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49部分

仙旅奇缘-第49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还没反应过来,已被他扶着坐下。又见有个穿秋罗袄裙的丫鬟端上两盏热茶,竟是燕玲。心头一怔:“难道她就是‘无量阁’的司房管事?”讶色在眼中一闪,又向马长老拱手还礼:“有劳长老挂心!”

    容辉见在座的不是长老护法,就是堂主管事,于是说了些“众志成城”的话后,就借“急”要上茅房。刚转过屋角,见燕玲已等在抄手廊边,不由轻疑:“你知道我要找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夫人用人,鬼神莫测,谁能想得到?”燕玲莞尔微笑:“是要去西厢认人吗?我指给你认!”说着转身带路。

    “又被他猜中了!”容辉心头讪笑:“哥一觉醒来,怎么一个个都变成了高人!”

    西厢中人,容辉一个也不认识。燕玲却如见亲友,非但点出了各自姓名,还将他们的人送绰号,生平轶事说得一字不错。他们觉得倍受礼遇,和荣辉说话时,敬畏中更多了几分真诚。

    容辉送走来客,和潇璇回了正屋西梢间。厨房磨了豆浆,容辉亲自端给潇璇,顺便说了西厢见客的事。潇璇微笑赞许:“我那天只带她认了一遍,想不到她就记住了。可见不但机敏,而且上心。”又正色嘱咐:“你在山上时间太短,没几个熟悉的人。万管事人太老实,秦家兄弟和万管事的侄女还没开窍。挑来挑去,也只有她了。”

    “掌门每月五十两月例,司房管事是一等,每月十五两月例。”容辉想起这桩大事,忙问潇璇:“那月例怎么算,不是要我发吧!”

    潇璇见他大惊小怪,不由好笑:“我这边的潇娟,你那边的燕玲,她们的月例都由公中给。像梅钗他们的月例,就由我给。潇月的束脩,则由你给,每月十五两。”

    “十五两?”容辉睁大眼睛,看见潇璇那似嗔似怒的眼波,只要挤出一抹笑容:“学问就是银子,不贵……不贵……”却比哭还难看。暗暗发誓再也不和她谈钱,忙转移话题:“你说想改规矩,怎么改?”

    潇璇不答反问:“你知不知道,银库里还有有多少存银?”

    “曾听说山上每年守得利银就不下一百万两!”容辉敢想敢猜:“怎么也还有个三、五十万两吧!”

    潇璇冷冷一笑:“我去点的时候,银库已是空的。”

    “有贼?”容辉一惊,脱口而出:“银库在哪,我还不知道……”

    “马长老打理账房许多年了,外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我去对账的时候,一笔笔,一项项,都有出处。”潇璇摇头苦笑:“若按老规矩来,我们做得再多,也是为他人做嫁衣。”

    “可我听说山上的进项出项太多,就是山上的老人也一定全知道。”容辉顺着她的意思说:“可懂行的人,都在账房,换人是不成的。”

    潇璇见她和自己想到了一处,就卖了个关子:“我们不懂行,可有人懂。”

    “谁?”容辉把知道的劝说了出来:“下面的大掌柜虽是做实事的,可也只精通自己的买卖。山上的老管事虽然站得高,我看也只能说出个大概。”

    “石万鑫。”潇璇莞尔微笑:“如果他的钱庄能在我们后面垫着,在账房过个票据就行了,是不是方便得多?”

    容辉细想片刻,才会过意来:“你是说出资入股?”又摇头反对:“不行不行,他那么大的钱庄,拿二十万两出来都不皱眉头,你有多少钱可以往里面垫。”

    “你怎么不说,他那么大的钱庄,要是归到我们名下,我们就有花不完的钱。”潇璇继续游说:“我查过了,当年石家分家时,嫡房得了五成,其它房头分了三成,还有两成作干股送出去了。我敢打他们的主意,还是朝廷的规矩好:私放钱债,每月取利不得超过三分。如今世道好,有个万、八千两身家的,就敢合伙开钱庄。像石家这样的大钱庄,日子就难过了。每年的存利提到了三分,贷利也不过六、七分。他们的分号每年只能赚个人头回来,分红全指望总号。我们只要下点功夫,就能把那五成份子收过来。”

    容辉一听有戏:“好主意,可若真上了他们的船,我们的钱不就成死钱了吗?指望分红回本,那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就是我想改的规矩!”潇璇稍整思绪后,正色开口:“以前各地产业都要上缴利银,附近镇上的是一月一缴,外面的是一年一缴。附近镇上的都有定额,外面的则由账房监管。明里暗里的混在一起,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外人根本插不进手。我就想把各处明面上的产业折成份子,我们只拿红利。至于上不了台面的,就放手吧!”

