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2部分

仙旅奇缘-第2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镇上自有药房,虽无人参、田七、茯苓、灵芝、熊胆等珍惜药材,却不缺消毒去热,止血化瘀的草药。容辉绕小巷走进药堂,见老掌柜正在专心捣药,于是轻敲柜台。“咚、咚、咚!”三声脆响,微笑招呼:“掌柜,抓药!”

    老掌柜手上不停,瞥眼见来客是个穿短褐的少年,已知是奴仆小厮之流,头也没偏,随口应承:“药方。”

    容辉听是一愣,才想起到药房抓药,得凭大夫签名的处方。一是吃死了人与药房无关,二是看方开价,开药的大夫也能认方拿到回扣。

    老掌柜没听到答话,才侧过头来,眯起眼见这少年面熟,细细回想,恍然大悟:“哦!原来是‘秋月酒楼’的小辉!萧老头儿让你来抓药?”又故作惊诧:“真是病来如山倒,怕什么来什么,他得了什么病?”

    容辉早有思量,微笑应承:“萧老硬朗着呢!只是店中师傅一个失神,切伤了手指,失血颇多。萧老让我抓两只当归,一小包金疮药和二两牧靡草!”说着掏出钱袋,在柜台上排出一十三枚铜钱。

    秋月酒楼正是容辉打杂的所在,他说做菜的师傅在上午切伤手指,未免不通。只是老年人不喜欢被人以为神志不清,所以只注意药名,判断病情。又见了铜板,不及细想,就顺着话说:“当归补血,金疮药止血,至于牧靡草嘛……可包治百病,平常人家多备些也无妨!”

    他一面念叨,一面在药屉里取药。药柜虽多,老掌柜却信手拈来,随手掂量。没过半刻,药已包好,又顺手收下十三枚铜钱。手脚利索,神色甚是得意。

    容辉既破了财,也学着摆谱:“再麻烦您,将当归身切下,和着这二两牧靡草分别捣成末。”又掏出一枚铜钱,推给老掌柜。

    老掌柜微觉不快,看在铜板的份上,还是不情不愿地接过。容辉见老者神色温怒,又怕他短斤少两,忙赔上笑脸:“萧老说他最近有些上火,就想用这当归根须去去火。”

    老掌柜眉梢微挑,咧嘴笑骂:“哦?萧老头儿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药理了,想抢行不成?”说着拿出一只新捣药罐,将当归身捣末。

    容辉趁老掌柜捣药,随口问起服药疗伤的法子。说人之长,本让人喜闻乐道。老掌柜虽开药房,也通些医经药理。而今在少年面前显摆两句,自然欢喜不胜。

    不多功夫,容辉接过成药,又和老者寒暄几句,方才作揖告辞。走出药房,见镇上仍是摊贩林立,行人络绎,却不敢多看。仍顺原路汲汲赶回,只担心屋内藏娇,被人发觉。

    他从后门溜回堂屋,见萧老等人未归,张大力还在大堂门口吹牛,才松一口气。悄声回到屋中,见少女还躺在床上,又溜进厨房,闭紧门窗,生火熬药。

    酒楼为让食客悠闲吃喝,常把厅堂和厨房隔开,厨房更由巧匠设计,关上门窗,柴烟直走地垄火墙,最后从东南墙根下溢出,端是无声无色。

    容辉生火煎药,纯以急火猛攻。巳时三刻刚过,六大碗水已熬成两小碗药汁和一小碗牧靡草渣。他端着成药回房,刚刚带拢房门,忽听脚步声响,一人踱踱而来。步履沉稳悠长,正是萧老回了后院。

    容辉心神激荡,只想该不该主动交代,求个法外开恩。低眼见少女容貌娇美,又命在垂危,心中怜悯大作。其实他将少女交给众人救治,也未必不妥。只是少年人得了好东西,总想偷偷藏匿。好比在外捡到受伤的猫儿狗儿,偷养起来,也不过是孩童心性。

    容辉决定死扛到底,深吸一口气,扶起床上少女,让她靠在自己身前,一股少女体香直透胸腔,直压得他怦然心动,透不过气来。

    他深吸几口气,定下心神,用勺子连喂带灌,将两碗药送入少女腹中。瞥眼见两只大碗涓滴不存,才觉自己没白担这份心。满意之余,放下药碗,抬指在少女鼻尖上轻轻一点,欣然微笑:“丫头好乖!”又将“牧靡草”敷上她臂上伤口,最后扯下“六月六”晒过的床单给她裹好,最后用小布条系上,才敷好了药。

