐胸襦裙的侍女,主动询问:“有没有彭城的地图,先给我瞧瞧!”

    “有!”侍女早有准备,随手在柜台上拿过一方雪绫,递给容辉,趁机交代:“马车已等在门外,您是直接去衙门,还是用了早膳再去。彭城的鸡汤天下闻名,公子要是想尝尝,可以先去‘彭祖酒楼’。”

    “彭祖?”容辉回想起来,欣然笑问:“就是那个……嗯,那个彭祖?”言下之意,心照不宣。众少女各有联想,纷纷赧然,红着脸低头应是。

    容辉见猫熊已窜出大门,围着两辆马车耍欢,不由好笑:“好,就去尝尝彭祖的手艺,麻烦你们了。”欣然跟上。

    日出东方,早集初兴。千年龙飞地,一代帝王乡。金漆弧顶下,银螭青幔间,容辉端坐车中,发现彭城街面道路之整肃,屋脊檐角之峥嵘,非但别具气魄。城中行人之干练,精神气血之饱满,竟多是炼体修士。摸着熊头,不由感慨:“想不到这里的这么多炼体士,功法流派,也各不相同,果然当得起兵家必争之地。”

    彭祖酒楼,宽足七间,高有五层。红柱乌瓦,雕梁画栋。楼下门前,容辉赶着猫熊下车,看见主街行人渐多,生怕马车拥堵,于是吩咐车夫:“好了,你们回去吧!”说话间见陆大海行动不便,主动商量:“要不你先去衙门报到?先弄个住处,我吃完了给你带一份回去。”见他如释重负,洒然一笑:“那你去吧!”转身进楼。

    十丈大堂中,六尺酒柜前,店伴头戴**帽,穿了身棉布短褐,看见容辉衣着光鲜,车架不俗,微笑迎出:“客官,您几位?”

    厅堂石板铺地,麻布承尘,收拾得窗明几净。容辉走进前厅,见桌前空空荡荡,尚无食客,于是指着猫熊说:“三位,给我端到顶楼上去,我要瞧瞧这彭城风光。”说着就往楼梯口走。

    他久居上位,言行举止间自然有股威仪。店伴不敢拒绝,只好跟上解释:“公子,实在不好意思,顶楼已经被人包了!”

    “包了?”容辉微怔,凝神扫过,不由好笑:“他包的是中午吧,我吃完早饭就走,碍不了你的事。”

    “那位公子包的是全天,倒没说什么时候来……”店伴跟在身后,讪讪苦笑:“客官,要不能坐四楼。南城景致,一样尽收眼底。”

    “放心放心,包场子都是请人吃正餐,哪有大清早就过来?”容辉不以为意,带着猫熊继续上楼,边走边说:“你只管放心大胆地上菜,我碍不着你。”随口点菜:“把你们这里的好菜,给我上一桌。”又指着猫熊说“再把不带荤腥的,给它来一大盆,要新鲜啊!”

    “这……”店伴有些犹豫,可见他点的菜多,想也挨不了人家宴请,于是嘱咐容辉:“客官,您的你灵兽,可别让它……”腼腆一笑,连忙下去传菜。

    彭祖者,姓籛、名铿,通养生之道,精御女之术,尤善烹饪。彭祖菜系,令人大饱口福之外,亦能养生壮阳,补肾理气。窗边桌前,猫熊冬眠之后,食量大增,得了店伴端上的一盆素食,吃得“吧嗒”声响。雏鸟守在一旁,也适时啄上两口。

    容辉见了,不由好笑,一边细嚼慢咽,一边观看窗外风景。心里对应地图,非但找到了‘指挥使司’衙门,还知道了快哉亭、三让亭、凤歌台等名胜所在。

    一人一禽一兽,正吃得欢喜,忽听脚步声响,汲汲而来。雏鸟一惊,羞答答躲到了猫熊身后。猫熊斜睨一眼,见是店伴,继续吃喝,不予理睬。

    顶层大厅中,店伴却急得满头大汗,人还没到,已先招呼:“客官,不得了啦,订餐的公子们来了,您看……”点头哈腰,又说不出口。

    “我知道了!”容辉洒然一笑,也不想为难他,放下银筷,指着一桌子菜说:“你拿个食盒来,我把这些带走。”说着翻手取出一两金锭,抛给店伴。

    “好嘞!”店伴喜笑颜开,汲汲去厅中柜台上拿。容辉低头见猫熊也嘴下,一盆竹笋豆腐已经见底,于是拿起茶壶,自斟自饮一杯润喉。待店伴食盒拿来,亲自装好,提起就走。

    店伴忙着擦桌子,微笑招呼:“对不住了,您慢走!”

