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25部分

仙旅奇缘-第25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约菏切〗悴怀桑俊薄趺纯此趺床凰逞邸

    少女们却为她欣叹:“快看快看,她又穿新装了!”“她绣的是紫色的瓜叶菊,紫色的,紫色的呀!我怎么没想到秋天还能这样穿紫色!”……

    赵长老忽见一片哗然,有些错愕。轻咳一声,伸手相请:“你当得起,来来来!”潇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悠悠然再施一礼,坐到了首位,又引得一众堂主怒目而视。

    场地南面交错摆着两列蒲团,两列条凳,由新上山的弟子和执事就坐。相熟的搭伙坐在一起,秦家兄弟和万荣合坐了张条凳,容辉抢着坐在了他们旁边。抬头平视,只见长老们头戴羽冠,身穿克丝鹤氅,也是席地而坐。秋风拂过,须发轻扬,端的是道骨仙风。

    长老席后交错摆了两列八仙桌,桌前坐着一众劲装青年。一个个身姿如松,横眉冷目,正是山中护法。他叹为观止:“二十八桌,每桌四个,一百多个高手,就坐在她身后。要是一起出手……”他不敢往下想,直吓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又看向东席。

    陆潇诚领着八大首座,稀稀疏疏地坐了九桌。他们身后坐着各自的得意门生,在后面是两列八仙桌,坐着山上二、三等的管事。容辉看见了“水云堂”首座余潇清,看见了“寮房”首座孙潇谨。他们也身后都坐着一大群弟子,心头不由一松:“若真打起来,也总算有人帮忙!”又看向西席。

    那里坐着各地来的堂主,其中有肌肉健硕的壮汉,有羽扇纶巾的俊生,有郎情妾意的夫妇,也有目含精光的老者。一个个锦衣华服,都是主持一域生意的“大当家”。他们身后也坐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和随行上山的护法。

    容辉看着他们,心里不由发苦:“他们这时上山,到底是来帮谁的!”正皱眉头,鼻下拂过一股香风。若有若无,沁人心脾。循香望去,燕玲已坐在身边。她扎了双螺髻,穿着秋香色对襟上衣,秋枫色凤尾罗裤,腰佩银丝缎带,清丽脱俗。

    容辉一怔,偷偷睃了潇璇一眼。燕玲若无其事,悠悠地说:“来晚了,就只有这里了。”

    容辉不敢多说,淡淡的“嗯”了一声。燕玲又说:“听说这次名为‘小较’,实则是在后辈弟子中挑选护法。”

    “太虚门”功法由内而外,护法也分作三等,以真气打通“十二经络”的弟子,就可以当三等护法,每年拿三十两利银。再打通“任督二脉”,则为二等护法,每年五十两利银。再打通“奇经八脉”,则为一等护法,每年一百两利银。弟子若志在武学,留在山上当护法,未尝不是一条出路。若想博个富贵,则可以跟着堂主们下山,到江湖上打拼。

    “先天境界”之难,容辉深有体会。大多数护法炼到二等,就会下山打拼。他想起这桩事来,心里不住发苦:“哥算是一等护法,只可惜了那一百两雪花银!”叹了口气,又问:“我们不过是打杂的,该没我们什么事吧!”

    “当然有!”燕玲嫣然轻笑:“有人唱戏就得有人搭台,我们就是那搭台的。”正说着,已有管事往陆潇诚桌上放了只签筒。

    他今天穿了件宝蓝底菊纹直裰,头插玉簪,盘膝而坐,俊朗不凡。当下抽出一张黄纸,随手晃了晃。所有人立刻闭嘴,齐齐望将过去。

    容辉听他念了两个名字,十分耳熟,似曾相识,却从没交集。他话音刚落,身后窜出两道人影。衣袂带风,直入场中,正是一男一女。

    男的穿天青色细棉直裰,手持太极刀,英俊潇洒。女的穿银红色克丝背心,松绿色凤尾罗裤,手握宝剑,飒爽飘逸。两人互施一礼,“呛啷”一声,刀剑出鞘。刀身锃亮,白刃森寒。剑脊流光,锋芒闪烁。针锋相对,看得人不寒而栗。

    “好一个头彩!”容辉轻叹:“不愧是赵长老的徒孙,上山不到一年,就开始练兵刃了!既然敢当众拿出来,显然练得不错。”

    “少在这儿得了便宜还卖乖!”燕玲悻悻地说:“我就不信他们还是你的对手?”

