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38部分

仙旅奇缘-第38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生不紧不慢地喝下口酒,摇头微笑:“谁会干无本的买卖,正是因为势大,所以才要我们这些小帮小派群起而上啊!而且我还听说,这次还有三州内大帮派牵头。如若不然,咱们也不会以卵击石呀!”

    大汉失声低呼:“这阵势也太大了吧!大伙虽是无利不起早,但也得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分量不是?况且江湖中纵然有不少帮派和‘莲山’有梁子,但谁也不是傻子。要让他们倾巢而出,拼得家破人亡,这不是便宜别人吗?”

    小生咧嘴哂笑:“大家当然不傻,自然也不是全去伙拼的,多半是想去浑水摸鱼,帮腔造势,捞点好处!”话锋一转:“我听说:去年‘山上’在一夜间灭了附近十几家中小帮派的舵口。那些大帮派怕‘莲山’夺了自己的地头,就趁着周年祭日,怂恿了些小帮派的未亡人,和一些被逼得没活路的帮派,这才敢率众攻山。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来江湖中的好事之辈。他们打起吊丧助拳的名头,也来凑热闹。这才有了这么多人马。”

    大汉边听边想,也有了些眉目,又问:“虽说大伙想一举剿灭‘莲山’,然后分一杯羹。可他们也是名贯江湖的大门大宗,实力在那里摆着,如此拼杀起来,还不是两败俱伤?那些当家的怎么如此莽撞!”

    小生三碗下肚,又四下瞧了瞧,压低声音说:“既然王老兄把话问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告诉老兄吧!据说是那山上出大事了,早在中秋那夜,山上高手把盏言欢,然后比武助兴。酒醉之下,下手轻重没了把握,大半人被打成了重伤。虽说性命无忧,可已元气大伤,据说如今走路还要人扶着。还有一名长老现在连床都下不了,吃喝拉撒都得别人提夜壶!还有,‘山上’明清掌门,不久前也死了,门中正乱着呢!大伙听了这讯息,当然得趁机发难。这次纵然灭不了他,也定叫它不能东山再起。”他端起酒碗,摇头苦笑:“要说这酒,可真不是好东西!”又喝了一大口。

    潇璇听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容辉喊来店伴,结过饭钱,一起回了三里湾。

    秋阳灿烂,金涛起伏,绵延天际。容辉走上田间,又和潇璇说笑:“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也去分一杯羹!”

    “明天早上启程吧!”潇璇悠悠轻叹,又问:“怎么和家里说?”

    容辉一阵头疼,仰头望天,讪讪地说:“你让梅钗回去报个信,说我们多住几天。”灵机一动:“就说我们回山看你的师姐妹,今天回不来。反正你真正的娘家是在山上。”

    潇璇抬手打了他一下,点头赞同:“这样也说得过去!”定下大事,还有一干琐事急于安排,于是直回别院正厅。

    玉钗端上茶水,潇璇又唤来梅钗、素钗、桂钗、蓉钗和茶钗说话:“我们明天上山,梅钗随行;玉钗和茶钗明天回家,以后就和雪儿住一屋,先教她些基础内功;桂钗先打理好这里的田庄,公婆身边也得有人服侍,要是碰见哪家机灵懂事的小丫头,愿意去服侍的就收下来,多多益善。第一年学针织规矩,管吃管住,第二年拿一两月例,银子就从我们房里划;蓉钗备好车架;素钗准备干粮。”

    容辉这两天和潇璇翻云覆雨,每次累得筋疲力尽,次日又休息不好,精神已有些懈怠。他见众人都有事做,于是长长透出口气:“我也该养足精神!”说着起身回了后院,看见潇璇的四柱牙床,直接脱衣躺下,静心调息。

    潇璇这两天也被折腾得够呛,眼下欣然赞同,起身送丈夫离开后,又吩咐梅钗烧水。大太阳下沐浴,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她见日时还早,干脆盘膝吐纳,静养心神。梅钗等在旁服侍,待水冷了,就加热水,直到寒气上来。

    夫妻俩养好精神,吃过晚饭后又一起跃上屋顶,背对背盘膝练功。一缕灵气环绕拇指指端,从“少商穴”缓缓涌入,沿“手太阴肺经”直入丹田,以“离火”炼化。

    时当十月十三,月华明亮,在两人身外映出一层薄雾。氤氲流转,气质非凡。容辉行功几周,耗尽了体内元气,才敛气收息。他睁开双眼,见潇璇也正收功,再也忍不住好奇:“你教的这段心法,到底怎么来的。”

    “我打扫祖师殿,在‘苍木真人’灵位夹层里发现的。”潇璇抱膝坐好,悠悠述说:“我怀疑,‘苍木真人’的心法来自内院。”

    “内院?”容辉一怔:“那不就是一群道士吗?”

