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23部分

仙旅奇缘-第23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些消息,总没错的!”心念电闪,想通前因后果,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认准三里湾,展开身法,直奔过去。

    容辉身形如风,来到三里湾,见绿柳白墙仍在,于是纵身一跃,直入院中。南窗下种着两簇向阳花,屋中灯火通明。大门敞开,那妇人就坐在门中。她换了雪绫背心,穿着条百褶长裙,还罩了件大袖绸衫。正襟危坐,端庄典雅。

    容辉见她鬓发上还挂着几滴水珠,显然刚刚出浴。虽未装扮,却比珠光宝器更加动人,索性直接招呼:“杜夫人这是在等我吗?”

    杜夫人起身迎出,敛衽行礼:“贱妾丑态,令公子蒙羞,实在惭愧。”神色恭城,语声温柔,哪里有半点轻佻?

    “哦?”容辉微微一怔,笑着问她:“你知道我来过?”不由分说,径直坐到位上。

    杜夫人凝视容辉,轻声说:“我虽不知公子底细,却知道她看重男人,一定会来!”

    任容辉心思机敏,毕竟是个没经人事的少年。“这实在不是个好话题!”他微觉尴尬,轻咳一声,直接问:“你是要儿女,还是要男人。”一语出口,眼见杜夫人瞳孔急缩,大惊失色,不免暗暗得意。

    杜夫人赶紧移开目光,低下头说:“公子远来,妾身为公子奉茶!”敛衽一礼,转身去了倒座。屏风后瓷器轻碰,流水咕咕,玲玲有致,十分悦耳。

    容辉只听声音,就知道是个茶道高手:“想不到她还有这手本事,难怪能勾搭上莲山掌门。”

    杜夫人端上两盏热茶,恭恭敬敬地呈到桌上。填白瓷的茶盅,上好的明前。容辉只闻气味,就知道是好茶,但哪里敢喝?于是伸左手端住茶托,右手食中两指夹住盖柄,轻轻去刮浮叶。

    热汽蒸腾,朦朦胧胧。瓷器轻砰,叮叮有声。他垂下眼帘,去树杯中浮叶。却不知这番举动,像足了潇璇。

    杜夫人看得奇怪:“怎么都喜欢学这调调?”犹豫片刻,终于松了口:“四年前过了端午,一天吃过中饭,就下起雨来,刚好他来避雨,我们就认识了。”说着抬眼去看容辉,却见他端坐如松,似听非听,似笑非笑,看不出半点心思。

    杜夫人心叹一声:“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只好接着说:“我姓杜,单名一个莎字。”

    容辉暗笑:“杜莎,豆沙,好甜的名字,果然人如其名!”只听杜莎接着说:“家里搭了十亩暖棚,专给豪门大宅种花。我小时候常跟母亲往各府里送花,自己也常赶在花期前,挎着散花上街卖。我十六岁那年端午节时,我在街上卖艾草,楚潇璇忽然找到我,开口就问我‘想不想当主子’?那时她还是个刚留头的黄毛丫头,就那么一丁点儿!”

    杜莎抬手比划,不由好笑。撇眼见容辉未动神色,只好敛了笑容,接着说:“家里也正忙着给我说亲,没想到她第二天就带着两个小姑娘往我家里送了二十两纹银,两匹克丝。我大哥见是三个小丫头,还以为天上掉了馅儿饼,当场就想夺了金帛,把她赶走,结果被她一掌打断了肋骨。我爹娘吓懵了,只好按了卖身契,她就用一辆游车把我拉到了这里。”

    “我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有院子,有丫鬟,有一百亩良田和十户佃农,就稀里糊涂地和一个男人圆了房。”杜莎轻叹一声,撇眼见容辉仍然未动神色,也不知他信不信,只好接着说:“山上那位并不常来,有时候隔三差五地来,有时候一、两月才来一次。有时候一住三、五天,有时候喝盏茶就走。就这么一来二去,我就怀上了瑟瑟。”

    她语声柔和:“潇璇给我买的两个小丫鬟什么都不懂,要不是他后来给我派了个有经验的妈妈,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我阵痛的时候他才来,瑟瑟满月才走。我看着他端屎端尿,就盼着他不走该多好!”