    容辉眼见两个人窜高伏低,刀来剑往,“铮铮”有声,也只讪讪地笑,不置可否。他虽然没练兵刃,但早和潇璇拆透了这些招式,眼下就是听着声音,也知道两个人拆到了哪一招。

    非但容辉看不上眼,长老护法们见了,也不过微微颔首,仅表嘉许。只有刚入门的弟子看得心驰神往,握着拳头不住喝彩。

    较技之余,客堂执事也正忙活。柑橘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场上送,菊花茶一托盘接一托盘地往桌上端。厨房抬来煤炉,在西北角上熬粥温酒。秋风拂过,米香阵阵,勾得人馋涎欲滴。

    中午时分,艳阳高照,醇风送暖,吹得人醺然欲醉。容辉正喜滋滋地吃橘子,陆潇诚却抽到了他,他对手竟是燕玲。两个人相视苦笑:“这是谁在背后使坏!”

    其实不然,其他执事纵然天资不济,多少还去教习那里请教过几招拳脚,这两个却从没去过。管事的按功夫深浅配对,既不知两人底细,索性将他们配了对。

    容辉硬着头皮站起来,伸手相请。燕玲嘴里发苦,讪讪地跨过花盆,走到了场中。旁人上场,或是飞身直入,或是蓦然窜出,无不是自信满满,豪气干云。这两个人却怏怏地不情不愿,直看得场下一片哗然。

    陆潇诚直皱眉头,心中暗恼:“怎么抽出了两个‘活宝’,这不是叫我丢人现眼吗?”只沉下脸来,冷冷地看着二人。

    容辉伸手相请:“师妹,请指教!”话没说完,只见燕玲右手扬起,袖中窜出一条软鞭。鞭梢破风,迎面抽来。

    容辉一凛:“想不到你也藏了一手!”右手在身前虚画一个半圆。掌风荡出,劲力斜引。左手倏出,跟着去夺白绫软带。

    燕玲一击不中,后招又出,不等容辉左手沾上,手腕已向旁抖出。飘带如鞭,又向他腰间扫来。容辉避之不及,纵身跃起,足尖在带上一点,借势再跃。

    燕玲横扫落空,又挥起右臂,急抖手腕。飘带扭动,如影随形,“啪啪啪……”连声作响,又朝容辉罩下。容辉身处半空,避无可避,只好凌空一个筋斗,头下脚上,用鞋底接她飘带抽击。

    燕玲不住好笑,手腕一抖,挥出一道鞭圈,缠住了他一只脚。容辉心道“不好”,再催内力翻身,趁着落势,就要把飘带踏在另一只脚下。

    他身形将落未落,燕玲猛地一拽,收回飘带,再次抽出。容辉人没站稳,又见飘带袭来。鞭梢破风,咧咧作响。当下不及多想,猛然侧身,软鞭贴着他腰侧划过。他大骇之余,顺势身转上前,右掌拍向燕玲左肩。

    燕玲这才抬起左手,袖中又滑出一柄短剑。手腕转动,剑光闪烁,舞成一道银幕。右手后扬,飘带回卷,前剑后鞭,夹击顿成。

    众人见燕玲双手分使不同招数,前拒后攻,妙至巅毫,不禁大声叫好。更有人心知肚明,若非身具慧根,绝不能同时使用两路招式,更不说初学乍练,就有如此流利。

    容辉见势不知如何下手,刚一走神,察觉身后袭来一股劲风,忙回头去望,眼见白绫卷来,就要缠住自己,就不及多想,纵身跃起。身体刚刚腾空,只觉双脚一紧,心叹一声:“完了!”

    燕玲嘴角含笑,右手飘带猛地一抖。容辉双脚一轻,身体凌空打横,直坠下去。接着闷哼一声,溅起一层灰尘。

    燕玲幸灾乐祸:“多谢师兄承让!”众人哈哈大笑。

    容辉心里发苦,灰头土脸地坐起身来,回头见燕玲走下场去。再四下一扫,又潇璇瞪了自己一眼,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拍了拍屁股,走下场去。前仆后继,又有男女两人走到场中,拉开架势。

    燕玲递给容辉一个橘子,笑着问他:“摔疼了没?”

    容辉摇头苦笑:“我也是拿五百文月例的人,你好歹给我留两分颜面!”

