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40部分

仙旅奇缘-第40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潇璇不由冷笑:“要是只有这点本事,就去死吧!”第三掌应声拍上。单掌如玉蝶穿花,绕过两只手掌,就要按上胡世荣胸口。忽然掌势一变,挥手上提,直接拍他顶门。

    胡世荣悔不该当初,一颗心似跳出腔子,身体却不听使唤。眼见掌影飘过,脑门如遭锤击。“砰—”,一声闷响,头脑发昏。眼球似要爆开,一阵发黑,当场晕去。

    潇璇傲然帐中,冷冷地扫视众人。马长老心头一颤,忙不迭点头道谢:“多谢楚师侄援手,老朽惭愧,还请师侄出手解围。不然本门亡矣,全山弟子亡矣!”其余五人应声附和,求潇璇出手。

    潇璇问马长老:“你们怎么了?”

    马长老摇头哭诉:“我等准备喝完一杯诀别茶后,拼死一战,不胜不归。没想到被这奸贼在茶里下了软骨散,险些丧命!”

    潇璇看见每人桌旁果然有只茶盏,于是走到马长老身后,运气在他背后推了推。试出药力大小,又运气一震。马长老顺势鼓荡真力,逼出一腔茶水,立刻闭上眼运气调息。潇璇又依样画葫,帮剩下五名长老排毒。

    六人毒才下肚,药力尚未散开,只是稍作调息,便已痊愈。马长老当先睁眼,微笑一揖:“多谢师侄!”

    潇璇直接坐上首座,听见帐外厮杀声渐远渐弱,知道容辉已经得胜。待其余长老调息完毕,才开口询问:“各位商议月余,有决断了吗?”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众人心思通透,哪不知道她话中所指?以她的武学修为,足以降伏一众堂主。以她的理事能力,足以打点全门庶务。以她的机智手段,也足以率领本门脱困。她要的不是拥戴,只是一个选择。心思一闪而过,马长老拱手起誓:“我等斟酌月余,一致认为师侄执掌门户,定能令本门兴盛。”

    其余人应声附和:“师侄接任掌门,的确是众望所归。”

    潇璇微笑拒绝:“大敌当前,正当齐心协力。只是大家俗务缠身,若再行些虚礼,不免耽误事情。可宗法不可废,传承不能断。以后我派门户就由我夫君执掌,传承武学。其他人想吃香喝辣,也只有我掏腰包了!”

    六长老吓了一跳,可若不答应,潇璇带着人另起炉灶,自己也落不下善终。面面相觑一番,已有决断。马长老拱手赞同:“表里如一,本是君子作风。我等方外散人,更该正视本心。师侄光风霁月,真令人佩服!”

    这顶高帽戴得大义凌然,听得其他长老心里暗皱眉头。心念一闪,只好没心没肺地附和:“师侄慷慨解囊,真是古道热肠。”

    潇璇微微颔首:“那先退敌再说,还请长老们坐镇中枢,统筹大局。”站起身正要出门,门帘一晃,容辉大步进来,笑着招呼众人:“潇璇!帐外闹事的被我打发了,弟兄们又夺回了谷口!”

    众长老看见容辉,一起失声惊呼:“是你?”想到他已是潇璇夫君,心头又不由一颤。

    容辉豪情干云,胆气冲霄,见长老们龟缩在帐中,心里大为鄙视。虽见长辈,也只拱手一揖:“参见长老!”

    马长老连忙扶起容辉:“师侄不必行此大礼,以后莲山上下,还指望师侄操劳!”说着扶容辉坐到上位,极尽殷勤。

    容辉吃软不吃硬,一时间摸不着头脑。潇璇立刻拉起他,微笑商量:“相公,我们先退外敌,好吗?”却不容置疑。

    容辉点头答应,转身掀帘出帐,门外已站了二三十人。马长老等,看见门下弟子,心头一松,忙向众人介绍:“这位是楚师侄的丈夫,想必有人认识。”

    潇璇的名头自然响当当,容辉的伸手也已展示过,众人自然佩服得五体投地。潇璇趁热打铁:“大家快去摘些松针送到谷口,我们先退劲敌!”

    众人一怔,但见是潇璇说的,当即应是,转身而去。潇璇又商量马长老:“把那小子锁到铁牢去,给口饭吃,别让他死了!”马长老等人相视一眼,两名长老主动请缨去办,其余人忙去谷口助战。

    容辉随后跟上,悄悄询问:“摘松针有什么用?是不是想趁着北风,把熏烟灌下谷退敌?”