    容辉边听边想:“能折价的,不过是田庄院落,桌椅器皿,能值几个钱?”听完才会过意来:“你是要分家?”

    “算是吧!”潇璇点头轻叹:“不然新归附的小帮会就不好安抚。若一碗水端不平,其他人又怎么想?我们只有先腾出手来,才有时间做大事。况且如今家业大了,收正经银子也未必比以前少。我们吃肉,总的给下面的留口汤喝。”

    容辉从善如流:“那还得找马长老商量,哪里有多少东西,他最清楚。”

    潇璇趁热打铁:“那择日不如撞日,趁大家都在山上,你先去给他透个风,也让大家心里有个底!”

第四十九章 信义融金

    容辉身体力行,让燕玲去请马长老来书房议事。马长老小跑到“无量阁”前厅,看见书房里只有一张八仙桌,和两把交椅,就摇头埋怨:“哎呀呀,掌门书房如此简陋,真让老朽汗颜。”瞥眼见燕玲端茶进来,又一本正经地说:“你看你,是怎么打理书房的。缺什么,要什么,只管去库房挑嘛!掌门实在,你可不能矫情!”

    燕玲心里直翻白眼:“有夫人在,我凑什么热闹。”嘴上却得服软:“我年轻识浅,又没见识,不知道什么该配什么,只怕选错了让人笑话掌门没品位。马长老见多识广,还请帮着参详。”说着奉上两杯热茶。

    马长老点头微笑:“这倒是,摆设物件可是门学问!东西摆出来,先是要好用,其次才是好看。但要摆得既好用,又百看不厌,那就真得花心思琢磨。”

    容辉心叹一声,忙接过话茬:“那倒是,同样的东西,就是放得地方不同,感觉也不一样。”说着点头微笑,扣指谢茶。待燕玲下去,又说起心中所系的大事。

    马长老见新掌门还要依仗自己,心里石头才落地。转念想到对面这位小爷是纵马一剑,就能斩两千多人的主,又打起十二分精神。听完后沉吟半晌,才开口试探:“这规矩多少年了,是该改改了。这是这动作,是不是大了点……”

    容辉也没指望让他表态,见他听进去了,顺口转移话题:“如今我们风头正劲,往好了说是一枝独秀,往差了说就是众矢之的。若不能把大家拧成一股,也不过是个暴发户,爬得越高,摔得越重。既然家业大了,不能亲力亲为,不如放权下去,让众星拱月。”又推销起开垦田庄的大事:“我们周围有六千顷荒地,若能垦成田庄,收成不断,才算扎稳了根。”

    马长老连声附和:“不错,仓中有粮,心里不慌!”心中却想:要是好办,早就有人办了,杀人你行,治人还得靠老夫出马!

    容辉说完了要事,却不知如何送客,只好东一搭西一搭地说起门中琐事。待马长老说“还有事情”,才送客出门。至于对方跟不跟得上步伐,就是他自己的事。回房时钟鸣五声,到了申时。

    马长老放出口风:“掌门要有大动作了……”又亲自去请其他长老,联名向内院上表,请掌门信物,表示支持。其余管事听了,纷纷响应,簇拥着向“太易门”去。

    容辉回正屋后,又和潇璇商量起书房摆设,梅钗忽然过来报讯:“二爷,马长老领着管事们送玉如意来了。”

    “玉如意?”潇璇欣然会意:“更衣!”又穿戴整齐,和容辉去了前厅。

    燕玲已在摆下香案蒲团,马长老手托如意,凝立案后,谆谆训诫。容辉跪在案前,聆听教诲。管事和堂主们站在厅中,其他人站在则厅外。虽然简单,但没人质疑。

    容辉跪了半晌,才接过如意。日已偏西,如意翠得像一截大葱。他如获至宝,抱在怀里恨不得咬一口。潇璇看得直皱眉头,只好代他吩咐燕玲:“告诉厨房,西厢摆宴!”又商量马长老:“山上执事,每人加一个月月例,怎么样?”

    马长老从善如流:“妥当,妥当!”