    “道士!”潇璇嫣然一笑:“那可是得道之士!”稍整思绪,缓缓地说:“什么莲山‘掌门’,不过是替内院打理庶务,完全可有可无。我一点也不怕什么江湖联盟攻山,不过可以趁机接过门户,以后造化不尽。”

    容辉相信世上有神仙,却不信神仙就在身边。他一头雾水,不住好笑:“前辈们也不是傻子,要是真有这种好事,也轮不到你呀!”

    “事在人为吧!”潇璇正色说:“我给内院筹办了七、八年供奉,品质要的比上用还高。而且我还发现,里面的道士能活一百多岁,一定是修炼了这上乘玄功。眼下我们只有一段,若能拿到剩下的十九段,一定能得个大造化。”

    容辉恍然大悟,难怪她能挥金如土,原来志不在此。灵机一动,又问:“这么多江湖门派攻山,该不会是想硬抢吧!我可听说每当武学秘籍出世,必然掀起一场江湖浩劫,不会让咱们赶上了吧!”

    “难说呀!”潇璇摇头轻叹:“‘太易门’内极为神秘,就是外院掌门,也只能进门房坐坐。虽只是道童过来奉茶,但眉宇间透出的那股轻灵,显然修炼过上乘玄功。看那功力,不比你现在差。我既能看见,别人也不是瞎子。若真有所图谋,难保不会铤而走险。”

    容辉抬头望天,喃喃自语:“从前我只想过上好日子,有钱花,有体面,能娶老婆,在爹娘面前抬得起头来……”眼下却觉潇璇带自己走上了另一条路:今后的人生路上,荣耀、金钱将不再重要。他不由握了潇璇的手,仰天提议:“一路相随!”

    潇璇小手微动,反握了那只大手。十根手指紧紧我在一起,如她坚定的回答。两个人携手静坐半晌,才回屋睡觉。

第三十八章 星夜驰援

    秋阳初生时,霜花未散,万籁寂静。院门悠悠对开,蓉钗驾车出门,直去驿道。东行路上,只有马蹴大地,“嘚—嘚—”有致。

    容辉、潇璇和梅钗坐在车厢里,梅钗忽然问:“我们到了七驿镇后,是明着上山吊丧,还是偷偷潜伏上山。”她也闯荡多年,遇事不乱,一语问出要点。

    容辉随她细想,若大张旗鼓地上山吊丧,不免被外人利用,更不受山上待见。若潜伏上山,再遭一众同门围攻,那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正左右为难,只听潇璇说:“先看形势吧!最好等两家打起来,再行上山。”

    “这样的话,就要先找个隐蔽地方暂住下来。”梅钗又想到七驿镇大半人物都认识这对夫妇,不由头疼。她正为难住处,容辉忽然提议:“就住秋月酒楼吧!萧老是精明人,严大哥他们和我也熟,都不是多嘴的人。”

    潇璇想起那间隔房,那张板床,那床上的霉味,顿时羞红了脸,抬手打了容辉一下,又轻轻点了点头。容辉忙岔开话题:“也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哦?”潇璇忍俊不禁:“看不出你还会炒菜!”

    “笑话!”容辉得意洋洋:“小爷在酒楼混,要是连菜都不会炒,还怎么做人!就像你再精明,要是不会武功,也没人服你管庶务呀!”梅钗见两人一唱一和,其乐融融。虽不知为哪般缘由,也与有荣焉。

    纯种马脚力既快,耐力又长。中午不到,已至七驿镇上。容辉故地重游,隔帘见街面上人来客往,心中不免得意。又见一众人佩刀挂剑,相见后互一抱拳,再说几句江湖切口,只觉这才是江湖。

    街上摊前,有的人高谈阔论江湖大势,自觉如此才算体面。而又有人故意压低声音,生怕被人听见。男女老少们虽是笑容满面,神采奕奕。暗地里却都知道这叫“故作镇定”,现在不多说几句,还指不定日后有没有话说。熙熙嚷嚷,沸反盈天。

    马车徐行,容辉又见药铺和布庄前也聚集了大批散人,再看牌价,金疮药和白纱竟贵了数倍。这才相信,真要伙拼了。

    严良在堂中清账,忽听到门外骏马嘶鸣,容辉应声进来。他先是一惊,又欣然迎出柜台,一面去拍容辉肩膀,一面回头招呼:“快出来,小辉回来了……”

    话没说完,容辉已抬手捂住他的嘴,又回头招呼:“快进来。”话音刚落,青影闪过,潇璇已站在堂中。她今天梳了条马尾辫,扎成了灵蛇髻。银丝耳坠,熠熠生辉。窄袖深衣,素面银边。银丝大带,锦绣荷包,使她小小身躯尤显高挑。

    蓉钗持鞭驾马,悠悠去了别去。容辉忙关上店门,回头见萧老领着伙计们迎出堂来,忙上前一揖:“萧老!”