    潇璇欣然赞同:“好办法……不过相传内功练到极高境界,就能气御剑。内力所至,树枝草木无不可隔空驱使,随心所御!……我们以真力催发松针刺穴,劲敌弹指可破!”

    容辉立即会意,随后走到谷口,看见一众持剑护法正堵在谷顶。一个个神情紧张,随时准备支援。容辉挤到人前,凭高远望,只见“一线天”下,上千人正在浴血厮杀。山上人受伤即退,山下人前仆后继。重伤者痛哭哀号,发疯般手舞足蹈,垂死挣扎。身死者蓬头垢面,皮球般滴溜乱滚。刀来剑往,鲜血横流,看得二人心都凉了。

    众人见潇璇来了,却似见到救星,立刻精神起来。几名弟子随后送来装满松针的腰包,由两人憋在腰间。容辉抓出一把松针,依法将灵力引至“少商穴”,拇指对准一名持刀汉子一撮。

    掌中松针蓦然射出,“嗖嗖嗖嗖”,那汉子胸前“膻中”、“鸠尾”、“乳中”、“乳根”等穴齐齐中针。手脚一滞,颈上立刻中剑。“噗—”,热血飞洒,仰头就倒,手脚不断抽搐。

    容辉心头一凛,深深吸了口气,才平复心境。潇璇微微点头,回头吩咐:“鸣金收兵!”

    马长老回头招呼:“鸣金!鸣金!”

    铜钟“镗镗”急想,众弟子听到传讯,急忙进招,伺机抽身。山上一退,山下人战意高涨,嘶喊着举刀压上,就要一鼓作气,冲破谷顶。

    潇璇和容辉并肩迎上,拇指连撮。松针箭矢般激射上去,直刺要穴。两人内力既深,手法又准,前排人中针即倒。哀号声响成一片,霎时堵住了上山路径。

    两个人杀红了眼,相视一眼,一起纵身跃出。双掌连发,松针如雨,“嗖嗖嗖嗖……”,破风急响,直罩下去。扎破衣衫,如雨打芭蕉,“噗噗噗噗……”,响成一片。一众人中针即倒,哀号声言山路直响下去。

    上山人只见一片“青云”飘下,忙停下脚步,细看动静。“青云”越飘越近,云端上竟还站着两人。似缓实急,呼吸间已至近前,竟是密密麻麻的松针。

    众人大惊失色,有的举起藤牌格挡,有的转身就跑,没逃出几步,已被“青云”掀翻在地。“青云”掠过攻山众人,向山门飘去,直带得上千人前仰后翻。

    容辉和潇璇下到山门,白玉石牌楼果然已被轰成废墟。废墟外人嚎马嘶,一个百人队正直冲上来,呼吸间已至十丈外。二人对视一眼,齐出双掌。掌力所挟,松针化作一股青风,呼啸扑上。

    来人见势不妙,立刻勒马止步。急舞兵刃,护住身形。可青风过处,人仰马翻,惨叫不迭。待定下心神,只觉周身上下刺痛难当。相互对视,众人身上已插满松针,无不入皮半寸。其中冒头观望的立被松针洞穿喉管,当场气绝。

    容辉二人见强敌暂退,立刻飞身折返,正迎面碰到上千人夺路下山。浩浩荡荡,震耳欲聋。双方擦肩而过,非但没人搭理二人,还有人连声呼劝:“快跑,快跑啊!”莫名所以,当真是兵败如山倒。

第四十章 整兵备战

    潇璇折回谷顶,立刻吩咐众弟子:“快用松烟锁山,不得出战。若有敌人入谷哨探,直接射杀!”

    数百人松了口气,不住赞叹。仍聚在谷顶周围,防备敌人反攻。潇璇见护法们如散兵游勇,毫无调度,就唤来马长老:“长老快安排护法们休息疗伤。再让堂主管事们到中帐集合,护法们巳时到营前听令!”马长老如获大赦,连忙下去安排。

    潇璇见松烟燃起,果然顺北风直往山谷下灌,又吩咐众弟子:“谁去厨房拿点胡椒面和辣椒粉来,慢慢地往火堆里撒。”众人闻音知雅,忍俊不禁。一个青年主动请缨,笑着去了厨房。

    松烟既呛鼻,又催泪,非但充斥全谷,还罩住了谷外百丈方圆。熊应天、房嗣奕等“大当家”还正奇怪时才一场大败,山谷又被松烟封锁,其中虚实,实难探查,只好罢兵。

    容辉和潇璇登峰俯瞰,见山下营寨暂无动静,才折回大营中帐。两人分坐上手,长老、管事和堂主们分坐下手。依次坐定,潇璇直入正题:“马长老,前几日是怎么安排的。”

    马长老额头沁汗,陪笑说:“我们得知有人挑事,立刻出动箭队,狠狠摆了他们一道。”看了众堂主一眼,与有荣焉,接着说:“后来山下激战,也宰了他们不少人。后来大家退守山上,齐心协力,多次打退敌人攻势,一直坚守至今。”

    “也就是说,退缩上山后就没了安排!”潇璇不由抚额,直接询问:“山上还剩多少人,死伤几何?”