    容辉手提食盒,领着猫熊款步下楼,走出大门,只见四辆华盖马车刚刚停下,车夫正忙着摆放脚踏。会心一笑,庆幸自己没给酒楼添乱。走下台阶,认准路线,正要去“指挥使司”衙门,忽听有人招呼:“李师兄,这么巧啊,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语声清脆,悦耳动听。

    “是她?她怎么会来……”门前街上,容辉听言微怔,循声回头,只见末尾马车上跳下一个青衫少女,垂鬟分肖髻,齐腰琉璃裙,不是朱芯是谁?微觉意外,上前招呼:“朱姑娘,这么巧,又碰到你了!”

    “是呀!”朱芯嫣然轻笑:“我是奉命过来受训的,昨天刚到,早上约了几个朋友一起来吃早饭,然后再去报到。师兄道法通玄,也要来‘鬼谷’受训?”

    “不得意呀!”容辉也正纳闷,苦笑一声,连忙追问:“鬼谷也收女弟子吗?”

    “当然。大战一起,草木皆兵。男子在外御敌,女子不也要赶制盔甲军械,防患盗贼奸细吗?”朱芯微笑解释,见前面车中有人下来,伸手相请:“李师兄,这几位朋友,我给你介绍。”

    容辉循势转身,只见前方车中钻出一对青年男女,男子腰佩大带,头戴竹冠,穿了件青绸深衣,身姿挺拔,形容英俊。少女用金玉首饰结了“飞仙髻”,穿了套蓝丝襦裙,体态婀娜,眉目含羞。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容辉忽听朱芯介绍:“这位是泰山派的柳飞絮,柳师兄。这是他的道侣,田萌,田师姐。”上前见礼:“柳师兄,田师姐!”

    朱芯继续介绍:“他就是新封的‘灵山真人’,李容辉,李师兄!”

    两人听言,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是……是他?”哭笑不得,硬着头皮见礼:“李师兄,久仰……久仰……”

    容辉莫名其妙,询问朱芯:“怎么,在圣人故里,我的名声竟是如此不堪?”

    “不是,不是……”两人连连摆手,矢口否认:“师兄的大名,如雷贯耳……如雷贯耳……”

    朱芯嫣然一笑,伸手相请,继续介绍:“这是衡山北苑的张珣,张师兄。这是他的道侣,姬冰,姬师姐。”

    容辉见也是一对青年男女,男的长衫玉立,眩б職L带,女子一身白衣,冷艳无双。暗赞一声,上前问候:“张师兄好,姬师姐好!”

    两人听说“李容辉”其名,也是一怔。姬冰撇了撇嘴,转身走开。张循连忙追问:“你哪里不舒服……”快步跟上。

    朱芯嫣然轻笑,见前方车中又走下一名紫袍青年,连忙上前介绍:“这是嵩山太院的刘靖,刘师兄……”

    容辉看见他身后捏脚跟下的一个黄衫少女,不待话音出口,微笑反问:“这也是他的道侣?”只见那少女用翡翠花胜、赤金步摇,束了“朝云近香髻”,穿一套齐腰襦裙。形容扭捏,眉羞目臊,不是黄霁景是谁?

第四十七章 少年英杰

    大晴天下,街上车边,众人满脸愕然,面面相觑。朱芯看戏不怕台高,嫣然解释:“李师兄说笑了,刘师兄还没有道侣!”

    “是吗!”容辉似笑非笑,仔细打量刘靖,只见他腰围紫兰金带,身穿紫罗深衣。迎春刺绣,克丝流光,端是衣冠楚楚。

    刘靖哪不知容辉是谁?只后悔一时逞强,更不屑解释。见眼前青年不过“少阳期”修为,与传闻中一般无二,更不放在眼里。瞥见猫熊,斜眼冷笑:“畜生进过的地方,人还能进吗?”顺势招呼众人:“我们走吧!”

    猫熊极通灵性,只觉这紫袍人不善,低吼一声,人立起来。雏鸟不甘示弱,凝立猫熊头顶,扑腾双翅,“叽叽喳喳”,使劲鼓动。容辉心头火起,挑眉轻哼:“人有人道,畜生有畜生道。大道三千,各行其道。都说嵩山如卧,在下一直不解。如今一见,方知刘师兄修的是畜生道,固然是嵩山如卧。”

    众人忍俊不禁,侧头掩嘴。黄霁景很是尴尬,凑上前裣衽见礼:“师兄,不是你想的那样……”话音未落,只听刘靖疾呼:“放肆,小小灵山,也敢对我本门无礼?”心头一跳,连忙退到一边,冷眼观看。

