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213部分

仙旅奇缘-第213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顾左右而言它:“一旦进入人体,就会寄生,直至将寄生者化为养分。而解『药』是死的,未必能完全清楚那种毒素……”

    容辉明白这不答之答含义,若是常人,服解『药』即可。修炼者夺天地造化,体内稍有差池,后患无穷。缓缓点头,又看向凌霄,让她自己拿主意。

    “本命灵兽,就是和『性』命细细相关的灵兽。不但可以随心所御,只要一方不死,另一方再受重创,也不会完全死亡。可一损俱损,只要一方受伤,另一方也不能安然无恙……”凌霄想起“本命灵兽”的典故,实在是有利有弊。可自己已经中毒,只要能保住『性』命,就是利大于弊……略作权衡,点头答应:“那好,我就收它作‘本命灵兽’……”

    碧霞又提醒了她一些忌讳,容雪帮她准备炼功所需,一起起身而去。容辉待两人走开,亲手给碧霞倒了杯茶,试探着问:“你为什么让我炼化那‘青铜古符’?”

    白玉桌前,碧霞端起茶杯轻啜一口,齿颊留香,正是福建的“铁观音”,不由呼出口气,微笑反问:“那你炼化了吗?”

    “正好我也需要那缕‘鸿蒙之气’,当然炼化了。”容辉实话实说:“铜符里还压着个凶魂,而我那‘凝血神枪’也带着一缕后天‘元磁之力’,正好收作器灵。”正视碧霞,一字字地问:“那古符,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祥之物……”碧霞神游物外,又喝了口茶,缓缓呼出口热气。

    “不详?”容辉微愣,只觉得吃了颗毒『药』,睁大眼睛问:“不详,怎么不详,说清楚……”

    碧霞摇头轻叹:“那是一个惊天秘密,所有试图揭开那个秘密的人,都会消失,就像被人强行抹去了一样……”见容辉目光灼灼,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只好接着说:“周天易数无穷,得其八者,谓之后天,可推天理而明人事。得其十六者,谓之先天,可以开天辟地,司管轮回。从‘太阳界’到‘太阴界’,但凡智慧生灵触及到那‘十六位卦数’,就会招来灾祸。就好像有只无形的手,阻止任何生灵接触那个秘密。所以,只有八卦流传于世。”

    容辉听得心惊肉跳,却怎么也理解不了,不由摇头。脑中灵光一闪,正『色』询问:“先天十六卦,这和你要我做的事情,有关系吗?”

    “有,也可以说没有。”碧霞摊开手说:“因为你对周天卦数一窍不通,我们才能联手。所以,我不会让你去接触那些古符卦象。”

    “为什么……”容辉莫名其妙,正『色』询问:“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不交底,我绝不出手……”

    碧霞微愣,沉声告诫:“你还没到接触这些事情的层次,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那你就等时机到了,再来找我……”容辉待她把话说完,沉声打断。端起茶喝了一口,大大咧咧地说:“从此以后,你谋你的天机密事,我过我的逍遥日子,谁也别来烦谁……”

    “你……”碧霞蹙眉轻哼,沉声质问:“有的人仗着自己修为大进,就想反水了?”

    “无所谓,随你怎么说……”容辉摊开手洒然一笑,又给自己倒了杯茶,走到窗台前凝视远方,自古品味,再也不看碧霞一眼。

    “我以为你是个言出必行大丈夫,原来你也是这种人……”碧霞侧过头看着那如火如燎的背影,蹙眉冷笑:“我看错你了……”

    “你还以为我是一个看见女人就腿软的呆子,我也不是那种人……”容辉看着远方大海,悠悠地说:“你以前做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我,不是傻子。我命,由我。你,还没资格让我不顾『性』命。”

    “你……”碧霞心头火起,蹙起眉瞪着容辉,沉声质问:“你把话说清楚,我以前做过什么事,让你耿耿于怀……”

    “狡辩!”容辉凝视远方,沉声反问:“你敢说潇璇身死,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敢说她的转世,不是你一手算计?你高明啊,人家算计,最多算个三、五步。而你,能算出三、五十步……亏我以前当你是知己,我所走的路,都在你的算计中,你果然是我的知己……”

    “所以,你有意避开我……”碧霞气得脸『色』发白,轻哼一声,冷冷的说:“我可没亏待你,也没亏待你身边的人……”

