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216部分

仙旅奇缘-第216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悴桓咝寺穑俊笨茨米拍且欢越壳忧拥男琼醯糜腥ぁ

    凌霄实在拉不下脸去做别的,半晌才憋出一句:“仙君不在前面。怎么回我这里了……”

    容辉大大方方地说:“你是我媳妇,我不回你这里回哪。”

    “不要脸!”凌霄暗骂了一声,追着问:“那你还走不走。”

    “你还赶我走?”容辉微笑反问,见她抿了嘴笑,接着说:“喊我一声好哥哥,我就不走。”

    “当我是韵姐儿吗?”凌霄暗暗冷笑,正色询问:“什么时候走。”

    “等你生孩子。”容辉信誓旦旦,又补充道:“一男一女,两个!”

    “一个‘七步’,一个‘五步’,生孩子……你以为是过家家呀,还两个……”凌霄听得蹙眉,接着问:“那,江南的那个呢?”

    容辉见她吃醋,不由喊了声“傻瓜”,低下头咬了她的耳垂:“凡是都得讲个先来后到吧,等你有了孩子再说……”含着她耳垂狠狠吹了一下,又问她:“自从你中了毒,‘小日子’就没来过,要不要紧……”

    凌霄暗叹一声,摇着头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那咱们先把身子养好,再生孩子……”容辉轻抚她后背,柔声安慰:“这种事得看缘分,你别往心里去。”

    “想不想要孩子,是一回事。能不能生孩子,又是另一回事……”凌霄想到或许不能生育,心里又酸又苦,眼泪直往外涌。

    “相信我,我们会有孩子的……”容辉一边安慰她一边躺下,顺手拉过锦被。

    冬去春来,转眼到了正武三年。凌霄传讯山门,接回了黄霁景安排在“燕妃阁”前面,晨昏定省。两个容雪同时出现在西府后寝宫中,差点把老两口吓晕过去。容辉连忙解释:“您没看错,她们都是您女儿……您就当多生了一个闺女。”

    李蕃宁目瞪口呆,老太太顺过气来,一手拉着白衣容雪,一手拉着轻易容雪,先瞧了瞧两个人的掌纹,又盯着两人看了半晌,不由挠着头说:“难道我当年生的是双胞胎……”

    周氏和容光早愣在了厅中,容辉灵机一动,当场咬定:“您就当生了对双胞胎……”指着白衣容雪说:“要不,您再给她起个名儿?”

    “凭什么给我起名!”白衣容雪勃然大怒,蹙起眉指着青衣容雪说:“要起名字,也是给她起!”

    “鸠占鹊巢,你还有道理了!”青衣容雪反唇相讥:“姑娘叫这个名字,叫了二十几年。借你用了几天,你还上瘾了?”

    “这是什么事呀……”容辉一阵头疼,转念想起碧霞,只恨得咬牙切齿:“你给她炼的什么邪功,还我妹妹……”见两个人就要打起来,连忙拉住:“都闭嘴!”指着青衣容雪说:“你,叫大容雪。”又指着白衣容雪说:“你,叫小容雪,行了吧。”松了口气,不由抚额:“妈呀……以后还得多置办一份嫁妆……”

    “谁要嫁人了!”白衣容雪冷笑一声,打趣容辉:“那份嫁妆,你自己留着用吧!”

    “那好啊!”青衣容雪嫣然一笑,当仁不让:“你那份嫁妆给我。”

    “不就是个王子吗,瞧你这点出息,我都觉得丢人。”白衣容雪不由好笑:“给你,我还不如给韵姐儿呢……”

    “你再说一遍!”青衣容雪勃然大怒,随手抄起一只茶盏,就要砸出去。

    “怎么,要跟我动手?”白衣容雪冷笑一声,“太素境界”第九重的的气势扩散开来,霎时间空气一凝,风云色变。

    “停!”容辉吓了一跳,沉声喝止。左手抓住青衣容雪,右手拉住白衣容雪,抬腿就往外走,直到小丘顶端才松手。

    日下风中,两个人轻哼一声,一起扭过头去。容辉硬着头皮请两人坐下,实话实说:“这次接大容雪来,主要‘襄河王妃’想向我们家提亲,我想问问你们的意思。”

    青衣容雪羞红了脸,抿着嘴低下头去。白衣容雪不由好笑:“要我嫁给那个王子,我宁愿找块豆腐撞死。”

    “不是王子,是世子。”容辉见大融雪蹙眉,生怕她们再打起来,只好抢着说:“‘襄河王’算是当今第一清贵,和我们也算门当户对。弘孝十四年,我在金城给他的‘世子’当过亲卫。他是个剑修,不但资质绝佳,人也十分孤傲。大容雪嫁给他,就算不讨喜,也不至于吃亏。”

