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35部分

仙旅奇缘-第35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跟上来问:“这是多少钱的嫁妆,我看不止一千两!”

    梅钗见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由白了他一眼,小声说:“开始是一千两,陈夫人看不过去,又添了九千两。”又高声吩咐众人:“你们也收拾自己的屋子。”众少女齐齐应是,开始布置陈设。

    容辉在正厅打下手,东间作了书房,南窗前放黑漆大案,案后放红木圈椅。北窗下只放了一张贵妃榻,榻前摆了张矮几。书架贴着东墙,一共六架。中间空出的东耳房,则作了茶室。

    东厅和中厅全用博古架隔开,架后又垂了竹帘,恍如一面墙壁。中厅分了前后两厅,中间用山水插屏隔开,屏前放了方桌圈椅,和三对交椅。屏后也放了一张方几,和一对交椅。

    中厅和西厅隔着竹帘,帘后列了八座衣柜,西墙前则列了四座衣柜,中间空出西耳室,用作净房。四柱大床横放在北窗前,床上挂了大红罗帐。床前又抵着衣柜,对放了一张短榻和一条春凳。妆案放在南窗前,案头立了面落地铜镜,又在厅中放了张红木圆桌。

    潇璇有意让容雪过来住,东厢房也是一般摆设。西边厢房则作了宴息处。东次厢暂空,留着添丁进口。西次厢等另外三间厢房,则分给梅钗等十二人居住。

    众人忙进忙出,摆好家具,开大柜分了被褥,又拿出常用衣裳,挂进衣柜。其余瓷器摆设,要等潇璇进门后定夺,于是和衣料布匹等一并锁进了后罩房。

    众人挂完大红灯笼,已是申正时分。李母听说那边收拾好了,就领着亲朋好友相看嫁妆。梅钗等见一众乡亲目光灼灼,毛手毛脚,非贪即妒,忙关了隔扇,撑起格窗,只让人在窗外相看。

    众人哪里看不出其中意思,当场就有妇人起哄:“好矜持的儿媳,连嫁妆都不好意思让我们看。”“我家小子要是能娶回这样的儿媳,我宁愿给她立规矩。”七嘴八舌,极尽嘲讽之能。

    李母尽兴而来,本是想在乡亲面前做回太太。如今却被没进门的儿媳妇驳了面子,当场气红了脸。心中虽恼,嘴上还得撑门面:“她们住城里的,规矩大!她有这份心思,想来还是个知书达理的。礼多人不怪,大家也别见怪!”好话说得越多,心里越不痛快。

    万物负阴而抱阳,众人常以午时为吉。容辉子时沐浴,卯时起来。容雪又为他穿戴新郎冠服。折上巾帽,克丝皂衫,大红缎带,锦绣围裳。最后穿上云头软靴,披上九尺红绫。

    容辉好像忽然到了荒郊野外,风雨欲来,却离家还远。他心中忐忑,只觉这一出门,再回来就是客人。容雪围着容辉转了一圈,笑着鼓励他:“二哥,你今天特别俊!”

    容辉长长透出口气,和容雪去了后院正房,给父母请安。容光夫妇随后进屋,众人相互见过,又由容辉领着容光和吹打班子去迎亲。

    一众人浩浩荡荡,直往三里湾去。锣鼓一响,贺客应声登门。李蕃宁在后院正屋招呼亲家翁,李母在西厢招呼亲家母,周氏则在东院招呼娘家的兄弟嫂嫂。

    做流水席的班子在前院空地上搭台起锅,剁肉声“咚咚”作响,锣鼓声“呛呛”有致。声声悦耳,动人心魄。附近的贺客围坐在跟前说笑。梅钗又送去一筐橘子,众人只管吃喝,倒最好招待。

    周家的兄弟姐妹看了西院,再回东院,都为周氏抱不平:“一母生的同胞兄弟,他就算吝啬,也得顾着脸面吧!和那边一比,你这里就是座窝棚。”

    周氏气红了脸,暗骂容辉小人得志。但一损俱损,场面话还是要说:“二叔不是那种人,只是前些日子忙,一大家挤在一个院里,哪里腾得出地方。”

    刚到午时,院外鞭炮齐鸣,一众小孩儿应声跑进院子报讯:“新郎官儿回来咯!”“新郎官儿回来咯”……乡亲们相视一笑,纷纷起身迎出。容光先一步进门,拱手招呼众人:“欢迎欢迎!”先回了后院。