    杜莎喝了口茶,接着说:“后来我碰到了胡公子,他叫胡世荣,避了一次雨,就常往这里跑,有时候还把我叫到军营里作陪。他是朝廷里的人,虽无官职,可所里的千户,卫里的指挥使见了他,也得恭恭敬敬地喊声公子,也喊我声‘如夫人’。将官们都以兄弟相称,既不问我的身世,也绝口不谈军务,可我还是从只言片语中听出,他爹是正三品的指挥使。”

    她满脸无奈,羞红了脸,接着说:“这两个人交替着来,我也是一会儿像被冻进了冰里,一会儿像被推进了火里,又稀里糊涂地怀上了僩哥儿。”

    杜莎会死前尘,仰头望天。沉默片刻,又悠悠开口:“胡公子这次是三天前来的,一来就说山上那位不行了,让我带着两个孩子去看看。还说他在山上经营了近十年,手里至少有十万两现银。看在孩子的份上,至少能分我五万两。我想自己一个人总不能分成两半,这样也好。我若拿到了钱,就到宋国去,于是上了山。”

    话已尽,水已凉。容辉放下茶盅,直接说:“胡公子在军营,我要去瞧瞧。”语声清冷,毋庸置疑。

    杜莎立刻会意,站起身敛衽一礼:“请公子为我驾车。”容辉微微点头,循着气味一跃出墙,见那骡马正在墙根下睡觉,于是顺手拿起鞭子,抬手抽出。“啪——”,一声脆响,又引得一阵狗吠。骡马一个激灵,一跃而起。

    容辉一手拽住缰绳,一手拉过游车,套上马鞍,赶到了门口。杜莎叫醒两个丫鬟,开门出来,直接上了游车,又由容辉牵着,直上官道。两个丫鬟怔怔地站在门口,见车驾远去,才揉着眼睛关了门。

    千亩良田,围着一座营寨。容辉牵着马车,在田埂上行出里许,才走到寨外。寨门紧闭,两侧延伸出一道土墙,墙后屋脊重重,已然建成一座村落。游车直到寨门下,才被守夜的兵丁喝住:“站住,什么人!”

    杜莎掀开帷幔,探出头招呼:“军爷,是我,胡公子让我来的。”

    土墙上站起两个青衣军士,一人拱手说:“小的不敢当如夫人称呼,公子就在中帐宴客。”另一人已下了土墙,抽开门闩。

    中帐被建成了一座四脊大厅,檐下垂着四面纱帘。微风吹拂,帘卷帘疏,灯光下更像一股躁动的火焰。容辉还在百丈开外,就听到了阵阵喧嚣,心中松了口气:“但凡议论大事前,总是要大设酒宴。可灌饱了黄汤,还能议什么事?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

    门轴转动,“吱呀”一声,寨门开了条小道。容辉轻拽骡马,直入寨门。寨中屋舍整齐,有套间,有平房,也有小院,宽高相等,进深一致,好像一列整装待发的劲旅。穿梭其间,竟有些透不过气来。

    游车停在中军帐外,容辉摆好脚踏,请杜莎下车。两个守门的兵丁也认得她,一个上前见礼:“如夫人好!”一个进帐通传。杜莎微微颔首,棉步轻移,撩帘入帐。

    容辉收好脚踏,将骡马拉到一边,坐到车上细瞧。纱帘透光,屋中又亮,厅中人物,清清楚楚。胡世荣果然坐在上位,身姿如松,脸色微凛,沉声质问:“你怎么来了!”语气生硬,透着不耐。众人一愣,立刻停杯闭嘴,鸦雀无声。

    杜莎裣衽行礼,低下头悠悠地说:“妾身就是想您才来的!”身姿轻盈,话语温柔,听得人心头发麻。

    胡世荣神色如常,一直看着杜莎。杜莎用歇步蹲着,巴巴地看着胡世荣,等他唤自己起身。两个人一动不动,气氛更加凛冽。容辉趁机打量厅中诸人。

    厅中坐着六个人,坐在左边首座的是个穿宝蓝底云纹直裰的青年,容辉虽只看到他的背影,但他右手举杯时,左手还握着一柄金鞘长剑,显然是个名剑客。

    那剑客对面坐着个中年,眉似刀裁,面如冠玉。目光深邃,鼻梁高挺,本是一副绝好的面相。只是嘴唇细薄,嘴角上翘,显得既阴毒,又刻薄,让人进而远之。旁人停了杯去瞧杜莎,只有他眯着眼自斟自饮,不知在想什么?