    马长老痛心疾首:“下山的作战的都是护法,山上本有五百人,堂主门又召了上千人回山护院。不过五天激战,大家带伤不少,且已疲累不堪,战力十去七八。重伤的虽多,却没人死亡。若非师侄赶来,怕是挨不过吃中饭。”

    众人连声赞同:“是、是、是……”

    潇璇也听出了门道,直接吩咐:“‘客堂’弟子暂到‘寮房’当差,‘寮房’、‘库房’、‘账房’、‘经堂’、‘食堂’、‘水云堂’和‘号房’各司其职,没事的都到‘寮房’听差。差人的到寮房要,差事完了再回‘寮房’。”恢复了用度,又交办具体差事:“‘水云堂’把‘太极门’和‘太素门’中所有的空院子清点出来,分给各堂护法暂住。这风口上又阴又冷,哪里是安营的地方,就撤了吧!”

    逐一安排,井井有条。管事们听惯了潇璇示下,当即会意,纷纷领命办差。众人议完诸事,她又看向马长老。目光向碰撞,马长老头皮发麻,汗水涔涔而下,坚持了片刻,还是从袖中掏出对牌递出。

    潇璇再次接过这副象牙雕的“甲”字对牌,心中一阵怅惘。管事们散去后,又有弟子进账禀报:“长老,护法们都来了!”

    潇璇掌身而起,率众人出帐。帐门正对谷口,帐前一片开阔地上,围了上千护法。一个个持剑跨立,威风凛凛。黑压压围成一片,杀气腾腾。

    潇璇直言不讳:“我夫妇内功修为均已臻至‘先天境界’,有谁不服吗?”

    众人亲眼见过二人以一把松针退千敌,无不心服口服。眼下面面相觑片刻,忽然一起拱手:“愿听调遣!”

    容辉当此威势,只觉口干舌燥。潇璇欣然颔首,回头吩咐:“各位堂主,领自己的人先回住处歇息,我再安排本山护法把守谷口。”

    “自己下山投降,还可以另起炉灶。若本山护法投降,就再没立锥之地!”堂主们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心里明镜似的。听言相视一眼,又相互放下心来,各自领人下去。

    剩下的全是本山护法,熟人聚首,气氛愈加轻松。潇璇随眼扫去,微微颔首:“我将你们排成四班,每班八十人,二十人巡查山门,六十人把守谷口……所有二等护法出来!”

    话音刚落,人群中立刻窜出,六十多名二等护法。容辉主动上前,将众人分作‘子’、‘卯’、‘午’、‘酉’四班,每班三个时辰。三等护法们见了,自觉并入各组,最后还多七八个人,直接随侍潇璇左右。

    正当巳时,归‘午’字班当值。潇璇又指出四名班头,留下六十人把守。眼见众人相互点头,各自回去,才长长透出口气,缓步随在最后。

    马长老见众人各司其职,也由衷高兴,又来请潇璇示下:“师侄,接下来怎么办!”

    潇璇悠悠开口:“先稳住阵脚吧!”语气中透着疲惫,又反问马长老:“山上还有多少稻米。”

    马长老脱口而出:“山中还有稻米一千多石,至少够吃一月!”

    容辉灵机一动,接着话茬说:“山下人不下两万,每日至少也得吃一百七十石稻米。平时一两银子两石米,眼下水涨船高,一石米怕已不下一两。若在再加上酒肉,山下每天耗费至少四百两。如果也拖一月,就是一万二千两。这样的数目,他们摊得起吗?”

    “那就得看谁买单了!”马长老仔细解释:“再加上受伤的贴补,阵亡的抚恤,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绿林道上来的人最多,却不是出钱的主。各地散人是来助拳的,也没有自搭伙食的道理。这笔银子,多半要摊在‘神剑门’头上。毕竟本门若败,他们得的地盘最多。”

    容辉虽不知“神剑门”身家几许,但见过潇璇的家底,也知道他们不在乎这上万两花费。若不能在一月内退敌,全山上下纵然不被杀死,也会饿死。

    这时熊应天、房嗣奕、徐乘风、红狼、姬辨先生、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