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76部分

仙旅奇缘-第176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灵风呼啸,在谷底汇聚,支持灵火燃烧。容辉养伤所在,恰离焰心不远,又有灵风吹拂。只需稍微运气抵御,即无不适。他反应过来,见猫熊置身火中,不由瞪大眼睛。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

    碧霞心明其意,主动解释:“放心,它要凝聚的是‘金丹’。金主收敛,火主升散。真金不怕火炼,这灵火,既是劫,也是造化。只要它能收住这股火势,非但‘金丹’可成,对身体也能如金似铁,法宝难伤。”

    容辉素知猫熊趋吉避害,既敢承受火劫,自然有几分把握。深深呼吸,静下心调理内息。碧霞凝神感应,发现猫熊十拿九稳,反而担心那两个家伙再来捣乱。轻哼一声,握住腰间“赶山神鞭”,主动安慰容辉:“你放心,这里是‘狼居胥山界’,是昔日天才战神封山镇灵之所。千年的禁法,能阻止一切踏天修士进入。可这里毕竟是草原腹地,东瀛人既然暴露了动机,没准还要联合我们。而草原修士,一时三刻还赶不过来。”深深呼吸,又看向猫熊。

    日下谷中,猫熊趴在土里,埋着头瑟瑟发抖。身外焰色由赤转橙,由橙转黄,最后化出一缕紫焰。它身外结界早已崩溃,七彩焰柱拔地而起,势要擎天。

    火势渐长,百丈内溪水化汽,草木燃烧。浓烟四起,天地低昂。气焰升腾,猫熊趴伏不住,低吼一声,乘虚而起,直升谷顶。身外火光万丈,热浪散开,烟消雾散,又复万里晴空。

    容辉躺在石上,眯眼看见火中猫熊,满心错愕。碧霞仰望天空,亦是瞠目结舌:“它是不是吃得太多了……火焰散开,完全隔断了灵气供应,烧的可就是自己元气。难道它要……”眼见猫熊身上黑白分明,黑毛幽深,白毛锃亮,恰似“太极”轮转。凝神观察,果有阴阳二气在体内互回,形成一道漩涡,不由惊呼:“踏天?它居然要踏天……”

    容辉见猫熊体外火焰渐弱,似被它收入了体内,满心错愕:“灵兽也能踏天……”话没出口,只听碧霞沉吟:“此时此地,是不是太急了……”眼见烈焰没入猫熊体内,白毛光芒万丈,势要和白日争辉。黑毛幽深如墨,似要吞噬所有色泽。黑白分明,气势惊天。

    空气如澜,荡漾开来。猫熊昂首嘶吼,纵身扑出,一晃没入空气。云开雾散,火势渐熄。凉风扫过,只剩一片荒草枯木。碧霞想起一事,失声惊呼:“这是‘狼居胥山界’,阻止‘踏天’者闯入……”又自我安慰:“那家伙踏天后身体虚弱,应该还能回来吧……”

    “回来?”天边传来一声冷笑:“此界早被汉军封印,时过千年,也不过能进‘太极’修士,在这里‘踏天’,能在界面缝隙中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回来,就别指望了……你们当主人的也是,出畜生不懂,你们也不提醒提醒……”

    说话间地面轻颤,胖子扛着少女,自下游走来。火鸟勃然大怒,昂首厉鸣,展翅飞起,直扑少女。雪雕随声附和,展翅掠出,爪下凝冰,寒芒闪烁,随后铺上。

    “找死!”少女蹙眉轻斥,抬手轻挥,凭空抽出银蛇短剑。左手结印,右手一剑送出。短剑光芒大放,化作一条银蛇,游身迎上。火鸟厉鸣,振翅扬起。雪雕展翅平掠,探出冰爪,侧翼回翔。

    银蛇身侧荡出两道气劲,冰爪到处,蓦然崩溃。银蛇身形微滞,火鸟自蛇尾扑回,探爪急抓。气劲相激,银蛇又是一震。两者本为天敌,何况两禽齐上?银蛇纵是“器灵”所化,法宝难伤,也奈何不了二禽分进合击。一时间气劲激荡,厉鸣冲霄。大太阳下,谷上半空,斗了个不相上下。

    碧霞没等到猫熊出来,暗叹一声,只盼它窜到了芥子空间外面。定下心神,正视来人,淡然开口:“你既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来找死吗?”