    “那谢谢啊……”容辉向天空打了声招呼,继续喝茶。

    “好吧,你既然偏要知道,我说给你听就是。听完了,你可别后悔……”碧霞气得咬牙切齿,端起茶喝了一大口,缓缓地说:“让你炼化那枚铜符,因为它只是一枚仿制品,并非真正的卦符。你可知周天易数,由何生衍……”

    “雕虫小技,还跟我玩这一套!”容辉暗骂了一声,端起茶继续品味,只听碧霞自问自答:“规则、变术……世间所传,皆为造物法则,亦可说是‘常数’。另有八卦,为变术,亦可说是‘异数’。两者相和,才能生衍出世间万象……”

    碧霞叹了口气,抬起头望向窗外天空,缓缓地说:“我的父母臻至‘太始’境后,也和其他同辈一样,开始在‘易数’中寻求突破。后来发现只有掌握了‘变术’,才能达成‘太初境界’,于是开始寻找另外‘八卦’。上千年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七卦’,修为也双双『摸』到了“太初境”的门槛,成了‘神族’最年轻的‘神王’。后来,他们终于按耐不住好奇,一起出门寻找最后一卦。结果,再没回来……”

    容辉听得目瞪口呆,却怎么也理解不了,片刻才抒出口气:“为什么是我……”

    “一个连身生父母都能抛弃的人,又怎么会真正关心别人的父母……”碧霞实话实说:“我有三个姐姐,她们各在上界找了一位天之骄子下嫁,希望能借助夫家的势力找回我们的父母,可一上了夫家的床,就再没了本钱。没过几年,这件事就不了了之……我还有三个妹妹,在家里守着父母留下的基业。我也不便在上界求援,就下界来了。结果,碰到了你……”

第二十四章 规则变术

    容辉感她一片孝心,听言缓缓回头,只见她用赤金首饰扎着“垂鬟分肖髻”,穿了件套金缕齐腰襦裙,星眸凝远,神游物外,透出一股悲情。四目相接,不由喊了声“碧霞”。抬手一拍脑门,摇头抱怨:“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碧霞蹙眉轻哼:“早说了,又能如何,你帮得了我吗?”沉下脸郑重询问:“我现在说了,给我一个答案……”

    “我……”容辉觉得她说得太不靠谱,可其中的“海底眼”,又不是一般人能编出来的:“若她所言属实,他父母已达成‘始境’,碰到了‘太初之门’。两人联手,尚且下落不明。我这么点修为,又凭什么帮她……”想答应她,却自知没那个本事,张了张嘴,不由愣在了窗前。

    “怎么,怕了……”碧霞冷笑一声,端起茶大大方方地品味。容辉话已出口,哪里还有脸面收回?可实力在眼前摆着,就是打肿了脸,也没人家一根汗『毛』粗。犹豫半晌,勉强挤出一句:“我,怎么才能帮到你……”

    碧霞顾左右而言它:“我父母将毕生所学,著成了一部《神道经》。全经共分九卷,我三位姐姐带着前两卷嫁了人,我也传了你两卷。只要你依法修炼,也有机会触及‘太初境界’。”

    “是在说报酬吗?”容辉怦然心动,觉得这实在不是个好话题,连忙摇头,摆手婉拒:“我不是这个意思……搭救伯父伯母,只要我帮得上忙,冒一点风险当然没问题……”

    “‘神族’是‘太阳界’所有‘修神者’聚集的而成种族,论人数,也许算不上大族。但论实力,绝对排得进八大强族之列。‘神族’下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诸侯国,由‘长老会’统领。因为我父母只是失踪,所以‘长老会’还保留着他们的席位……”嫣然一笑:“只要我们能合力救出我父母,我便下嫁给你!”

    “逍遥、财富、权势……”容辉发现自己所有的弱点,都已被她掌握,不由头疼。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先喝下一大口压惊,摇头辩解:“我……我不是那种人……”一语出口,连自己都觉得虚伪。

    “我,不会让你失望……”碧霞抿嘴一笑,仍是风轻云淡。

    “你……”容辉见那一颦一笑,实在不敢相信她在拿婚姻大事勾引自己。可话已经出口,自己再做扭咧,不但虚伪,而且懦弱。轻咳一声,看向窗外吩咐:“那先给本仙君松松肩膀……”

    “你还真不客气……等你救出我爹娘,再说这句话……”碧霞冷笑一声,接着说:“《神道经》博大精深,一旦学全了,就可能会引下灾祸。你要做的,就是修习‘变术’……”

    “变术……”容辉微怔,见她要说正事,赶紧收回心神,正『色』追问:“什么是变术?”