    他见青衣容雪羞红了脸,不由想起潇璇:“当年在小树林里幽会,她也是这副表情……”哪还猜不到两个人已经见过:“多半是那小子耍了手花团锦簇的剑法,就把这小妮子迷住了……”又好气又好笑,转眼见白衣容雪扬起眉又要开口,只好接着说:“襄河王的封地在德安府,隶属湖广行省,我们也去过。湖泽遍布,楚风绵绵,的确是个好地方。”见两个恩都没话说,当机立断:“那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让凌霄给‘襄河王妃’去一封信。”

    青衣容雪如获大赦,跳起来就往山下跑,疾风般直奔住处。容辉摇头轻叹:“哥当年,可是深入虎穴。怎么到你们这儿,就反过来了……”

    “她就这点出息,哥你别理她……”白衣容雪幸灾乐祸,又商量容辉:“我们什么时候进城给她挑嫁妆。”

    容辉微愣,正色反问:“你,不是不想她嫁人吗?”

    “嫁人还是要的……”容雪实话实说:“不然,我这‘致净法‘不能圆满。只是……只是那王子明显就是个草包,她嫁过去,未必能有好果子吃。”

    “明明就是一个人,见了面还要打架,这到底是怎么了……”容辉暗暗叫了声苦,点头承认:“以你如今的境界,的确瞧不上那那王子的修为和资质。不过,你可是半个‘神仙’,他还是一介修士,这能比吗?她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修为也到了顶,若能享一世清福,未必不是一场造化。”叹了口气,接着说:“大哥家的歆姐儿八岁,我们韵姐儿和容露七岁,都到了学武的年纪,我想让她们跟着你,怎么样?”

    容雪闻音知雅,正色询问:“不准备让她们嫁人吗?”

    “她们虽是自家人,可资质有限,有点不上不下……”容辉叹了口气,抬起头凝视天际,缓缓叙说:“要是嫁进那些大族的正房,肯定做不了大,岂不委屈?大嫂是要面子的人,肯定不会同意歆姐儿嫁进偏房。与其这样,不如等三个丫头长大了,在我们山上选三个修为不错的弟子当上门女婿。这样,一家人也算进一家门。”

    “这也是个折中的办法……”容雪点头赞同,顺着话问:“那,梅钗他们的婚事呢?”

    “她们是修仙者,倒不必讲那些礼节。”容辉略作权衡,接着说:“还是让她们回山门修炼,要是跟谁有缘分,嫁妆比照韵姐儿,由我来出,就从我们府里出嫁。”伸手请向山下,迈步间又问起凌霄的事:“她的‘月信’一直不来,查出是原因了吗?”

    “没有……”容雪摇头苦笑:“鸿蒙之气、玄武血脉、水母剧毒,都有可能是原因……”

    兄妹俩边走边说,转眼到了“东府”后门。容雪不由轻叹:“她一来,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先去碧霞那里挤挤吧……”转身而去。容辉想到还要向父母解释,头都大了。闷哼一声,又折向西府。

    翌日清晨,燕玲穿穿了套青罗齐腰襦裙,带着韵姐儿和葳哥儿进正院请安。容辉和凌霄也刚起来,正好留三人吃早饭。燕玲坐到桌前,看见脸上潮红未退,神色怏怏,心里不由一暗。

    容辉穿了件宝蓝色克丝深衣,看着黄霁景的位子还空着,不由沉下脸问:“怎么,她昨晚也侍寝了?”屋中人身形一滞,燕玲脸色骤变,连忙低头。

    “这种话,怎么能乱说。”凌霄暗暗皱眉,打了容辉一下,蹙眉轻咳:“当着孩子呢……”说话间倩影一闪,红袖应声回报:“黄姨娘来了……”

    黄霁景梳了“凌云髻”,穿了套水天一色的齐腰襦裙。容辉见那锦缎上粼粼闪烁,眼前一亮,顺手指了末座。珠环翠绕之间,绿意给一家人端上粳米粥、卤菜和羊奶。

    黄霁景裣衽坐下,动勺子喝了口粥,仰起头说:“仙君,我吃饱了,先回去了。”站起身稍稍福礼,扭过头就往外走。

    容辉看得直皱眉头,燕玲连忙低头,嘱咐韵姐儿快吃。凌霄也觉得不妥,连忙为她圆场:“她连月赶路,没胃口也是有的……”

    “是吗?”容辉冷笑一声,向韵姐儿招了招手,拉过小丫头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亲手舀了勺粳米粥喂给韵姐儿,微笑询问:“丫头,这粥好不好喝。”

    “好喝!”韵姐儿脆生生地应了一声。

    容辉接着问:“那你知道这是什么粥吗?”