    “刻薄”中年旁边坐着个赤发汉子,双目圆瞪,直勾勾地盯着杜莎。笑容绽放,嘴唇开合,就像要吃人的狼。

    容辉看着他心中冷笑:“好色之徒,安能与谋?”瞥眼看向他对面那金甲大汉,他每一片鳞甲上都嵌珍珠,当真是珠光宝气,甲胄辉煌。

    “难道他就是这里的将军?将军也不会穿这样的铠甲吧!”容辉心中好笑,看向他身旁那个小个子。腰上扎着一圈金环,形状繁复,大小不一,一共十二个,像是个街头的手艺人。

    “手艺人”对面也坐着个汉子,穿着麻布背心,目光炯炯,虎背熊腰。虽是普通人一个,却看得人最舒服。容辉凝神端瞧,仔细记忆厅中人物。过了半晌,发现杜莎脸色渐白,身子微微颤抖,才听胡世荣说:“先给诸位侠士倒一杯酒,再滚回去!”语声冷峻,不容置疑。

    杜莎低头应是,站起身踉跄两步才站稳,然后从胡世荣开始,一直到麻衣大汉,依次斟上一盅酒,又深施一礼,转身撩帘出厅。容辉拉过游车,放好脚踏。待她上去,直接牵骡马出了寨门。

    回程路上,月色正好,两个人却无话可说。回到“三里湾”,又听到营中传来更鼓。“咚——咚——咚——”三声闷响,到了三更天。杜莎下车敲门,待容辉拴好骡马,卸下马鞍,门才打开。

    容辉径直走进正屋,杜莎随后跟上,又深施一礼,低头说:“公子,妾身尽力了!”

    “我知道!”容辉回过头来,直接吩咐:“我在书房对付一宿,你也去歇了吧!你明天收拾半天,留个人看院子就行,下午启程回山!”想到这一晚的经历,又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那两个男人终究是靠不住,不如好好养儿教女,让孩子博个前程,你以后也有个依靠。”这是他的心里话,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杜莎一愣,怔怔地望着容辉,片刻后回过神来,欣然应是。容辉也不知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一时间好生尴尬。硬是沉着脸,转身去了书房。却忍不住心中得意,半晌后才凝下心神,开始打坐调息。

    杜莎又吩咐丫鬟:“明早卯正起床!”这才由值夜的丫鬟陪着睡下。

第二十三章 礼尚往来

    翌日卯初刚过,两个丫鬟就开始起火烧水,服侍杜莎沐浴更衣。容辉借口“清晨采气”,一跃纵上屋顶,悄悄插好了那片陋瓦。杜莎在正屋里念册子,两个小丫鬟照着收拾箱笼。

    一个叫露珠,一个叫雨珠,都是“良家子”出生。虽然刚刚留头,眉眼已生得十分清秀。加上活泼开朗,手脚机灵,做起事有模有样。小大人似的,憨态可掬。

    杜莎留了车夫和她媳妇看院子,每月一两银子,又让车夫媳妇出去传话:“腊八交租,数额依旧!”车夫乐得合不拢嘴,主动上街雇车。

    三个人忙得脚不沾地,容辉只能坐在屋顶看热闹。眼见除了大件的木器带不走,小件的摆设穿用,满满装了十二个箱笼,不由抚额:“哥这哪里是做好事,分明是请祖宗归宁!”

    中午时分,垂柳荫下,车夫媳妇在院中备下了一桌饭菜,与众人最后道别。杜莎望着空空荡荡的正屋,长长嘘了口气,心中却轻快了许多。

    容辉吃过午饭,亲驾骡车,领着三辆双骡大车,直往东去。车行悠悠,刚过未初,就到了七驿镇。容辉见太阳正毒,不宜赶路,打算歇息一晚,明日清晨再进山。

    三个车夫见时辰尚早,就劝容辉:“让骡马歇过这阵,申初启程,黄昏能到。我们在山上的客房歇一宿,明天早上去上炷头香,也好沾沾福气。”

    容辉也想早些回山,于是给众人找了片树荫,自己顶着烈日,照单采购。除了潇娟要的“桃花笺”,其它的一应俱全,又给潇璇买了根衔银穗的凤头钗。那银穗是一簇极细的银丝,微风一吹,阳光下闪闪发亮,十分好看。最后找了家绣铺,给燕玲买多许多时新的花样子。

    他整理好一众杂物,又回秋月酒楼喝了杯茶,偷偷在床底下扒出那二十两白银。又和萧老寒暄片刻后,时辰也快到了。于是抱着个大箩筐,回了车队。

    众人申初启程,黄昏上山。杜莎找客房管事租了座“香客院”,众人暂时歇下。

    容辉抱着一箩筐杂物,直接回了药房后院。先去食堂吃过晚饭,顺便打回热水,换了件细棉直裰。稍事梳洗,清出别人要的杂物后,就直接抱着箩筐去了潇雅轩。

    潇娟高兴坏了,当场邀请容辉进院喝茶。容辉早就想进去瞧瞧,却被潇璇拦在门外:“去!没规没矩!”说着走出院门,直往外去。她戴了对蝶形耳坠,穿着留仙长裙,橙罗半臂,大袖绸衫,飘飘然如御风独行,姿态飘逸。

    容辉笑着放下箩筐,转身跟上。出了太极门,才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