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94部分

仙旅奇缘-第194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ば牡ぁ钟惺π执乩吹摹┎斡耋竿琛2蝗唬以缫研耐F庇职底郧煨遥骸拔医闪艘黄锌炻┬恚共淮蚪簟皇瞧Ρ磺V谱×耍庋谩阂晃镂郑膊皇歉鍪隆闭隹郏志醯萌砜湛铡旱础弧旱础弧

    身体本能排异,修炼者洗髓易筋后,非但百毒难侵,还能渐渐散出体内毒素。筋骨清灵,自然百邪不扰,百病不生,延年益寿。凌霄身中剧毒,体内正邪相激,本已虚弱无力。全身又麻木不仁,哪里还能动弹?轻叹一声,只好喊来红袖帮忙。

    红袖守在屋外,忽然凌霄招呼,欣然应承:“夫人,您好了?”拉上蓝绸,进西梢间一左一右,搀起凌霄,在屋中散步活血。

    时当夕阳落幕,她由两人搀扶,踩棉花般走过几圈后,又有了些只觉。听说容辉在山外大战了一场,泡在澡盆里睡着了,又是心酸,又是难过。低头看见自己还穿着盛装吉服,自嘲了一通,吩咐红袖:“你去二爷跟前服侍着。”待她下去,又吩咐绿衣:“扶我换套衣裳。”

    容辉用竹冠束发,换了套蜀锦深衣。走出净房,迎面只见高山后夕阳已落,山巅还挂着一抹余晖。问好声中,走回后屋,看见凌霄用丝带挽了个缵,穿了套秋香『色』齐腰襦裙。菱纱灯旁,脸庞雪白晶莹,透明一般,心里不由发酸,连忙扶住她问:“你怎么样了。”

    “我还好!”凌霄挤出一丝微笑,由容辉扶着,到西梢间坐。绿衣端上粳米粥,红袖随后来禀:“夫人,太夫人知道您醒了,派燕婉来看您。”

    凌霄微笑答应:“请进来说话。”眼见珠帘撩起,燕婉梳了“垂鬟分肖髻”,穿了套银红『色』齐胸襦裙,走进屋看见凌霄无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站起身说:“太夫人是要亲自来的,又怕您拘束。说请您安安心心地养病,不用晨昏定省。内院的事,也请您放宽心肠,暂由大夫人上山主持。”

    桌边灯前,凌霄点头应承:“替我谢太夫人关心,等我好了,就去给她老人家请安。”又让红袖送燕婉出门。舀了一勺粥放进嘴里,既无冷热,也无味道,直如嚼蜡,哪咽得下去。

    容辉见凌霄低头蹙眉,心疼得不行,柔声相劝:“不好吃,也要吃,来……”主动坐到她身后,端了宫碗拿银勺喂她。

    暖意自凌霄心底溢出,在脸上绽开成一抹微笑。她顺势靠上他的胸膛,低下头刚喝两口粥,红袖进屋回事。灯火辉映之间,感受到屋里的暧昧,连忙低下头说说:“大爷来了,有事找二爷……”

    “知道了!”容辉应了一声,又舀了一枚红枣。

    凌霄见身后的家伙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不由腹诽:“爷呀,那可是你亲哥,让人知道,该怎么说我……”虽也不想他走,暗叹一声,只好提醒:“师兄,大哥亲来,肯定是有大事,你先去吧……”

    “还有三口,你先吃完!”容辉应了一声,继续拿勺子喂她。

    “三口……”凌霄看着小半碗热粥,暗皱眉头:“那是你的三口……”怦然心动,耐着『性』子过了把“宠妃”的瘾。

    秋月如钩,星辉灿烂。兄弟俩出后屋时,丫鬟们正在廊下掌灯。容辉走到荷塘边的鹅卵石径上,才开口问:“都到山下了吗?”

    “都到了!”容光边走边说:“‘驱逐令’发出去了,各城已经戒严。各家纷纷致函,表示拥护‘灵山道统’,与凶手势不两立。丹山剩下的‘四友’说毫不知情,上山来请罪,已经被收押。陈舅爷派来的‘刑讯师’果然有一套,问出了不少东西。只要他们知道解『药』的事,应该能有结果。”顿了顿,又问容辉:“那些人怎么处理,怎么向朝廷交代……”

    容辉一阵头疼,呼出口气,毅然决断:“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既然立了秋,后天押到阳都处决,公告天下。朝廷、黄家,就让他们看着办吧……”叹了口气,伸手相请:“一起去山下!”足下生云,带着容光直奔南城。

