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206部分

仙旅奇缘-第206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睁开双眼,飞身凑上。借着桅灯余光,只见她神情委顿,脸『色』惨白,连忙询问:“你感觉怎么样?”拉过她右手,仔细检查毒素。

    “我有分寸,没事的……”凌霄由他检查,看着远方苦笑:“许是他们的炮弹打完了……眼下,就看谁的人先来了……”

    容辉发现她体内气血稳定,才长长松了口气:“你这个丫头,总是让人揪心……”站起身凝视远方战舰,『摸』着腰间“金刚带”,沉下脸说:“雪雕在‘灵兽界’里养了一个月,可以飞了。万一不行,我来拖住他们,你带着‘真王’一家先走……”

    “万一到了那一步,也只能救一个是一个……”凌霄暗叹一声,闭上双眼,呼吸吐纳。

    容辉知道她这不答之答的含义,暗暗祈祷:“容雪呀容雪,你再不来,哥就要当恶人了……”凝神警戒,忽见火舌吞吐,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不好……”纵身跃起,左右手各使一掌“素面朝天”,向旁推出。吸气鼓劲,前胸后背,金光大放。

    法随身动,激起十丈巨浪,迎上左右十六枚飞箭。金光中符文流转,『潮』水般迭涌出去,迎向前后个各八枚飞箭。法力相击,飞箭爆炸,在百丈外化作一圈火海。罡风横扫,巨浪滔天。

    容辉收敛了金光,符文已黯淡不少。低头见凌霄沉着脸闭上眼睛,双手结印,正要展开道境,却见霞光骤亮,几十道彩虹破风而来,不由呼出口闷气:“不用了,他们来了……”

    飞虹破风,语声朗朗:“灵山君,交出‘三花古器’,放你离去……”

    “七段武师,三个……这么多人,什么时候来的……”容辉一颗心直往下沉,又瞥见远处灯火错落,八艘舰外,竟多了二十几艘战舰。有的三层甲板,是“玄级”战舰。还有的四层甲板,是“地级”战舰。人在空中,看见最远处更有两艘百丈巨舰,五层甲板,前后三列炮台,竟是“天级”舰,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完了,这下谁也跑不了……”

    “大丈夫立身处世,何惜一战!”他皱眉轻哼,看准当先一人,左手轻挥,一掌“节节争锋”正要拍出,却听一个少女轻疑:“三花古器?哥,你又抢了人家什么宝贝?”精神一振,循声招呼:“容雪?”

    彩虹收敛,几十人手按刀柄,临波踏浪,围在了龙船千丈开外。刚刚站定,忽觉眉心发紧,心惊肉跳。可仗着人多,只是轻哼一声:“装神弄鬼!”循势只见东北方剑光璀璨,呼啸而来,不由一怔。

    “十个人,拦住她!”人群中有人呼喝,十个两、三段的“武师”应声飞出,并成一排,迎风直上。飞至数百丈外,一齐拔刀出鞘。刀芒大放,结成一道白虹飞出。

    白虹被剑光一冲即溃,十人眼见剑雨滑来,无不大惊失『色』,转身就跑。剑雨闪烁,飞出十道白芒,一闪窜至十人后心,再闪没入,呼吸后从前心窜出。

    剑芒入体,十人身子一僵,七窍中鲜血横流。待气劲窜出,眼中神光已散,只剩一副皮囊。剑芒聚拢,化作一道青虹,跃过众人,飞至龙船上空,散作几道清波,一个白衣少女抬腿走出。

    “容雪?”容辉眼睛一亮,欣然招呼:“真的是你?”

    来人正是白衣容雪,她凌空虚立,看见一对男女青年站在瞭望台上,一个身负五道本源,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另一个也有五道本源,磅礴的气息中却隐含着一丝妖异,正是容辉和凌霄。精神一振,嫣然笑问:“哥,凌霄,我没来迟!”

    容辉见她一剑杀十人,方知道她修为不凡,欣然招呼:“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先打发了他们在说!”深吸一口气,纵身扑出,抬手一掌“节节争锋”。清虹飞袭,直冲面前一个七段“武师”。

    “找死!”那白袍“武师”低喝一声,双手举刀,踏浪迎上。

    容雪扫了众人一眼,见没一个能威胁自己。心念一动,左手捏个剑诀,右手并指划出。法随身动,风云『色』变。呼吸间雷光一闪,划下一道电弧,直劈一个七段“武师”。

    “雕虫小技!”那“武师”轻哼一声,双手拔刀挡驾。电刃相击,只觉虎口震痛,双手发麻,一股热流直冲心房,不由骇然:“小妖女,到底是什么修为……”深吸一口气,奋力相抗。

