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67部分

仙旅奇缘-第167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猫熊顶着雏鸟,纵身窜上,钻进车厢。黄霁景打开锦匣,飞快点过一遍,正色回禀:“是六十张!”说着踏上车辕,上车坐上后座。

    容辉提起总绳,抽起轮闸,主动解释:“车马用过后,自然还至贵社!”凝神喝斥:“走—”神念到处,骏马惊嘶,昂首奔出。他随手扯下头车上的“永徽”旗号。握住旗杆,轻抖手腕,又问黄霁景:“徽商,又特别的扮相吗?”气劲到处,旗帜乍燃,呼吸间化作灰烬飞散。

    “没有!”黄霁景点头确认,又提醒容辉:“只是徽州穷山恶水,出门做生意不容易。所以但凡新出门的徽商,必带两样东西。一是装钱用的褡裢,二是一条麻绳。若赚不到钱,就上吊自尽……”

    容辉觉得有趣,换她驾车,自己进车厢换了顶竹冠,穿了件蜀锦深衣,在腰间缠了条九尺金带,在腰带上套了条沙皮褡裢。想起石万鑫的神态举止,略作模仿,自觉有几分神韵,又吩咐黄霁景:“现在就是我的贴身侍婢,知道吗?”

    黄霁景双颊微红,低头答应:“是,公子!”紧紧捏住缰绳,抬起头只见林荫外,城墙横亘,门楼接天。楼上挂着一块巨匾,匾上写着“神京屏翰”四个开锋大字。气势恢宏,正是宣府。左手拉住缰绳,急运灵力回夺。右手握住赑屃闸杆,缓缓放下。车队减速,直奔城门。

第五十六章 徽茶胜金

    宣府南北,俱设瓮城。城下开着一扇三丈拱门,供人进出。容辉坐在车中,感应到城上阵法波动,不由感慨:“‘神京屏翰’四字,果然当之无愧。”却听黄霁景回禀:“公子,入城分行人和车驾,都要搜查。我们排在一辆大材料车后面。到城门还有半里,排着几十辆马车,我们怕是要等一阵了。”

    “是吗?”容辉皱眉反问,撩帘只见城下人流如潮,有穿青衣罩甲的,戴弧顶圆盔的护军,有徒步往来的旅人,有驱禽御兽的修士,更有拉车牵马的客商。众人入城,均要搜检。只有双马拉的运粮槽车,呼啸来去,直入中门。

    “重镇就是重镇,比起江南水乡,果然多一股粗犷。”他叹为观止,凝神细看。只见城上女儿墙间,炮孔幽深,剑锋森寒,不由起敬:“好哇,不愧是九边重镇,城防都用上“加能炮”了!”正自感慨,忽见人群中跑来三个军士,正左闪右避,不由奇怪:“怎么,他们是冲我们来得?”

    “让让!”“借一步!”……三甲士腰围革带,手握柳叶刀,在车马丛间穿梭,小跑到黄霁景身前,大声喝问:“干什么的!”

    黄霁景被三人气势所慑,心头微凛,如实相告:“我们是贩茶的……”

    话没说完,三人相视一眼,为首军士连忙追问:“有引没引?”

    “有……”黄霁景汲汲应承,顺手拿出锦盒,正要打开。为首那兵士已先招呼:“有引直接进城!”说着牵住领头马的笼头,转身就往前拉。

    另两人分居两侧,大声招呼:“让让!”“都让让!”……伸刀鞘隔人,应是开出一条道来。黄霁景回头见容辉点头,抽起“赑屃闸杆”,顺势赶马,直入城门。

    十丈高墙,围出了百丈空地。双门斜斜相对,其间兵士来往,车水马龙。容辉坐在车里,撩帘见城墙下还停满了茶车,不由奇怪。又听有人招呼:“拉那边去!”话音落下,车头转向,直朝东去。

    车队行到东面墙下才停,为首军士拱手告辞:“掌柜的,您等会,我们先走了!”说完转身而去。

    容辉莫名其妙,钻出车厢,见左边也停着一列七厢车队。当先一车,通体漆黑,齐头平顶,正是座车。于是叩窗询问:“有人吗,我问一下,到底出什么事了……”

    黄霁景放下“赑屃闸杆”,下车请示容辉:“公子,我先看看茶砖!”

    容辉点头答应,见锦绣纱帘撩开,水晶圆窗翘起,现出个戴锦斓云巾的黑脸中年,于是拱手一揖,连忙询问:“怎么好好的茶叶,不让进城?”