    “指挥使司”衙门大堂里,容辉连夜照会福地内六品以上军官,将防御中心调整到了石城,旨在阻击闽南东进的倭寇。又将原本种地、炼功、养马的一万军户,编为两卫正规军,由周锦和燕翔暂代“指挥使”。众人皆有升赏,自然满口赞同,直议到黎明才散。

    翌日清晨,容辉开启传讯阵,用“仙”字第七十二号勘合上表朝廷,陈说情由。表文一出,天下哗然。各地仙派、藩王,纷纷致函,表示支持。各地言官纷纷上奏,弹劾容辉不顾国本,滥用私刑。

    时当宣府门户“新开口”,被牧族大军包围。朝廷正全力调兵救援,只能留中不发。“春申灵君”则亲致书信,劝容辉将七犯押上燕京,交付朝廷,由“三法司”定罪量刑,以正视听。

    日下塘边,内书房里,容辉站在中厅窗前,又看了一遍潇月译出的书信,轻哼一声,横眉冷笑:“老狐狸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中毒的不是你媳『妇』……”

    “我也觉得黄老爷子的建议值得考虑……”潇月用红宝石头饰扎了“凌云髻”,穿了身青丝襦裙,站在容辉身边,据理力争:“毕竟主犯已经伏诛,那七个武士也是知情的……”

    “既然知情,就更该死!”容辉皱眉轻哼:“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潇月蹙眉轻斥,接着说:“他们去了燕京,也少不了一番刑讯。到时候真相大白,我们再邀人上表,要求处死那七人,朝廷还敢放人不成?这样,也能避免东瀛人将矛头直接指向我们。”

    容辉觉得有道理:“两国利益之间,一个公孙家的孙子,也就是个孙子。只要朝廷出面,自己要面对的,也就是一个公孙家……”越想越不舒服,轻哼一声,抛开书信,拂袖就走,直往外书房去。

    “你……”潇月气结,捡起帛书,见容辉已经走远,只急得跺脚。忽然看见蓝绸从门口过,灵机一动,欣然招呼:“等一下!”快步迎出。

    时当午后,蓝绸帮周氏理完了内院庶务,正要去回复凌霄。见潇月从书房出来,敛衽行礼:“姑娘什么事!”

    潇月素知凌霄聪慧,微笑嘱咐:“把这封信交给你们夫人,别让你们爷看见!”将帛书叠好了递到蓝绸手中,只觉扔出了个烫手山『药』,转身就走。

    容辉走到“垂花门”下,恰好被潇娟拦住。她穿了件紫罗襦裙,捧着份硬壳锦册,微笑招呼:“师兄,‘结巧礼’最后的定案,必须要和你商量一下!”说着伸手请向前屋。

    容辉一阵头疼,只好跟她走进东梢间书房,亲自给她倒了杯茶,在北窗前的方榻上坐下,漫不经心地说:“有话快说……”游目四顾,见墙前书架上满是书册,不由咂舌:“不就是些针头线脑的事吗,怎么这么多东西。”

    潇娟坐上东首交椅,听言肃然起敬,郑重解释:“这是从弘孝十一年,到现在的所有账目……”会过意来,蹙眉轻嗔:“别打岔……”展开锦册说:“演礼的地方,定在‘渊渟园’后院,祖师殿前。所有装饰用布,定为七彩颜『色』。这样,既给了黄家面子,也不至让你那位难堪……”

    容辉听得昏昏欲睡,待她说完,仔细回想一遍,觉得无微不至,很是妥当。他由心佩服,刚想说话,张开口却打了个哈欠,又见红袖来禀:“二爷,夫人来了。”潇娟眸光轻闪,站起身适时告辞。

第九十四章 心有灵犀

    东梢间书房里,容辉听说凌霄来了,吓了一跳,起身只见她用丝带挽了个缵,在窄袖中衣外穿了件秋罗半壁,围着条马面长裙,简约、大方。眼睛一亮,连忙上前扶住,不由埋怨:“你身体不好,怎么还『乱』跑。”

    凌霄面沉如水,横眉冷笑:“君要妾死,妾又有几日可活?”说抬手推开。''

    她中毒无力,一只手软得像水,恰被容辉捧住,按在自己心口,正视她问:“我怎么会让你死?”

    凌霄冷眼回瞪,沉脸轻笑:“妾身尚在,君何故杀人殉葬?”掏出帛书,扬手拍上容辉胸口。潇娟见势不妙,拉了红袖一把,低头而去。红袖见凌霄一口一个死字,也吓了一跳,低下头快步退出,为两人关上了门。

    容辉双手接过,展开来见是潇月译出的书信,不由皱眉。凌霄沉声质问:“自古事死如事生,君却事生如死,还要连累这一山人吗?”