    容雪随手一带,仍似摘叶飞花。指锋如澜,在武师颈边『荡』开,横划过去。“噗—”,一声闷响,头颅滚落,鲜血飞溅。雷弧弹下,闪烁间尸骸化已被烧成焦炭,鲜血缤纷,飞卷而回。

    金铁相击,烈焰奔腾,“轰隆隆”接连爆炸。容辉手握长枪,喷出一口鲜血。凝神化劲,滚雷般飞退百丈,又吐出口灼气:“过瘾!”瞥见容雪已杀一个七段“武师”,不由叫好:“好一招‘留益回血’。”

第十章 妙法通玄

    “雷以声振其威,电以速展其疾,风以徐显其广,云以淡致其傲,而后方有雨……”惊雷喝叱,紫电交织,腥风暗袭,乌云蔽月。海浪如匹,血雨挥洒,恍如大师泼墨,潇洒、大气、义无返顾……

    容雪左手捏着剑诀,乘风踏浪,辗转腾挪。那春笋般的纤指,亦如拈着“生死簿”上的朱毫,纵横萦绕之间,谱写下人生的绝笔。绚丽、凄惨,惶恐、安详……亦如那参天古树,不过是一枯一荣。''

    雷霆闪烁之间,又一个七段“武师”魂飞魄散。其余人回过神来,嘶声大喊:“不好,这姑娘厉害!”“快回战舰!”……彩虹暴起,四散奔逃。

    容辉见对手双手握刀,横削直砍,招招拼命,显然也想抽身,不由冷笑:“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法中藏兵,全身光芒大放,化作一套符文铠甲。一掌挥出,清虹激『荡』。

    白袍“武师”急于脱身,双手握紧长刃,全力招架,势要震开对手。筑足空中,连挥五六刀,刀刀撞中容辉法力,却发现他身负一股韧『性』。自己如何发劲,也不过让那符文铠甲急剧涨缩,他本人仍游走在三五丈外。非但不能震开对手,反而被一股阳劲侵入体内。

    容辉将一套“耀阳折竹式”施展开来,初时只有阳刚之力,五、六式后,竟在至刚的法力中生出了一股至柔之力。竹之意境发挥出来,法力忽强忽弱,忽吞忽吐,反而将“武师”锁得更紧。

    一个狠辣,一个刚猛,在三五丈内拼起命来,竟在战圈织起了一道法力结界,界外罡风四『射』,竟连容雪也『插』不上手。白袍“武师”只想逃命,瞥见邀来的人抱头鼠窜,不由暗骂:“一群胆小鬼……”稍有分心,一股灼浪已拍至胸口。

    他心头一凛,虽惊不『乱』,右手在刀刃上横抹,刚刚横刀挡在心口,只见金铁相击,火花迸『射』,双手随着一震,竟挡住了一枚枪头。不及惊骇,两道灼流已透过掌心,沿双臂直侵心脉,不由大骇:“好霸道的法力……”一道灼浪随后拍上胸腹,“砰—”一声闷响,如中败革。

    “武师”挡下了致命一击,暗暗庆幸。全身发麻,只觉吞下了一颗火种,功力随着燥动,竟似要胀爆自己的身体。本想着拼着受他一掌,趁势飞退。压着伤势遁逃,也比丢了『性』命好。

    他眼下身在半空,却没料到容辉法力之精纯,竟远胜于自己。那至阳之力,竟能侵入自己丹田的中心,先占了罩门。自己空有一身法力,却提不起一丝力气,方知自己有多愚蠢。

    容辉收回长枪,敛气收息,口鼻中喷出一股灼气。凝立半空,再想追击,只觉四肢发软,头晕目眩,也提不起半分力气,不由暗叹:“太素境界,相差两重修为,实打实还能胜对手半招,试问天下能有几人?何况是东瀛‘武师’……这‘耀阳折竹式’,果然是极上乘的功法……”

    他眼见对手飞退,摇头苦笑:“修炼壁障,如再无大机缘,修炼一途,我就算到了头……”眼虽心动,见容雪左手仍捏着剑诀,辗转间腥风惊天,电蛇狂舞,猫捉耗子般追着一群“武师”劈斩,竟似颇为得意,连忙招呼:“拦住他……”

    “放心!”容雪笑应一声,转念找到最后一个七段“武师”,一步踏出。身外『荡』开一圈涟漪,身形一晃沉入。波澜中却浮出一道剑光,破空『射』出,一闪窜至“武师”身前,再闪直刺其心。

