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92部分

仙旅奇缘-第192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进出,就只能走几处特定的关隘。”

    他叹了口气,遥望西方,缓缓叙说:“我们这里的石城,正扼出山古道。以前有‘神界’封印,人畜难过。现在,就成了一大豁口。东瀛人在闽南经营有年头了,盛世时尚能恩抚。一旦北边有变,其心必异。而其他地方守备已经完善,只有我们这里尚算空虚。东瀛人要想经略中原,必从我们脚下突破。双方势同水火,没什么客气可讲。”

    容雪也知道这层厉害,边想边问:“那又是什么,逼他们狗急跳墙?难道又是黄家人在背后算计?”

    “不会,一狼一虎,肉先吃到水嘴里,都不会再吐出来。”容辉摇头苦笑,慎重猜测:“我六月十五脱困时,已在西安。那时候‘国士长’一行尚在草原腹地。他断定我回不来,所以才传讯这里的商社,趁虚而入。而我七月一号回来,非但和‘国士长’的消息不符,还在他们前面。他们当然更加确信我已经身死,你们找了个替身稳定局势。恰好今天是葳哥儿的洗三,福地内的大小人物都来了,当然是个将我们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那‘丹山六友’呢?”容雪想起“老爷子”养‘外室’的事,心里一跳:“还不知那‘狐媚子’和他们有没有关系,她若给我们怀了个便宜弟弟,这基业岂非要易主?”倒抽一口凉气,睁大眼睛问:“只是那两个被收买了,还是六个都有异心?”

    “财帛未必动人心,但在唾手可得时,一定能让人动心。”容辉轻哼一声,沉下脸说:“‘丹山六友’带艺而来,且都已达成‘太极’。就是没有野心,听说我们要倒霉了,也想捞一票吧。他们混进后殿,只要杀了凌霄,就等于破了这护山大阵。杀了婴儿,就等于杀了这基业的第一继承人。而那些世家族长当场就擒,为身家性命,也只能‘转舵’。以他们六人的实力,占据这百里山头,绰绰犹豫。故作姿态,和我们老爷子攀交情,不过是打探我们虚实罢了……”

    话没说完,红袖用托盘端来一只“药葫芦”。容辉立刻住口,纵身腾起,凭虚御风,直奔山下。容雪欣然接过,抽开木塞闻了闻药味,确定无疑,才乘风跃起,随后跟上。

    时当立秋,榕树尚青,池水澄澈。树后水上,延伸出十丈钓鱼石台,临波照水,雕栏玉砌。再往北是一片白石广场,直抵祖师殿下。大太阳下,容辉飞至“渊渟园”。在问候声中,转过前殿,沿池边鹅卵石径走到钓鱼台时,只见东西配殿间立着一根三丈石柱,柱上蟠龙如生,正缠着一人。

    梅钗梳了“凌云髻”,穿了套水天色的窄袖深衣,手持软鞭,守在柱下,忽见容辉和容雪过来,连忙迎上,敛衽行礼:“二爷,大姑娘。”

    “怎么就他一个?”容辉边走边问:“他怎么说?”

    “其他人还关在结界里,两位师叔正带着其她师妹审讯。”梅钗实话实说:“他说他是您的俘虏,只向您一个人低头。”

    “是吗,还挺有骨气!”容辉冷哼一声,觉得姑娘家做这些事情不好,郑重嘱咐:“把男囚关起来,去陈舅爷家接几个刑讯师来审,你们讯问女囚就好了。”接过“笞魂鞭”,直奔石柱。

    梅钗应声去办,容雪记挂着丹药,也只看了一眼,顺路回往丹房。容辉走到石柱下,见一个白衣青年已被封印法力,正由“蟠龙”紧紧缚在柱上。头颅低垂,长发披散。衣衫浸染,气散神疏。精神萎靡,似已昏迷过去。

    他心头火起,抬手一鞭。鞭梢破风,抽上青年胸腹,“啪—”一声脆响。神若杀人,直灭灵魂。白衣人猛地抬头,面容扭曲,双眼外凸,四肢不住抽搐。

    容辉凝神叱问:“什么毒。”

    白衣人似魂不附体,呐呐自语:“水母……水母……”忽然回过神来,嘶声高喊:“你趁早放了我……否则……我们公孙家……是不会放过……”

    容辉心火直往上蹿,沉眼冷笑:“不说?”不待他把话说完,又是一鞭,接着问:“什么水母!”

    青年瞪眼望日,手脚抽搐,脸皮不住哆嗦:“箱……箱水母……”回过神来,嘶声咆哮:“杀……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歇斯底里,如地狱来声。

    容辉见效果不错,又是一鞭,继续问:“解药在哪?”