    容辉见她中毒已深,实难救活,只能自我安慰:“听说春耕的黄牛被毒蛇咬了,只要吃牧靡草,歇息几天就好了。况且喂毒暗器多不新鲜,毒性锐减。你是人,比牛强,一定也能好。”深深吸一口气,抄起床边宝剑,用棉布沾了料酒擦拭干净,又将金疮药放在手边,准备放血排毒。

    他利剑在手,忽然想起佩剑的豪客来打尖时,总要把将剑鞘往桌上重重一拍,大声吆喝:“小二,上酒,上肉!”好不威风。可眼下要在少女腕上割一剑,又吓得手腕发抖。

    他蹲在床前,左手按住少女手腕,又在她腕下搁上药碗。侧过头去,右手剑轻轻一划。小手腕猛地一抖,却是这一剑割得重了。

    容辉吓了一跳,回头见鲜血涔涔淌下,待放满两只药碗,忙勒紧少女腕上布条,乌血还在流淌。“这一剑割得的确深了!”他见流血不止,汲汲撒上“刀尖药”。药粉沾手即融,又被污血冲开。过了半晌,血流才止。

    容辉心中稍慰,长舒一口气,又拉开少女腕上布条。少女血脉得通,污血又涔涔涌出,药粉又被冲了开。

    容辉一阵头疼,忙活半晌才止住少女腕上流血,长嘘一口气,忍不住低声抱怨:“臭小娘,你个子不大,血倒不少。你要是死了,我这十四文钱可就白花了……”躬身拿起地上宝剑,灵机一动,接着说:“你这把宝剑看着不错,你要是死了,就拿它来抵我的诊金药钱!”说着右手持剑,左手中指弹出。剑指相击,“当——”,一声闷响,只震得他指尖发麻,忍不住缩回指头,放在嘴前使劲吹气。

    午时刚到,店中就来了食客。容辉在大堂端茶送水,招呼客人。见严良在柜台上登记账目,康、陈二位师傅在厨房炒菜,张大力和赵明抢了厨房打下手的活儿,也正忙碌,心中直翻白眼:“你们若知道小爷屋里藏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不知要羡慕成什么样子。”正自得意,却见萧老坐到了柜台后面,眯着眼四处搜寻。

    他又好气又好笑,又暗自庆幸:“你坐在堂中也好,总好过你坐在后院教我提心吊胆。”待送走最后一桌食客,已是未时三刻。

    众伙计围坐到大堂吃午饭,萧老见张大力要动筷,轻咳一声止住。众人心中奇怪,循声望去,见他神色从容,从袖口中抽出一副画卷,朝众人缓缓展开,竟是一副少女肖像。

    众人失声惊呼,赞为天人。容辉大吃一惊,画中人竟是床上那位!萧老扫视众人神色,见容辉略有惊慌,不禁皱起眉头,微笑问他:“嗯?小辉,你见过这个姑娘?”

    容辉眨了眨眼睛,似回过神来,红着脸摇头讪笑:“没,没见过!她太漂亮了,像女鬼……女鬼!”

    赵明哈哈大笑,张大力笑着提起筷子,就要去涮容辉的头。他自得其乐,手下力道着实不轻。筷刚离桌,就被萧老一声轻哼制止。严良也止不住笑:“不是教过你吗?子不语怪力乱神,鬼神云云,敬而远之!”

    “胡说八道什么!”萧老皱眉低喝,但想这个伙计既没见过世面,又不会说话,更不屑跟他计较。心叹一声,垂下眼帘,低声说:“没见过就好!至于有些失神,也是人之常情!”

    容辉心中大慰,总算揭过了这一节,又暗笑张大力:“老年人都喜欢小辈和睦,安稳团圆。掌柜都没发话,你就敢向我动手?看在掌柜眼里,到底谁是掌柜?今后可有你的苦头吃!”

    这些年来,张大力学着别家正紧杂役做人,奉承掌柜,如侍祖父。讨好街坊,如结兄弟。压制店伴,如管下属。虽然逢高踩低,八面玲珑,看上去有些体面。可他得到的,容辉全有。而萧老默许严良教容辉读书识字,如今已学了半部《论语》。他却连斗大的字,还不认识一箩筐。

    众人又仔细观图,见图中女子头挽凌云双髻,身穿窄边深衣,袂裳飘飘,神采飞扬,是个绝色美人,都不禁咂嘴赞叹。严良手指虚点,笑话众人粗俗,又高声长吟:“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众人本十分厌恶严良咬文嚼字,这时听他以文附景,却觉情景交融,赏心悦目,不住颔首。容辉见众人一副好色模样,只在心中暗骂:“小爷屋子里藏着真人,你手里就只一副似模似样的画像,显摆什么!”