    中年拱手还礼,随口解释:“不是不让进城,是被征用了……”站起身就要下车。

    容辉听他声音嘶哑,久历风霜。惊鸿一瞥间,车中半躺着个纱衣少女,坦胸露乳,不由会心一笑,连忙追问:“征用?可没听说过拉车的马,还能当战的!这车,也当不了战车呀!”

    “哪个说征用你的车马……”中年腰围虎皮褡裢,在墨绿色蜀锦深衣外穿披了件枣红鹤氅,端着只水晶烟枪,下车解释:“征用的是,你的茶叶。”

    “茶叶?”容辉微愣,睁大眼睛问:“茶叶能打仗吗,也要征用?这……这还讲不讲道理!”

    中年微笑解释:“不是我们要,是蛮子要!”在锦囊中倒出一撮烟丝,放入烟锅,弹指点着,深深一吸,呼出口烟。

    “蛮子要?”容辉更加摸不着头脑,压低声音,试探着问:“莫非前线败了,要赔款纳贡?”

    “还没到那份田地,不过也差不多了!”中年仰望天空,轻吐烟圈:“蛮子跟我们开价了,一百斤上茶,换一个俘虏……”

    “一百斤上茶值白银千两……”容辉暗暗叹服:“好一招攻心为上!我们若不交赎金,前线只怕军心不稳。若交……”觉得不贵,笑着打趣中年:“我听说一匹‘扬州瘦马’,还不止一千两。一千两既能换回个俘虏,我看是件好事!”

    中年摇头长叹:“谁说不是好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谁又敢不共襄盛举?可朝廷正在到处收茶,我这一趟,算是赔大了!”

    “怎么?”容辉汲汲询问:“朝廷要让我们,把这些茶白绢出去?”

    “算是白拿吧!”中年摇头苦笑:“按朝廷的作风,收一百斤茶,了不起还你十道引。我已经等了两天,听说最早来的,二月初一就等在这了。准进不准出,讯息都也不出去……听说最快今天,最迟明天,朝廷就会派钦差下来收茶。”说着看向容辉的茶车,试探着问:“兄弟这批茶,不下六千斤吧……”

    容辉心里发苦,摇头苦笑:“不多不少,整好六千斤上茶。”

    “啧啧啧……”中年端着烟枪,扼腕叹息:“那兄弟这回,可赔大了……”

    容辉又问中年:“老兄这一列茶,恐怕也不下四千斤吧……”说着环顾四周,见四面城墙前摆满了茶车,不由称奇:“这翁城里,恐怕有上百万斤茶吧,这得换回多少俘虏……”

    “我倒是听到了个消息……”中年抽着烟和容辉盘道:“蛮子夸下海口,只要九边重镇各出一百万斤茶,就把俘虏全还给我们!现在冬至辽东广宁,西到金城,都在筹茶呢!”

    “九百万斤?蛮子要这么多茶干什么!”容辉看向北方天空,不由好笑。脑中灵光一闪,暗暗盘算:“一户一年喝不过三斤茶,九万斤,够三百万户喝一年,够一百万户喝三年……”思念及此,一颗心直往下沉:“奶奶的,你是准备打大仗啊……”

    中年闷哼一声,随口猜测:“转手卖呗!据说西洋人也爱喝茶,海上有倭寇捣乱,十船茶出海,得沉五船。五船洋货过来,又得沉三船。茶在西洋,得论黄金卖。能喝起茶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一般人,也闻都闻不到,真的是‘徽茶胜金’。”

    两人正说着话,忽听有人招呼:“二位掌柜的,聊着呢!”循声只见车尾走来个青衫青年,腰围乌角束带,头戴乌纱唐巾,是个宦官。他随后跟来两个宦官,一端笔墨纸砚,另一个端着一叠茶引。再往后是一队锦衣武士。飞鱼服,绣春刀,正是锦衣卫。

    黑脸中年见是,连忙闭嘴。一个激灵,躬下身小跑迎上,拱手作揖,试探着问:“列为大人是来公干的……”

    “废话!”内侍皱鼻轻哼,拱手揖天,朗声招呼:“杂家奉君上旨意,特地来收购茶叶。大战当前,日费千金。帝君仁慈,命每百斤茶折八道茶引。存亡之际,各位就多担待些吧!”

    “八引!”中年一惊,睁大眼睛问:“八引……八引是不是太少了?这茶可是在下从……”

    “哼!”内侍嗤之以鼻,轻哼打断:“老头子,你知足吧!前线的将士们,可还嫌多呢。没有他们,你我还有头颅在这里鬼扯?生死关头,莫说给你八引,就是让你倒贴八十引,换你一命,你也得谢天谢地!”看向容辉,微笑询问:“小兄弟,这是你的茶?”深吸一口气,连声赞叹:“好茶,好茶!”