    “不知道……我不知道……”青年浑身抽搐,矢口否认。回过神来,又嘶声怒吼:“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容辉懒得跟他废话,又是一鞭,接着问:“有没有解药……”

    “中者即死……无药……无药可解……”青年双目通红,仰天咆哮:“你以为自己能杀我……你敢杀我……”

    容辉练至“神体”第三重后,记忆愈加清晰。回想当日“神界”封印,实是极奥妙的神通。眼下以鞭笞魂,不过是其中一个窍门。听言轻哼一声,深吸一口气,抬手又是两鞭。

    青年一阵抽搐,全身绷得笔直,张开口嘶声长啸:“爷爷……救我……”

    一语出口,风云色变,直往石柱汇聚。青年精神一振,气质陡变,目中流露出一股沧桑,仿佛一位古稀老人。他轻疑一声,试着伸展手脚。石柱震颤,蟠龙长吟,周身金光大放,加紧缠绕。

    青年轻哼,轻震肚腹,龙身一胀一缩,轰然崩溃。石柱龟裂,寸寸坍塌。他却似闲庭信步,飘然落下。脚未沾地,灵气所聚,伤痕尽复。

第九十二章 竹篮捞月

    巨掌轻颤,继续拍下,势若天塌。掌锋未至,威势已封住掌下八方退路。紫虹贯日,正中小指。法力相击,“轰隆隆”爆炸开来,又是天火横空。

    掌上小指一震,齐根而断,飞『射』开去。剩下食指、中指和大拇指改拍为捏,一起压下。容辉法力刚出,内劲尚虚。凌立低空,只觉肩头一沉,胸闷气短,头晕脑胀。深深吐纳,抬起头见三根手指一起压来,也无把握破开:“若想后退避起锋芒,三指之力只会越来越强……”

    他头脑发热,深吸一口气,不退反进,扶摇直上。冲至巨掌三丈下,再提己身功力,左手画一个圈,一掌“虚怀若谷”按出。连加“型”“镇”两道真法。

    紫环浮现,灵气汇聚,愈加凝实。“无名指”顺势入套,急剧震颤。紫焰高涨,向内坍塌,将那手指封得更紧。拇指和中指被外焰『荡』开,只是微微一滞,继续捏下。

    容辉只觉身旁发紧,呼吸涩滞。凝神化劲,身外热力奔腾,带得四肢虚张。双指继续捏拢,他左手左脚便抵上了“大拇指”,右手右脚则抵上“中指”。身外烈焰奔腾,火珠般硬撑住了双指挤压。

    青年右手平放胸前,左手拈花虚垂,盘坐在“法像”右掌上。只觉指端捏着一团棉花,竟似无处着力。凝视容辉,声嘶力竭:“我捏死你!”深怕援兵赶来,深吸一口气,再催法力。

    容辉身子一震,只觉一股巨力冲来,头脑发昏,耳中嗡鸣,身子不住发抖。聚精会神,化解劲力,亦不免骨骼摩擦,“砰砰砰”连声脆响。

    他憋住一口气,眼见坚持不住,心底也窜起一股狠劲。急中生智,收回双手,只觉下身一麻。不及多想,在头顶结出一道法印,嘶声狂吼:“裂—”向外猛撕。

    空气如匹,雷鸣声中,被撕开一条黑缝,直冲云霄。巨掌拇指和中指正全力挤压,掌中自有一股张力。黑缝冲至掌心,微微一顿,一缩一胀,透掌而过,冲上高空,渐渐隐去。手掌如遭蛇咬,忽然凝滞,颤了两颤,自掌心断开。半截断掌连着食、中两指,迸飞出去。

    青年脸『色』煞白,喷出一口鲜血,“法像”也随着模糊了些许。容辉身外得脱,嘘出口气,只觉眼前发黑,身形直往下坠。恍惚间听见风嘶虎啸,一惊而醒,连忙运气稳住身形,只觉身下空空『荡』『荡』。

    日下山间,他和“法像”缠斗,不过一掌之间。潇娟和潇月御虎横空,容雪乘风急掠。远远看见“法像”挥掌,指端捏着团火光,均吓得面无人『色』。赶到近前,正见断掌飞出。再不迟疑,御虎扑上。

    容雪抢到容辉身边,扶住他问:“哥,你怎么样了!”白虎扑至青年身前五尺,恰似撞上一堵气墙。墙上霞光微闪烁,白虎哀吼一声,被反震开去。

    容辉深深吐纳,顺过气来,看着像上青年冷笑:“你既敢唤来‘法像‘,就别想再走!”双手结印,扶摇直上,窜至百丈高空,凝神呼喝:“七十二峰之灵,现—”