    萧老忽觉不妥,轻咳一声:“嗯—,山上的管事传下话来……”却见众人神游物外,目不转睛,丝毫没理自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缓缓卷起画轴,接着说:“山上传下话来,这姑娘是一名飞天女盗,作恶多端,被山上的真人们击伤后,躲进了我们镇里。若有人拿到此女,可就地诛灭,山上凭她首级,赏银二十两。”

    萧老说的山,是东去百里的莲山。山上有座“太虚观”,观中武风盛行,高手云集,是方今天下的一大势力。百年经营,四周城中店铺已多被收归为门下产业。

    众人一阵错愕,严良却大笑起来:“连个女贼都拿不住,还自称‘真人’!”

    张大力和赵明听他如此看狂妄,都吓了一跳,忙侧头去看门外,不敢接话。萧老却觉十分高兴,点头暗许。又端瞧众人,见康、陈二位师傅不敢作声,不由暗叹。又见容辉仍然木木讷讷,心中就有气。

    他这个伙计老实得出奇,你打他,他一声不吭地受着。你骂他,他低眉顺眼地听着。人说什么,他也客客气气地听着。不管是插科抬杠,还是道人是非,他都从不多一句嘴。只让人索然无味,懒得去打去骂。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平时端茶递水,送信跑腿也不找他。若非他还有同龄人的嗜好,几乎是个人物。

    众人纵然不舍画中女子,但听到实实在在的二十两赏钱,又群情激奋。萧老瞥到容辉,轻哼一声,又见众人神色跃跃,终于开口询问:“你们听明白我的意思了?”

    张大力首先会意,拍胸脯担保:“只要那女贼赶来这里,咱第一个绕不过她。领了赏银,哥儿几个对撇!”众人听他说得仗义,也默默赞许。

    萧老却摇头苦笑:“我的意思是,嗯—”轻咳一声,压低声音:“那女贼最好别被找到。就算找到,也别在这里找到,否则别说那二十两银子,祸福都难料啊!”见众人神色惊疑,只好接着解释:“你们见过哪张通缉像是用彩绘画的,而且画得是全身像。这其中必有蹊跷啊……”

    反常即为妖,点到即止。众人茅塞顿开,既知此事干系祸福,又更加疑惑。萧老拈须吩咐:“算算日子,上山打醮的夫人小姐们也该回了。明天都换上干净衣裳,大堂里该扫的扫,擦的擦,该摆的摆,该放的放,也得收拾干净整齐了!在多备些新鲜蔬果,红茶点心,手脚都利索了!”

    “重阳节”吃蟹赏菊,登高秋游,已成习俗。千里内又以莲山形胜,山上“太虚观”更是“三清教”之首。于是每到春游秋狩,或是盛夏时节,附近府城的世家就带着合府家眷,往莲山上跑。正因如此,“太虚观”的产业越做越大,名声越来越响。

    众人吃过午饭,容辉、张大力和赵明照例去看赌局。赌场设在镇中一处巷中,参赌的都是各家店铺伙计。若在往日,容辉自乐得打发时间。但今日屋中藏娇,又怎敢轻易外出。可若不出去,岂非“此地无银三百两”反遭人怀疑?一时间瞻前顾后,还是决定去看赌钱,最不济还能领回二十两赏银。

    伙计们手头不多,下注不过三两个铜板。赌注虽小,却都兴高采烈。而像容辉这样的学徒,也只能在旁跟着喊喊大小,凑凑热闹。

    梧桐树下,两堵墙间,十余人围在一张八仙破桌前嚷嚷。坐庄的是个少年,他的声音最响最亮:“下了!下了!买大赢大,买小赢小……买定离手!”说着拿骰盅扣入三粒骰子,使劲摇晃。骰子轻撞盅壁,声音清脆悦耳。

    众人心随意动,扑扑直跳,又忍不住摸出铜板,或是押大,或是押小。押大的人喊“大”,压小的人自然喊“小”。容辉见坐庄的少年押“大”,于是站在圈外跟着大喊:“小—小—小……”张大力和赵明随声附和。

    原来坐庄的少年是镇上娼窑的“小龟奴”,嫖客们的打赏已然不少,姑娘们买药买粉也都找他,其中回扣更加可观。如今盛世太平,笑贫不笑娼。容辉等见他既有钱花,又能常常出入花街柳巷。羡慕之余,有时还埋怨爹娘:“怎不将自己也送到妓院作学徒。”

    三人由慕生妒,于是只要庄家买小,就一起喊大。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