    “我们和姑娘一样,也不想死……”少女不答反笑:“不过姑娘若想跟着我们活命,是不是该付点买命钱?”看向碧霞腰间软鞭,自问自答:“我看它,就不错……”

    “富贵险中求,很好。”碧霞不待她说完,微笑打断。抽出腰间软鞭,抿嘴微笑:“你可以来试试……”

    少女微愣,挨过一鞭后,只道鞭子抽不死人,大不了再飞三百里。横下心蹙眉轻斥:“找死!”双足后蹬,纵身扑出。身似狸猫,一晃窜至碧霞身前,双手当胸,凝出三寸爪芒,迎头抓下。

    冰抓未落,寒风先至。碧霞不闪不避,眼见三寸冰锥射到胸口,睁大眼正视少女,凝神低哧:“定—”

    一字出口,少女身心皆颤。眼见冰锥到处,眼前一花,不由惊呼:“幻术?”不及反应,忽觉背后一麻,又听咔嚓一声脆响。头脑发蒙,全身空空荡荡,只见山谷变小,胖子离自己越来越远,一颗心直往下沉:“这是怎么了……”眼前发黑,再无知觉。

    碧霞凌立空中,收回手掌,正视胖子,随口询问:“你,也要动手吗?”

    胖子眼见冰锥到处,就要从碧霞胸前穿过。可眨眼之间,她竟显身在师妹身后,一掌斩下。又一眨眼,师妹已被抛飞出去。身手之快,竟让人不知所以。越想越怕,脸皮一阵哆嗦,方知遇到了高手:“哪里是那小子保护这姑娘,这姑娘才是正主……”听碧霞放自己走,更不迟疑。后退三步,认准师妹飞出方位。跑开两步,纵身窜出。化身赤虹,直入天际。

第六十九章 琴歌石碑

    日下谷中,银蛇剑“嗡嗡”哀鸣,震开二禽,随主而去。火鸟哀嘶,凌空盘旋一圈,似有所感,展翅飞出。雪雕不知所以,随声附和,振翅跟上。

    “回来!”碧霞心知身处险地,连忙招呼。可只听一声厉鸣传回,颇为倔强,不由腹诽:“真是什么样的人养出什么样的鸟……都不是好鸟……”连使神功,也已精疲力竭,索性走到容辉身边,坐下调息。

    黄昏时分,火鸟带着雪雕飞回,很是沮丧。翌日清早,又带雪雕飞出。一连三日,早出晚归。碧霞知它在寻找猫熊,也颇为感动。第四日清晨,又听凤鸣冲霄。睁开眼来,见日出东方,火鸟带着雪雕在在谷顶盘旋一圈,向西飞出,也站起身到溪边掬水给容辉解渴。

    清水入腹,晨风拂面。容辉精神一振,睁开眼看见碧霞,微笑问好。深深呼吸,感觉恢复了些力气,试着张嘴:“猫熊……”感觉到声音送出,满心欢喜,接着说:“我听到……猫熊叫唤了……”

    “那是幻觉……”碧霞腹诽了一句,只好硬着头皮应承:“好好好……等你养好了伤,我们就去找它……”

    容辉见她不信,着急起来,看着她正色重申:“我真的听到了……”

    碧霞感同身受,更不想和个病人争辩。一阵头疼,只好转移话题:“吃药的时间到了……”拿过药葫芦,抽开木塞,倒出一粒“培元丹”,直接弹进容辉嘴里。

    容辉一句话堵在嘴边,还想开口,药已入腹。想着说话还有机会,眼下疗伤要紧,只好深深呼吸,凝神吐纳,运气化解药力。到第七日,内伤痊愈,已能坐起身来。只是气血衰弱,全身乏力,尚不能下地行走。这日清晨,听见一声轻鸣,睁开眼见火鸟展翅飞起,连忙招呼:“给我带只野味回来……”

    “去……”碧霞坐在一旁听见,不由蹙眉,嗔怪容辉:“你正疗伤,要什么野味!”

    容辉听见轻鸣声悠悠传回,心里松了口气,忙拿过“药葫芦”,倒出一粒“培元丹”,不由得意:“芥子空间里打不开储物法器,幸亏我先拿了它出来。”仰头服下,盘膝坐好,微笑解释:“丹药补气不补血,你要是认识药材,一会挖点老山参来,晚上我们炖汤喝……”运气化开药力,不待回答,眼观鼻,鼻观心,心运神功,抓紧时间疗伤。

    碧霞一阵头疼,但想他说得有道理,只好布下一道结界,进山寻找草药。黄昏时分,见雪雕果然抓回一只麋鹿,不由腹诽:“我什么时候伺候过人,现在还要给你下厨……”悻悻地拿过钨钢投斧,三、两下凿了套石锅石碗,先放了鹿血给容辉滋补,又生火架锅,剃毛烧水,将鹿肉和灵参一并煮上。热水沸时,香飘四野。

    时值四月,昼长夜短,万物生发。容辉好吃好睡,将养半月,才能蹒跚下地。这日清晨,闻声睁眼,见火鸟又带雪雕飞出,也坐起身下地活动筋骨。

    衣裳被已被洗净,叠在石上,整整齐齐。他起身看见,又惊又喜,又不知所措。慌忙穿上,抬起头看见日出东北,殷洪如血。溪水击石,波光粼粼。动静之间,深深呼吸,一颗心也随着宁静下来。瞥见碧霞从对岸石边走出,主动问候:“早上好啊!”