    一语出口,山呼云啸,天昏地暗,恍如一张巨网压下。青年回过神来,失声惊呼:“御灵大阵,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催动法印,法像轻颤,就要乘云而走。

    容辉横眉冷笑:“本‘真人’的福地,是个阿猫阿狗就能闯得吗?”翻手取出“乾坤网”,左手结印,凝神大喝:“乾—”右手抖开晶网,就朝“法像”罩去。

    清风吹拂,法像轻轻一颤,随即定在空中。青年汗流浃背,嘶声咆哮:“你这是在找死……”手中印诀连变,发现“法像”仍只轻轻颤抖,脸『色』不由发白。

    容辉轻哼,不答反笑:“既然来了,何必只来个虚影?”郑重担保:“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让你死!”双手结印,凝神喝斥:“冰—”向青年身外一点。

    言出法随,青年还想说话,身形忽然凝滞,呼吸间已被五尺坚冰封住。神冰封人,直冻凝魂。辉抬手轻挥,笑问容雪:“妹子,哥给你一场造化,怎样?”空气如澜,法像缓缓沉入。

    容雪精神一振,睁大眼睛问:“多大的造化?”

    “大的没边!”容辉洒然一笑,长长舒出口气:“我们,发财了……”飘然落下,看见断掌和断指落在草间,还散发着丝丝灵气,连忙收起,嘱咐众人:“此事机密,再别和人提起,先回山上再说!”背负双手,凭虚御风,直飞主峰。

    姐妹俩见大敌已除,也松了口气。听说还有造化,相视一笑,一起乘上虎背,踏云相随。潇娟觉得凝聚“虎灵”不易,不忍心就此散去,趁机商量潇月:“我们就把它放在‘灵眼’上养起来吧,等恢复了功力,在多凝几只。以后打起架来,就省心多了!”

    容雪觉得可行,容辉连忙劝阻:“千万别,法术本是一道气息,变化形状耗精,控纵精微耗神。凝聚这种法灵,是极耗精神的。要想维持,就得经常注入精力,亏的是自己。除非以分魂祭炼,它才能自行成长。不过这种方法,也有个极大的弊端……”沉下脸郑重告诫:“一旦这‘法灵’落入敌手,敌人就能以灵为媒,加害本尊。所以就算是炼有法灵的人,不到生死关头,也不会动用。”

    姐妹俩恍然大悟,相视点头,一起拍向虎背。白虎仰天长吼,缓缓消融,化作一团雾气,回入二女体内。容雪睁大眼睛问:“那……那个‘法像’,是‘法灵’吗?”

    “算是极高级的‘法灵’吧!”容辉背着手在云端迈步,点头承认,边想边说:“准确得说,应该称为‘法身’。它并非是以一招一式的法术,而是以成套的功法凝聚而成。本尊为了防止‘法身’反客为主,一般不会赋予其‘命魂’。而没有‘命魂’,也就不会受世俗情感羁绊,精进自然极快。所以真正的‘法身’,功力往往高于本尊。不过有一利必有一弊,没有命魂的法身,领悟不到‘意境’。所以其战力,就未必高于本尊。”

    容雪不太明白,摇头询问:“那你封印的那个巨人……是‘法身’?”

    “它的本尊,才是‘法身’。”容辉正『色』叙说:“而它,只是‘法身’隔空传来的一道投影,你说我网住的是‘法像’,倒也恰当……”

    容雪越听越糊涂,睁大眼睛问:“网,能网住投影吗?那用竹篮,岂,不是可以捞起水里的月亮?”

    容辉点头微笑:“这,就是道!”

    容雪还是不明白什么是道,只当那晶网是件极厉害的法宝,又问容辉:“照你这么说,一具‘法身’的投影就这么厉害,那那具‘法身’,该是什么修为……”潇娟和潇月在一旁听着,也是一般想法。听言睁大眼睛,看向容辉。

    “不知道啊……”容辉叹了口气,见“渊渟园”在望,缓缓叙说:“祸,既然惹上了,就只能往前闯,直到我们说了算……”又嘱咐潇娟和潇月:“我问出了点线索,还不确切。你们先回去吧……容雪,你跟我来!”腾身而起,直奔山门。飞至近前,见崖壁上嵌着两个大鸟窝,不由好笑:“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野到哪里去了!”

    容雪随容辉来到内院上空,正『色』询问:“那么大的家伙,你准备怎么封印?”

    “我会将这百丈‘法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