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89部分

仙旅奇缘-第189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攻城掠地。可这种上百万人的会战,比的可不单单是勇猛。”

    凌霄松了口气,继续帮容辉整理发髻,顺便询问:“自古南北一盘棋,北边打仗,我们这边……”

    容辉不想让女人操心这些事情,微笑调侃:“放心吧,我们这边离宣同千八百万里,蛮子就是走错了路,也走不到这里来!”待凌霄整理停当,也没见整洁多少,心里却舒服得多,借坡下驴:“既然碰上了,我们去‘流芳屋’说话?”伸手相请。

    凌霄哪敢越过丈夫先行?推了容辉一把,和容雪一左一右,落下半步相跟随。容辉会心一笑,走到前屋,摒开丫鬟,坐上屏前方榻,招呼凌霄:“来,我们一起点点。”

    容雪站到容辉身边,凌霄挥法印开启了屋中结界,拿起扳指,凝力一抖。灵波荡漾,浮出一簇宝光。容辉就着法宝,这才将行程如实相告。

    容雪听得目瞪口呆,凌霄思潮澎湃,只觉得这个家伙越没正经,越是在掩饰心头的负担。眼下纵然听他承认和人动手,也不相信仅此而已,不由紧紧握住那只大手。他的手温暖、坚定、沉稳,如高山仰止,处变不惊。她的手清凉、柔韧、纤巧,亦如山间小溪,婉转不移。

    “……记不记得这把‘银蛇剑’,在山下和你斗过的……当时我本来就没打算跟着他们出去,就故意索了他们的兵械。害我被草原人追杀?也让他们尝尝鲜……”法宝堆前,凌霄虽已知道碧霞就在容辉身边,可见他说得身形并茂,被呵护的感觉忽然在心头萌发,亦如那不经意间的回眸,惊鸿一瞥。

    容辉说到巧遇萧采薇,获赠“雨雾弧光甲”才完,凌霄长长抒出口气,紧紧握住容辉的手,凝神注视。四目相接,双眸闪烁,恰似满天繁星。

    容辉先觉她可爱得像只小狗,不由好笑。可见她骨子里透着认真,却笑不出来,想抽回手又挣脱不开,只觉得头疼。犹豫片刻,讪讪松口:“那那那……那你好好保管,别弄坏了啊……”左手轻拂,凭空抽出“凝血神枪”。

    “是!”凌霄又见黑锋晶杆,欣欣然双手接过,果然轻若无物,不是凡品。可见一点灵性也无,也知法宝精华尚在他体内,郑重承诺:“我也不是跟师兄胡闹,的确没有时刻带兵刃的道理。想人家小时候,才在花园里穿盔甲玩呢……”

    “花园里穿盔甲……”容辉觉得有那层意思,不由好笑:“好,哪天我给你弄副好披挂,让你天天穿……”

    凌霄嫣然答应:“一言为定!”站起身邀容辉去屋后水榭:“这件兵器就放在这里,师兄要用的时候,只管跟我说!”手托“神枪”,抛向湖心。

    容辉眼见长枪入水,一闪即没,还是有些不舍。凌霄看在眼里,趁热打铁,双手齐动,连结七道法印,扬手打出,才松了口气:“我以阵法调动七峰灵力镇压,这‘法宝’存在这里,只有好处……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好了。师兄有事,只管忙去!”嫣然笑去:“中午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准备!”

    容雪欣然附和:“我要吃‘水八仙’!”

    日下风中,容辉也想一饱口福,可见两个妮子天真烂漫,不免矜持。抿了抿嘴,还是岔开话题:“你们跟我来,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顺手拿上“乾坤网”,转身就往外走。

    凌霄收了一簇“药葫芦”,跟容辉飞至西峰坡下,忽见网下翻波纹,浮现出一片尸体。甲光闪闪,不由吓了一跳。容雪摇头轻叹:“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仰头望天,展开道境。

    容辉见两个妮子颇有精进,也暗暗点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归根结底,不过是一枯一荣。我修为已至‘障壁’,若不能突破,就算炼成第三重‘神体’,最多还能摄取两道本源。‘枯荣道’实乃大道,她沿着这条路走,一定比我走得远。倒是她……”看向凌霄,暗暗着急:“她化道入体,和我如出一辙。可水主沉,趋于静止。而生命,在于运动。她功力还浅,尚不显现。等火候到了,恐怕所遇的障壁和我一样。”

    清风拂过,尸体分解,化作阵阵死气,渗入地下。凌霄会过意来,深深吐纳,气行全身。道境所及,水汽升腾,风起云涌,化作暴雨落下。片刻后云销雨霁,山坡上甲胄如潮,熠熠生辉。