    容辉只觉脖子发麻,不由一阵哆嗦。眼见黄霁景递上锦匣,连忙接过,谄笑着躬身呈上:“六千斤‘社前’,这是茶引!”

    “嗯!”内侍点头微笑,回头吩咐:“找给这位掌柜四万八千斤引!”又嘱咐容辉:“这是朝廷特地开的大引,一共四十八张,小兄弟可收好了!”说着接过一沓票据,伸手递出,却不接匣中“茶引”。

    十个锦衣卫分别去开挂车,依次回报:“六百斤!”“六百斤!”……

    内侍听完,回头吩咐:“带他们去北瓮卸茶!”

    “是!”应声走出个锦衣卫,招呼黄霁景:“把车赶过来!”走在前方带路。其余人见内侍挥手,又去点黑脸中年的茶。

    大太阳下,容辉坐在车中,沿中大街,绕过钟楼,直穿宣府,来到城北瓮城。只见城中列满了双轮篷车,宽足六尺,一丈来长。骨架粗壮,车轮高大竟还刻着法阵,不由感慨:“这有一千辆吧!大草原上,六里车阵,委实难以想象。”

    锦衣侍卫将车队领进一条嵌道,转身过拱手告辞。容辉靠在软踏上轻抚熊头,见道旁石台齐腰,另一列茶车已堵住前路,几个壮汉正在下茶。坐下车马刚停,只见迎面跑来一个青衫文吏,拱手询问:“掌柜的,您这是多少茶!”说话间跟来一列茶车,堵住了后路。

    “六千块!”容辉探头答应,顺势下车。踏上车边石台,见城**修五列石头,每列相隔两丈,一边是列着茶车,一边排着“勒勒车”,已挤得满满当当。略作思忖,心生一计,微笑询问:“是要把这边的茶砖,装进这边的大车吗?”

    “是的!”文吏点头极少:“每辆‘勒勒车’装一千块茶砖!”

    “好!”容辉欣然答应:“我来试试!”见众壮汉已打开挂厢,索性凝神御气,双手对分,挥出一道灵气场。茶砖受气劲激引,凭空飘起,列着队排入“勒勒车”中。

    文吏叹为观止,眼见六千块茶砖装满了十辆大车,不过片刻之间。脑中灵光一闪,连忙上前两步,一揖到地:“多谢前辈相助……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前辈看在家国天下,委身应允……”

第五十七章 局中有局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时至春分,新草萌芽。阳春融雪,如玉如翠。青白辉映间,车似洪流,骏马如龙,排成一字长蛇,向西飞驰。当先一辆四**车,金顶乌漆,银螭青幔。后面整整挂着一千辆茶车,覆压六里,破风飞驰。车队旁修士御剑,化作一簇飞虹,来回警戒。

    金弧顶下,水晶窗前,容辉穿了套蜀锦深衣,戴束发竹冠,坐在正座下手,眼见将到青城南郊,忍不住问:“马大人,这就快到了,我们是不是该把茶车散开。这么排成一列,万一……可是兵家大忌呀……”

    “谁不知道草原上讲究个分张合围?”正位上一个“大胡子”摇头苦笑:“把茶车串成一列,是蛮子的要求,多半是怕我们布下车阵……”他腰围金丝大带,头戴尖顶钢笠,在“青丝撒”外穿了件对襟罩甲,正是宣府负责押运茶叶,交换俘虏的“都使金事”,秩正三品衔。

    当日容辉略展修为,即宣府守军看重,受邀压阵。除了黄霁景随侍左右,还有恒山派两个“太阳期”弟子,和一个散修老者。他坐在容辉对面,手捻胡须,忽然开口:“每年的茶马互易,或官或私,良马需茶二百五十斤。一般的马,也值茶一百二三十斤。每年入关的马,不下十万匹。出关的茶,不下两千万斤‘雨前’。这回一开口就是九百万斤‘社前’,这么大一批好茶,占足了天下七成灵茶,不知道能换回多少人。”

    马金事也打不了包票,试探着说:“蛮子说,只要是想回来的汉人,能放回来,估计有上十万吧!”

    “上十万人,想回来的都能回来,包括那些从前就被俘虏去的?”容辉看着马金事,重复一遍,郑重询问:“能确定这些人都是俘虏?不说他们已投靠蛮子,进城倒戈。纵是混进一批细作,也不好办呐……”

    “谁知道?”马金事摇头苦笑:“再说,这些事,我们也管不了。估计上面已有安排,大不了不让他们进城,直接押回原籍屯田,也就是了……”说话间车帘撩起,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