    “你放肆!”容辉轻哼一声,凝视刘靖,沉声喝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本门再小,也福泽万里。本座再弱,也是一派掌门,钦封的‘真人’。至圣先师何等英明,怎么教出了你这种东西。”

    神若看人,直视灵魂。众人只觉容辉凝立如枪,势若擎天。刘靖如临崖壁,仰之弥高。暗道“不好”,展开道境抵抗。身形虽稳若磐石,心神却无法抵消其压迫。当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

    楼下街上,马车一旁,众人眼见两人蓄势待发,连忙退开。正等着看好戏,忽听马蹴青石,挟来一声冷笑:“早听说嵩山弟子在少院读书,在太院修行,三心二意。今日一见,果然是既没本事,还喜欢乱伸手!”语声甜美,幸灾乐祸。

    众人循声回头,只见长街上一对青年男女并驾齐驱,飞驰而来。少女梳齐眉刘海,将鬓发在脑后挽了个“灵蛇髻”。腰围赤带,肩挂霞帔。身穿青丝襦裙,披了条青绫斗篷。手持玉箫,打马而来。她身边青年腰围金绫大带,头戴金缕网巾,穿一套蜀锦深衣,微笑而至。

    少女纵马奔至近前,跳下马向容辉见礼:“华山萧采薇,见过灵山真人。”

    青年随后跟上,微笑问候:“魏无枝,见过李兄。”

    “萧,魏?”容辉微怔,收势还礼:“原来是华山高徒,久仰久仰。”

    “哪里话!”萧采薇巧笑嫣然:“师兄执掌一派门户,本该和我父母同辈论交。采薇称呼一声师兄,已荣幸之至。”瞥眼叱问刘靖:“刘师兄,嵩山派当真趴着吗?就算看不清灵山真人的法相,也应该听说过,丹霞子死在谁手里吧?师兄不予道歉,还准备以卵击石吗?”

    魏无枝拱手相劝:“的确是误会,只因我们有事情耽搁了,所以……所以才坐错了车……”想起其中原委,实在说不出口。

    “胡说八道!”刘靖眼看着容辉被‘春申灵君’强配道侣,哪相信‘丹霞子’死在他的手中,轻哼一声,更不肯认怂:“真人,世间欺世盗名之辈何其多也!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个真小人,还是个伪君子?”

    朱芯站在容辉侧后,目含精光,适时解围:“李师兄的修为,和东瀛‘三刃国士长’只在伯仲之间,你说当不当得起?”

    刘靖根本没听说过,只道她添油加醋,要自己难看。头脑一热,质问容辉:“姓李的,你敢不敢和我比试一场?”

    黄霁景心头一跳,目光闪烁,略作权衡,退后几步,躲到了马车边上。容辉没兴趣出手,瞥了她一眼,暗暗冷笑,只觉得去衙门报倒,才是正事。

    萧采薇美目流盼,见容辉要走,沉声呼哧:“教训你这种逆徒,何需真人动手?”左手结印,右手持箫,轻轻一绕。

    “呜——”箫管震颤,发出一声长吟。如潜龙在渊,震得人耳鼓发麻,气血激荡。她身随箫走,正是一招“箫使乘龙”。

    “玉箫剑法?”容辉微怔,忍不住驻足观看,只见这一剑气势恢弘,动静相宜,直点刘靖前胸。

    “你……”刘靖见多识广,见她一上手就是华山绝学,不由惊呼。更不敢大意,双手结印,向外一撕。身前微波荡漾,显出一湾深潭。剑势到处,潭水沸腾,他却岿然不动。

    “好一招‘龙潭贯珠’!”萧采薇欣然赞叹,蹙眉轻哼:“看剑。”左手剑诀忽变,右手玉箫,点入潭影,如风如气,若即若离,正是一招“浮光掠影”。

    玉箫到处,潭水沸腾。刘靖神情扭曲,脸色乍红,强压下一口鲜血。身外灵光,如遭锤击,只好飞身急退。潭影崩溃,罡风四射。

    萧采薇手挽玉箫,在身前轻轻一晃。箫管化劲,嗡鸣震颤,又是一声低吟,震得人头晕脑胀。她乘风后退,仍似风轻云淡。罡风所及,灰尘漫卷,人仰马翻。街上房屋受激,泛起一层幽光,“嗡嗡”颤抖。

    刘靖退至空中,沉声呵斥:“箫师妹,你别欺人太甚!”右手在身前轻挥,凭空抽出一柄巨剑,抬手送出。

    巨剑通体褐黄,宽足尺许,厚达三寸,一丈余长。剑势到处,灵风回卷。势持万钧,直斩其人。萧采薇失声惊呼:“师兄救我!”身似虚影,一闪窜至容辉身后,汲汲提醒:“师兄小心!”

    容辉想起“六盘山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