    众人迎出大门,只见容辉一个人站在大门外,正向这边抱拳招呼:“欢迎欢迎,多谢捧场!”……

    众人含笑还礼:“恭喜恭喜!”……喧哗声中,忽听羌管悠悠,喜乐传来。循声望去,花轿已走到村口。四台软轿,轿前一对锦衣少女,高举松油火烛领路,正是莲钗和桂钗。

    花轿走到大门外,二女齐声高呼:“落轿!”又撩帘扶潇璇出来。

    容辉这才看见妻子,她穿着锦绣红衫,戴着大红底祥云霞披,虽然罩了盖头,却掩不住那一股风致。他深深吸了口气,走到中门前向潇璇深深一揖,待潇璇款款走来,才直起身,和她并肩走进后院,直入正屋。

    李蕃宁穿了水墨色克丝大氅,李母穿了大红色圆领锦褙。二老喜笑颜开,并坐上位。下手坐着李荣光夫妇。亲家夫妇,和周氏的娘家兄弟。

    梅钗等争着在正厅东面为容辉布座,容雪则在正厅西面为潇璇铺席。众人簇拥中,容辉夫妇并肩进厅,东西对立。周亲家主动请缨当赞礼,亲自唱诵:“拜—,兴—。再拜—,兴—”高呼声中,二人行大礼两相跪拜。容辉又深深一揖,请潇璇先坐。

    对拜礼罢,梅钗等为容辉上菜斟酒,容雪为潇璇上菜斟酒。高脚瓷碟,锡壶银杯,和一只葫芦瓢。夫妇俩一起端杯,连干两盏。梅钗又敬了容辉满满一瓢酒,乡亲们在厅外瞧见,一齐叫好,又有人乘势起哄:“干—,干—,干—……”

    容辉双手接过,手中一沉,竟不下一斤。他不由苦笑,探头轻啜一口,酒水又苦又涩,差点吐出来。“妹的,你敢捉弄哥,哥这场子非要找回来!”一面腹诽,一面提一口气,端起酒瓢,“咕噜噜”喝了个涓滴不存。待酒汽涌上,吐出一口起来,舌根处才有丝丝甘甜。

    容雪灵机一动,轻声低语:“我少倒点儿,你给我一百两银子!”见红盖头微微点动,就只斟了小半瓢。

    夫妇俩一起起身,回往西院正房。容雪、梅钗等人,鱼贯跟随。众人回到卧室,容辉扭扭咧咧地脱下衣裳,交给梅钗。潇璇自己解下霞披,宽下大衫,分别递给容雪,仍是风轻云淡。

    容雪梅钗等手托礼服,笑盈盈退出门去。按照礼法,她们还要去吃完夫妇二人剩下的酒菜。

    容辉眼见旁人离去,只有潇璇掩面相对,一颗心就好像飞离了胸腔,堵住了气管,憋得面红耳赤,透不过气来。他混混沌沌,只知道要掀盖头,于是迈步上前。可手脚发麻,如踏云端,一个踉跄,一把抱住了潇璇。

    “你……”潇璇身子微颤,失声惊呼。她想挣开,手脚却麻麻地不听使唤。又深深呼吸,想压住心跳。一颗心却似脱了缰的野马,心跳声如马蹄砸地,反而带得呼吸更加急速。细喘微微,好像烈马嘶鸣。

    容辉搂着潇璇,只觉这个小人儿有说不清的好,道不完的甜。适应半晌,才定下心神,柔声轻问:“高不高兴!”语声淳厚,定人心神。

    “高兴?”潇璇一想到要做的事,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酒气醇醨,如野火燎原,烧得她晕生双颊,脸上像贴了两块烙铁,一直红到耳根。烫得她香汗喷薄,从发髻直沁到了后腰。那颗如冰似铁的心,也被化作了春江水,缎成了绕指柔。心随意动,只嘀嘀地说出两个字:“高兴!”

    容辉心头荡漾,只想立刻瞧见那张柔美面容,于是轻轻掀起盖头。翟冠珠光宝气,宝光中丹唇似火,凤眼迷离。他怦然心动,觉得一切都太多余,于是轻轻捧下翟冠。

    一蓬秀发滑下,柔得像水,闪得像星,刹那间惊艳无双。他心头一颤,低下头在她额上亲了一吻,柔声说:“我也高兴,高兴得很!”

    此情此景,环境生疏,后患无穷,潇璇怎么也接受不了要发生的事,何况她还可能受孕怀胎。“这霁月的风情,自然该配旖旎的风光,和舒爽的心境。”她自我安慰,就想推开容辉。却觉得那双手臂变成了两圈铁箍,越收越紧。她失声惊呼:“内功没有炼成,不……不能成亲。”期期艾艾,又似商量。

第三十五章 洞房花烛

    两人不光炼成了内功,还达到了“先天境界”。“她是害怕?”容辉扪心自问,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就侧脸贴上她的额头,轻声劝慰:“别怕!”