    “武师”回过神来,大惊之下,横刀格挡。法力相击,轰然爆炸,长刃被震飞脱手。他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又被抛飞开去。剑光顿处,『荡』开一圈波纹,缓缓沉入,容雪一步走出,左手捏个剑诀,右手并指如刀,手腕一点一挥。

    法随身动,划下一道霹雳,正中那“武师”身躯。脖颈边疾风横扫,头颅飞落。电弧划过,连尸体一起烧成了焦炭。血花飞旋,飘回容雪身边,缓缓没入空气。

    片刻之间,几十名“武师”全部伏诛。舰上武士见众高手大败,纷纷转舵,夺路而逃。“跑?”容雪冷笑一声,一步飞至龙船上空,踏上主桅瞭台,双手结印,缓缓抬起。

    法随心动,九棵巨树自海底窜起,呼吸间钉在了龙船三十里外。枝叶疯长,不待舰队冲出,已交相缠绕,封住了五十里海域。三十余艘战舰,尽被困住。

    物尽天择,适者生存。容辉见容雪的“枯荣道”能吞噬他人功力,也不奇怪。片刻之间,眼见几十艘战舰被海藻藤蔓缠了个结实,就要被拖入海中,连忙劝阻:“饶他们一命!”

    容雪微怔,停下手睁大眼睛问:“为什么?我以本源施展这么大的法力,总不能白忙活吧!”

    “他们功力还浅,对你来说,还不如‘培元丹’吧!”容辉实说实说:“我想要这支舰队。”

    容雪也没当回事,点头答应。凌霄却睁大眼睛问:“这么大的东西,哪能带回去呀……再说你是‘灵山君’,设步兵卫、骑兵卫,都是你的事。可设海军卫,是犯体统朝纲的事,恐怕会惹众怒……”

    “以后做海运生意,总得有艘舰队护航吧。朝廷自己没有,还不准别人有吗?”容辉满不在乎,毅然决断:“这支舰队,我要了!”深吸一口气,凝神传讯:“投降者生,不降者死!”

    凌霄暗叹一声,驱使雷蛟潜水打捞战利。容雪飘然落下,脑中灵光一闪,提醒容辉:“对了,凌霄的中的毒怎么样了……我查到水母毒的解『药』了,就是‘棱皮龟’的血『液』。我们去抓海龟,也正好用得着这些战舰落脚。”

    “真的!”容辉精神一振,问起详情。

    容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棱皮龟”的生存习『性』仔细介绍了一遍。容辉喜动颜『色』,纵身跃上主桅,凝神传讯:“船上的人听着,本君受朝廷制封,现在给你们个洗心革面的机会。十吸之内,愿降者鸣笛,不降者就地诛杀……一,二,三……”

第十一章 收编舰队

    风平浪止,云开雾散。海上明月,亦如鬼差手中的银钩,窥测着人的灵魂。十声落下,响起一声嗡鸣,长啸惊天。众人循声望向西北,只见鸣笛的是一艘百丈巨舰。水藻藤蔓下,上千人手举盾剑,已站在甲板上。其余战舰看见“天级”舰投降,纷纷鸣笛附和,一时间响彻了云霄。

    容辉也不想杀人,见众人投降,长长呼出口气。容雪见他饶有兴致,睁大眼睛问:“这些铁疙瘩,有什么讲究?”''

    “可别小看这些铁疙瘩!”容辉随手指点。欣然解释:“这些战舰,可是集远攻、近战、防御、修炼于一身,吸收水灵,续航无限。再加上一个坐镇的‘武师’,简直就是个活法阵。我就是碰到一艘‘黄级’战舰,也得绕着走。”

    他见容雪稀奇,仔细解释:“一艘‘黄级’战舰有两层甲板,满载三百六十人。‘玄级’舰三层甲板,满载七百二十人。‘地级’舰四层甲板,满载千人。‘天级’舰五层甲板,满载一千五百人。”洒然一笑,招呼两人:“你们在这里歇会儿,我去瞧瞧。”一步踏出,御风赶去。

    “这就是上万人……”凌霄略作盘算,不由担心:“要是其中才藏着几个‘武师’怎么办……”拉了容雪一下,悄声提醒:“我们跟着!”足下生云,随后飞出。

    容辉抖开“乾坤网”,先缴了众武士的兵刃,掏空了战舰中的飞箭,封印了舰上法阵。又招各舰上有头有脸的头目上‘天级’战舰问话:“先告诉你们,本仙君既然来了,一不怕你们通风报讯,二不怕东瀛‘武师’找上门来,三不给你们下禁法。还有什么顾虑,你们先说……”

    战舰分别来自东瀛西南海域上的几个领域,舰上“武士”则多来自闽南、琉球、南越、南洋等地。平时受驻舰“武师”挟持,做些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