    “变术,简单地说,就是打破已知的事情。”碧霞正『色』解释:“而规则,就是探索未知的事情。我这样说,你应该懂了吧……”

    “已知,未知……”容辉一阵头疼,不由抱怨:“这不是有病吗……”

    “变术’一旦被掌握,就不再是‘变术’。所以这一个层次的‘变术’,在下一个层次,或许就是规则。而这个层次的规则,在下一个层次看来,或许也不那么确定……”碧霞点头承认,接着说:“也就是说,没有人可以掌握真正的‘变术’。也没人能知晓所有的事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断求索,这便是修真。这条路,就是道。”

    容辉略有所悟,却更加疑『惑』。沉思半晌,才回过神来,眯起眼上下打量碧霞。碧霞见他目含精光,显然不怀好意,忍不住一阵哆嗦:“你……你要干什么……我跟你说的是正经事,你别『乱』来……”

    “想嫁给我……”容辉冷冷一笑,断然拒绝:“没门!”

    “这个家伙,还真会望文生义……”碧霞一阵头疼,暗暗松了口气……轻咳一声,郑重商量:“你既然有了如此修为,就从明天开始研习《神道经》中的‘变术’,我便专攻法则。相信我们合成的一副‘全卦’,可以躲开那灾祸,救回我爹娘。”

    “那是咱爹娘!”容辉轻咳纠正。至此以后,研习《神道经》不辍。

    茫茫海上,凌霄收了“棱皮龟”作“本命灵兽”。待借“玄武血脉”炼化完体内剧毒,已是严冬腊月。巨龟游进了渤海,沿海河西行。小岛般的巨龟,占了大半边河道,直看得北方修士目瞪口呆。

    她出关以后,从容雪口中听说了容辉和碧霞的约定,也吃了几天飞醋。可见两个人南辕北辙,完全不是一路人,也只一笑置之。从容辉口中听了碧霞故事,也觉得帮助她并非坏事。而一旦成功,自己也能沾不少光,反而为他高兴。

    红袖却为凌霄着急,瞅了个机会就问:“夫人,侍寝的事,怎么安排……”

    凌霄心知妻妾的名义,和子嗣的血脉相比,修炼者更重视什么。谁的修为高,谁就是正室。子嗣中谁的资质好,谁就能继承更多资源。听言略作权衡,随口吩咐:“碧霞还没过门,就算了。你去告诉仙君,我、燕玲、黄霁景,一人十天。”

    李家进京已有两年,用度全由江南“灵山君府”供给。仗着财源雄厚,但遇红白喜事,必随重礼,渐渐在“富贵圈”中打开了局面。时至“腊八”,午后飘下雪来。一家人聚在后屋“腊八粥”,忽然听说容辉已入海河,精神为之一振,立刻派人去接。

    梅钗知道燕京不比别处,任你修为擎天,权势『逼』人。一旦进城,自然被一股形势挟持,顺者昌,逆者亡。甚至稍有僭越,都会惹下祸患。当真是谈笑头落地,目光能杀人。

    几人一番商定,当先向通县驿站传讯,又备下官船,顺永定河而下,终于在“御河口”在碰到了容辉一行。“御河”又称“北运河”,宽足两百丈,全长十八万六千里,由上古仙民以大/法力开通。

    大雪初停,夜冷风寒。梅钗等人用翡翠首饰结了“凌云髻”,穿了套绒领深衣,陪着登上巨龟背脊,相看地形。凌霄见往左走,是“永定河”,可以直抵西山脚下灵脉。又见容辉一直往右看,分明是想走“北运河”。

    她一阵头疼,连忙劝慰:“这龟太大,根本收不进空间法器。这‘运河’也就两百丈宽,它往那一堵,燕京的几千万人就得饿着肚子过年了……”

    梅钗也觉得不妥,趁机相劝:“您这趟来,在朝廷眼里,算是诸侯/进京朝贺,还有一套仪程要走……”见容辉微愣,仔细解释:“明天的通县码头上,有礼部派下的专吏迎接。您要先到‘顺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