    “别怕?姐怕的就是你,你还好意思说?分明是贼喊捉贼!”潇璇一面腹诽,一面求他:“给……给我一些时日。”迎亲礼毕,自己已是他的人。他就是即刻死了,自己也要守寡。何况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他若真爱自己,定会答应。自己带着一万两嫁妆进门,其他人也不会多嘴。

    容辉转眼见窗外天色大亮,借坡下驴,扶住她的双肩,柔声问:“那你饿不饿!”

    潇璇也是一般沐浴梳洗,昨夜至今,滴米未进。她点头微笑:“相公也饿了吧,我让梅钗摆饭。”语声殷勤,羞羞答答。

    “相公?”容辉心头一麻,背上似被火烧,汗水涔涔而下。“这样可不行!”他心中嘀咕,抬手擦干额上汗水,柔声劝说:“你先吃着,我得出去敬酒!”

    新郎喝酒,向来不醉不归。潇璇想也没想,直接拦下容辉:“就在这里吃吧!空腹酗酒,太伤身子。”

    璇玉听出她话中好意,欣然同意:“那好,我要吃红烧狮子头!”笑容明快,舒爽自然。

    两个人言之有物,才渐渐习惯。这小小进展,也让二人心中暗喜,相视一笑。潇璇高声招呼:“梅钗,摆饭,更衣!”

    梅钗等应声进来,桃钗裣衽笑问:“小姐,您想穿哪身!”

    旁边梅钗打了她一下,微笑改口:“二奶奶,您看姑爷穿哪件衣裳好。”算是给潇璇造势。

    潇璇心念拂动,立刻有了吩咐:“梅钗,打水让相公沐浴。桃钗,拿一套青绸直裰出来。剑钗,给我拿套窄袖襦裙。莲钗泡茶,我们去耳房说话。”众人点头答应,各行其事。容辉出了一身大汗,正好洗澡,欣然去了浴室。

    潇璇走到茶室,剑钗找来一条绣水草纹的粉丝罗裙,和一件绣桃花瓣的青丝短衫。众少女齐心携手帮她换上,又给她束了宝髻,带了金箍凤钗。

    剑钗端上茶水,先斟给潇璇。红木圆桌前,众人或坐或站,依次接了茶水。潇璇待梅钗和桃钗过来,才说出安排:“杏钗和君钗就先先把都城的生意维持着,如果时局有变,我们也有条退路。梅钗在我身边管账,桃钗管衣裳,剑钗管首饰,莲钗管家里的摆放,素钗管厨房,桂钗管田庄,菊钗管采买,蓉钗管出行。那边的茶钗和玉钗还小,等我回门,接她们回来,就让她们陪小姑玩。”众人默记在心,裣衽应是,又一起下去准备午餐。

    素钗出门就拉了梅钗:“梅钗姐,你一个月匀我多少银两,我也好请两个上灶的妈妈来。”

    梅钗莞尔轻嗔:“灶上请人,还要你干什么!”引得众人一阵娇笑。

    容辉更衣出来,又往西厢房吃饭。他和潇璇坐了张小圆桌,桌上摆着两盅热汤,九碟小菜。盅,是白瓷掐丝。碟,是青瓷银边。汤,是丝瓜瘦肉。菜,是五谷杂粮。众少女在南间坐了张大圆桌,也是一般菜肴。

    容辉见是新婚第一餐饭,于是把热汤喝了个涓滴不存,把饭菜吃了个一粒不剩。潇璇微笑端瞧,小口慢咽,直乐到心里。吃过午饭,又去北间喝茶。

    素钗过来收拾碗筷,看见杯盘如镜,忙招呼众人:“快来看哪!这位姑爷,可真好招待,连我们洗盘子都省了!”声似银铃,又引得一阵娇笑。

    北间分东西两厅,东厅里摆了一套桌凳,西厅摆了一张罗汉床,床前摆了一方矮几,旁放着一对美人椅。容辉坐在榻上,喝下一口热茶,长长透了口气:“你有什么打算。”

    潇璇靠在美人椅头,悠悠述说:“马长老在账房捞了这么多年,管事有余,服众不足。堂主们一直没下山,迟早要出大乱。等他们磨钝了,我就去收拾残局!”她轻哼一声:“我要让他们看看,这个家到底得由谁来当。”

    “谁当不都一样?”容辉心中嘀咕,接着问:“之后呢?”

    潇璇仰起头吱吱呜呜:“之后……之后……”嫣然一笑:“你管山下,我管山上。”言下之意,要将莲山收为私产。

    “山下,不过是些田庄!”容辉不由腹诽,又觉得身为丈夫,理应帮妻子打理陪嫁产业。不光评书里这么说,戏文里也这么唱。可想到“太虚观”一方江湖势力就此没落,又有些可惜,于是商量潇璇:“要不我当掌门,收一群徒子徒孙服侍你。”

    “那是我的!”潇璇瞪大眼睛,断然拒绝:“你要开山收徒,也用不着当掌门。”

    容辉想二人所学传自莲山一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