    “知道。”韵姐儿点头承认:“我娘说,我们府上用的都是‘一品灵米’。搁在市面上,卖五十两白银一石。”

    “你娘说的不错。”容辉点头赞同,沉下脸说:“你记住,你爹当年在酒楼里打杂,管吃管住,没有月利,一干就是六年。这份基业,是你爹用性命跟人拼来的,这一饭一菜,一物一器都含着你爹血汗,只要咱们自家人,才会珍惜……”说出口也不由唏嘘。

    凌霄看在眼里,也觉得黄霁景行为欠妥,又问容辉:“那黄氏……”

    容辉轻哼一声,放开韵姐儿,沉下脸说:“黄氏目无君夫,寡廉鲜耻。赐白绫三尺,让她在祠堂自尽。”一语出口,直吓得众人一阵哆嗦,齐齐低头。

    凌霄吓得一口粥抢在喉咙里,咽下去才说:“师兄,是不是过了……让她在祠堂里跪一顿饭……”

    容辉摆手打断,站起身吩咐红袖:“你去告诉她,在祠堂自缢,便留她一个牌位。死在外面,便扔到乱坟岗字去……”

    凌霄一阵头疼,见劝不住他,只好向红袖使了个眼色,又站起身劝容辉:“别吓着孩子,吃饭,吃饭……”红袖低头应了声是,向旁打了个手势,立马带人去办。

    “咱的孩子,是被下达的吗?”容辉哼了一声,才坐下继续喝粥。

    凌霄见怪不怪,继续陪容辉喝粥。燕玲吓得不轻,喝完了粥,连忙让乳娘抱了葳哥儿,拉着韵姐儿躬身告退。母子俩刚出后寝宫,李母便带由容雪和周氏搀,从前门赶了进来,看见容辉就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容辉如当棒喝,连忙起身请母亲上座,大大方方地说:“不诛此女,不足以平民愤。难道,母亲还要为了她,再让我家置身险地?”

    周氏上上下下地打量凌霄,只暗笑黄霁景不识好歹,被凌霄立了危。李母微愣,觉得事关重大,又不敢信口开河。容雪心领神会,正色询问:“哥,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厉害。”

    “给我摆脸色,她活该找死!”容辉冷笑一声,请众人到西梢间坐下,让凌霄给母亲和长嫂上茶,反问众人:“留着她……黄老匹夫狼子野心,难道还留着她拖我下水?”

    “拖我们下水?”凌霄微怔,睁大眼睛问:“怎么说……”

    “去年群臣请诛内监,诸侯争相联络,要带兵进京勤王。”容辉站在中间,仔细解释:“所谓礼贤下士,就是聚众割据。一场‘宣同会战’,打趴了个姬家。另外三大世家,耐不住了。黄老匹夫不自量力,从弘孝十八年,到正武二年,从我们账上划了一百万两黄金招兵买马,还想拖我们下水。以为放个庶女在我身边,我就要听他的,痴心妄想。”轻哼一声,接着说:“要是有几分姿色也罢,放这么个东西来恶心我。不是我要杀她,是黄老匹夫送她来就死,我不过笑纳而已。”

    “‘春申灵君’送她来就死?”容雪一时听不明白,睁大眼睛问:“虎毒,尚不食子。春申灵君,至于送孙女来送死吗?”

    容辉轻哼了一声,指着凌霄和容雪问:“你们还记不记得,弘孝十四年,我是怎么逃离赣州的……”

    “不是‘金蝉脱壳’之计吗?”凌霄张口就说,又问容辉:“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变故?”

    “你们万万想不到……”容辉轻哼一声,一字字地说:“当年,我舍小船上大船,扮作一个杂役。当时大江决堤,沿岸饿殍无数。我把糕点端上去,就是那玉露接进的雅舱。就因为那不是二品灵食,她当着我面,就连着托盘一并扔进江里……”

    凌霄心头火气,张口就问:“竟有此事?”

    “这也只能说她天性凉薄,关键是她来赣州干什么……”容辉轻哼一声,接着说:“当年,黄齐鸣已是‘赣州指挥使’,妹妹到任上看望哥哥,那也没什么。可你们记不记得,‘神界’被破的第三天,黄齐鸣就来了。他,怎么就来得这么快呢?”

    “这就是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