    容辉抖开“乾坤网”,收起甲胄后,这才去外院和众管事照面。容光早早上山,和严良把半年的庶务捋了一遍。三个人理完大事,已近午时。

    凌霄忽得三件神兵,虽爱不释手,可用之不上。和容雪一番商量,将银蛇剑供在了“流芳屋”书房,将“长短双刃”供在了塘边小书房,将“龙鳞宝刀”供在了外院书房。容雪早惦记着“银蛇剑”上的剧毒,则先借了回去提炼。

    容辉惦记着燕玲的事,趁机邀容光回内院吃午饭。进了“垂花门”,转过“流芳屋”,又走上荷塘边鹅卵石经。林荫道下,正色询问:“哥,我问你件事,黄家人这么着急把女儿嫁过来,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容光穿了套蓝丝深衣,听言一怔,轻拂下裳,很是尴尬。停下脚犹豫片刻,见四下无人,才走到荷花塘边说:“当时他们说你进了草原,下落不明,需要派高手接应。正好燕氏怀的是个男婴,产期就在七月。所以他们提了个条件,就是万一不成,黄家小姐也照样进门……不过要把燕氏的孩子养在她名下……我们,只能答应……”

    “去母留子……”容辉心里发酸,深深呼吸,觉得黄家的确说了个好办法。自忖换了自己,也不得不答应。可想起萧采薇的话,“春申灵君”不过在阴山脚下逛了一圈,哪里找过自己?深深呼吸,凝视北方,咬牙切齿:“黄老匹夫,其心可诛……”

    “以后,只能多提防了……”容光苦着脸说:“既已化险为夷,还是算了吧……”

    “让我进草原的朝廷,将我置之死地的是东瀛‘国士长’,追杀我的则是草原修士……”容辉沉思前事,仿佛进徐州后,就开始身不由己。

    他想理出条线来,只觉得思绪如麻,理无可理。想恨黄家,更是有心无力,不由自嘲:“世事如棋局局新,谁输谁赢,咱们走着瞧……”深深呼吸,伸手请向“盛心阁”,边走边说:“我是自己回来的,不欠他们什么。就是‘春申老儿’站在我面前,我现在也敢跟他掳袖子抡拳……”

第八十七章 掉以轻心

    夜晚北风忽起,吹黄了一塘荷叶。翌日晨风微凉,秋高气爽。陈凌云和容霜当先登门,李母留了理哥儿歆姐儿、韵姐儿和几个女儿在“紫薇阁”说话。

    容辉穿了套宝蓝色克丝深衣,待韵姐儿请过早安,又一起往“紫薇阁”去。相互见过,见都有事忙,便约陈凌云去山中踏秋,顺便说起“阳都”港口的事。

    通家之好纷纷上山道贺,李蕃宁和容光接待男宾。凌霄戴了赤金头面,穿了套大红克丝深衣,邀了大嫂周氏上山,一起应酬女眷。中午时分,八角殿下摆席。众宾客又分男女长幼,各按东西坐下。

    饭后演洗,众丫鬟在后殿丹陛前摆了面赤金“化龙盆”,在盆后设下香案,供上了诸天神灵。凌霄派了红袖去容辉身边服侍,亲自抱来“葳哥儿”,交给稳婆洗浴。

    潇娟穿了身粉丝齐胸襦裙,潇月穿了套蜀锦深衣,在一旁观礼。梅钗等人守在丹陛两侧,凝神警戒。各家女眷依次上前,摘下贴身首饰“添盆”。玲玲声中,三个稳婆陪着笑在一旁唱赞,直吓得小家伙哇哇大哭。众人称为“响盆“,更加热闹。

    容辉让丫鬟撤下桌布,给众人上“铁观音”。自己和容光、荣耀陪陈凌云、赵清沐和宋誉在中殿丹陛上喝茶,等待“洗三”礼毕。茶叶泡开,一时间清香四溢。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再加一杯乌龙,端的是心怀舒畅。台下众人喝得“啧啧”声响,亦是齿颊留香,纷纷称赞好茶。气氛缓和,说话声越来越大,忽然有人起哄,也想瞧瞧二少爷。

    容辉见众人高兴,听言吩咐红袖:“去,把小家伙儿抱来让大伙瞧瞧!”