    萧老一怔,又喜上眉梢,上前两步,双手扶起容辉,微笑询问:“出什么事了!”说着伸手相请,迎入后院。其她人都憋了一肚子话,当即让潇璇先走,鱼贯跟入后院。

    张大力和赵明眼疾手快,分别从堂中搬来一张八仙桌和四张条凳,萧老亲自给六人沏上了大腕茶,又问:“楚姑娘和小辉这次回来,可有事要办?”

    潇璇平视萧老,直言不讳:“我们只是听说这边出了变故,来凑个热闹罢了。此中详情,萧老可知道些?”语声淡淡,如坐云端。

    萧老心头微凛,垂下眼缓缓述说:“自你们走后,倒也太平,只是八月十七下来几名管事,问起小辉的事,我们就一五一十地说了,后来就再没人来过,不知可难为过了你们。”

    容辉暗暗赞叹:“马长老果然是聪明人!”眼下只好推辞:“我们前些时日不在山上,眼下不是好好的吗?您老且说说最近的态势。”

    萧老长叹一声:“哎——,这里怕是再没太平日子过了。看这阵势,我就想起了二十年前,也是这个样子……眼下不仅我们七驿镇,其他镇子也是一样。看这阵势,怕是要起兵祸了。别看这几天生意好,我们只想散了银两,逃难回乡去。”

    容辉一愣,忙不迭问:“这里聚集了多少人?”

    “哼—”萧老摇头苦笑:“多少人,你们也看到了!有的人马干脆就在镇外支起帐篷,驻扎下来。这些人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想必周围的几个镇子也相差不多。而且这几日还有人接连赶来!”

    晚间星月朗朗,容辉和潇璇背靠着背,坐在屋顶上望风,正欣然间,又见街上走来两道青衣倩影,正是梅钗和蓉钗,忙招手轻呼:“这里!”

    两人走进大堂,一跃上屋,先向潇璇裣衽行礼。潇璇伸手请坐,忙不迭问:“怎么样了!”

    梅钗说:“大半是各处散人,暂时不足为虑。打头阵的是绿林道上的人,以‘红眼狼’的‘九岭十八寨’为首,加起来不下两千人,都驻在城外。‘神剑门’从各处抽调了五、六百弟子,由掌门熊应天带队,另有十几家小帮会以为马首,只是还没到齐。‘神盾门’由掌门房嗣奕带队,只带了两百重甲,和一千套轻甲藤牌。‘神风门’是徐乘风带队,却不知带了多少人来。另有‘神机门’掌门姬辨先生带来了两门‘神机炮’,马帮帮忙运送伙食。”

    潇璇微微点头:“如果这帮人首战胜利,那些散人也会一拥而上,跟着抢掠一番。如果前方失利,则一哄而散。”

    容辉忽然问:“山上有多少人。”

    潇璇据实以告:“山上不足一千人,不过大半都是二、三等护法。若凭借山势,能守一段时间。若各堂堂主有眼光,肯召回一些好手,就能发大财。”

    “发大财?”容辉心头一喜,失声追问:“还能发大财?”

    潇璇淡然额首:“世上还有什么比抢掠发财更快!”

    容辉哑然失笑,就在秋月酒楼住下,白日只和梅钗、蓉钗在二楼说话,打探消息。又过了三日,街上已是成群而出,结队而入。旁人无需细看,就能分清各自麾号。

    容辉摇头叹息:“哎——,看这阵势,最快今晚,最迟明晚,这些人就得动手了。”

    梅钗忽然回报:“找到胡世荣了,一直和熊应天等掌门呆在一起。”

    “他们要分的是我各地产业,那才是大头。若想把事做得漂亮,多半还会邀江湖散人助拳。”潇璇微作沉思,慎重吩咐:“你们混在这群散人中间,发现胡世荣上山,立刻流星传讯。”她轻哼一声:“我要亲手宰了他!”

    十月十八日清晨,容辉眼见数百人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