    “我……”容辉拂袖坐下,义正言辞:“此仇不报,我枉自为人。”

    “仇?我还没死呢……”凌霄轻哼一声,坐下来问:“七贼虽然当诛,可与两国邦交,江山社稷,家人安慰相比,孰重孰轻?与妾身生死相比,孰重孰轻?七贼若死,又让天下人如何看待妾身?妾,纵不亡于病中,也只能以死报答夫君这份维护之情……”

    容辉一阵头疼,呼出口闷气,实话实说:“可我咽不下这口气,难道普天之下,是个人就能来我头上踩一脚?”轻哼一声,毅然决断:“这件事,没得商量。欲杀我者,虽远必诛。狭路相逢,生死由命。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朽,你不朽!”气由心生,透出一股凛冽。

    凌霄感受到他眉宇间的坚毅和果决,不由愕然:“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了……”只觉寒风扑面,又是感动,又是气愤。贝齿轻咬红唇,点头赞同:“那七人的确该死,能不能在妾身死后,杀了给妾身殉葬?”

    容辉微愣,再也拿不出话反驳。闷哼一声,仰身靠上引枕,缓缓叙说:“只要他们能拿出解『药』,饶他们一条狗命又何妨?”

    凌霄随后伏到容辉怀里,柔声询问:“听说还有二十三对侍女,夫君打算怎么处置。”

    “你的心也太好了!”容辉轻哼一声,沉下脸说:“那托盘里虽都装着金玉礼物,可托盘本身,就是一件布阵法器。她们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专门训练的‘阵法师’。修炼者有修炼者的尊严,只要她们肯把海外的阵法之道译出来,我可以饶她们一命。”说着将凌霄揽到怀里,轻轻抚她背脊。

    “是吗?”凌霄身心舒畅,小猫般伏在容辉怀里,没话找话:“那东瀛的情况,师兄知道吗?”

    “舅兄手下的‘刑讯师’果然有一套,换着班昼夜不停,的确问出了不少东西……”容辉也不知道七日以后,凌霄还能不能活。见她有兴致,欣然解释:“那边的环境很险恶,大半岛屿都是火山灰和岩凝固成的。有的岛屿,甚至直接压着一座火山。那边不但多火山地震,每到夏季,还有‘龙卷风’,能把成千上万的人畜吹到天上,然后活活摔死。外岛以东,是无边大海,海中有妖兽,经常上岸伤人……”

    “这样啊……”凌霄嘀嘀应承:“这又是风又是火的,他们也不容易……”

    容辉没亲眼看见,只按照书上的说:“所以他们全民皆兵,修炼‘武道’。不但等级森严,还有一套评级规范。从低到高,依次是武士、武师、武灵、武神和武圣。每级,又分为九段……”

    凌霄仔细聆听,忽然询问:“那东瀛‘国士长’呢?他是哪个级别?”

    “应该是‘武师’……”容辉仔细解释:“‘武道’之中,也分流派,以家族传承。每个武道家族,都会开设自己的武馆,由‘武师’坐馆,收徒传法。也有的武师受雇于‘天领’,就是他们的朝廷,称为国士。能称‘国士长’,应该已踏上第九重天。再进一步,就是‘武灵’。那七个‘武士’,三个九段,四个八段……”叹了口气,凝视屋顶承尘说:“而那远在亿万里外的法身,至少也是‘武灵’级的高手……”觉得这不是个好话题,握住凌霄的手,坐起身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凌霄挤出一抹笑意,轻闭双眼,靠在容辉肩头。虽从那紧绷的肌肉中感受到了不安,却觉得安全:“就算天塌地陷,她也会保护自己吧……”一颗心渐渐平静,却愈发坚定:“就算是天塌地陷,我也要随他……”

    容辉顺便为凌霄检查伤势,柔声安慰:“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搜集‘毒水母’的信息了,万物相生相克,解『药』总会有的。只要让我知道,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要为你寻到。”发现“雪参玉蟾丸”虽能克制毒素,可一阴一阳,势同水火。正邪相激,消耗的却是她本身生机。

    “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了,自己还不知道?”凌霄暗叹一声,靠在容辉怀里,抿嘴微笑:“我信,只要是师兄说的,我都信。”

    容辉心里发酸:“就算找到解『药』,她的身体受不受得住,还是两说……”沉下脸抱住她说:“凌霄……相信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