    “你自己藏着掖着,又怪谁?”燕玲淡然微笑,凑到容辉耳边说:“我敢说,在场能打过你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说完睁大眼睛,看着容辉。

    容辉不置可否,只是拨开橘子,一片一片地吃。燕玲没看出端倪,轻哼一声,再不理他。又过片时,厨房熬好了稻香粥。一人一碗,端着就能喝。“吱吱”声如长鲸吸水,响彻场中。

    众人喝完粥继续比试,到黄昏才完。杜莎带花房执事撤了盆菊,厨房又在场中升起篝火。陆潇诚拿起黄笺,朗声念了表现优异者,和练功勤奋者,其中赫然有燕玲。她若愿意,日后假以时日,就能成为山中护法。

第二十五章 月落参横

    场边摆好了米酒和香粥,让人随去随取。堂主们难得聚首,纷纷拿起酒坛,扎堆叙旧。新弟子们也随着散开,各玩各的。一时间三五成群,零星般散坐在篝火前。

    夕阳落幕,月上枝头。篝火烧得越发旺盛,“呼啦啦”半丈来高,似要焚山燎天,照得场中犹如白昼。众人渐渐放开心来,有的三五成群,各持酒坛赌酒。有的围成一圈,行令划拳。还有的三三两两,眉飞色舞,指手画脚。

    事到如今,潇璇再不避讳,主动拎了两坛酒来找容辉。火光在侧,照得她面如朝霞,娇艳欲滴。容辉接过酒坛,自己先喝了一大口。米酒入腹,热气上涌,直烧到心里。长出一口气,笑了起来。

    潇璇二话没说,抱起酒坛,“咕噜噜”连喝三口,也长长透了口气,容辉笑着再喝。两个人交错喝酒,相视无语,看得旁人目瞪口呆,还以为他们在拼酒量。

    酒未见底,已有人在场中大喊:“楚师妹,楚师妹!”声音浑厚,中气十足,却带着三分醉意,正是陆潇诚。他左手持剑,神采奕奕,站在火堆前回视众人,见四下再无人喧闹,又提气高喊:“楚师妹,此间无以为乐,师兄愿同师妹论剑助兴,还请赐教一二!”一面说,一面环视四周,似乎还不知潇璇在哪。众人一听这话,当即有好事的领头叫“好”,叫好声随着响成一片。

    容辉心头一凛,低呼出声:“来了!”

    潇璇眉梢紧蹙,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轻叹一声:“好一个‘项庄舞剑’!”放下酒坛,一把抄起身边宝剑,纵身跃起,直掠出去。倩影一闪,人已落到在火堆旁。又有人跟着起哄:“好轻功!”“好身法!”“不愧是掌门弟子!”……

    潇璇蹙眉轻笑:“我当谁有这么大胆子,果然是赵长老的高徒。莫非众位师兄拿小妹做了彩头,陆师兄赌酒输了,又仗着自己技高一筹,来拿小妹戏耍!”这一语风轻云淡,直入心肺。

    众人心头一凛:“好精深的功力!”连忙深吸一口气,凝神屏息,运功相抗。陆潇诚身后几人方知事情闹大了,纷纷低下头去。一时间鸦雀无声,只有柴火爆裂,“噼啪”脆响。

    潇璇不等回话,又说:“既然师兄看得起小妹,小妹若再推辞,就是不识抬举。恭敬不如从命,只好请师兄指教两招了。”话音刚落,左手一抖剑鞘。

    “唰—”,长剑出鞘。三尺寒光破风激射,直撞陆潇诚胸口。剑柄在前,剑锋在后,旨在以内劲震敌,让人知难而退,正是莲山剑法的起手式,授人以柄。

    平辈过招,绝不至以剑柄相授。众人所料未及,吓了一跳,纷纷后退。呼吸间已围着火堆,圈出了一片空地。容辉提起两只酒坛,趁众人后退,挤到前排,只见剑柄已撞至陆潇诚胸前。

    陆潇诚主持庶务以来,处处被人掣肘。追本溯源,岂能不知主使是谁?当下深吸一口气,凝立不动,伸手去抓,就要出了这口恶气。他刚握住剑柄,只觉一股巨力撞来。于是鼓荡内劲,奋力相抗。真气到处,立刻占了上风。

    潇璇低哧一声:“撒手!”纵身窜出,随后跟上,右手食中两指夹住剑锋,一拗一弹。剑指相击,“铮—”,一声轻响。剑刃嗡鸣,锋芒回扫,毒蛇般刺向陆潇诚侧颈。

    这一招借势用力,既刁钻,又巧妙。陆潇诚见剑锋对准自己,吓了一跳。若再奋力夺剑,与自戕无异。若就此撒手,势必被二人合力反震所伤,实在是进退两难。

    “我若受伤,你也别想好过!”他虽惊不乱,左手抬剑封住要害。右手劲力急吐。势要以二人合力,震断长剑。一时间剑刃激颤,嗡嗡鸣响,震得众人心惊担颤,头脑发昏。剑刃若断,剑锋势必刺向陆潇诚,断剑则会插向潇璇,当真是两败俱伤。

    潇璇看得分明,不由心叹:“他若受伤,犹可医治,自己若伤,只有死路一条。看来你们是非杀我不可……”当下急撤劲力,只觉一股大力撞来。

    她气行全身,借势飞退。陆潇诚收势不及,长剑脱手,倏地飞出。锋芒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