    素宴十分丰盛,米酒也很甘醇。容辉和众人在西厢吃喝,戌时送走众人,才醺醺然回到正房。房中灯火通明,空空荡荡,吓了他一跳。半晌后才回过神来:“潇璇去‘无尘居’过小日子了。”于是抱着玉如意,找到床倒头就睡。

    翌日清晨,容辉第一次以掌门之尊召集殿议。巳时不到,马长老领着其余五名长老,山上各房的管事,山下各地的堂主,刚刚归附的帮主,纷纷列席。不少人暗自嘀咕:“一朝天子一朝臣,又有大动静咯!”

    容辉直入正题,既说了入股“汇丰钱庄”,又说了将门下产业折成股本,按股分红。众人已有耳闻,如今亲耳听到,其中喜忧参半。

    堂主们从心里乐到脸上:只要事做了好,自己分得就多。划清了界限,也没人缚手缚脚。

    长老和管事们却笑不出来:如此明细,不光逢年过节的孝敬没了,以后还要看掌门夫妇的脸色过日子。

    后排忽有人问:“那我们的怎么算?”

    容辉循声望去,见是一位新归附的帮主,立刻解释:“打个比方,你有一家酒楼,连店面带家具,作价一千两。我们就出六百两买你六成份子,年底就按‘四六’分红。”

    “酒楼最重招牌,他既不作一文,也只能白送!不过相较‘神剑门’每年上缴大半利银,已有云泥之别。”那人暗暗庆幸,接着问:“有这么好的事吗?还有什么条件。”

    “两个!”容辉直言不讳:“账房先生由山上选派,货源由山上优先供应。”

    马长老精神一振,本门所有懂账目的,都是自己门生,看来自己还可以“发光发热”。一转念间,见容辉看向自己,立即表态:“账房的执事都在各地历练过,不过是换的地方,定能胜任。”

    众人见大势既定,只好再争取细节。容辉按和潇璇商量好的,一一解答。中午散帐后,马长老又拉容辉到边上说话:“要是那边隐匿赚钱的买卖,尽把些亏本买卖扔给我们,怎么办?”

    “难道本门名下的门面就都是买来的吗?”容辉洒然微笑:“再说,世上只有不会赚钱的人,哪有不赚钱的买卖?我们是大东家,用谁还不是我们说了算?”老少俩心有灵犀,相视一笑。

    门中的房契和地契,都存在账房。门中的产业,都装在马长老心里。他又和各地堂主稍加添减,当天晚上就把一大箱票据抬呈给了容辉。容辉躺在书房里的醉翁椅上,看见灯光下八十几万两的票据,就恨不得把它们缝衣裳穿着。

    燕玲给他端上一杯茶:“这都入夜了,歇了吧!”

    容辉第一次做大事,只想怎么把事情做好,就吩咐燕玲:“你帮我把这些票据按地方分类,再算算各地都有多少产业!”

    燕玲“在其位、谋其政”,也想知道个透彻,欣然应允:“那你来念,我来记。”又拿来笔墨纸砚和浆糊白薄。

    两个人分工协作,燕玲在纸上记一项,容辉就把契约贴到簿册反面。一地一本,贴完时,三通鼓已想过半晌。容辉说在醉翁椅上歇会儿,可双眼皮一合就再分不开,临睡前听见一阵淅淅沥沥的碰珠声,就想说一句:“别算了……打瞌睡容易算错……歇了吧……”却不知说出去了没有。

    他一夜无梦,忽被一阵翻书声惊醒。睁开眼来,天已大亮,身上还搭了一床锦被,潇璇正在桌边翻看账册。他打了个哈欠:“早啊—,吃了没?”

    “等着你呢,还睡懒觉?”潇璇莞尔微笑:“干得不错,这样的话,上午就能把分红定下来。下午签完股书,他们明天就能回去了。”

    容辉一震虎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商量潇璇:“我昨天睡着时,燕玲还在算。你让他多睡会儿,中午给她做两个好菜。”

    “这种小事,还要让我去做?”潇璇蹙眉轻疑:“怎么,怕我吃醋。”

    容辉咧嘴轻笑:“我不就是怕吗?”轻伸猿臂,将这个久违的小人儿抱进了怀里。感受到锦袍下那玲珑的曲线,一颗心又渐渐暖和起来,柔声商量:“今晚就睡这边,好不好!”

    “女子月事破阴,经期练功,功力便精纯一层,自然十分重要。”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