    “好!”碧霞蹲在水边稍事梳洗,踏鹅卵石走到容辉身边,看他衣襟微皱,伸手整理,顺便问候:“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好……”容辉心里怪怪,连忙转移话题:“有没有什么办法出去。”

    “有!”碧霞陪在容辉身边,边走边说:“从这层芥子空间出去,还是要走空间节点。不过这‘狼居胥山界’早已被封印,就算是找到节点,也未必能够出去。不这里和‘六盘山界’又不相同,它广及十余万里,自然薄弱得多。等你功力恢复,破开空间而走,未必很难。”

    “伤筋动骨一百天,也就是说,我们至少得到得等到六月半,才能出去?”容辉不由自嘲:“这伤受地,倒不知是福是祸……”

    碧霞听出他话中所指,也不好再往下说,顺势转移话题:“早上想吃点什么?”温声细语,柔情款款。

    容辉忽然发现她,既善解人意,又会照顾人。一时间满心异样,却一句也说不出口,更不想言明。深深呼吸,随口应承:“还是割一碗鹿血吧。”转念想她要自己赴汤蹈火的大事,随即坦然。

    溪边林中,碧霞微笑答应:“那你自己走会!”扶他到树边站好,亲自割鹿取血。

    日上中天,谷中传回一声轻鸣。溪边石上,容辉循声见火鸟展翅掠下,不由奇怪:“今天怎么回地这么早……”眼见它落到身前,扇翅叫唤,似有话说,当即会意,试探着问:“你找到小灰了?”听它悠悠应承,欣然追问:“它不能回来……是被困住住了?”眼见火鸟答应,连忙招呼:“那快带我去!”

    “去哪?”碧霞坐在对岸石上看见,蹙眉嗔叱:“你手无缚鸡之力,去了能干什么?给我老实呆着……”

    “我……”容辉容辉一想也是,又催碧霞:“那你去……”

    “以它们的遁速,现在才飞回来。那傻熊,至少在一万里外。”碧霞沉声打断:“我去了,谁来护你?”站起身踏石过溪,质问火鸟:“你们都无能为力,还要把他搭进去吗?”

    火鸟勃然大怒,瞪向碧霞,展翅厉鸣。雪雕站在一旁,随声附和,满是敌意。碧霞一阵头疼,看向容辉。容辉摇头讪笑:“那就一起去吧……”自忖不过贫血,气劲还在,更不示弱。起身拿过药葫芦,绑在腰间,又将钨钢投斧蹩进腰带,招呼碧霞:“我们走!”足不动,手不抬,运气腾起。

    雪雕轻鸣,振翅窜出,以背脊托负。碧霞见他固执,摇头苦笑,只好随他跃上雕背,回头见几只麋鹿还拴在树上,抬手虚斩,乘风北去。气劲到处,“噗噗噗”草绳乍断。麋鹿受惊,放踢奔逃。

    瀚海无垠,苍山如浪。万籁寂静,慎得人心里发慌。容辉坐在雪雕背上,不由嘀咕:“这么大一片地方,连只鸟都没有,也亏它们能找到羚羊麋鹿……你说,蛮子会进来吗?”

    “按理来说,这么大一片灵脉,又封印了千年,千余年份的灵草应该到处都是……可我我采药的时候,发现的灵草固然不少,可没发现一株千年灵药。”碧霞顾左右而言它:“显然,有人定期进来采药。”

    容辉精神一振,顺着话说:“也就是说,草原修士既能进来,又能出去……”略作权衡,心里已有计较。待到黄昏时分,忽听雪雕厉鸣,猛然煽翅。纵然奋力维持,仍然越飞越慢。最后只剩一息之间,只能飞出三丈,不由轻疑:“这是怎么了?”

    落日余晖,金光万丈。碧霞迎风危坐,凝神探过,沉下脸说:“到了‘超重场’,十万里芥子空间中,我看这环气场不下五千里宽。你现在有伤在身,我也使不出法力。”望了望身下二禽,不由苦笑:“再加上这两位……”唏嘘自嘲,溢于言表。

    火鸟轻鸣,颇为不屑。容辉叹了口气,只好自我安慰:“那我们躲在这两千里大山中,岂非更加安全……”说话间凝视远方,忽见余残阳照雪,丰碑屹立,不由惊呼:“快看!”

    火鸟轻鸣,振翅扑上。雪雕随声附和,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