    红袖满脸尴尬,小声提醒:“二少爷还在行礼呢,神灵面前,不吉利呀……”

    一众人几杯灵酒下肚,随声附和:“哪能让二少爷移步,自然是我们给去添个盆……”“对对对,添个盆……”纷纷掏出随身玉佩,一时间光晕流转。

    容辉有些飘飘然,站起身微笑招呼:“那,咱就去看看?”伸手相请,当先带路。

    陈凌云觉得不妥,这位舅兄只有这一棵独苗,人多手杂,出点意外怎么办?何况负责的是自己的亲妹妹……可见他话已出口,张了张嘴,只好起身跟上。众人见了,纷纷离座,鱼贯相随。

    容辉转过后殿屏风,见凌霄、容雪、潇娟、梅钗等正护金盆两边,才放下心来。走上前见婴儿由乳娘托着脑袋,正坐在水中,肌肤粉红,添了几分白皙,正闭着眼睛微笑。仔细观察,果然是根骨清灵,神完气足,也由心高兴。

    众女眷见容辉过来,纷纷裣衽退开。凌霄呼出口气,讪讪微笑:“师兄不知道,他刚才哭得有多大声……”

    众男宾跟来看见,纷纷称赞:“看着小家伙,一点都不怕生!”“他还在笑呢,多灵活!”“精气神也足,果然是真人的子嗣!”“可不是嘛,瞧那眉眼,和真人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容辉暗暗得意,笑着招呼众人:“孩子还小,可别惯到骨子里去了。等长大了,还有劳各位多多……”话没说完,忽觉一道疾风扫来,直指凌霄心腹。不及多想,侧步上前,催动“雨雾弧光”。

    电光石火之间,凌霄反应过来,却不敢催法力护身。不辨缘由,纵身窜出,身在“化龙盆”前,只觉身侧一麻,又听见婴儿大哭,才松了口气:“好了……”

    容辉凝神运气,只觉吞了颗太阳,身前光芒大放。金铁相击,“噗噗噗……”一阵轻响,档下一簇黑针。殿中众人正凝视金盆,忽觉眼前一花,不由惊呼。修炼过的鼓足气力,护住身形。没功力的抱头鼠窜,霎时间乱作一团。

    容雪见凌霄扑跌,倒抽一口凉气,转念会意,捧起婴儿,转身就跑,身似一道疾风。陈凌云就在丹陛一侧,看见妹妹受伤,也吓了一跳,忙上前护持。呼吸间回过神来,见殿中正乱,横抱起来就往外屏风后走。陛上众人看见,也知帮不上忙,鱼贯相随。

    潇娟见容辉稳稳档下一篷黑气,忙挥法诀开启护殿法阵。梅钗等眼疾手快,各凭空抽出一柄长剑,在丹陛下一字排开。各捏剑诀,十二柄飞剑托手飞出,在身前交织成一道剑网。

    飞针沾上弧光,恰似冰水落入滚油。去势不减反增,,“嗤嗤嗤……”激起一篷黑气。一正一邪,黑白交织,呼吸间竟和斗了个不相上下。黑气在弧光中渐渐消融,散出一股恶臭恶臭,直熏得人头晕脑胀。

    容辉面沉如水,待黑气散尽,直气得全身发抖,凝神扫视众人,见有山中官吏,有亲朋故旧,有游方散人,也有丫鬟小厮,一个个正惊呼着抱头鼠窜,早跑乱了方位,哪看得出凶手是谁?

    潇娟勃然大怒,瞪眼呵斥:“都别动!”走到容辉身边说:“葳哥儿没事,被容雪抱出去了。凌霄好像受了伤,也去了殿外,不会有事的。”

    容辉心里松了口气,瞪着眼咬牙切齿:“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眼见众人站定,沉声命令:“所有女眷先出去,剩下的人,咱要一个一个的认。”

    潇娟觉得未必,连忙提醒容辉:“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多半是个里应外合,人多眼杂,才容易浑水摸鱼……”

    容辉觉得有道理,沉声吩咐:“男东女西,隔三尺站开!”

    众人恢复过来,尚不知所以。可见金盆和婴儿都不见了,也知道大事不好。听言心神皆颤,可见容辉没让梅钗等立刻绞杀自己,也松了口气,低头下头乖乖散开。

    容辉回过神来,低下头连个渣也找不到,方知那黑针纯以剧毒凝结。其毒性之猛,能和华山“雨雾弧光”一较高下。不敢往下想,倒抽一口凉气:“能用此毒者,绝非泛泛……”

    他心火窜起,正要查探众人功力。忽然传入一声冷笑:“你们怕什么,‘灵山真人’早死在了大草原。这个,不过是个傀儡……”

    众人只觉声在耳边,听言面面相觑,再看容辉,不由生出几分狐疑。容辉气极而笑:“你,还是想想自己的死期吧……”凝神反击,听到一声冷哼传回,却感应到厅中有一人魂弛魄旋,心跳异常。余光中是前排一个羽冠老人,穿一身茧绸鹤氅。虽也站在人群中间,却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